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6 证你有病(二)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96 证你有病(二)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众人朝门外看去,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门外进来一男一女,男人穿戴斯文,个子不高约莫四五十岁的样子,是个普通的中年人,但令人忍不住惊奇的是,此人居然和王茂生一样,从脸上到脖子上,全身水泡。

    指甲盖大小,密密麻麻布满了脸上,脖子上甚至手背上。

    浑身都散发着一种恶臭,令人作呕。

    而和他一起进来的女子,则是带着帷帽,虽看不清脸,但身上也是奇臭,不用看也知道,此女定然也是满脸水泡,面目可怖。

    “来者何人,报上名讳。”书吏问着,忍不住后退了一点,生怕被对方传染。

    男子回道:“在下汪林,是邵阳路家二老太爷府中的管事,这位就是得玉,是府中的家生丫头。”

    当时来新化领得玉回邵阳的管事,也是他。

    “得玉,叩见大人。”得玉行礼,垂着头跪着。

    裘樟微微颔首,看着杜九言,“说吧。”

    “王管事,对于得玉和王茂生来新化的事,你可知道?”杜九言问道。

    王管事拱手,回道:“当时并不知道,当时回到邵阳以后,隔房的大小姐却来找我,说是她让得玉和王茂生,来新化办事。”

    “隔房的大小姐指使办事,她手中无人可用?又让他们来新化办什么事?”此话是裘樟问的。

    王管事回道:“大小姐没有说,但原话确实如此。”

    裘樟凝眉,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王茂生就不是拐带得玉,他的罪名就不成立了。

    “大人,作为当事人,您亦可问一问得玉。”杜九言道。

    裘樟就看着得玉。

    得玉回道:“大人,当时奴婢和王茂生确实是受大小姐所托,来新化办事。绝不是被他拐带。”

    “就算不是拐带,可私奔却不好定。”裘樟道。

    如果路家大小姐真说了这话,那王茂生的罪名就不能这么定了。

    “得玉向来受主家看重,她又到了婚配年纪,依她的条件,她完全可以请家主将她许配给王茂生,而不是跟着王茂生做逃奴私奔。”杜九言道:“所以,王茂生和得玉一非拐带,二非私奔,王茂生的罪名也就不成立了。”

    王茂生垂着头,低低的哭了起来,看不清他的脸,但是哭声令人怜悯。

    裘樟凝眉,很不高兴地看着王管事,当时他来领得玉的时候,可半个字没提什么大小姐,就连得玉都没有说。

    现在拉出一个路家大小姐来,他又不可能传唤来对质。

    不过,一个逃奴,又没伤人性命,主家都不追究了,他就更加没有必要了。想了想,他低声道:“此事,本官会再核实,如果情况确实如此,本官会重新改判。”

    “有劳大人了。”杜九言拱手,一转身看向庄安几人。

    庄安一愣,他们对王茂生是不是被定罪也无所谓,此次最重要的是,杜九言的第二诉求。

    他要告他们奸占之罪。

    “以上若成立,那么我请问,两个出门办事的下人,怎么在你们眼中看起来,鬼鬼祟祟,一查就跑?”杜九言突然问道。

    庄安一怔,回道:“这我怎么知道,你问他们啊。”

    “不用问。他们逃是因为你们见色起意,满脸淫邪!”杜九言道。

    到底年轻,就只会耍嘴皮子功夫,庄安冷笑道:“随你怎么说,我们行的正,坐的直!”

    “不就是觉得我没有证据吗,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杜九言低声,忽然一转身,指着得玉道:“不知大家可发现一个问题,王茂生和王管事,浑身水泡,奇臭无比?”

    这话一说,大家都忍不住捏着鼻子,要不是在公堂,他们早逃走了。

    “确实如此。”裘樟问道:“此事有什么说法?”

    杜九言冷笑,过来盯着庄安,盯着李宇四个人,大声道:“因为得玉回去以后就看了大夫,她得了梅毒!”

    大堂之上,气氛一窒。

    “难道王茂生和王管事浑身的脓疱,是得玉传染的?”裘樟问道。

    杜九言走过去,将得玉的帽子拿下来,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她漂亮的脸上,也满是水泡。

    “大人,此病轻易不会传染别人。”杜九言讥讽地道:“但是,若有人和她有了男女之事,就必然会被传染!”

    她话落,庄安和李宇四人脸色大变,惊骇不已,这一点,他们没有想到。

    “所以你们四个人,有没有奸占得玉,不用我证明!”杜九言道:“迟则三日,快则明天,你们就会和他们一样。”

    庄安大惊失色,“不可能!我们我们没有。”

    “大人!”杜九言冲裘樟拱手,“作为嫌疑人,大人应该将此四人收监,三日之内,若他们没有浑身水泡,此案便算我输了,我自愿担诬告之罪。”

    “若他们和得玉,王茂生一样,也是浑身水泡,那情况就不用再解释了。铁证如山,不容争辩!”杜九言道。

    裘樟看着庄安四个人,眉头紧锁,颔首道:“你说的有道理。来人,请巡检司四位去后衙小住!”

    说是小住,自然是客气的话。

    “裘大人,你不要听这小子危言耸听,我们什么都没有做,不可能有什么水泡。”庄安道。

    李宇又道:“就是,我们不可能有。”

    “那更好啊。”杜九言笑盈盈地道:“没有包,你们就来狠狠告我。只是在牢里待几天,就能彻底洗刷冤屈了,这多好!”

    庄安几个人对视,个个眼中难掩慌乱。

    “带走。”裘樟话落,上来几个捕快,将庄安几个人带走,他又看着杜九言,“此案,你说完了?”

    杜九言拱手,上前道:“是!我请讼人的罪名实乃一场误会,幸好大人明察秋毫,开堂再审,让案情得以澄清!”

    “嗯。此事是路家不对,当时本官查问的时候,他们却不说,如今却来翻供,实在讨厌。本官若不是看在路老太爷的面子上,断不会轻饶此事。”裘樟保住了面子,对杜九言满意了一分,便拍了惊堂木,道:“行了,你们今天就将王茂生带走吧,至于四个司兵,若罪证出现,本官自会有定断。”

    杜九言应是,和王茂生道:“给大人磕头,大人还了你清白。”

    “谢谢大人!”王茂生呆愣愣地,他虽还没被仗责,但审问的过程中裘樟用了刑,所以,他依旧是一身的伤,加上浑身脓包,人已经是摇摇欲坠。

    得玉和王管事上前将他扶着,杜九言冲着裘樟拱了拱手,“大人辛苦了,学生告辞。”

    说着话,一行四个人离开。

    牢房之中,庄安四人对面席地而坐,四个人都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方满粮偷偷掀开自己的衣袖看了一眼,胳膊虽黑,但是皮肤光洁紧致,什么都没有。

    “蠢。”庄安抽方满粮的头,“怎么可能会有,那个讼师一定有问题。”

    得玉走的时候,明明好好的,王茂生前几天也没有发病。

    偏偏那个讼师来了以后,他们就发病了。

    哪有这么巧的事。

    “是,我也觉得有问题。”陡年仓疑惑道:“那个女人,当时我分明记得是处子。”

    他一说,三个人恍然大悟,李宇道:“对!她不可能有病,就是那个讼师故弄玄虚。”他说着站起来,喊道:“来人,我们要见裘大人。”

    “等等。”庄安低声道:“不就三天吗,我们就在这里住三天,看他最后怎么解释。”

    四个人对视,顿时达成了协议。

    “睡觉。”方满粮道:“正好我好几天没睡好了,在这里什么事都不用做,好好睡觉。”

    他说着,找了个干净的草垛子,躺下来睡觉。

    其他三个人也是一会儿就睡着了。

    一觉到天亮,衙门的书吏来看过,什么都没有,中午吃过饭,四个人接着睡的昏天黑地,晚上找狱卒要了牌九,竟是玩的不亦乐乎。

    “安哥,您今儿这牌运太好了,要是在外面,一定要去赌一把,一定能赚翻了。”方满粮哈哈笑着,伸手去洗牌,露出的一截胳膊,亮光一闪,像是日光照在冰面上反了一下光,一闪而过。

    他一愣,抓着牌的手抬起,对着远处的灯光照着。

    只见灯光下,他的一只手臂,像是镶嵌了许多宝石,银光闪闪,熠熠生辉!

    “啊!”方满粮吓的惊叫一声,脸色苍白,“水泡,啊出现了。”

    他这么一叫,其他三人也是脸色大变,冲过来对着光脱了衣服,手臂,胸口,脚背,对方的脸上,闪闪亮亮!

    “不可能!”庄安喝道:“这这不是可能,不可能的。”

    一个处子怎么可能得病,不可能!

    四个人又慌又气又怕,李宇喊道:“来人,请大夫来!”他不信,他们肯定是中了那个讼师的套了。

    “吵什么。”牢里的狱卒提着灯过来,灯光更亮,照的四个人更加可怖,狱卒吓的嗷的一声叫唤,一边往外面跑,一边喊道:“快去告诉他们,他们发病了,发病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