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2 很受欢迎(二)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102 很受欢迎(二)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还没开堂?”杜九言看着窦荣兴,想打他。

    窦荣兴点头,缩着肩膀坐在她旁边,“钱兄和小舅子告姐夫,和周兄的争牛案都堂下调停解决了,只有我的,非要上公堂。”

    “钱兄和周兄又各接了个案子,三尺堂现在还压着两个,我这又没解决,吉艺怎么都不肯上公堂,说你讲了,他就做文书,别的都不用管!”

    “九哥,你这一走,三尺堂都乱套了。”

    杜九言就纳闷了,“我来前,你们都怎么活下来的。”

    “你来前我们的烦恼,只有今天吃什么,明天怎么填饱肚子。”窦荣兴道:“哪像现在,这么多案子,好费脑子啊。”

    杜九言被气笑了。

    “你的案子我听说了。”跛子开口,道:“被告男子名下两间铺子,一个月给焦三上缴三两银,家资很丰厚,但他很怕现在的岳丈,因为他在东街口开了一间武馆。”

    窦荣兴眼睛一亮,“他很怕三爷吗?”说着,心思转了转,“要不,请三爷去干预一下?”

    跛子抿唇看了一眼杜九言,笑而不语。

    杜九言白了窦荣兴一眼,“你既然提交了诉状,就正大光明让焦三去找证据,他要是不去找,你就请付韬给你出具文书,你所做的任何调查,都具有强制性和合法性。”

    “偷偷摸摸干什么,你做的事很光彩伟大!”杜九言恨铁不成钢。

    窦荣兴挠着头,“我……我不敢去找三爷,所以自己去调查了,可又没什么收获。”

    “这里有个捕快。”杜九言指了指跛子,“请他陪着去。”

    窦荣兴就看着跛子。

    “我可以陪着你去找付韬,至于他给不给文书,我并不能做主。”跛子道:“但你可以直接要求衙门给你调查取证。”

    窦荣兴哦了一声。

    “对方请讼师了吗?”杜九言问道。

    窦荣兴摇头,“没有听说,可能都还不知道梅氏告他们。”

    杜九言凝眉,道:“那流程走的太慢了,付韬那边,你是要走一趟。”

    窦荣兴抱着杜九言的胳膊,“九哥,你就帮帮我吧。”

    “明天我去三尺堂,你约过来我听听细节。”

    窦荣兴眼睛一亮,点着头道:“好,好啊!”

    “九言,”说着话,门外钱道安和周肖以及宋吉艺结伴而来,三个人一看窦荣兴在这里,顿时失笑,钱道安道:“难怪不见你,我当你去办事了。”

    窦荣兴耷拉着脑袋不说话。

    “九哥,九哥。”宋吉艺上前来笑眯眯地道:“你、你好、好厉、厉、厉害啊。”

    杜九言扬眉,不解地看着他。

    “他在说新化城的事,你给县令出谋划策,护住了新化,让百姓免于了一场劫难。现在邵阳人都以你为荣呢。”钱道安道。

    周肖颔首,“说你是一位聪明绝顶,为国为民,伟大的讼师。”

    大家绘声绘色地说了一遍,杜九言含笑听着,小萝卜在一边手舞足蹈,比杜九言还高兴。

    晚上大家一起吃的饭,第二天一早,杜九言早起练功,出门,一上街对面包子铺风韵犹存的老板娘就冲着他笑,“杜先生你吃早饭了吗,新出炉的包子,我亲手做的。”

    说着,抚了抚头发,抱着两个肉包子跑过来,一把塞杜九言手里,顺便摸了一下她的手,“以后啊,你们父子的包子,我都不收钱,随时随地,只要杜先生您想吃,都可以来哦。”

    杜九言朝包子里铺里看了一眼,老板正呵呵冲着他傻乐。

    抱着包子路过开门的成衣铺子,里面卖衣服的小姑娘,好像等她很久一样,热情地跑了过来,分毫不差地,将一枚很精致的荷包,塞在她手里。

    “杜先生。”红楼上,刚起床睡眼惺忪的姑娘,衣衫半敞着,“杜先生,小姑娘没意思。晚上来我这里,我不收你钱。”

    杜九言笑着,“最近有些忙,不敢来叨扰。”

    “杜先生说笑了,您来可不是叨扰,奴家愿舍了一年的客,只求杜先生您一晚的缠绵。”说着,丢了个颜色艳丽的布下来,“奴家叫牡丹,杜先生可别忘了哦。”

    说着,双眸含情目送杜九言离开。

    “杜先生。”忽然,前头打更的大叔拦在前头,杜九言吓的一抖,眨巴了眼睛,“刘叔,您这是……”

    刘叔拉着他走了两步,压着声音问道:“杜先生,可想再成家?”

    杜九言一个不字没出口,刘叔已道:“我有一女,现年十六,生的容貌秀美。杜先生要是不信,可以去街坊打听去。只要杜先生愿意,我出房子和聘礼,杜先生只要带着你儿子成亲就行了。”

    倒贴嫁姑娘也愿意?杜九言呵呵笑着,道:“抱歉,抱歉。其实我家中糟糠尚在,只是身体不佳不愿出门而已,刘叔好意,杜某人心领了。”

    “老婆没死啊。”刘叔凝眉,一脸遗憾,杜九言趁着机会就要逃走,刘叔忽然追上来,喊道:“妾呢,也是可以的。”

    杜九言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狼狈不堪,落荒而逃。

    “怎么了?”钱道安给她开门,见她抱着一堆东西,神色慌张进来,他一脸的惊讶,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杜九言,“是和谁打架了吗?”

    杜九言将一堆东西丢在桌子上,喝了一碗茶,“不怪谁,只怪我太出色了。”

    钱道安嘴角抖了抖,看着桌上的东西,理了理,脸色通红地道:“这……怎么还有此物?”

    “什么?”窦荣兴和周肖以及宋吉艺进来,三个人看到也是目瞪口呆,红着脸撇过眼去,周肖道:“九言,你虽年轻,可也要节制啊。”

    杜九言这才发现,刚才红楼上丢下来的那块布,并非手绢,而是女子的肚兜。

    开放啊!

    “会节制的,多谢周兄提醒。”杜九言摆了摆手,“不该留的,都丢了吧。”

    宋吉艺好奇地盯着肚兜看着,眼睛发亮,窦荣兴拍了他一下,道:“你做什么,这般猥琐。”

    “没、没见过!”宋吉艺嘻嘻笑着。

    窦荣兴气的翻白眼,说的好像他们见过似的。

    “办正事。”杜九言问道:“人约了何时来?”

    窦荣兴回道:“说辰正就到。还有点时间,要不,你看看其他几件案子?”

    “好!”杜九言将肚兜从宋吉艺手里抢过来用纸包着丢在一边,“做事。”

    宋吉艺遗憾地去抱了几个卷宗给他,“你、你看看、我、我录的、好、好不好。”

    两个案子,一个是悔婚的案件,一个是邻居争房的案子。案情录的脉路清晰,有问有答,最后还自主列了几个案情重点。

    “不错啊。”杜九言很惊喜,“看你录的卷宗,省了很多事,一眼扫下来,案情就明白了。”

    宋吉艺眼睛发亮,像是得了个宝贝一样,凑着杜九言道:“谢、谢谢、夸、夸奖!”

    “不过这个悔婚案子可以接,争房的就算了。讼费出的太低,而且事情过了三十几年,什么证据都没有了,很难辩的明白。”

    这种案子,典型的吃力不讨好。

    如果两家愿意调解,他们可以上门中间人,如果要上公堂,就免了。

    “知、知道、道、了。”宋吉艺点头,他懂杜九言的意思,接案子他要先筛选一遍,不要是个案子就接。

    几个人坐在一起,将眼下三尺堂里待处理的五个案子分析了一遍。

    杜九言觉得,她自己也有进步,以前只接刑事类,现在民事纠纷甚至婚姻情感,她也能抓住脉络。

    “还是刑事案件有意思点。”杜九言合上卷宗,道:“往后这种民事纠纷,你们上。刑事的案件,归我!”

    大家没有异议,有分工后,每个人能主攻一种案件,更加容易迅速积累经验。

    “窦先生在吗?”就在这时,有人敲门,窦荣兴迎进来一位牵着孩子的妇人。

    妇人三十岁左右,或许更年轻点,皮肤很黑,个子也不高,穿着蓝色粗布褂裙,已经洗的发白,粗大的手牵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小姑娘的容貌不太像妇人,粉白的单衣上打着补丁,冷冷地打量着大家。

    “这位就是梅嫂子。”窦荣兴给杜九言介绍,又请梅氏进门,“吃早饭了吗,快请坐。”

    刘氏应道:“吃过了。”也不太敢看屋里的几个男人,牵着孩子坐下来。

    ------题外话------

    桃花太多,也是吃不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