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二章 新白娘子剧组布景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凌霄枝上,田苗梢头正文 第九十二章 新白娘子剧组布景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接下来的几天,《新白娘子》剧组也来影城了,除了田苗这个演白蛇的演员,其他的演员也早就找好了,于是剧组先在影城做准备工作,而田苗则先继续演投行剧。

    场景3是机场戏。

    地点:机场

    时间:凌晨5点半左右

    环境:天还黑着,稍稍有点变亮的趋势。

    角色名字:倪雅齐、司机、倪雅齐同事邵宇成、胡伟峥。

    镜头里先出现机场的全景,再拉近到一排正在上下客的出租车,再拉近到雅齐所在的出租车。雅齐打开车门,到后备箱拿出行李,关上后备箱。出租车开走,雅齐向机场内走去。没走几步,遇见了同事邵宇成。

    雅齐笑着走过去:“嗨,邵宇成!”

    邵宇成看见雅齐,也笑了:“嗨,今天路上堵车堵的根本走不动,你呢,路上堵了没?”

    雅齐:“堵了!在路上我都怕赶不及了,一走一停的,坐得我都有点儿晕车了。不过现在看见你也刚到,我就放心了,我没迟到!”

    邵宇成:“哈哈,说不定我们俩一起赶不上飞机了。”

    雅齐:“你怎么不进去?”

    邵宇成:“我想在这儿抽根烟,我把身份证给你,你帮我取下登机牌。”

    雅齐:“好。那等会儿在哪里见呢?”

    邵宇成将自己的身份证递给雅齐:“安检口见。”

    雅齐:“好,等会儿见。”

    邵宇成:“谢啦!”

    雅齐:“客气了。”

    雅齐向机场内走去,先将邵宇成的身份证贴到机器上,为邵宇成选了一个座位,拿了机票,再从包里拿出自己的身份证,为自己取票。之后,拖着行李箱,向安检口走去。

    还没走到安检口,雅齐就看见了站在那里的邵宇成,她挥了挥手里的机票,向邵宇成笑了笑。邵宇成走过来,雅齐将手里的机票递给邵宇成:“给你!”

    邵宇成接过机票,两人向安检口走去:“你吃早饭了吗?”

    雅齐:“吃过了,吃了室友给我的面包。”

    邵宇成:“你室友这么早就起床了?”

    雅齐:“她可是个贤妻良母!专门起床为我准备早餐的。”

    邵宇成打趣:“说的她跟你妈一样。”

    雅齐:“怎么是妈呢?她是我老婆!”

    邵宇成:“得了吧,你俩蕾丝花边儿?”

    雅齐:“你还知道这词儿呢?”

    邵宇成:“这是众所周知的词,更何况我一向是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文武双全,无所不能啊!”

    雅齐:“你就吹吧!”

    宇成:“嗨,不信我,我也没辙。”

    两人到了安检口的队伍处,队伍人不多,两人站在几个人的后面。

    雅齐:“宇成,说真的,我那个室友,可真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最重要的是性格温柔,还贤惠!你要不要考虑下?我把她介绍给你吧。”

    邵宇成:“得了,我不要,恋爱有什么意思?我一点儿也不想恋爱,现在就想着好好工作,好好服务于我国的金融界,你看,最近股市行情这么好,咱们的春天又到了!”

    雅齐:“宇成,说真的,前几天我去咱们公司的营业大厅,大厅内人头攒动,一排排的座椅上,全坐满了股民,一个个大爷大妈,都面色红润,好像是洋溢着挣钱的喜悦。墙上的大屏幕一路飘红。你觉得这样的景象正常吗?大家都在赚钱,那谁在亏钱?”

    邵宇成:“我也觉得不太对劲儿,今年这景象,跟2008年股灾的情景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2008年被套牢进去的人,现在很多都解套了,但他们不满足,还不及时收手,反而是用这失而复得的钱,继续炒股,炒个没完没了。”

    雅齐:“贪心不足蛇吞象,幸亏政策不允许咱们从业人员炒股,不然,我现在的心,可得七上八下。”

    邵宇成:“对,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咱们不炒股,风险可就全没了。”

    雅齐:“用‘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来形容咱们的情境,更合适吧?”

    邵宇成:“对对对,你是才女,行了吧?”

    雅齐:“说到才女,我室友是真正的才女,琴棋书画没有一个不会的。”

    邵宇成的眼神黯淡了一下:“哦。”

    雅齐:“怎么了,你不想认识认识她?不然,我撮合你们在一起吧。”

    邵宇成:“那么优秀的女生,我哪里能配得上。”

    雅齐:“邵老师,您可真谦虚啊,您是北大的高材生,北大的博士,还有配不上的女生?”

    邵宇成:“得了,别埋汰我了,现在这个社会,是看学历的社会吗?!”

    雅齐:“怎么不是看学历的社会了?就算不是,你长得帅,身高没的说,又多金,看什么有什么,说实话,红娘不好当,如果我当这一次红娘,我还害怕你看不上我室友,白白弄坏了我们的关系呢。”

    正在这时,安检到宇成了,宇成先进去,雅齐后进去,脱外套、放行李,安检员检测两人。

    检测完毕后,两人穿好外套。

    邵宇成:“说实话,我没兴趣恋爱。”

    雅齐:“怎么会没兴趣呢?”

    邵宇成:“伤过之后是疤的天下。”

    雅齐:“伤?你以前被女朋友甩了?”

    邵宇成:“雅齐,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雅齐:“好啦好啦,我不说了。不过你对爱情,必须得不抛弃不放弃,世界上还是有真爱的,你总不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吧?!你得洒脱点儿。”

    邵宇成笑了笑:“我不洒脱,我洒脱起来不是人。”

    雅齐:“你这种现状,如果没有身边的神助攻我,恐怕你是很难自由恋爱了。”

    两人已经走到检票口,还没开始检票,两人坐下。

    邵宇成:“不恋爱就不恋爱,经人介绍相亲,也不算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恋爱吧?”

    雅齐:“经人介绍,这只是你们认识的一种途径,与你们认识的任何一种途径相比,并没有什么不同,如果你觉得这样局限,那你们是同学关系,也是局限,我们是同事关系,也是局限,全世界还有那么多人,你不都没有机会认识?有缘千里来相会,我只是介绍你们认识,并没有拉郎配,你们俩人感觉好了,就自由恋爱,感觉不对,就做朋友,或者别再联系了,都可以。”

    邵宇成:“我说雅齐,你怎么这么喜欢给人当红娘?”

    雅齐:“哎,好心被当成驴肝肺啊。这世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邵宇成:“好啦,别生气了,我只是……嗨,其实我和我前女友分手时间不长,我还没走出来。”

    雅齐:“哦,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们的情况,说起你的伤心事了。”

    邵宇成:“没什么,这三年时间过得太快,对我来说,三年前和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还历历在目,我心里只有一个她,装不下别人。”

    雅齐:“你们分手三年了?”

    邵宇成:“嗯。”

    雅齐:“分手三年,还爱着前女友的人,真不多,你前女友真的太不懂得珍惜你了,我估计她不会遇见比你更好的男人了。”

    邵宇成:“你不知道,不珍惜的人,是我。当时我们是大学的同班同学,恋爱了三年,我以为我不爱她了,那时候面对她,我真的一丁点激情都没有了,每天除了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去图书馆,我们几乎没有什么创新,每天从早到晚面对着同一个人,我觉得我一点自由都没有,正当我觉得这段感情索然无味的时候,另一个女生爱上了我,她天天给我发信息,发qq消息,我觉得自己宛若新生,每天都特有精神,我当时很自私,觉得我前女友太无趣,我想换个有趣的女朋友,就找各种理由不和她一起上自习,不一起吃饭,不去图书馆。大四的时候,我保研成功,她却意外落选,后来考研也没考好,没考上北大,听说她第二年又考了一次,还是没考上,不过我一上研一,就各种不靠谱,最后,她终于受不了了,向我提出了分手。”

    雅齐:“没想到啊,宇成,你还有这么不靠谱的时候?我觉得我要重新认识你了。”

    邵宇成:“所以我不想再伤害别的女人了。”

    雅齐:“你第二个女朋友呢?你们怎么没在一起了?”

    邵宇成:“我第二个女朋友很活泼很开朗,很会玩儿,每次出去玩儿,都是去不同的地方,玩不同的项目,连她选的电影,都没一部不好看的。”

    雅齐:“那你又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了?”

    邵宇成:“我没什么不满意的,是她不满意我,她没读研究生,一毕业就工作了,外面的花花世界灯红酒绿,她很快就找到了个富二代,我成了炮灰。”

    雅齐刚想回答,只听检票口通知开始登机了,雅齐:“走吧,登机。”

    邵宇成:“嗯。”

    两人走到队伍里,雅齐:“宇成,你也别太难过了,不过,你到底是还爱着你哪个女朋友啊?”

    邵宇成:“第一个。”

    雅齐:“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忘不了初恋?”

    邵宇成:“这与初恋没关系,和第二个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常常想我第一个女朋友,回忆与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我经常感觉很担心她,怕她一个人面对这个世界,会不安全。天热了,我怕她热着,天冷了,我怕她受冻。变天的时候,我怕她感冒,我常常想知道她在做什么,她去了哪里,可是,我再也没有她的消息了。”

    雅齐:“你们是同班同学,况且现在又不是古代,你想她,就打电话给她啊,再不济,问你其他同学,不就得了?”

    两个人随队伍走到了登机口,将机票递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撕掉撕票一角,再还给他们。

    邵宇成:“她拉黑了我,电话、qq、邮箱都拉黑了,现在我连她在北京哪里,都不知道。”

    雅齐:“那你问同学啊!”

    邵宇成:“我们俩曾经是同学眼中所谓的金童玉女,后来结局不佳,我没理由再向同学打听她的事,没那个必要,说不定她早就有了比我好十倍的男朋友,即使能联系到她,也没用,只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雅齐:“你们男人都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有什么大不了的?想知道就去问,在这儿磨磨唧唧的,不是自己给自己不痛快吗?”

    邵宇成:“嗨,算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支花?过去的事儿就是过去了,破镜难重圆,爱情有保质期,人都会变,如果不是朝夕相处,很难保证对方的习惯是不是早已与自己有了天壤之别。人生就像买股票,一旦亏了,就得赶紧止损,如果还抱有幻想,就只能被死死套牢。”

    雅齐:“你说的倒是蛮有道理,不过,爱情可不像股票那样投机!”

    邵宇成:“这倒是。”

    场景4是会议室里的戏。

    地点:客户公司会议室

    时间:上午11点左右

    环境:这是一个能容纳15个人左右的会议室,屋顶是一排白色的、碗状的小灯,墙面贴着白橡木吸音板,靠窗的两个角落,各摆放一盆大叶伞。椭圆形土黄色自然木质生态办公桌旁,一圈米灰色的皮椅让这间办公室很有年轻人的风范。

    角色名字:倪雅齐、邵宇成、客户公司董事长荀雄天、总经理汤知达、财务总监朱真甄

    镜头里先出现机场的全景,再出现一个湘西某城市的全景,再转到客户公司会议室。

    荀雄天:“邵总,这次胡总没来啊?”

    邵宇成:“荀总,这次胡总本来打算过来,可是昨天有个客户临时跟他说,买了今天的机票去北京见他,所以他抽不开身。”

    ……

    每天田苗就在影城认真拍戏。

    这戏大约拍了一周之后,《新白娘子》剧组终于布好了景。

    这天投行戏没有田苗的戏份,于是,她就去了隔壁的新白娘子剧组。 </p>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凌霄枝上,田苗梢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凌霄枝上,田苗梢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凌霄枝上,田苗梢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