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5 钱的气味(一)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85 钱的气味(一)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杜九言会骑马,但跑长途还是第一次。

    “要是不熟练,我们走慢点,你先熟悉熟悉。”蔡卓如翻身上马,又空牵着一匹,见杜九言已经稳坐,他不由挑眉,“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杜九言夹马腹,马撩开蹄子慢慢走着,“不会的东西很多,比如跑马。”

    这话,听着这么怪异呢,蔡卓如咳嗽了一声,“等去城外,我教你!”

    “不用,我试试就会了。”杜九言依旧慢慢走着,蔡卓如一笑,道:“好!”

    回家接上银手,三人出城上了官道。

    杜九言小跑了两回,又勒停,再跑再停,等第四次的时候她就摸准这匹马的脾性,一甩短鞭,喊道:“蔡公子,走!”

    “真是聪明啊。”一阵风似的,杜九言已经走很远,蔡卓如轻笑着跟上。

    银手得意地道:“那是当然,我九哥的聪明,天下无敌。”

    蔡卓如已经领教过,银手和花子几个孩子对杜九言的崇拜,甚至于三尺堂的几个人也是。

    她的感染力,确实不容小觑,便就是他,短短接触几次,也已经无条件的信任。

    总觉得,只要她在,任何困难都会轻松解决。

    三人赶路至傍晚,夜宿在客栈,杜九言洗漱躺在床上,才感觉全身酸疼,翻身都困难。

    勉强睡了一觉,第二日感觉更差,蔡卓如见她面色不好,问道:“可要在此休整一天,不需要这么着急。”

    “到了新化再休息不迟。”杜九言上马,蔡卓如笑道:“杜先生还真是个倔强的人。”

    杜九言没接话走在前面,银手正要夸,蔡卓如已道:“银手小哥,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银手说着,拍马喊道:“九哥,我们来赛马。”

    久不下雨,官道上尘土飞扬,沿途总能看见拖家带口往东走的百姓,也不像逃荒,只是单纯的迁徙。

    “新化与广西接壤,那边环境不好,从两年前开始,许多百姓因为怕打仗,已慢慢开始迁徙。”蔡卓如叹了口气,“这一切,都是拜桂王所赐,好好的皇子不做,偏要到穷乡僻壤造反。”

    “不是走投无路?”杜九言没有了解过桂王的事,只知道他造反了。

    蔡卓如噗嗤一笑,摇头道:“历朝历代造反者,无论有理还是无理,总有各种各样无奈的理由,而桂王造反没有别的原因,就是闲的。”

    “闲的?”杜九言惊讶地道:“他占地为王,招兵买马,与朝廷僵持不下,皆因为闲的?这理由不错!”

    蔡卓如看着越来越近的新化,想着过了这里就是广西,便语气复杂地道:“桂王和当今圣上是一奶同胞的兄弟,他自小聪慧,能文能武,虽未手握三军,但五军都督府却在他手里攥着。”

    “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何况还有亲生母亲太后娘娘的照拂,他若不作,日子过的会比圣上还要自在。”

    “可谁知道,他两年前突然撂了挑子,带着几十个心腹,到广西砍了巡抚闵大人,占了广西境一带,自封桂王!”

    “你说,他是不是闲的。”这件事,不但他想不通,恐怕天下人都想不通。

    好好的,正经王爷不做,跑到广西做桂王。

    换做别人,就算要占,那也要占一个物茂繁华的地方吧,就算是湖广也比广西好啊!

    “不明白!”蔡卓如无奈摇头,“或许,有不为人知的原因吧。”

    杜九言倒觉得,如果她是桂王,非要占地为王的话,她也挑选广西。

    虽这里与江南和京城相比,确实算穷乡僻壤了。但皇帝鞭长莫及,又不痛不痒没什么大损失,自然杀他或收复的紧迫性就不会强。

    如此一来,就给了他充分的时间。

    譬如,他占广西两年了,在戍边作天作地,可京城居然一个兵都没有派来。

    桂王闲不闲她不知道,但是这个人一定是个很精明的人!

    至于他为什么突然反目精明的人做事,总有精明人的理由。

    “除了占地为王,他没有做别的事?”杜九言问道。

    蔡卓如回道:“那倒不是,这两年广西人口急增,百姓生活稳定,良田丰收,他还是有本事的。”

    “没有出兵抢地盘?”杜九言觉得奇怪,难道是因为没有准备好?

    蔡卓如摇头,“没有!这件事大家都猜不透,若说他不抢,可自从他占地为王后,两地乱事不少,可若说他抢,这两年他确实没有出兵。”

    杜九言点了点头,对桂王此人,感到好奇。

    “九哥,前面就是新化了。”银手一脸激动,“说起来,我也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

    杜九言看着他。

    “我十多岁的时候,还在这里待过一段时间。我有两兄弟,金盆洗手以后,跟着一位王大哥混去了,我没搭伙的,就去邵阳了。”银手笑着道:“这次回来,我要抽空去见见他们。”

    “没什么事,你随时都可以去见。”杜九言说着,三个人下马来,“蔡公子,你的人何时能到。”

    蔡卓如回道:“五日内能到,这几天我没事,正好陪你。”

    三人进城,城门口巡检的司兵呼喝着,杜九言牵着马,不急不慢地走着。

    “做什么的,度牒呢。”一位穿着司兵服,个子矮小细眼黄牙的司兵指着杜九言。

    杜九言拿了度牒递过去,笑眯眯地道:“兄弟,裘大人家住在哪里?”

    “谁是你兄弟!”黄毛司兵将度牒丢还给她,“走,走,别挡在这里碍事。”他一挥手,手心里忽然就被塞了个一两的银锭。

    杜九言笑呵呵地道:“我在邵阳衙门做事,咱们也是半个同行,行个方便。”

    “你在邵阳衙门?”黄毛司兵手法老道地将银子收了,打量着杜九言,“邵阳衙门,跑新化来做什么,上头有什么指使吗?”

    杜九言左右看看,眼睛滋溜溜转了一下,一副怕人听到的样子,“邵阳有人告你们司兵,我们大人让我来问问什么情况。”

    “告我们?”黄毛司兵脸色微变,下意识的朝坐在银两喝茶的一个领头看了一眼,“什么人告的,告什么?”

    杜九言打量了一眼喝茶的人,穿着司长的袍服,人高马大垮着大刀,一脚搭在长凳上,一边指着进城交税的人吓骂。

    “这我哪能说。”杜九言收回视线,心里已有了底。

    黄毛司兵想了想,“裘大人府邸就在衙门斜对面,很好找,你去了就知道了。”

    杜九言拱手道谢,“多谢啊兄弟,改日请你喝酒。”她说着,带着蔡卓如和银手离开,三人都朝喝茶的那人看了一眼。

    三人进城找了间客栈住下来。

    “你打算先怎么做。”晚上三人在楼下吃饭,蔡卓如看着杜九言,“直接去监狱,以讼师的身份见王茂生?还是先打探那些人的底细?”

    “先去见王茂生表哥。”杜九言道。

    他们在新化没有熟人,想要了解清楚,王茂生的表哥,或许是最好的人选。

    “你果然好,明天我们就去找王茂生的表哥。”蔡卓如哈哈笑着,放了筷子,看着银手,“你明天去找你昔日兄弟,还是和我们一起。”

    银手嚼着饭菜,回道:“我来是陪九哥办事的,等九哥办完事,我再找机会见他们。”

    “那就一起。今晚早点休息,明日我们出城,那边的路不能骑马,我们要将马寄放在这里。”蔡卓如道。

    杜九言颔首。

    三人吃过饭各自回房休息,第二日一早,便步行穿过城,往西面出城,城外是连绵起伏的山,有的山花木葱茏,有的则是怪石嶙峋,蔡卓如道:“翻过去,就是广西了。”

    “但这盐山,是个宝!”蔡卓如指着其中一个山头,低声道:“王茂生的哥哥,就在那个山里。”

    盐山为什么是个宝,杜九言早就知道了,但等她翻了两个山头后,她还是露出更加惊讶的表情。

    “这气味!”她嗅着空气中飘荡的气味,“果然是铁啊,王茂生的表哥很不错啊。”

    蔡卓如随手捡起脚下的石头,在手里掂了掂,“如果我不说他表哥有座铁矿,你来不来?”

    “不来!”杜九言道:“这案子没什么挑战性,还吃力不讨好。但又没有惨到让我同情心泛滥,所以还是这铁矿好啊。”

    蔡卓如哈哈大笑。

    ------题外话------

    嗯,这是一座矿山!矿就是钱,哈哈!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