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9 求您做主(二)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89 求您做主(二)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刘大全脑子嗡嗡地响,听到杜九言的话,才想起来这里有讼师,便忙将手里的契约送过去,“杜九哥,咱们能打官司吗?”

    “刘德生是你手下,所有人都知道?”杜九言问道。

    刘大全点了点头,“我不在的时候,都是他做主,别人都知道,他是我的二把手。”

    “那这官司就没的打!”就契约而言,一点问题都没有,交货交钱,很漂亮周到的一个契约,“你不想赔钱,就赶紧出货吧!”

    上面定的时间,就是明晚,桂王的人会来取货。

    “可是九哥,桂王如果能老老实实拿钱拿货,我也无话可说,可就怕就怕他们不是真的来做买卖的。”刘大全很害怕,这么多人跟着他,他要保证兄弟的安全。

    “我倒是有个办法,但你得有这个胆子。”杜九言道。

    刘大全迫不及待地道:“什么办法!”

    “找巡检司的人帮忙,等桂王的人交钱后,你就让巡检司的人冲出来,将对方的人杀干净,这笔买卖,你就算清了。”杜九言端着茶盅,细细啜着,“巡检司有立功的机会,想必会愿意帮你。”

    “他们根本不敢,桂军很厉害的。听说前两次在镇远和肖将军交手过,镇远那边都输了。”刘大全摇着头,“巡检司肯定没有这个胆子。”

    杜九言放了茶盅,负手跺着步子走了一圈,停下来看着刘大全,“那除了巡检司,你也可以去找宝庆都司,告发这件事。”

    刘大全摇着头,“找是能找,可是,他们会不会相信我还不知道。最重要的,远水救不了近火。”

    “那我就没办法了。”杜九言叹气!

    “全哥,要不然,我们和他们拼了,只要他们的人赶来,我们就弄死他们。”矿工们都听到了,聚集过来,等着刘大全说话。

    刘大全摆手道:“还不知道他们会有多少人来,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大家一筹莫展。

    “杜先”刘大全看着杜九言,“您是读书人,求您,给我们支个招。”

    “还问我?”杜九言指了指自己,“我说了那么多办法,你不都否决了吗。”

    “杜先生,九哥!”刘大全忽然跪了下来,他身后的弟兄门一看,也纷纷跟着跪了下来,黑头看了一眼站在杜九言身侧的银手,攥着拳激动地磕头。

    “九哥,求求您想办法帮帮我和弟兄们,就算这个矿我们不要了,也不能让我的兄弟们出事。”

    不要矿是最明智的,因为只要卖矿给桂王,他们就是通敌叛国,朝廷不会放过他们,可要是卖给桂王,他们的人一来,他们肯定也活不成。

    左右,都是死!

    “行吧,那就听我的。”杜九言一副盛情难却地道:“不过,既然让我做决定,你们就都要听我的,人有不服者就去厨房,锅里还有汤,够喝!”

    大家吓的一抖,刘大全摇着头道:“我们肯定都听你的。”

    杜九言看着他身后的人。

    “我们听!”黑头也跟着说,豁牙豁出去了,点头道:“全哥听你的,我们也都听你的,任由你做主。”

    杜九言颔首,道:“那我就先去休息会儿,你们把家务事处理好,明儿一早,我们再商量具体怎么做!”

    “是!”刘大全应是。

    杜九言和蔡卓如以及银手,由黑头陪同到山腰的房子里休息。

    左右无人,蔡卓如低声道:“桂王的事,还是不要参与的好,我总觉得这件事不简单。”

    “就是这件事不简单,我才要管。”杜九言打量着这座矿,“你觉得,你要是桂王的话,你会大动干戈,就为了新化城里的一座小旷山?”

    蔡卓如摇了摇头,“应该不会!”

    “所以,我们只要顺利过渡了明晚,桂王应该不会再来找麻烦。”比起抢矿,杜九言觉得,桂王倒像是试探,就像小孩子想吃哥哥的糖,就伸手去拿,看看哥哥的反应。

    哥哥视若无睹,那这糖就是他的了,他不定还会继续再拿第二颗,可要是哥哥唬他一脸,那么他就会收回手,换个方式,再来动糖。

    她觉得,两年的准备蛰伏,桂王,大约会动一动了。

    “但这个人睚眦必报,不死不休的找你麻烦怎么办。”蔡卓如道。

    “那就看谁先死了。”杜九言在房间外的凳子上坐下来,“听说他十几房的妾,想必,活不过我。”

    蔡卓如噗嗤一笑,“你似乎很羡慕啊。”

    “你不羡慕?”杜九言反问道。

    蔡卓如哈哈大笑,摇头道:“不羡慕。此生我只想觅得一良人,相知相守就心满意足。不过,良人不好找,我一人过着也并无不可。”

    “思想很新颖啊。”杜九言佩服地道。

    蔡卓如坐在他身边,鬼使神差地问道:“那你呢,想要贤妻美妾成群,还是此生只与一人相守呢?”

    “那当然是良妻美妾成群,”杜九言眉梢高高扬着,“热闹啊!”

    就为了热闹吗?蔡卓如笑着,看着杜九言的侧面,低声道:“那不如你我住一处宅子,你娇妻美妾成群,我清汤寡水一人,你若烦了来我这里与我对弈饮茶抚琴,我若寂寞了,便去你那边看美人笑闹,如画如诗,如何?”

    “行啊,我这人随遇而安,性子又好,怎么住都行!”杜九言道。

    蔡卓如抚掌大笑。

    “九哥!”银手将黑头送走,凑过来低声道:“你猜,刘大全会不会杀了刘德生?”

    杜九言道:“他如果会杀刘德生,我就不会在这里坐着了。”

    银手一怔,想着这两件事的逻辑,想不明白,“为什么?”

    “因为她看中了刘大全的义而不狠,只有这样,她救他才不会是白费力气!”蔡卓如轻笑,拍了拍杜九言的肩膀,“九言啊,做人有时候还是要地道点。”

    杜九言白了他一眼,“我这回做事,哪件不是盛情难却?!我得到的,都是应该的。”

    “是!应该的。”蔡卓如叹气,“我忽然觉得,我的存在价值,似乎要被人取代了。”

    杜九言给了他一个我欣赏你,肯定你的眼神。

    蔡卓如唉声叹气!

    “我明白了。”银手嘻嘻一笑,“我支持我九哥!黑头和三子也支持九哥!”

    三子,是他另外一个兄弟,今天去送货,明天才会回来。

    “多谢啊。”杜九言回了矿工们睡觉的地方,找了个略整洁的位置,合衣躺下睡觉,银手就睡在她侧面,蔡卓如走来走去犹豫着,拿了件衣服出来铺着,躺好,却一夜未睡。

    第二天早起,很无奈地看着杜九言,“看来,我被人取代也是有理由的。”

    这地方,太粗糙简陋了,他倒稀奇杜九言能睡的着。

    “没睡好?可怜见的。”杜九言去洗脸找地儿“化妆”,崔大全等人回来了。

    “九哥,我将刘德生和八个兄弟关押在矿井里了,其他的人都醒悟了,您看,现在怎么办,兄弟们都等着您指示。”刘大全道。

    杜九言点头,看着刘大全身后几十个人,咳嗽了一声,道:“杜九言,大家随便喊,都是兄弟,不用客气!”

    “九哥好!”众人齐声喊着,有人昨晚领教过她的武功,更是喊的小心翼翼。

    银手站在杜九言身后,自豪感蹭蹭涨着,昂首挺胸地看着大家。

    “全哥!”忽然,有个个子瘦小的年轻矿工从对面的山上冲了下来,一边跑一边喊,“九哥,我好像看到人了。”

    大家都看着那个小哥,刘大全问道:“长柱,你在什么地方看到的,什么人。”

    “峰马山的西面一点,天还没亮,我看不到多少人,但至少有一百人。都穿的黑衣服,连马都套着黑色的布,马蹄包着布,上山下山一点声音都没有。”长柱低声道:“我、我没敢上前细看,就跑回来了。现在估计都翻过峰马山了。”

    刘大全眉头紧紧锁着,看向杜九言解释道:“峰马山和我们中间隔着两座小山。”

    “全哥,要不我们逃吧。”豁牙道。

    刘大全看着杜九言,道:“听九哥说话。”

    ------题外话------

    不要惦记桂王,目前他依旧只是个传说!

    一个活在传说里的人物!哈哈。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