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两大类人群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为地府工作正文 7.两大类人群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007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作为一个货真价实的临终关怀院,如此欢乐和丧心病狂的笑声是不是显得有些不大和谐呢?但是如此不和谐的笑声却又货真价实的出自临终关怀院的餐厅。

    “还是年轻好啊。”

    “是啊,听着这笑声人都精神了。”

    花园里溜达的爷爷奶奶们听见窗口飘来的笑声不自觉的感叹着,继而带着微笑在阳光明媚的早晨,呼吸着清新自然的空气。

    活着逗一逗趴在脚边的猫咪。

    “一米长的大刀,笑死我了,红帽你的刀呢,拿来瞻仰瞻仰。”明笑的一碗粥喷了半碗。

    “哈哈哈……你看这条留言,我觉得还挺有道理的。”白雪拿着手机念道,“你永远不知道一个将死之人,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人家以前都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红帽,你打破了人民对于将死之人的固有印象。”明忍不住竖起一个大拇指。

    “哎呀,你们不要取笑我了,我又不是故意的。”红帽被他们笑了一早上整个人都要不好了,“我要不是大半夜被传送过去,能发生这种事情吗?”

    “你这是经验不足,下次你就知道了。”白雪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这自杀的人啊,大多喜欢选择在夜深人静的晚上自杀。所以你下次有任务在身的时候,手机和钱包不要离身。”

    “没错。”明问道,“那你昨已经见过自己的任务目标了,接触的怎么样?”

    “别提了,聊了不到五句话,被他扔出来了。”道这个红帽就郁闷。

    “哈哈哈……”迎接红帽的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你们别笑了,赶紧帮我想想办法。”红帽道,“昨我们的分析都是错的,那个辉朗压根就没残疾。”

    “没有?”白雪和明对视了一眼,“难道院长老头给的资料又忘记更新了?”

    “非常有可能,那老头懒的要死。”明道,“一到晚就知道跟院里的老头老太搓麻将。”

    “既然没有残疾,那要找他自杀的理由就有些麻烦了。”白雪道。

    “你们有没有什么猜想,或者你们遇见的任务目标的自杀理由是什么?”红帽问道。

    “其实这个自杀的理由大了也就两大类。”白雪道,“第一类,为外力压迫,觉得生活痛苦所以产生自杀的念头,这一类最好处理,找到源头,帮助解决,有八成的几率可以成功。”

    “第二类就有些麻烦了。”明补充道,“第二类是郁抑症,知道郁抑症吧,传现在的社会人百分之八十都患有郁抑症,只是轻重的问题。”

    “郁抑症?”红帽觉得自己似乎有些理解了。

    “这一类人大多有着较高的学历,较好的工作,较为不错的经济条件。他们懂得所有的道理,也明白生命的可贵,知道自己的离开会给周围的人带来怎样的后果,但是他们就是觉得生无可恋。”白雪详细道。

    “简单一句话,就是这类人,是在自己思考的非常清楚之后,决定自杀的。”明道,“就好像你打算去美国旅个游,然后就去买了个机票。而他们打算去地府旅个游,就搞了个自杀。”

    “被你们这么一,我忽然好想尊重他们的决定。”红帽语出惊人道。

    “你这话怎么听着有些耳熟。”明疑惑道。

    “巫格也过。”白雪给出解答。

    都背后莫论人是非,这不,白雪刚了一句巫格,巫格就从餐厅外走了进来:“你们又背后我什么呢?”

    “巫格?”白雪和明惊喜的喊道,“你出差回来了。”

    “嗯。”

    巫格是一个看起来颇为瘦弱的青年男子,带着一副无框眼镜,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阴郁和严肃,望向红帽的眼神有些冷漠:“新来的。”

    “你好,我叫红帽。”红帽自我介绍道。

    “巫格,蓝魔绝证,生命值剩余半年。”巫格简短的介绍了自己。

    红帽确定了,这彼岸花的诸位病友,自我介绍都是这么一套的标配的啊。

    “我……我厄尼诺证,一个月……生命值。”红帽从善如流的补充道,果然人都是有惯性的,这介绍着介绍着,忽然就觉得这什么绝症也不那么可怕了。

    “嗯,你们刚刚在讨论什么?”巫格问道。

    “我们在红帽刚刚出了和你一样的话。”明连忙解释道,“她也认为那些自己想清楚要自杀的人我们应该尊重他们的决定,让他们去自杀。”

    不不不,我刚才只是觉得你的好像有些有道理,才不自觉的顺过来的,我没有要支持自杀的意思啊。

    “哦?想不到在这里还能遇见知己。”巫格看向红帽的眼神多了几分欣赏。

    “……”红帽纠结了,她这还要不要解释了,不解释吧,觉得自己是个三观不正的奇葩,解释了,感觉和病友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一点友谊就要崩塌了。

    这里的人是不是都有毒?

    “人类繁衍几千年,一直在争取的东西就是人权,既然如此,我认为死亡也应该是人类的一项权利,所以如果对方是神志清醒的选择死亡的话,我觉得我们应该尊重他们。”巫格道,“就像安乐死。”

    “巫格是个律师。”明声的在红帽耳边解释。

    哦,怪不得话一套一套的。

    “我不认同,我觉得生命是有无限无能的,人只要活着,想法就会改变。”白雪不赞同道。

    “那是你们这些思考问题只思考当下的人,才会这么觉得。”巫格毒舌道,“像你们这样的人,是永远无法患上抑郁症,也永远无法达到那样的思想高度。”

    “你……”白雪气急。

    “白雪姐,算了,他是律师,你哪里得过他。”明赶紧拉住白雪。

    “那……既然这样,地府为什么又要救这些人呢?”总不能地府都是错的吧。

    “你果然聪明。”

    猝不及防被夸的红帽,莫名愣了一下。

    “你是第二个,在接到第一个任务时就在思考这个问题的人。”

    第一个是谁,不用问,我也知道是大佬你了。

    “世界上自杀的人多了,为什么生命诚可贵公司偏偏挑这些人拯救,是通过什么条件挑选出来的。”巫格道。

    他这句话一处,其余三人全都好奇的看向巫格,显然都不清楚。

    “两个原因,功德和价值。”巫格道。

    “功德?”

    “价值?”

    三人三脸茫然。

    “我做过调查,历年来,地府拯救计划表里的任务目标,有两个共同特点。第一个,是这个人做过很多善事,比如王艳平,她数十年如一日的资助山区的孩子,几十年下来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她培养出了十个医生,两个政府官员。医生救人无数,官员修桥铺路,这就是功德。”

    “第二个,价值。比如秦,他自杀的时候一事无成,只是一个刚毕业找不到工作的落魄青年。但是现在,他成了国内首屈一指的物理学家,为当今科学界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巫格举例明了自己的论点。

    “果然人还是要多做好事啊。”明感叹道。

    “原来科学大拿也自杀过啊。”这是白雪。

    “所以……我们的任务目标,要么是大善人,要么是未来会对社会做出巨大贡献的牛人?”红帽总结。

    “聪明。”巫格真的很少这么夸奖别人。

    “那前辈……能不能帮我分析分析我手里的任务目标。”红帽打算趁着对方欣赏自己的时候寻求帮助。

    “你挣来的生命分我吗?。”巫格冷漠的问道。

    “这……”红帽哑口无言。

    她仿佛回到了自己刚上班那会儿,自己什么都不懂就去请教前辈。结果前辈不但不帮忙,反而极其冷漠的怼了一句:“工作我帮你做了,你每个月拿的工资会给我吗?”

    难道就不能互帮互助吗?有没有一点同事爱。

    “失陪。”巫格不理会脸色乍红乍白的红帽,冷漠得体的离开了。仿佛刚才那个连着夸了对方三次聪明的人不是自己一般。

    红帽哭笑不得的转头,看见的是两只趴在桌上已经笑到要晕过去的两人。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为地府工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为地府工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为地府工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