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2 不能自主(二)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92 不能自主(二)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杜九言睁开眼,揉了揉额头,道:“我渴了,弄点水来喝,再找点牛乳给我。”

    “好!”银手应是,刘大全急的团团转,“我、我去找牛乳。”

    他昨晚去找羊乳了,牛乳还真是没有找,现在就去找!

    “羊乳也行。”杜九言道。

    刘大全胡乱应着,“有,都有,用冰块放在锅里呢。”说着,亲自跑去提了半桶羊乳来。

    杜九言喝了两碗,叮嘱道:“去外面打听一下,附近有没有地方失守了。”

    她迷迷糊糊间,一直在猜桂王的打算,他来抢哥哥的糖,不可能只抢这里,别的地方呢?

    “好,我这就去打听。”刘大全道。

    杜九言又躺下睡到中午。

    再醒来,一睁开眼床边上还是这么多人,她失笑,道:“弄的跟遗体送别一样,我死不了!”

    “你,你没事了啊,要找大夫吗?”刘大全问道。

    杜九言摇头,扶着银手的手坐了起来,“没事,有点后遗症,以后会慢慢消失的。”身体总有损伤,但是她年轻健康,过段时间会自体修复的。

    问题不大。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刘大全松了口气,对外面招呼了一手,他的人纷纷挤了进来,乌压压的人头站在刘大全身后,立在杜九言床边上。

    刘大全忽然出声道:“我们兄弟六十八人,给九哥磕头!”

    呼啦啦的,六十八个人跪下来,给杜九言咚咚咚磕了三个头,又抬头看着她。

    “九哥!”刘大全道:“您就是我们的活菩萨,要不是您突然来,今天在这个矿上,我们弟兄们就要暴尸了。您就是我们的大恩人。”

    银手激动的眼眶泛红,跟着点头。

    蔡卓如站在一边,含笑看着。

    “这样更像遗体告别了。”杜九言揉着额头,道:“你们不要跪着了,我后遗症没清脑子不好使,可别惊着吓着我了。”

    大家脸色一变,紧张地看着她,刘大全问道:“脑子伤着了?”

    “为了你们,伤着脑子我也愿意。”杜九言含笑,道:“不过,我也并非善人,平日遇事我是能避就避,这一次我会出手,全是因为你们的人格魅力。”

    大家一怔,听不懂人格,但是魅力的意思是知道的。

    “你们让我看到了积极,勇敢,看到了对生活的热情,这让我很敬重也感动。”杜九言长篇大论,“这一点很不容易,作为兄弟,我很欣赏你们。”

    “所以,你们不要有负担,内疚。我就算是死了,残了也没关系。大家能好好的,我的付出也值得了!”

    “和你们做兄弟,是我的荣幸!”

    “是我们的荣幸。”众人听的感动的抹着眼泪,泪眼汪汪看着杜九言,“九哥,我们虽然才认识,但是你永远是我们九哥,我们敬重您。”

    杜九言拱手,“都起来吧。刘大全,带着大家起来!”

    刘大全带着大家起来,可大家都不肯走,杜九言叹了口气,道:“不过,这事算是暂时了了,但桂王那边不定还会再来。刘大全,我让你去打听的事,打听到了吗。”

    “打听到了。”刘大全很激动,杜九言跟神一样,什么都能预料到一样,“前天晚上,不但咱们这里出事了,镇远那边也出事了,肖将军被擒了,镇远府现在也被桂王占了。”

    “镇远府,有铁矿吗?”杜九言问道?

    刘大全想也不想地点头,道:“那边有个青崇山,是个很大的矿山!”

    “那就对了!他抢到一颗了!”杜九言失笑,桂王这个人,果然不是外传的那样纨绔无脑,他做事,是有规划的。

    这边抢个矿,那边夺个城,看着毫无章法,别人当他只是想要矿山,当他是小孩子玩闹,但实际上呢糖是他的了!

    他得到了哥哥手里的那颗糖,他就赢了。

    或许哥哥还会发火无奈,只觉得这个弟弟实在不懂事了,而不会想到,这个弟弟不是只要他的一颗糖,而是要连他手里的糖罐子,一起端走。

    “九哥,桂王想做什么,还会来抢我们的矿吗?”刘大全道。

    杜九言笑了笑,道:“矿山暂时不会,但是他会想办法救他的人。”

    他大概也没有想到,他的人会折在这个不起眼的小矿山里。

    所以,桂王一定会想办法,将他的人救出去。

    刘大全道:“要不然要不然九哥您留下来,这矿我分您一半,往后我们都听您的。”

    杜九言愕然,露出惊讶地表情,“不行,我不过受了点伤,调养个十年八年就恢复了,你给我这么大的礼,我担待不起。”

    “您收下吧。”

    刘大全本来是随口说的分你一半,可说完后,在脑子里过了一下,觉得这个办法特别好。如果杜九言一直在,那么往后再有麻烦,有她在大家就不用怕了。

    否则,她出手帮他们一次,不可能还有第二次。

    更何况,如果她不帮忙,莫说矿,他们所有人命都没有了,怎么感谢都是应该的。

    “九哥,全哥说的对,您就收下吧,我们服你!”众人道。

    黑头在后面喊道:“以后您说什么,我们都听。”

    “是,我们都是兄弟,我们都听九哥的话。求您收下这个礼,这是大全哥的心意,也是我们大家的心意。”众人道。

    “你们可真是那你们没有办法。”杜九言摇着头叹气,想了又想,凝眉道:“刘德生原来有多少股?”

    刘大全回道:“他四,我六!不过现在和他没关系了,弟兄们不会再留他的。”

    “那就把刘德生的给我吧。”杜九言道:“这矿还是你管,但是发展的方向和对外的买卖,我要干预一下。这样,凭借我的经验,不定还能再帮你们一把,让矿山的盈利更多一点,兄弟们的日子也过的好一点。”

    刘大全一向觉得自己没能力做买卖,所以外面的事都靠刘德生,“九哥能管,我们求之不得!”

    “行吧。”杜九言无奈地叹了口气,自嘲道:“我这来一趟,件件事都是迫不得已,不能自主啊。”

    ------题外话------

    九爷说,做人太难了,成全别人的好意,也是一种善良!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