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5 简单的案(一)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95 简单的案(一)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王茂生还能请讼师?”

    庄安一点都不害怕,反而笑了起来,“这事有趣了,哪个愣头青的讼师接了讼案。再说,你们裘大人不会同意翻案了吧,我记得,案子的卷宗已经送上去审批了啊。”

    “我们大人接了诉状,还让杜九言去牢里见王茂生了。估计明天定了开堂的日子,就会让人来传您四位再去公堂了。”小杂役说着,左右看看,“大人也没有办法,估计这位讼师有点来头。”

    “奇了怪了。”庄安道:“这杜九言听着耳熟,什么人。”

    他依旧不在意,和同伴边走边说着。

    “啊,我想起来了。不就是这两天邵阳那边传的沸沸扬扬的头名讼师吗。西南那个讼师考核。”李宇想起来了,“一个小讼师,把西南选出来的考生,全干掉的事。”

    “啊,想起来了,那小子很狂啊。”庄安蹙眉,“不过,他是不是飘起来了,在邵阳狂就行了,居然跑新化来狂,也不打听打听,这里是谁的地界。”

    李宇低声道:“要不要找人把他做掉。”

    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个人,还是可以的。

    “先找人盯着,看她到底想干什么。”庄安说着,回了家。

    第二日中午,他做完事准备吃饭,他的属下忽然来回他,“安哥,您让我们盯的那个小子,他现在跟着县衙捕头,跑咱们衙门里来了。”

    “到咱们这里来,做什么?”庄安问道。

    属下回道:“查看牢房,还问当时那个丫头和王茂生关在哪个房间里。”

    “让他查去,不用怕她。”庄安冷笑一声,“看来,不只是狂妄,还有几分聪明,但也没有用。”

    讼师又不是捕快,他能查到什么,更何况,也不可能有什么证据能让他查到。

    又隔了一日,衙门里下了文书,盖着县衙的大印小章,通知庄安,李宇,陡年仓和方满粮四人,王茂生旧案重启,择六月二十开堂审理。

    “还真审!”庄安四个人聚在一起商量,方满粮看着庄安,“安哥,我查问过了,杜九言不是王茂生请来的,而是那个小丫头。”

    庄安点了点头,“杜九言此人呢,查到了没有。”

    “查了,她在考讼师前,就办过几个案子,都赢了。而且,考讼师的时候,推断的案子也赢了。”方满粮回道:“尤其是考试的时候,那个案子是邢大人遗留的旧案,听说付韬都没查清楚,这一次得亏杜九言查办清楚,付韬高兴的很,对她极为欣赏。”

    “看来,还真有点本事。”庄安凝眉,犹豫着在房里来回地走了一通,陡年仓忽然一拍桌子,冷冷地道:“管她什么讼师,既然到了新化,就由不得她狂。”

    “我今晚就带人将他做了。”

    陡年仓说着,拂袖要走。

    “你这臭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庄安拦住他,索性道:“我去和吴统领说一声,裘老贼那边,再打个招呼。和上次一样,审个一次走个过场就行了。”

    其他两个人纷纷应是。

    杜九言此刻正在衙门里,裘樟看她头疼,戒备地道:“案子还没有到时间,本官也很忙,你不要随随便便就过来。”

    “大人。”杜九言上前斟茶,“大人忙,是因为桂王叛军的事?上头怎么说,人是接着关在新化,还是就地正法了?”

    这正是裘樟最近几天头疼的事。这虽然是功劳,但因为人太多了,牢房都住不下了,可要斩了,上头没说话,他也不敢。

    “还没有批文下来,我区区一个七品,如何敢有定夺。”裘樟不高兴地道。

    杜九言在他对面坐下来,低声道:“大人可想过,人在新化一天,新化就危险一天?”

    “什么意思?”裘樟一怔,“你是说,桂王会杀过来救人?”

    杜九言点了点头,“他一定会来救人。”

    裘樟眉头紧紧锁着,这个问题他想过,但是上面没有批文,他的人手又不够,实在是有心无力。

    “大人,我有办法,您可想听一听?”杜九言笑着道。

    裘樟直觉,杜九言绝不是热心做好事的人,她的好,是一定要有回报的。当即,他摆手道:“此事我会自己想想的。”

    “更何况,太后娘娘还在京城,桂王也就小孩子脾气闹一闹,不可能真打起来的。”裘樟道:“他就是想要矿山,听镇远那边传来的消息,桂王一进城,就去矿山了。”

    果然啊,所有人都认为,桂王只是想要矿山打铁玩儿。

    却不知道,这件事的重点是,镇远府是桂王的了。

    “大人再想想,有用的上学生之处,还请吩咐。”杜九言不能上赶着出主意,以裘樟的性子,不但不会听,说不定还会反其道行之,“那学生告辞了。”

    裘樟求之不得,“去吧,去吧。”

    “那,二十日我再来。”杜九言笑盈盈地走了。

    裘樟暗暗松了口气。

    转眼便是六月二十,杜九言穿着天青色长袍,戴着外青里白的讼师冒,站在穿衣镜前照了照,扬眉道:“还挺合身,颜色也不错,就是袍子瞧着有点单调,回去后让闹儿给我绣朵花。”

    “九哥,花绣哪里?”银手一脸的崇拜,上下打量着,指着衣摆,“这里,这里绣支竹子怎么样?”

    杜九言点头,“可以,青配绿,低调又般配,很好。”说着,拂袖出门,径直往新化衙门而去。

    升堂程序与邵阳相同,裘樟高坐中堂,因为庄安几人并未请讼师,所以堂上只有杜九言一位讼师。

    庄安四人上堂,和裘樟拱手示意后,就一脸无所谓地站在了对面。

    这案子,除非她是神仙,否则,她有再大的本事,也证不了什么。

    “杜九言!”裘樟道:“你诉状中有两证,一证王茂生并未拐卖丫鬟得玉,二证,庄安等四位司兵借由职务之便,奸占丫鬟得玉,是否?”

    杜九言拱手,回道:“如大人所言,以上两点,确实是我的诉求。”

    “行吧。”裘樟说着,吩咐书吏,“将王茂生带到堂上来。”

    话落,王茂生被人从后衙拖了上来,他人一出来,堂内堂外一阵抽气之声有人忍不住,竟在一边干呕起来。

    若是蓬头垢面倒也无所谓,但王茂生是满脸水泡,亮晶晶的布满了整张脸和脖子,就好像一只变成人形的蟾蜍。

    令人周身发麻,恶心不已。

    “这怎么回事。”裘樟也惊讶不已,“没让大夫瞧?”

    书吏回道:“大人,大夫瞧过了。”说着,凑过去贴在裘樟耳边低语了几句,裘樟一愣,眉头紧紧蹙了一下,就摆手道:“王茂生,跪下!”

    王茂生催着头跪在衙堂中间。

    “大人,”杜九言上前道:“容学生先证王茂生无罪!”

    裘樟点头。

    “得玉乃邵阳路府的家生奴婢,王茂生虽也是路府下人,但签的是活契,只在路府做一些杂事。”

    “六月初五那天一早,得玉和王茂生一起从邵阳出发,隔日下午到的新化城外。两人在新化城外,被司兵庄安等四人抓住关押,并对得玉实施了长达三日的**。”

    “杜讼师,此事当时裘大人已经核实,乃子虚乌有!”庄安回道:“你身为讼师,凭空捏造诬陷,小心我告你。”

    杜九言撇他一眼,接着又道:“此时,王茂生走投无路,就敲了登闻鼓。又因为得玉和他不过普通朋友,所以他不得不谎称得玉是他的妻子。”

    “却不料,他这一告,不但没有让他想要告的人受到惩罚,反而将自己送入监牢之中。以拐带的罪名,被判了一百仗刑,三年坐监。”

    “事情经过确实如此。”裘樟道:“本案查验的细节,都已经详细记录在卷宗中。”

    杜九言点头,走到庄安等四人面前,问道:“四位,当日以什么罪名,将王茂生和得玉抓住收监的?”

    “此二人鬼鬼祟祟,又没有身份文牒,我们就例行公事,将他们带回衙门,等查验清楚,便会放人。”庄安道。

    李宇补充,“这件事,每天都会发生,现在巡检司的地牢里,还关着十几个,杜讼师可要也给他们辩一辩呢?”

    “那为何,又将王茂生放出来,而独留得玉?”杜九言不理李宇,再问道。

    庄安回道:“王茂生并非我们放出来的,而是他连夜出逃,我们也曾找过,但此人狡诈,我们几次都没有抓到他。却不料他居然去衙门里告我们,意图讹诈,倒打一耙。”

    “着实可恨!”李宇道。

    方满粮附和,“此事,巡检司衙门里的同事,都能作证。”

    杜九言忽然话锋一转,问道:“他怎么逃的?巡检司的监牢我曾去看过,不说坚不可摧,但一个普通人,绝无可能轻易逃出来。”

    “我们每日卯时换班,那时候也是我们最困倦的时候,他趁机逃了。这有什么奇怪的。”

    杜九言摇头,“非也,王茂生当时已是重伤在身,无论如何他也不可能逃得出来。”她盯着庄安四个人,忽然高声道:“他之所以能出来,是你们将他放出来的。而得玉,你们却打算长期押扣,供你们亵玩。”

    “胡说八道!”庄安道:“你一点证据都没有,说来说去都是你自己的臆测。”

    杜九言摇头,“我有证人!”话落,拱手道:“请大人允许,传我证人到堂作证。”

    裘樟颔首。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