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太后震怒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恶女狂妃千千岁正文 第七十四章:太后震怒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要说玉璇玑这一出,可谓是将整个京都都弄得沸腾了,人人皆言这玉三小姐好生有魄力,让炎王墨楚敛颜面扫地不说,还要多难堪就多难堪 ,一时间成了人人的饭后茶资,而这一消息更是不走而胫,传到了太后的耳中,由此便也起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太后初闻此消息时,尚且有些不信,可待派人出去打探确有此事后,险些没气的将福寿宫给掀了。这玉璇玑简直就是肆无忌惮,不将皇家看在眼里 ,亏她当初还觉得她是个既聪明又识大体的女子。

    “言姑姑,去玉府叫玉璇玑来见哀家。”

    “是。”言姑姑应下后,下意识的看了眼震怒的太后,便垂首退了出去,要说她跟在太后身边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太后发那么大的火。

    坐在前往皇宫的马车上,玉璇玑闭上眼睛淡定如茶的依在软垫上,仿似出游一般的悠闲,倒是一旁的如意早就急红了眼睛。

    “小姐,一会可要怎么办啊!”

    要她说小姐真是心大,如今都这节骨眼上了,竟还如此坐的住,小姐那日明着是解除婚约,可暗中却是羞辱炎王殿下,太后又一向喜爱炎王,若是问责起来,小姐恐怕是吃罪不起。

    其实她如此淡然,不是她不怕,而是她心中已然有应对之策,否则她胆子再大,就算不顾及墨楚敛,但太后的面,她还是要估计几分的,正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

    “够了。”她突然睁开眼睛,眉目间有几分不悦之色。这一路来如意一直嚷嚷着,就跟苍蝇围在耳边没完没了的叫一般,就算她再有计策,也给她嚷嚷没了。

    换成其他人早就被她扔下马车了,也只有如意,她还能忍那么久。

    如意看了她一眼,心想小姐此刻定然也是心乱如麻,而自己这一路来好像有点太聒噪了,思及此,如意皱了皱眉便自觉的噤了声。

    “玉三小姐,到了。”彼时马车停了下来。

    闻声,如意看了玉璇玑一眼,便自顾将车帘顺到两边用银钩子给挂住。

    “小姐。”

    “嗯。”她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便动身下了马车。

    去玉府请她的是太后身边的言姑姑,这言姑姑是皇上的奶娘,又是太后的心腹,在后宫中可是算得上份量的人。

    “有劳姑姑引路。”玉璇玑面含的浅笑,举止落落大方。

    言姑姑审视了玉璇玑一眼,望着她脸上的笑意,也未曾露出半分笑意回应,而是面无表情的颔首之后,便自顾走到了前面。

    玉璇玑不觉尴尬的抬了抬下颚,不愧是在这后宫摸爬滚打了数十年的人精了。思及此,她一敛笑意便抬步跟上了言姑姑的步子。

    到了福寿宫,玉璇玑便先侯在了外面,而言姑姑先行进去请示。在出来时,便不是言姑姑了,而是一个小宫婢。

    “玉三小姐请进。”

    “嗯。”她微微颔首,便落落大方的走了进去。

    绕过摆放在门前的玉屏风,入内,一股檀木香扑鼻而来,眼眸一扫便只见太后端坐在软榻上闭目凝神的拿着一串佛珠,嘴中念念有词。

    玉璇玑心下打鼓,瞧了言姑姑一眼,然后者却是避开了眸光。

    抿了抿唇瓣,玉璇玑莲步款款的上前几步,随即便跪到了地上。

    “臣女璇玑给太后请安。”

    太后拨动佛珠的指尖一滞,随即眼眸便不紧不慢的睁开,只见玉璇玑伏在地上规规矩矩的让人寻不到一丝一毫的错误。然而太后心中余怒未消,一见她这个“罪魁祸首”,怒火便一下子又被掇了起来。

    “哀家问你,如今京都流传之言可是真的?”太后压制住心中的怒火,未免失态的问道。然直视玉璇玑的老眼中满是震怒。

    太后不言让她起身,她自然便乖乖的跪着。不卑不亢的直起身子,余光触及太后眼中的怒色之时,便急忙敛下了眼眸。

    “是。”她掷地有声的应道。

    “大胆。”太后杏眸圆睁,所有怒火一朝爆发而出,不觉而厉的低斥一声,手拿起一旁的茶盏朝她身上扔去。

    那茶盏似长了眼睛一般准确无误的扔到了她的额头上,而那茶盏中还有未饮的热茶,索性她疼的下意识的低了一下头,否则那热茶倾撒在脸上的话,可真的是不堪设想了。就算如此,她依旧避免不了飞溅而出的热茶灼到脸上跟脖颈上。

    “唔。”她痛的咬牙闷哼一声,然而只能默默地忍受。她眉头紧皱了望了眼膝盖上的茶叶,所有热茶全部落到了她裙摆上,此刻她的裙摆已然湿透了。

    即便如此,她的身子只是微微的打颤了一下,便又如松柏笔直不曲的跪的直直的。似乎一点都不疼一般。

    见此,就连言姑姑都不禁皱了皱眉,那茶可是刚好上的,那滚烫的开水落在身上,可想而知有多痛,可见对于玉三小姐跟炎王殿下解除婚约,太后有多生气。深谙太后心思,哪怕心有不忍,言姑姑也只是别开视线,权当做没看见。

    只是这玉三小姐着实是个有魄力的女子。

    而跪在玉璇玑身后的如意更是心中大骇不已,看来太后真的很生气啊!这可怎么办啊!……此时此刻,如意觉得自己急的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哀家问你,因何解除婚约?”赵太后一字一句的问道,只是相较于之前的拔弩相对的语气相对缓和了一些,只因玉璇玑那浑身透着那股子坚韧与魄力,让她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

    “为了成全炎王殿下跟二姐。”她抿了抿疼的苍白的唇瓣回道。

    “放肆。”太后一掌拍在桌子上,刚刚消减的怒火,又有重燃之趋势:“你可知这是先皇赐的婚,岂容你们如此儿戏?说解除就解除?”

    玉璇玑将身子微微一勾,得体应对道:“二姐已有身孕,是炎王殿下的。”

    但显然她的话对于消减赵太后的怒火,根本不起任何作用,更甚至让赵太后的怒火直升不减,然其中夹杂着错愕。她也素有听闻敛儿跟玉府二小姐之间的韵事,可却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胆大。

    “真的?”赵太后尚且审视的望着她,毫不掩饰的怀疑写在脸上。

    “臣女不敢欺瞒太后。”

    闻言,太后皱了皱眉,不过只是一瞬便也就恢复无虞。

    “那哀家再问你,你当众扬言是你弃了敛儿,是将敛儿置于何地?将皇家的脸面置于何地?”

    终于还是来了!其实那日她既然敢当众放言,自然也是料到必有今日的到来,方才马车上,她之所以如此淡然,全因她早就为自己留了一条后路。那条路便是墨楚烨。

    早在炎王府门前哪出戏下幕后的第二日,她便让如意拿着墨楚烨送给她的玉佩跟一封信件去找出宫采办的管事,通过管事的手送到李公公的手中,到了李公公的手中,自然便也就到了墨楚烨手中。

    索性她猜对了,也赌对了太后今日会发难。所以她给墨楚烨的信中写到今日在十里平湖相约下棋,到时间墨楚烨久等不到,自然会派人到玉府去打探,这样就能不动声色的将墨楚烨引过来救自己。

    若要问她为何不直接去找墨楚烨,而是绕那么一个大弯,她一定会笑吟吟的道:别人告诉的跟自己听到的,性质可不一样。

    “臣女性子急,那日的确是口不择言了。”玉璇玑惶恐的道,实则眼底皆是暗芒,她羞辱墨楚敛是板上钉钉的事,越是狡辩,不禁无济于事,还会彻底激怒太后。所以最好的是自行认错。

    “好一个口不择言。”赵太后气极反笑,好一个玉府三小姐,当众羞辱当朝王爷,一个口不择言就想糊弄过去。

    “来人,玉璇玑当众羞辱当朝王爷,罪不可赦,当打五十大板,以儆效尤。”

    五十大板!这不是要了小姐的命吗?如意听得心中大骇。

    言姑姑亦是皱了皱眉,就玉璇玑这小姐身子怎么可能受得了?五十大板打下来怕是一条命就没了,正想开口劝上两句,岂知察觉的太后冷着脸抬了抬手制止了。

    见此,纵然言姑姑想帮玉璇玑,也只能是无能无力的闭上了嘴。

    然而玉璇玑却是紧咬唇瓣,眉目一敛,暗光轻浮。余光不动声色的望向门外,怎么回事?按道理来说墨楚烨该知晓她进宫了啊!怎么还不来?

    赵太后方才话落,侯在一旁的老太监朝两个小太监使了使眼色,两个颔首的小太监便会意的朝玉璇玑走去。

    “就在这里行刑。”赵太后望着低着头默不作声的玉璇玑冷冷的道。她以为玉璇玑已然吓破了胆,低头是害怕了。

    “是。”老太监应了一声,两个小太监互看了一眼,便退了下去,想来是去取刑具去了。

    在这里行刑啊!可想而知太后此刻是如何的看她不顺眼,不过船到桥头自然直,该来的总会来。思及此,她闭眼一瞬呼了一口气。

    然而手心一松,方才发现已经捏了一把冷汗,难道是她赌错了,墨楚烨还不来…………

    “太后娘娘,你饶了小姐吧!奴婢甘愿为小姐受罚?”如意没有玉璇玑的那股从容不迫的魄力,心急如焚之下,便也顾不得是什么场合,蹦不住的哭了出来。

    她绝对不可以让小姐有事。

    闻声,玉璇玑眉头一皱,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一声不好,睁大的眼睛下意识的扭头便看向了满脸泪痕,磕头不停的如意。

    果然她的预感没有错,如意的话方才落下,赵太后的脸又冷上了几分。

    “好,看在你们如此主仆情深,便各五十大板。”

    各五十大板!如意磕头的动作一滞,瞬间心如死灰的愣在了当场…………怎么……怎么会这样…………

    玉璇玑闭眼一瞬,暗自咬牙,太后可真是绝了……不过如意真是太傻了,看不清局势,早知道她不应该带她一起入宫的………… </p>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恶女狂妃千千岁》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恶女狂妃千千岁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恶女狂妃千千岁》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