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0 取货取命(三)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90 取货取命(三)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太阳落山后,蚊子嗡嗡出来,众人围坐在一起吃饭,和往常一样说说笑笑。

    但若是细看,一个个的脸上,笑容却是僵硬的,吃进嘴里的菜,不知咸淡。

    “人就在林子里了?”刘大全问长柱。

    长柱跑的快,人机灵,而且眼睛也特别好,所以他是这里的专门放哨侦查的人。

    “嗯,就在林子里面,我刚才亲眼看到刀背反光了。”长柱低声道。

    刘大全点点头,道:“稳住,就当不知道!”

    杜九言放了碗,靠在亭子里打着扇子,虚眯着眼睛,却在打量对面的山头。

    日落,火把燃起,众人归回原位,挖矿的,冶铁的,打兵器的热火朝天。

    风吹着树林发出沙沙响,平日里大家根本不会注意,可今天林子一只鸟扑着翅膀飞过,都要憋着气认真听一会儿。

    忽然,林子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一队火把凭空出现在他们身后的山头上,不急不慢地下来。

    “怎么去后面了。”长柱吓了一跳,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从前面移动到他们身后。

    而刘大全也是一身冷汗,这要是真打,他们就是地上的草,一刀一个被人割头了。

    “当家的可在。”走下来的人,一身黑色衣服,身材很壮,露出的脸容貌普通,面无表情,一个年纪小常跟着长柱后面跑的少年,跑过来,答道:“你们是谁,我们这里”

    刀光一晃,少年的头骨碌碌滚在脚边。

    所有人骇住,像是被定住的木桩,愣愣的没了表情。

    他们没有见过这样的杀人方式,一句话都没有说完。

    杜九言也很惊骇,看着那孩子的头,心口一阵翻腾她料到对方是带着杀意来的,但也只是停留在想象,没有如现在这样,这么直观的目睹杀人,死亡的全过程。

    没有准备,没有吆喝,一点提示都没有,就这样无声无息地,一个鲜活的生命,消失了。

    “我我是。”刘大全,满脸都是泪,这少年是个孤儿,脑子不大好使。他捡回来养着的,很懂事很乖巧,他当成自己儿子对待。

    对面人的眼睛眯着,打量着刘大全,以及他身后几十个蒙着口鼻戴着头巾,裹的严严实实的矿工,他眉头微蹙露出疑惑,“取货!”

    刘大全结结巴巴地道:“可是,货太多了,我们没有做出来,今天怕是不能交货了,要不,你们在这里等两日?”

    刘大全话落,对方没说话,刀一抬,刀锋立刻就压了下来!

    后面有人吓的一声惊叫,跪在地上,捂着脸哭了起来。

    忽然,一只细箭斜刺里送出,挡住了刀口!

    “什么意思?”对方眯着眼睛满目的杀气,刀锋一转,对着她。

    杜九言轻描淡写地将他刀拨开,含笑道:“取货就取货,杀人就是你们不对了!”

    刘大全只觉得脖子上一阵钻心的疼,有血珠顺着脖子流下来。

    要不是杜九言拦一下,他的头现在已经在地上了。

    “我要取的货,不只货!”对方冷冷地道:“你们没的选!”

    杜九言点头,“既然都是死,那容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里。这是我们当家的心血,往后就算是你们的了,也希望你们能善待。”

    “这里的宝贝,可不只铁!”杜九言捡起一块微黄的石头,把玩着,“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药,提炼出来是钱呢。”

    那人显然被她的言辞吸引了。杜九言又道:“能毒到一头牛的药,至于是什么,你可以去问问大夫。”

    “去看看冶炼炉?”杜九言道:“还是不敢去?”

    那人哈哈大笑,讥讽地看着杜九言,“这话,比你放屁还要可笑!”说着,一挥手,喊道:“进!”

    他们进来,就是来收这个矿山的。

    上头有令,这个矿,和矿里的人,一个不留!

    “走!”对方回头盯着杜九言,他虽然看不清杜九言的脸,但感觉此人就是这里的头目,“若有花招,你可以早点死。”

    他说着,一刀拍掉跌坐在地的一个矿工,杜九言不认识对方,但空气里的血腥味更浓了一点。

    她抿着唇,冲着大家挥手,众人无声地退缩在一边,随即一群人上来,将他们围在中间。

    就好像狼围住了羊群。

    剩下的六七十人,一起随着杜九言往冶炼炉那边走,

    冶炼炉不远,杜九言左右都是刀,锋利的刀,寒气逼人,她走的却很从容,笑盈盈地给大家介绍,“这里是才挖的矿坑,嗯,不过矿不太好,要填埋了!”

    拿刀的人看着她,又扫过一眼矿坑,盯着远处火亮的高大房子,房子里有人在走动,一阵阵冶炼的臭气散出来。

    “去看看吧。”杜九言道。

    那人扯了扯嘴角,不屑地撇了一眼杜九言。

    炉子很大,屋子也很大,里面足足能立下五六百人的,靠墙边放着炉子,两个矿工在不断的往里面添加石头,几个铁匠在炉子的不远处锻打。

    叮叮当当很有节奏的发出声音。

    “这气味,怎么这么臭?”说话的人捏住了鼻子,忽然想起什么来看着杜九言,这里的人包裹的这么严实,就是因为这里气味太臭的缘故?

    杜九言点头,“冶炼是这样的,你没见过吧?到时候拿到我们的矿山,你就算不亲自做,也要懂一些才好呢。”

    那人白了杜九言一眼,和他的兄弟往炉子那边走。

    杜九言也被拖着,朝炉子那边。

    越靠近炉子,热气越大臭气越浓,杜九言忽然拍手,笑着道:“各位,看看这里,这是我们这里最好的师父,他手里出来的箭,能射两百步,他的刀能削铁如泥。”

    说着,在锻造的师父手边捡起一把匕首,像是江湖卖艺的人一样,拱手道:“请欣赏!”

    刘大全立刻颤巍巍端了个铁锅,杜九言手一挥,铁锅顿时被切割成两半。

    “好!”对面的士兵,不知道是谁,忘情地鼓掌,“这刀好!”

    他吆喝完了,发现自己的弟兄们都看着他,一脸的责怪,他顿时吐了吐舌头,嘻嘻笑着。

    “还有哦。”杜九言拿出一截九节鞭子,在手里一挥,对面的人脸色微变,纷纷拔出自己的武器。杜九言摆手,指了指自己的九节鞭,又指了指锻造师父退出去后,留下来的空位上一截铁环!

    杜九言一个转身,黑发如墨撒开,身形矫健姿态优美,啪地一声,鞭子落下,铁环则被拦腰截断,摔在地上。

    大家觉得精彩,一时忘了反应。

    “鼓掌啊。”杜九言吆喝了一句,对方居然真的有人鼓掌,喊道:“不错,再来一个。”

    看的兴致勃勃。

    “滚犊子!”领头的瞪了说话的几人,又转头对杜九言,露着鄙夷道:“你卖艺出身?!”

    杜九言拱手,露出来的眼睛笑弯了,“是啊,我真是卖艺的出身呢。”她说着,朝外面看了看,“你外面那些兄弟们,想不想一起看呢?”

    “我看你是不想活了。”那人没了耐心,提刀而来,“装神弄鬼的,老子今天让你拖一刻,你就只能活一刻钟。”

    说着,将杜九言的领子一揪,杜九言身体一侧,那人领子没有揪着,却抓住了她绑着的并不长的短发,头发顿时散了下来

    那人一愣,看了看她的头发,又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眼,脱口就道:“女人?!”

    “我是你老母!”杜九言抓着九节鞭,腾空一跳落在桌子上,鞭子一缠一收,将那人的脖子拴住。

    往下一坠!

    那人反应也极快,身体一翻,想要扭到对面,拧她的脖子。

    杜九言却是贴着他的后背,随着他的节奏一翻,绳子一收,那人的脸被勒的通红,却不忘将手里的刀掉个方向,朝后一插!

    杜九言一脚踢在对方膝窝,只听咚地一声,那人跌跪在地,刀擦着杜九言的腿扎了出去,叮地一声,砸在炉子上,溅射出火花。

    “我不卖艺,我买你的命!”杜九言勒住对方,一手扣出他的喉头

    咔哒!

    这一套动作,不过两息的功夫,众人在看到,反应,等拔刀赶来时,就听到领头人咚地一声倒在地上,脸发紫,眼外突。

    有经验的,自然知道这是被人拧断了脖子。

    “挣点钱不容易啊!”杜九言起身,行云流水般捡起刀,杵地,翻身,并不打算恋战,而是左钻右闪,往门口而去。

    刘大全等人出现在门口,刷刷刷,十几个把弓朝里面射。

    箭头不准,但足以拖延两步,杜九言转眼就跳了出去,迅速拽掉面巾,吸了两口外面的空气,又返了回来。

    “不用射了。”杜九言摆手,看着冲出来的五六十人,盯着他们,冷声道:“差不多了!”

    话落,里面有人忽然呕了一声,随即此起彼伏,大家都呕了起来,有人以刀杵着地,扯着衣领软趴趴地倒在了地上。

    “关门!”杜九言喊道。

    刘大全迅速将门带上,里面的臭气出不来,只要再有一刻钟,这些人就永远都出不来了。

    “外面还有人,怎么办?”刘大全问道。

    ------题外话------

    今天没有更啦。

    九爷说,这世道挣钱不容易啊!

    今日份唠叨:有月票的投月票!

    我还有书,过些天我们接着做活动,长评活动怎么样?!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