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3 兄弟不舍(三)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93 兄弟不舍(三)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刘大全道:“是我们让您为难了,九哥,您辛苦点,兄弟们有家有口,都不容易,您不看僧面看佛面。”

    “我知道了。我现在还是有点头疼,你们都忙去,我再休息一会儿。”杜九言说完,忽然想起来昨晚的那个少年,“处理好了吗?”

    刘大全点头,“早上将他葬在山里了,他喜欢山,以后就能天天在山里玩儿了。”

    “那就好。我记得还有个人受伤了?”杜九言记得那个领头的人用刀背拍了个人。

    就在这时后面有个三十出头的男子挥着手,喊道:“九哥我就伤着胳膊和后背了,歇两天就好了。您好好养身体!”

    “你也要休养好,让大全哥给你疗养费。”杜九言道:“养好了,将来好娶媳妇,生孩子,发财!”

    那人又是后怕又是感动,居然哭了起来,“九哥真是太好了!”

    杜九言颔首,像个德高望重的老人,“都歇着去吧,我也累了,别的事明天再说。”

    刘大全应是,带着人鱼贯出门,一边走一边担忧地议论着杜九言的身体,吩咐着冬瓜去买些好肉好菜。

    “你的目的达到了。”蔡卓如笑着递茶给她,“喝点水,润润嗓子。”

    杜九言喝了茶,疲惫地躺下来,“我应该得的,不用客气!”

    “那倒是,你要是一开始和他们谈条件,或许,整个矿你都能拿到。”蔡卓如很肯定,人和矿相比,那自然是人更珍贵。

    杜九言挑眉,从善如流地道:“可见,善良的弱点,让我无法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

    “哈哈!”蔡卓如随手就揉了揉她的发顶,“你脑子里都装的什么,为什么不管什么话,从你嘴里说出来,都这么有趣呢。”

    杜九言蹙眉,“我的头发也有趣?”

    “有!”蔡卓如随口道:“不男不女,奇奇怪怪!”

    话落,他一怔,觉得自己这话说的更奇怪,什么叫不男不女?他顿时尴尬地笑着道:“抱歉,一时高兴的忘形了,口不择言,还请见谅。”

    “勉强吧。”杜九言闭上眼睛,道:“我要再休息一会儿,我不醒别喊我。”

    蔡卓如应是。

    他知道,杜九言是真的难受,而非故意休息。她这个人,向来只做该做之事,拿她想要并能取之物,多的她不要,少了她也不会同意。

    “这一趟,还真是有意思啊。”蔡卓如轻笑,也在房里找了空地躺下来,他两夜没睡,此刻也确实疲惫之极。

    银手见蔡卓如走了,就脱了鞋子垫在屁股下,自己趴在杜九言的床沿打盹儿。

    这一睡就是天黑,但杜九言却是第二天一早醒的。

    “舒服多了。”杜九言伸腰,精神奕奕地坐起来,蔡卓如端清水过来递给她,含笑道:“以为你能睡到明天呢。”

    “明天是谁?”杜九言喝水漱口。蔡卓如一怔,摇头,“反正不是我。”

    两人说完,相继笑了起来。

    杜九言问道:“衙门那边可有消息传来?”

    “因为中毒,死了三个,其余的都关在巡检司旧衙里了。牢房不够用!”蔡卓如道:“你可知道,被你杀掉的那人,是谁?”

    杜九言摇头。

    “是桂王大舅子,姓黄。在广西一带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蔡卓如道:“桂王去前,此人外号广西王,桂王去后似乎还打了一顿,最后纳了他一个妹妹进府,他就消停了,老老实实给桂王办事。”

    “大小舅子真多!”杜九言道:“这么多大小舅子,想必少了一个他也无所谓吧。”

    那个人她可以不杀,但是不杀她气不顺!

    一命抵一命,让他活着出去,她觉都睡不好。

    “这位小舅子,有点不同。”蔡卓如凝眉道:“你可有别的想法?”

    杜九言起身,站在门口拢了头发绑好,搓了搓脸,挑眉看着蔡卓如,道:“今日我们就去拜访裘大人!”

    “还以为你忘记了,正事没办,王茂生还在牢里呢。”蔡卓如含笑道。

    杜九言去洗漱,换妆,刘大全已经捧着新衣服来了,“九哥,按着您的尺寸,兄弟早上去集市买的,不是多好的料子,您先凑合换上。”

    是件天青色直裰,外加一根玉簪子。

    “大全哥真是细心的人啊。”杜九言没客气,换了衣服出来,刘大全咧嘴笑着,道:“好看,九哥玉树临风,风流倜傥。”

    杜九言拂开袍子,请刘大全坐下来,道:“我今天要去衙门办王茂生的官司。关于巡检司那几个人,你知道多少,都和我说说。”

    “九哥,这件事您稍后再说行不行。”刘大全说着,从怀里拿了一张纸出来铺在桌子上,上面印满了手印,他指着上面道:“这而是兄弟们的手印,您看看。”

    杜九言大概猜到他的意思。

    “我们只认得几个字,契约什么的从来不会写。九哥您现在就在这纸上写,这事就定下来了。我刘大全要是反悔,我就不得好死,天打五雷轰。”刘大全道。

    “言重了,言重了。”杜九言摆手,既然要谈矿山的事,那她就索性问一问,“这之前,你们一年能采矿多少,得多少利?这矿可鉴定过,还能采几年?”

    刘大全正色回道:“九哥懂的就是多。我也是才请个老先生来看过,他说这矿很好,估摸着按我们现在的人头和出矿的速度,还能有个四五十年的样子,过后就没有了。”

    “至于一年出多少矿和铁,我没有仔细算过,反正拿到钱兄弟们就分掉了。这两年一共分了八次钱,每次兄弟们都能分到十多两的银子。”

    杜九言目瞪口呆,“这么说,你们整个矿没有账簿?”

    “没有,花钱就找我拿,我觉得行就把钱给他,不行,就扣着。”刘大全道:“九哥,我们都是没读过几天书的大老粗,在这里就是因为没地种,又娶不到娘们,不然,也不可能背井离乡,躲在这山坳子里。”

    “此事我知道了,让我再想想。”杜九言没有想到,这么好的矿山,能被他们这群人,作践成这样。乱七八糟,毫无章法!

    至于销路,她都不用问,自然是有的卖就卖,没的卖就等。

    三年不开张,开张饿三年的情况。

    “契约,我按照昨晚说的列,至于细节,等我抽空写清楚再来和你们。既然大家都是兄弟,我又想你们都能好好的,做同样份的工,却能挣更多的钱,不但有饭吃有衣穿,还能老婆孩子热炕头。”

    “九哥!”刘大全蹭的站起来,“我代兄弟们,谢谢您。”

    杜九言揉额头,刘大全这个人的实在不经看。乍一看时觉得他城府很深,霸气外露,可短时间已接触了解,就发现,此人实在是简单到令人惋惜。

    “得亏你们遇见我了。”杜九言拍了拍刘大全的肩膀,“我还真是良善的人啊!”

    刘大全点头不迭。

    “行了,那就说一说巡检司。”杜九言看着刘大全。

    刘大全回道:“当时为难茂生的四个人,我都认识。这四个人也没什么来路,就跟着吴统领,反正能做的勾当都做,吃喝嫖赌都沾。”

    “九哥您说他们抓茂生是因为我,我其实不认同的。我猜您也是为了吓唬我。”刘大全嘿嘿笑着道:“但茂生的事,确实不好办,时间太久了,您没办办法证明,那四个人糟蹋了茂生媳妇?”

    “这你就不用管了,我自己会想办法。”杜九言道:“这个吴统领,又是什么来路。”

    刘大全想了想,回道:“吴统领是个千户,是祖上传下来的,在新化一带是个地头蛇。”

    “裘大人呢?”

    刘大全回道:“裘大人来新化今年应该是第七年了,据说是手里压了不少案子,所以一直不敢活动调任。他这个人胆子小又很贪,在我看来,这样的人其实很好拿捏。”

    贪钱的官最容易办,因为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大问题。

    杜九言点了点头,“我下午就回城里,你让黑头和三子跟着我一起,我手里用的人不多。”

    “好,让他们跟着您,我暗中也会让弟兄跟着。”刘大全道:“在新化这个地盘上,九哥您尽管办事!”

    这口气,杜九言喜欢,她笑着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广西那边他们暂时不会过来。”

    那些逃回去的兵马,并不知道桂王小舅子怎么死的,他们要查,还需要时间。

    她倒很想见识,桂王打算怎么在新化城中,把他扣住的手下,救出去!

    “您这么说,我也放心了。”刘大全也不知道为什么,杜九言说没事,他就觉得没事了,仿佛她的话就是一道屏障,能隔绝一切危险。

    中午吃过饭,杜九言在近百人殷勤不舍的目光中,离开矿场。

    下山回城,杜九言洗了个舒服的澡,睡了一夜,身体便彻底恢复了,第二日一早起来吃过饭,直奔新化县衙!

    ------题外话------

    还有一更!今天我很乖,四更!嘿嘿。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