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4 儿子银子 (三)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84 儿子银子 (三)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周肖摇了摇头,扇子软绵绵地摇着,“走了!他性子也太倔了,这么强的自尊心,若哪日打辩讼输了官司,怎么办。”

    他们还没发现宋吉昌是这样的个性。

    “随他去吧。”钱道安道:“人各有志,我们强留他,他也不高兴。或许他冷静几日,就想通了呢。”

    周肖叹气,“只能如此了。”

    “你别生气,我们都没有怪你,是你让三尺堂像个讼行,也是你让我们成为了真正的讼师。你是谁,我们都很清楚。”钱道安道。

    窦荣兴跟着点头,“是啊,是啊。是你带我们奔小康的。”

    “不用宽慰我,我好的很。”杜九言扬眉道:“过两日我要出趟远门,宋吉昌的事你们自己解决,手中的案子也多调查一番,不要急于求成,争取开门红。”

    大家都跟着点头,周肖问道:“你接了案子?”

    “被迫无奈,接了个案件。”杜九言道:“在新化县,有点小麻烦,所以我可能要多耽误几日,你们好好的,有事就去找焦三帮忙。”

    周肖应是,“你自己也小心一些。”

    “嗯。”杜九言说完,有人出现在未关的门口,冲着里面语气生硬地喊道:“杜九言,在不在。”

    窦荣兴回道:“在啊,在的,请进来吧。”

    “讼师牌!”那人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牛皮制的,盖着红印的纸和一方白玉雕的铭牌,两样东西朝院子里一丢,“自己捡吧。”

    说着好像怕被人打,一溜烟的跑了。

    “太过分了吧。”窦荣兴过去捡起来,气的朝门口骂道:“你们爹娘死了,不能放鞭炮是吧。”

    别人都是喜报贴门,锣鼓鞭炮齐响的。

    到杜九言这里,居然将讼师牌丢进来了。

    “欺人太甚!”宋吉艺撸着袖子就要追出去,杜九言拉住了他,含笑接过讼师证和牌子,拍了拍灰,“此处不响,别处响,无所谓了!”

    这东西,得来不容易啊。

    “总有一日,我们要放倒西南讼行!”窦荣兴怒道。

    以前没敢想,但现在有了杜九言,他就敢想一想了。

    杜九言对着光照了照玉牌,上面四个正楷大字:大周讼师。小字则是她杜九言的名字。

    “九哥,这是你表字吧?”窦荣兴道:“写你表字不合适,应该写本名啊。”

    窦荣兴姓窦名盛,表字荣兴!

    他的名牌上刻的就是窦盛。

    “我没表字,这就是我的名字!”杜九言笑盈盈地道:“此事不怪他们!”

    大家哑然,忽然想起来,杜九言说她以前要饭来着难道是经历过什么,所以才会没有长辈恩师赐字。

    杜九言将东西收了,这是她第二次考,感觉到是不坏。

    “按理,你是第一名西南必定邀你入会,但今天看来是不会了。”周肖笑着,道:“你这头名,风头太足,他们不敢留你。”

    杜九言哈哈一笑,道:“若要请我自是要去的!”

    “你不能去!”宋吉艺一把抱住杜九言,“你走了,我们没肉吃。”

    杜九言敲他的头,“笨,起开!”

    大家都笑了起来,钱道安将宋吉艺拉过来,笑着道:“九言是打趣,你倒当真了。她若想进西南,又如何会几次和他们闹僵。”

    “是啊,九哥要是真想进西南,第一次去求学,就不会和人吵架了。”窦荣兴嘿嘿笑着,邀功,“对吧,”

    宋吉艺这才反应过来,尴尬地挠着头,凑着杜九言道:“我、我、我这不是紧张嘛。”

    “两件事成了一件,等另外一件也成了,我就启程了。”杜九言出门,“你们大胆点,我要回来听好消息啊。”

    大家送她出门,笑着应是。

    杜九言回了家,小萝卜站在门口迎她,笑嘻嘻地道:“爹,你回来了啊。”

    “我要出门办差,劳驾,给点钱!”杜九言道。

    小萝卜哦了一声,“去哪里,要几天,带不带我?”

    “去新化,时间未知,你在家里跟着先生。”杜九言拧了拧他的耳朵,“小貔貅,不要顾左右而言他!”

    小萝卜跑回房里,一会儿又跑出来,扭扭捏捏递了个荷包过来,“给,这么多够吧。”他刚给了她十两的零用。

    杜九言看了他一眼,抖开荷包,掏出五两银子,“你觉得够不够?”

    “够啊,一天五钱,你可以用十天,而且,你是办差,理应请讼人出钱!”小萝卜掰着指头又算了一遍,“爹啊,真的够的,你省着点,我们很穷的。”

    杜九言磨牙,体会到一分钱难道英雄汉的滋味,“再加十两,我和银手一起去!”

    “我也去吗?”银手不知从什么地方滋溜蹿了出来,眼睛发亮,“九哥,你终于看到我的才能了是吧。”

    杜九言白了银手一眼,和小萝卜对峙。

    “好吧!”小萝卜蹬蹬跑回房里,将门关好,从床底拖出一双旧鞋,在鞋子里摸出一把碎银子,数了数,又放了一个回去,想了想又拿回来,慢吞吞地出来,递给杜九言,“真没钱了!”

    “我说十两,你给八两,是我儿子!”杜九言不知道,作为这样孩子的母亲,应该是高兴还是气愤,索性摆手道:“行了!”

    小萝卜笑了起来,省了二两!

    “爹!”小萝卜神秘地拉着杜九言到一边,压着声音问道:“我觉得,漂亮姨姨很不错。”

    杜九言一怔,不解,“什么漂亮姨姨?”

    “路小姐啊,我觉得她很漂亮,而且,可爱大方很单纯的。”小萝卜眨巴着眼睛,打量着杜九言。

    第一次,杜九言觉得自己反应有些迟钝。她一个暴栗敲在儿子头上,咬牙道:“是人不错,还是钱不错?”

    “爹啊,都一样的。”小萝卜揉着头,嘟着小嘴。

    杜九言气的不行,“你是装傻还是真傻,我能娶吗?你要是真动心就快点长大,你来娶。”

    “那不行,我长大漂亮姨姨就老了。”小萝卜唉声叹气,“这么多银子,可惜了。你为什么不能娶,姨姨喜欢你啊。都是女人也能娶的,对吧。”

    要顺道对儿子启蒙一下男女分别?杜九言思虑了一下,语重心长地道:“儿子,咱们目光放长远点,你爹我,能挣!”

    “可你现在没有挣这么多啊。”小萝卜叹气,道:“那等你挣这么多以前,你要省着点花钱,不能乱买东西的。”

    瞧,只要是关于钱的话题,小萝卜总能很好的掌控主导的局面。

    “小萝卜你说完没有,我有话问九哥。”银手凑上来,笑嘻嘻地道:“九哥,我们要去哪里,什么时候去呢?”

    杜九言道:“去新化,等跛子回来再定。”

    “那我去收拾一下,把家伙拿出来”银手说了一半,讨好地笑看着杜九言,“家伙是是雨伞,火石,别误会。”

    杜九言没理他,将讼师证和牌子放在桌子上。

    小萝卜一下子扑上去,咯咯笑着,“爹啊,这就是讼师牌吗,你好厉害啊!”

    陈朗、闹儿和花子也赶忙过来,大家围着看,陈朗叉手笑道:“杜先生,恭喜!”

    “先生同喜!”杜九言笑着回礼,“我明天要出去办差,小萝卜就要劳烦先生照看了。”

    陈朗也还礼,笑着道:“不劳烦,为杜先生做事,陈某荣幸之至。”

    “先生也会开玩笑了。”银手笑着,大家也跟着笑了起来。

    跛子直到第二天下午才回来,风尘仆仆,杜九言迎出来,他笑着递来一份卷宗:“事成了!”

    “厉害。”杜九言打开,上面很清楚地写着新化得玉案的始末,“那我就能放心去了。”

    跛子无奈地摇头,“你将新化送去府衙审核的判牍拿来,是准备去新化办这个案子?”

    “嗯。正道不行只能偷了。”杜九言道。

    跛子提醒道,“新化和广西接壤,比邵阳还要乱,你小心点。”

    “多谢提醒,我会小心行事。”杜九言收拾了东西,下午去找蔡卓如。

    蔡卓如也正收拾好,笑着道:“正想去找你,明早启程如何?”

    “好!”杜九言正要说话,路妙跑了过来,提了一个很大的包袱,“九言,这个是我准备的点心,你路上带着吃。”

    杜九言盛情难却,接在手里。

    “没有我的?”蔡卓如控诉地看着路妙。

    路妙白了他一眼,“你和她一起的,就一起吃呗。”

    “走、走!”蔡卓如拉着杜九言出门,“我有马,你会骑马吧。”

    路妙跟在后面跺脚,喊道:“表哥,你要帮我照顾好九言啊。”

    “完了!”蔡卓如摇着头,一脸同情,“你完了!”

    ------题外话------

    今天虽然也是三章,但是比昨天少两千字,原因是我的存稿快没有了!我好焦虑,啊啊啊啊

    看在我这么焦虑的份上,记得月票哈。虽然上月票榜很难,但是我们要努力,摆出个拼搏的态度和架势。为此,我会天天吆喝,不停叨叨!

    最后,感谢送钻石、送鲜花、送月票、送礼物的你们,爱你们。话说我有种我是小公举的赶脚,被宠爱,在手心,啊哈哈哈哈!

    虽然少更了的,但是我还是要嘚瑟一下,啦啦啦,啵啵啵!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