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80章:蜡烛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亡灵信号之午夜之歌正文卷 第180章:蜡烛
(156166http://www.156166.com)    陈洁盯着摇曳的烛火,黄色的火苗中间,一点绿色包裹在中间,像是种子即将萌发的胚芽。她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自己为什么会轻易摸到那个墙洞,为什么知道里面有蜡烛、火柴?

    来到这个村子,这三天来,陈洁并没有在这间屋子多停留,仅仅当成一个临时住处而已。除了晚上回来睡觉,白天的时间基本都在稻田那边。所以,这里对她而言是陌生的。

    借着烛光,她第一次认真地打量着屋子。屋子是石头砌的,每块石头大小不一,中间用水泥粘合在一起,这些石头表面很光滑,那是流水经年累月打磨的结果。

    这种石头村子附近的溪水里有很多,整个地区石灰岩基被流水渗透侵蚀之后,山体经常会崩塌,大小石块就会顺着流水冲下来,有些含有石英的不会最终被流水蚕食,变成了大小不一的卵石。

    有了这些石头的支撑,整间屋子给人一种踏实感,和自己家乡的白墙黛瓦,以及这里常见的木制吊脚楼都不太一样。屋子朝南的大门正对着餐桌,右边两米处是一张竹床,左边则是一个火塘,灰坑里的木炭已经变成酱色,应该是很久没有人使用过了。

    屋子的主人是一位老太太,她就住在石屋后面的一个吊脚楼里。从这间石屋向上过一个爬过一个缓坡,有一片半亩大的平地,老太太的吊脚楼就建在上面。周围的空地上还种植了一些蔬菜。但是,因为很少浇水,长得很稀疏。

    老太太似乎不是太爱说话,陈洁给了她位五百块钱,以支付这段时间的住宿和饭菜。老太太只是笑笑接了过去,没有说多,也没有嫌少。每天,她都会送一次饭过来,多数时候陈洁都不在。

    饭也很简单,就是竹筒蒸的米饭和一碟小菜,菜虽然不多,但里面每次都会有几片腊肉。

    陈洁虽然对食物没有任何偏好,但是内心还是因为老人的善意而生出一些好感。不过,作为一个过客,她并没有表现的太热情。不习惯,也不必要,如果自己需要一周以上的时间,她计划再去给老人送些钱过去。

    这个石屋没有院子,但能够看出来,四周曾经用石头打过院墙的地基,离地基不远的地方,还能看到一些腐朽的竹子和木料,甚至还有一小堆与与屋墙一样的卵石,只是形状更不规则。

    这些材料应该是原来准备垒院墙的,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墙始终没有建起来。

    此刻,站在石屋前的空地上,可以看见上方的吊脚楼,那里一片漆黑,老太太应该已经睡觉了。吊脚楼向左100多米,那里是村里最大的一片平地,七八户人家的屋子都建在那里。其中也包括李旦他们租住的那个院子。

    月亮已经离开天顶,钻进了一片灰色的云团里。村里的树木、房舍都被昏暗的夜幕笼罩,偶尔闪烁的一点灯火,应该是还有睡去的人,因为停电而点起的烛火。在浓重的夜色中,这些微弱的灯火显得很不真实,似乎时明时灭。

    陈洁转身回到屋里,在关好门转身的瞬间,桌上的蜡烛像是吸收了太多的氧气,忽然窜起半尺高的火苗。陈洁停住脚步,眼睛一眨不眨,火苗却没有继续向上,只保持了几秒中,就发出啪的一声,好像是灯芯里有水一样。

    响声过后,高高的火苗一下子崩塌下来,好像是脱离了油脂的供应。下一秒,微弱的火苗只剩下烛芯上一棵蓝色的小豆粒。陈洁估计,只要自己动一下,哪怕只是捋一下头发,空气的扰动也会将这点火苗彻底熄灭。

    不过,挣扎了几秒钟,蜡烛的火苗又一点点长高了,只不过,这一次火苗的颜色已经变成绿色,有点像是北方人冬天用醋腌制的蒜瓣,绿莹莹的外表上透出一点白芯。

    陈洁忽然停住了呼吸,因为屋子里似乎有另外一个呼吸声,虽然很轻,但陈洁肯定这绝对不是风!

    就在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听神经上时,整间屋子忽然一亮,是蜡烛,火苗再次窜高,但这次的颜色却没有恢复到正常的橘红色,而是绿色的。周围的是石墙像是长了一层青苔,显得粘腻而冰冷。

    随着火苗暴动,刚才很轻微的呼吸声忽然变得粗重起来。虽然陈洁可以确认,屋子里除了自己,连一只老鼠都没有。粗重的呼吸声却越来越急促,像是野兽接近猎物后,张开獠牙,即将扑咬的瞬间。

    陈洁已经从呼吸声中听到了危险,一种实实在在的,只有濒临生死的情景下才会感受到的危险。皮肤上的每根汗毛都因为紧张而竖立起来,这是身体在报警!

    她没有再犹豫,左脚快速地向前跨出一步,右脚抬起,身体半转,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脚尖已经踢到了桌上的蜡烛。咔塔一声,蜡烛直接被踢断,上半截在桌子上滚动了一小段距离,直接掉在地上熄灭了,而下半截还牢牢地站在桌子上。

    断掉的蜡烛滚到地上的瞬间,绿色的火苗蹦了一下,彻底熄灭。与此同时,呼吸声也戛然而止,转成一种断断续续的呜咽,好像是脖子被人掐住了。

    虽然屋子很黑,但凭着良好的方向感,陈洁马上向竹床移过去。她的背包放在那里,里面有强光手电和备用电池。这段距离应该只有三米多,但是走出第四步,伸手向下探的时候,触手冰凉,似乎还有些弹性,是人的皮肤!

    陈洁脑海里思绪急转的时候,冰凉的感觉转移到了她的手腕上,那应该是一只手,已经抓住了她的手腕,没有特别用力,但极度低温却让陈洁感觉到自己手臂上的静脉都开始抽疼。

    在黑暗无光的环境中,这种感觉会让人的血液瞬间冰冻。陈洁意识到,这是身体在遭遇极度恐惧时做出的自我保护,和羊群遇到狼时会假死是一样的。

    只是,此刻的陈洁却没有昏迷过去。相反,她的眼睛瞪得很大,哪怕是除了手腕上的冰凉,她什么也看不见。

    感谢支持,求收藏、求扩散、求推荐票!

    感谢每一位给予《亡灵信号》关注、收藏、投票的朋友,你们的每一次认同都是我前进的动力!!! </p>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亡灵信号之午夜之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亡灵信号之午夜之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亡灵信号之午夜之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