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1、三更(11.05日更新)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力荐河山正文 101、三更(11.05日更新)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叶书良站起来, 缓步走到众人中间, 说道:“今日来, 就是为了两件事情。一, 便是向几位告知此事。有船的,可以准备去审签公文, 想运货的, 我也可以替尔等牵头拉线。”

    众人颔首。

    叶书良:“二,是为了向几位买船。”

    “买船?”

    众人将视线落到几位开设船厂的人身上。

    叶书良:“顾侍郎已经发话,凡与侍郎做过买卖交易的,就是他的人。船厂只要卖他一艘船, 往后你的船只,上运河时受了谁的责难,可找他帮忙。此话在他在世之时,皆可生效。”

    “这船只的要求是怎样?”

    叶书良一口道:“要大船。起码不亚于漕运用的官船。”

    众人面露迟疑。

    叶书良道:“诸位尽可放心,顾侍郎并非明抢,既然说了是买,那就是明面上的买卖。只是如今,船厂所需及耗资巨大, 他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是以,可以以船抵船。”

    “何为以船抵船?”

    “顾侍郎手上已有几艘船只,这些船也是好船。他可以将自己的船作为抵押, 若是将来付不出约定好的银两,便将自己的船只售出,以补偿几位。”叶书良说, “购船的款项过大,顾侍郎难以单次结清,他愿意以每年船运后的获利来分次支付。运输所获盈利,将存入进奏院、各军、各使处,诸位尽可持飞钱,去京师或各州便换。顾侍郎已与进奏院打过招呼,凡是与顾侍郎有生意往来的,持飞钱,在进奏院可免费对换。”

    “呼——”众人按捺不住地激动道,“此话当真?”

    叶书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

    几人自觉失态,又坐了下去。

    商人出行携带大量钱币自是不便,何况朝廷百年来一直禁止钱币出境,向来都是将钱存入进奏院等地,然后再凭飞钱前去存取。

    可如此一来,每取千钱要加收二十钱。

    曾经是百钱,没人去,后来改到五十,最近又改到二十。

    要是终于能免费对换,可真是太好了。

    叶书良:“若是应允,往后也可以行个便利。我相信诸位都是聪明人,知道便利二字,能值多少钱。”

    几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看神色动然,已经很感兴趣。

    叶书良说:“几位尽可回去好好讨论,本官不急。如有意愿,直接差人来找我即可。”

    他抱拳道:“话已说完,先行告辞了。”

    众人纷纷起身相送:“叶长史路上小心。”

    叶书良回礼:“莫送。”

    方拭非对着手上的东西发愣,林行远在她相隔两米远的门口啃果子。

    累。

    世界上怎么会有比看账簿更讨厌的事情呢?偏偏这些账簿还大多没用,对方根本不敢拿真东西出来,毫无所获,激情全无。

    “诶呀,方御史。”同僚官员走过来拍着方拭非道,“方御史,听闻叶长史召集了城中商户共商大事,是否已经探查到什么线索?若是可以,麻烦你去问一问,以免我等白费人力不是?”

    “我不知道。”方拭非一个激灵坐正,惊道:“他召集商户共商大事?!”

    那官员迷茫说:“是共商大事吗?反正我是听说,远近大些的商户,都被叫去听训了。昨天叫了一波,今天又叫了一波。隔壁县里的商人,也被提溜过来了。瞧这阵势,总不可能是小事。你二人既然曾经同是户部官员,应该能说得上话。”

    方拭非捂着胸口,痛心疾首道:“叶郎中他变了!林行远,你看,他变了!”

    林行远置身事外:“与我何干?”

    方拭非从座位上跳起来,往门外蹦达:“这负心人!我这就去找他!”

    只一眨眼,人就没影了。

    官员无奈道:“唉,我就知道这年轻人都坐不住。”

    另外一人笑道:“可你我皆不是户部官员,这些账册也只能看个囫囵,真有问题,反错事良机,除了他能叫谁来帮忙?”

    二人看向无辜蹲在门槛上的林行远。

    林行远默默扭过头:“……”

    “我向来不学无术,什么都看不懂。你们也未免太信任我了。”林行远郑重声明道,“而且我近来真的有事,你们方御史差使起人来,什么时候留情过了?”

    二人想想,觉得很有道理,只能作罢。

    林行远拍拍手,多带上一件披风,转道出门。

    方拭非那边,出了门,就朝叶书良的家缓步踱去。

    叶书良的住所比他们恢宏,比他们舒适,还比他们自由。

    是曾经杜望予被查封出来的院子,收拾过后,如今由他居住。

    方拭非在他家里抖着腿等了一个多时辰,才终于见人回来。

    长史是多么潇洒的一个闲职,他竟然能变得如此繁忙,方拭非都由衷佩服了。

    果然人最怕自己给自己找事做。

    叶书良解下披风,脸颊冻得通红,只瞥一眼方拭非,并未在意。从唇间吐出一口白雾,示意仆从赶紧把门关上。

    他坐到方拭非的另外一面,脑袋被风吹得有些发疼,拎过架在炉子上的小铁壶,倒出一杯热水,捧在手里暖身。

    方拭非见他无视自己,重重敲桌,指控道:“您最近出去,都不叫我,也不与我商议。同为户部官员,您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可才刚出京城呢,您就不照拂我了?”

    叶书良小心喝了口水,才缓过来,淡淡道:“你最近还能得闲?”

    “我是受顾侍郎之托,多为您分忧。”方拭非一手按在桌上,朝他倾斜过半个身体,问道:“我听说您约谈了扬州的商户,还有不少是船商,是想做什么?”

    叶书良屈指弹在她的脑壳,教训道:“你整日这个想做,那个也想做,怎么不见你闲下来?多管闲事。”

    方拭非埋头按着自己的手指道:“他们不予配合,我有什么办法?我还在等朝廷的敕令。等事情真多出来了,你想见我都见不到。”

    叶书良问:“对了,杜长史的后事处理得怎么样了?”

    方拭非心情顿时低落下来。

    杜望予死时还是罪臣,彼时杜修远等人都被众兵关押,自然不能替他收尸。尸体从河里打捞上来之后,是他的下属帮他选了个地方埋葬,自然简陋,强求不得。

    方拭非托人去问到了杜望予的墓碑所在,看过一次,只见四周荒凉,还与一群不熟识的人葬在一起,实在委屈了他。

    于是就将修缮坟墓的事交给了林行远。

    方拭非:“我叫少将军帮我办了。左右都是要花钱的地方,我最后还得找他。”

    叶书良闻言苦口婆心道:“你是个男人,也该学会攒着你的俸禄了。每年年末的时候,王尚书不是都悄悄给你塞钱了吗?照理来讲,你不该这么穷的。不要总是买写没用的东西。少将军他虽然不在乎,可你总麻烦他,总归是不好。往后怎么办?”

    方拭非说:“我心中也很是愧疚啊,我也想做个有钱人。但有钱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吗?不!”

    叶书良:“那不花钱总是件简单的事情吧?”

    方拭非自我反思了一下,忧郁道:“可我都不知道,钱是怎么花掉的呀……”

    大概都用来跟林行远出门吃饭去了,也没什么花。

    叶书良想了想说:“缺钱的话,以后可以去管顾侍郎要。反正他很快就要有钱了,到时候找别人给他付,不花白不花。”

    “这么好?”方拭非狐疑地,进而有摇头道:“怕是坑。”

    叶书良起身,同时轰赶道:“做事去,别在我这里耗着。”

    方拭非提醒说:“商户。”

    叶书良:“届时你就知道了,现在不想说。”

    方拭非:“啧。”

    叶书良请她出去。方拭非正走在回衙门的路上,就看见了裹成一团朝这边滚动的林行远。

    林行远笨拙挥手说:“去看看你杜叔。”

    方拭非:“那走。”

    二人结伴去了城外。

    周围的杂草全清理干净,杜望予原本的草头坟,也重新用石头堆砌了一遍,现在看着整整齐齐,还算不错。

    “入土为安吧。我找道长看过,说此地风水还是不错的。”林行远问,“究竟要不要给他重新选个位置?若需动土,还要问问杜修远的意思吧?”

    “这可真是……”方拭非忧愁道,“我当时将师父的尸骨带去京城,是以为杜氏祖宅在京畿,那后人的坟墓应该也设在京畿,如此一来,死后也还有团圆的机会,算圆了他的心愿,哪晓得会这样。我该怎么办?我是应该去挖了师父的坟带过来呢,还是挖了杜叔的坟带回京城呢?”

    林行远被吓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你放过你师父也请放过你杜叔吧。”

    方拭非沉默着看了许久,忽然大喝一声。叫旁边的林行远吓得一个哆嗦。

    “你做什么?”

    “做事。”方拭非怒气冲冲地往来路赶去,“不等了,干脆去找司仓打一顿。嗯哼?我会怕他吗?!”

    林行远:“……”

    这女人真是……不可理喻。

    “等等!”林行远在后面追道,“方拭非你不是认真的吧?你难道是认真的?” </p>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力荐河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力荐河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力荐河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