正文 422,他血肉模糊的背上纹着林嫣两个字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正文 422,他血肉模糊的背上纹着林嫣两个字
(156166http://www.156166.com)    顾西沉挑了挑眉,从钱夹里拿出一沓钱递给了她,“今天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你也没有来过这里,拿着钱赶紧走吧。”

    “好的,我记住了,谢谢顾先生。”

    医学院的学生迅速的离开,小白焦急的在房间里踱着步,双手合十,不停的喃喃自语,“高烧不退,血流不止,这样下去长官会不会有事啊?老天保佑,保佑我们长官千万不要出事啊!”

    顾西沉被他晃得头疼,“我说你好歹是雄魂特种作战部队出来的精英,能不能别像个娘们似的晃来晃去,我头都晕了。”

    小白看了他一眼,继续刚刚的动作,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

    顾西沉揉了揉眉心,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双如夜般深黑的眸子染上了星星点点的光亮,笑得很欠,“小白,我之前好像听老霍说了那么一嘴,说你们傅长官手下的那些士兵一起联合给他起了个外号,还挂在了军区的展示墙上,叫做林嫣的小媳妇,有没有这回事啊?”

    小白摇了摇头,坚决不说,“我不知道。”

    “那好吧。”

    说着,顾西沉就从床边的椅子上站了起来,优雅的扣上西服纽扣,声音又低又沉,“既然这样,我看我们也聊不到一起去,你应该也知道,我刚刚进军米兰市场不久,人生地不熟的,留在这里也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他迈着阔步,走近了小白一些,“反正长官是你的,不是我的,你说对不对?”

    小白站在那里没动,也没说话,用无声的方式,跟顾西沉的好奇心做着殊死搏斗。

    顾西沉微微的挑了挑眉骨,等了几秒钟,也没有等到小白的话,锋薄的唇角立刻漫上一层浅淡的微笑,“那我就先走了,好好照顾你们长官。”

    小白看着他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往酒店的门口走去,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他的内心就做了无数回的斗争,终于在顾西沉拉开高级红衫木门板时,出声叫住了顾西沉,“顾先生,请留步。”

    顾西沉缓缓慢慢的转过身,只发出了一个很低的语气词,“嗯?”

    “确实如霍长官所说,我们曾联合一起给长官起了个外号,并挂在了军区的展示墙上,叫做,林嫣的小媳妇。”

    顾西沉脸上的笑意逐渐增加,“哟,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又觉得可以想想办法了。”

    小白咬牙切齿,“真是谢谢顾先生的慷慨相助。”

    顾西沉大手一挥,一副很好脾气的样子,“好说好说,毕竟以我和纪总还有傅长官的私交来说,这点小事根本就不算什么。”

    小白,“……”

    真是什么话都让他说尽了,奸商本性暴露无遗。

    顾西沉走回来以后,又托人找关系,在黑市联系了两名医生过来,在经过一系列的治疗后,傅青山的伤势终于趋于稳定,小白也总算松了一口气。

    ……

    与此同时,米澜别墅。

    林嫣从超市的地下停车场出来以后,就开着车,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行驶着,有很多个数不清的瞬间,她想给他打电话,想去酒店看看他的伤势怎么样,但那些冲动,又都被她硬生生的压抑了下来。

    如果注定不能在一起,这件事情,显然是他们彻底分开的最好契机。

    即便觉得对不起他,也要忍住,这是代价。

    又乱晃了一段路,她就转弯掉头,朝着米澜公寓的方向行驶了过去。

    既然心里已经作出决定,那么第一步就是收拾东西搬家。

    这么晚搬家,找不了搬家公司,显然并不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但有的时候有些事情,并不需要理智。

    比如……此时此刻。

    前前后后,她不过在米澜别墅住了一周左右,但要比之前住在贺骁庭的别墅里时,东西多了很多。

    她自己添置了不少,傅青山派人陆陆续续的送过来不少。

    想要都搬走,还真的有些困难。

    她坐在真皮沙发上,看着眼前有些凌乱的东西,最后决定什么都不带了。

    东西没有了可以再买,可是心要走不了,那就算把这栋别墅搬空,也没有任何意义。

    属于傅青山的东西,她一样都没动,自己的那些东西,她大多数都扔了,剩下少数装进了拉杆皮箱里带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看了一眼满是他痕迹的客厅,微微一笑。

    还好,还好一切都结束了。

    ……

    厉凝乘坐纪云深派来的私人飞机赶到米兰的时候,已经是凌晨的五点钟。

    冬季的米兰有些阴冷,她下了飞机以后,就围上了厚厚的针织围巾,然后快步走向机场前面的快车道去拦车。

    凌晨的机场道路并不拥挤,出租车只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就走出了那条长长的机场快速路,驶向了米兰市区的方向。

    顾西沉早就离开了酒店,小白始终守在傅青山的身边,几乎一夜没有合眼。

    听到裤袋里的手机响起震动声音,他怕吵到傅青山,赶紧起身朝门外走去,并迅速的滑下了接听键,“……厉医生。”

    “小白,我带了很多药品过来,有些重,你到酒店的大堂来接我一下吧,我实在提不动了。”

    “好的,厉医生,我马上下去。”

    他回身,又深深的瞥了一眼紧闭的门板,才朝着电梯口的方向走过去。

    乘电梯到了酒店一楼的大厅,小白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大堂休息座椅旁边的厉凝,她的穿着很简单,永远的黑白灰色调,看起来却并不觉得深沉压抑,反而有种岁月静好的安静,一如她的名字。

    “抱歉抱歉厉医生,我本来应该去机场接你的,但长官这边实在走不开人,就只能委屈你打车到这来了。”

    厉凝微微一笑,“我都没关系,我下飞机的时间太早,就没给你打电话,怕影响你休息,现在……长官的伤势怎么样了?”

    “医疗条件太差,还是有些发烧,伤口好像又感染的趋势。”

    厉凝脸色一变,“那快帮我把东西拿上去吧,我去看看长官的伤。”

    “好。”

    小白弯下腰,很轻松的就提起了厉凝脚边的两个硕大的拉杆皮箱,而她则需要提着一个不大不小的手提包,还要滑动一个拉杆皮箱,光是从这些就能看出来,她到底带了多少药品来。

    乘电梯到了十九楼,小白率先走出了电梯,引着厉凝往傅青山的房间走去。

    踩着高级地毯走了几十步以后,就走到了傅青山所在的房间,小白正要推门走进去,厉凝突然出了声,打住了小白要走进去的脚步,“小白,长官是怎么受的刀伤啊?”

    小白看了厉凝一眼,厉凝马上说道,“我只是……有些好奇。”

    “厉医生,你是长官的私人军医,应该知道他很不喜欢别人过问他的私事。”

    厉凝没再说什么,“是我话多了。”

    “他没听到,所以没关系,我们进去吧。”

    厉凝点点头,说了一声,“好。”

    傅青山还在昏睡,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他赤着上身,除了受伤的地方覆着纱布,其他的地方全都暴露在了空气中,厉凝走过去的时候,清晰的看到了男人挺括背部的好看轮廓,和那些结实健硕的肌肉线条,满满的都是力量感,几乎改变了她从小到大对男人身材的认知。

    小白把厉凝拿来的拉杆皮箱都放在了床边,询问她,“厉医生,你看看长官的伤是不是需要重新缝合?你没赶来米兰的时候,是长官的朋友在黑市找了几个医生,但医疗设备有限,只能做简单的治疗。”

    说着,他又伸出手探了探傅青山的额头,上面还是和之前一样,是滚烫的一片,眉目瞬间就落下了重重的阴霾,“伤口持续发炎,高烧也一直不退,我怕这样下去,会拖成致命的伤。”

    厉凝打开了其中一个拉杆皮箱,随后从里面拿出了一套非常专业的医疗用具,接着看了小白一眼,“小白,长官的朋友能不能买来一些我需要的医疗设备,还有手术中会用到的一些医疗器械,不然我也没有一百分的把握。”

    “可以,这个不难。”

    顾西沉虽然说刚刚进军米兰,但他人脉广,即便说难,也要比他们这种步履维艰,甚至不能曝光身份的人要强得多。

    “我出去打电话,你先做治疗。”

    厉凝点了点头,“尽量快点,长官这种情况不宜再拖了。”

    “嗯,好,我明白了。”

    小白赶紧拿出裤袋里的手机往门口走了过去,厉凝瞥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大床上的男人,好一会儿才有动作。

    ……

    顾西沉正在应酬喝酒,看到桌面上的号码,眉心微蹙,隔了几秒钟才拿起电话,然后随便找了个借口溜出了包房,接着快速的滑下了接听键,“什么事?”

    “顾先生,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买点医疗器械送到酒店里来?”

    顾西沉揉了揉法疼的脑袋,“可以,把清单发到我的手机上就行了。”

    “哎,好……”

    小白后面的那个嘞字刚刚响起来,握在大手里的手机就被人抽走了。

    他低头看过去,是一个不大的女人。

    确切的说,是一个看起来好像还未成年的女孩,十七八岁的样子,虽然脸上化着非常浓的妆,但难掩她的稚嫩和朝气。

    或者,她天生就长了一张迷惑人的脸。

    顾西沉瞥了她一眼,还没有开口说话,女孩一双柔弱无骨的双臂就环吊在他的勃颈上,并朝着他的俊脸吹了一口热气,“三哥,你这几天都去哪里了?知不知道人家想你想得好辛苦。”

    眼前的女孩分明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可他记得他好像没惹过这么小的桃花债。

    女孩没等顾西沉反应,接着又说了一句,“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嫁给别人了,到时候让你后悔一辈子。”

    一开始顾西沉并没有反应过来女孩这么做的用意,直到拐角处那两道类似于保镖的黑色身影逐渐走远,他才明白,自己刚刚成了她演戏的道具,目的就是赶走那两个保镖,或者借那两个保镖的嘴传递一些信息。

    等到那两道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中,她才收回手臂,迅速的后退,“刚刚……多谢顾先生帮忙。”

    顾西沉倒显得非常不在意,甚至心情很好,满脸都是笑意,“你认识我?”

    “啊?”

    女孩明显没想到他会没认出自己,她以为他刚刚是认出了自己,才配合自己演了那么一场戏,原来,他根本就记不起来她是谁了。

    她马上笑道,“我是林城人,当然知道顾先生。”

    林城六少,现如今就包括顾西沉。

    纪云深,傅青山,顾西沉,林南城,霍青同,沈夜白。

    顾西沉排第三,道上的人都叫一声三哥。

    这个女孩目的性这么强,他以为是她事先调查过他,但从她刚刚说出口的那两句话来判断,她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熟悉他。

    甚至是……很早就认识他。

    “我刚刚好像帮了你一个大忙。”

    言外之意就是,他无条件配合她演了一场戏,她却对他隐瞒撒谎,让他很失望。

    而她也深知瞒不过他。

    女孩垂在身侧的双手攥紧身侧的薄纱长裙,声音甜软,“我是陆家的养女陆潇潇,陆遇白的……妹妹,和纪晗是同学,我们在纪家的宴会上有过一面之缘。”

    “难怪我觉得眼熟。”

    顾西沉记得她,倒不是因为她有多漂亮,而是因为她和乔漫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狼藉名声。

    听说她十六岁就勾引陆家大哥致其身亡,十七岁和同校男同学私奔,十八岁堕胎,二十岁入狱,二十二岁出狱,随后就在富人堆里摸爬滚打,这些年,群下之臣犹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陆潇潇指了指走廊的另一边,“那我就……”

    后面先走了三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被顾西沉又开口的话打断了,“刚刚是怎么回事?”

    “就那么回事啊。”

    她仰着脸,眉眼弯弯的笑,“我大哥出事以后,陆家就没消停过,直到我三哥因为纪晗入狱……”

    一想到顾西沉和纪晗曾经的关系,她赶紧说了一声抱歉,顾西沉满不在意的摇摇头,好像很有兴趣听她继续说。

    陆潇潇皱了皱眉,硬着头皮继续说,“陆家接连受创,在林城的地位一落千丈,我爸妈还有爷爷去寺庙里拜师回来说,陆家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收养了我……也是因为我,陆家才会子孙福缘薄,所以想让我嫁给耀华的孙总,挽救陆家的基业。”

    “所以……你刚刚是在用我拒绝他们?”

    陆潇潇赶紧摆手,“没有没有,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顾总的身份我自然高攀不起,就是想让他们给我换个人,就算是年轻几岁也行……”

    她在顾西沉的凝视中,慢慢的低下了头,像是做错事情的孩子,“顾总,你也知道耀华的孙总已经六十多岁了,孙子都快有我大了,我不这么放手一搏,他们肯定不会相信,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造成你一丝一毫的困扰。”

    “你还想给我造成什么困扰?”

    刚刚她的那番话,足以让陆家倒贴过来,他到时候想甩都甩不掉。

    她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是打得这个主意?

    她的语气还是很坚定,继续向他坦白,“不会的,他们知道你不会看上我的,除了耀华的孙总,还有一个人选,就是海盛的易总,他虽然有暴力倾向,但至少说出去体面些。”

    顾西沉撩唇一笑,从裤袋里拿出烟盒,抽出一根烟点燃,声音低哑,“都这种时候了,你还在乎体面不体面?”

    陆潇潇也跟着笑,“我怕死啊,所以总得找个理由活着,易太太这三个字,配我的名声刚刚好。”

    顾西沉没再说话,陆潇潇也没打算多停留,依旧满脸是笑,“刚刚多有得罪,如果回林城有机会的话,我做东请顾总吃饭。”

    说完,她就转过身,头也没回的朝着电梯的方向走了过去。

    顾西沉的背脊靠在冰冷的墙壁上,隔着薄薄的烟雾看向女人的背影,嘴里低喃,“……陆潇潇。”

    不会看上她吗?可为什么会觉得心痒?为什么会觉得她的放手一搏像是欲擒故纵?

    现在的女孩,手段都已经这么花样百出了吗?

    ……

    顾西沉托人很快就买来了小白清单上的医疗设备和器械,运到酒店的房间里时,已经是下午的两点钟了。

    厉凝很快就利用药物和医疗器械对傅青山的背部进行了重新缝合,并把感染的部分全部切割掉,而她在傅青山已经血肉模糊的背部,还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背部上纹着的那两个字,林嫣。

    缝合好以后,她又给傅青山挂了吊水。

    厉凝毕业于美国医学名校,又是最年轻的医学教授,这样的伤口对她来说没有什么难度,很快,傅青山就退烧了,伤口也没再发生感染的症状。

    晚上,傅青山就幽幽的醒了过来,入目是晦暗的光影,以及趴在床边已经睡熟的厉凝。

    傅青山皱了皱眉,刚想撑坐起身,就感受到了后背传来的那股钻心刺骨的疼痛,他皱眉闷哼了一声,几乎是下一秒,厉凝就睁开了眼睛,并迅速伸出双手去扶他,“长官,你没事吧。”

    他摆了摆手,不着痕迹的避开了她伸过来的双手,低淡的说了一句,“我没事,小白呢?”

    “他去给您买晚饭了。”

    厉凝的话刚刚落下来,小白就推开门走了进来,手里拎着各种各样的进补汤膳。

    他看到傅青山醒过来,激动的赶紧上前两步立在床边,“长官,你终于醒了。”

    傅青山嗯了一声,随后看了小白一眼,小白立刻意会,看向坐在那里的厉凝,“厉医生,你昨晚连夜坐飞机过来,肯定很累了吧?长官这边一切都稳定了,你就回房间好好休息一下吧,这里有我就够了。”

    厉凝当然明白小白的意思,笑着说道,“好,那我就先回房间了,有事去叫我。”

    “好的,厉医生。”

    厉凝离开后,傅青山边转头看向了窗外的繁华夜景,好一会儿才问道,“嫣儿……来过了吗?”

    小白摇摇头,“没有。”

    他闭了闭眼睛,好像很疲累的样子,“那……她那边有什么动静?”

    小白很想隐瞒他,但又知道瞒不过他,“林小姐……已经搬出了米澜公寓,她自己的东西几乎都没带走,都扔进垃圾箱里了,至于房产证和您送给她的那些东西,她也都留下了,一样都没带走。”

    傅青山轻轻的嗯了一声,随后摆了摆手,“你先出去吧,我想自己安静一会儿。”

    小白举着手中的汤膳,“长官,你从出事到现在还没有进食,先吃一点吧。”

    “放在那,我现在没有胃口吃。”

    小白听到傅青山话语里面的失落,赶紧又说了一句,“长官,您和林小姐这么多年一直都在互相伤害,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一刀两断吧!”

    这是小白这几年来,第一次对他说这样的话。

    傅青山如黑夜般幽深的眸子始终看着窗外,声音没了温度,“这种话我只听一次,记住了,我和她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操心。”

    小白吓白了脸,赶紧低头认错,“是,长官。”

    “嗯,出去吧。”

    小白没敢再多说什么,就迅速的走出了房间。

    心有余悸,还是劫后余生,他已经分不清,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很快,快到仿佛要跳出来。

    傅青山听到房门开了又关的声音,才捞过枕头边的手机,上面没有电话和短信,好像他受伤完全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他闭了闭眼睛,还没有从那种状态中缓过神来,手中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是一个陌生号码。

    他滑下接听键,下一秒就传来了顾西沉有些雅痞的声音,“林嫣的小媳妇,你还好吗?”

    “顾总是觉得来米兰很闲,想让我给你找点事情做?”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