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0 美人有约(二)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80 美人有约(二)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第一名,如果进西南讼行,那就是甲字组。

    “你觉得呢。”杜九言捏着儿子的脸。

    小萝卜蹙眉沉思,认真地道:“当然是三尺堂好!”

    “你舍不得三尺堂?”杜九言问道。

    小萝卜摇头,“不是啊,在三尺堂讼费不用上缴的,可是在西南不是的,讼费是要上缴很多的。”

    “有道理。”杜九言也很认真地赞同了小萝卜的话,“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小萝卜点头,倒下接着睡,迷迷糊糊地咕哝道:“那我就放心了。”

    杜九言拿出祖师爷的扇子,在灯下撑开,虚虚地摇着,清风徐徐,自在舒坦

    第二日,依旧是跑步,爬墙,上屋顶。

    屋顶的风更凉快,能看到城门,看到街上的行人,看到热气腾腾地包子铺,还有焦三和跛子沿着信安街飞奔而过,仿佛感受到视线,跛子朝这边看来,冲着她挥了挥手。

    果然,早饭过,跛子回来换衣休息,和杜九言道:“在城外将马管事抓住,还没真打他就全招了。你说的没错,他就是田氏的奸夫。”

    “让付大人快点断,这样能赶上秋斩。”杜九言不惊讶,跛子在她对面坐下来,问道:“上次的吴川和庵庙勾结骗婚,查证属实,这次的田氏案你也推断合理。焦三说,你只做讼师就太可惜了。”

    杜九言喝着稀粥,摆着手道:“我倒是想做官,可朝廷不同意啊。”

    “你想的倒是很美。”跛子失笑,“焦三让我告诉你,往后有钱,大家一起赚。”

    杜九言笑了笑没说话。

    就在这时,院子的门被拍的砰砰地响,闹儿放了针线去开门,窦荣兴蹿了进来,气喘吁吁地道:“九哥,不好了,不好了。”

    杜九言没说话,递给他一杯茶。

    窦荣兴灌下去,舒了口气,道:“九哥,今天一早,就来了三个人,要找你打官司,你快回去看看吧,那些请讼人都在院子里吵起来了,都说自己先来的,吵着要你接自己的案子。”

    “宣传效果不错。”杜九言倒不意外,“案子你们先接着,告诉他们,每个案子我都会过目把关,你们五个人接也是一样的。”

    窦荣兴啊了一声,“我们接啊,我、我不会啊。”他很害怕。

    “你认为我一次能接几件案子?”杜九言白了他一眼,“照我说的办。我中午有事,下午时我会过去,到时候我们再商量如何操作。”

    窦荣兴顿时闭嘴,“我知道了,那我回去和大家说。而且,那些请讼人也不一定会同意我们接案子。”

    “那就想办法让他们同意。”杜九言推着他出去,“成天就想吃闲饭,赶紧挣钱,我要拿分红。”

    “知道了,知道了。那你早点过来啊。”窦荣兴被推了出去,忐忑不安地回了三尺堂。

    “爹啊。”小萝卜揉着眼睛出来,“今天要去路府吃饭呢,您可别忘记了。”

    杜九言点头,“你快洗脸吃饭,我们去购物。中午去路府。”

    “又购物?”小萝卜是发现了,杜九言只要一高兴,就想花钱,“你这次没挣钱,你有十多天没挣钱了。”

    杜九言嘴角抖了抖,“我这不就要接案子了吗。”

    “爹啊,你要乖!等你接了案子,再去购物。”小萝卜说着,滋溜一下跑去厨房,“先生,先生,我们今天不是要去河边读书的吗,什么时候走啊。”

    杜九言气的磨牙,跛子哈哈大笑地出门,“这儿子,确实是你生的。”

    杜九言决定,以后要存一些私房钱,不能全都给小萝卜。

    “杜先生在吗。”门外,有人敲门,闹儿一边去开门,一边笑着道:“九哥,今天你好忙啊。”

    “是啊,毕竟身份不一样了。”杜九言笑看着门口。

    蔡卓如的常随进门来,笑着拱手,道:“杜先生,我们公子让小的来接您,您现在可得空?”

    “好。”杜九言颔首,去厨房和陈朗几个人打了招呼,又捏着儿子的脸,“等我回来,收拾你。”

    说完便大步走了。

    路府还是前些日子的路府,车停在正门外,小厮笑呵呵地道:“杜先生稍等,我们老太爷说了,今儿给杜先生您开正门。”

    大府中,正门寻常不开,出入都是走侧门。

    “受宠若惊。”杜九言拱手下了车来,小厮上去敲门,朱红的大门吱吱嘎嘎地打开,蔡卓如随着路厉勤迎了出来,两人拱手道,“杜先生,失迎!”

    杜九言回礼,含笑道:“路大爷和蔡公子如此热情,杜某实不敢当啊!”

    “先生大登科,又是头名,多么大的荣耀。能请得先生上门,是我们路府的荣幸。”路厉勤客客气气地道:“本想在外面设宴庆贺,可家父说在家吃饭自在,又能毫无顾忌的聊天说话,所以就将宴席设在家中了。”

    “多谢,多谢!”杜九言对路厉勤的客气很不适应,蔡卓如冲着他挤了挤眼睛,做了个手势。

    两人没通气,杜九言当然没看懂。

    三人前后进到府内,路厉勤正要说话,忽然,从斜刺里蹿出来一个人影,冷光一闪,对方喝道:“杜小贼,拿命来!”

    那人跑动的速度很快,冲着杜九言就刺了过来。

    路厉勤和蔡卓如震在原地,眨眼功夫,刀尖扎向杜九言。

    杜九言一抬脚,砰地一声,不等对方扎着他,就将人踹倒在地。

    那人不死心,一个翻身将起,杜九言已经一脚踩在对方的手腕上,似笑非笑道:“路守正,狗还是没改吃屎啊!”

    “杜小贼,我和你势不两立。”路守正道。

    杜九言讥诮地道:“不错啊,居然还会成语!”她说着蹲下来,拍了拍路守正的脸,“就你这样的屎,我看狗都不想吃。你想和我亲密无间,我还嫌恶心。”

    “你给我等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路守正道:“不杀了你,我誓不为人。”

    杜九言哈地一笑,颔首道:“你吓着我了。为了防止你报仇,我看我今天就应该先把你结果了。”说着,捡起地上的刀,在手里晃了晃。

    路守正吓的眼睛一缩。

    杜九言抬手就插了下去,路守正吓的乱叫起来,“救命,救命啊!”

    “丢人现眼。”杜九言将刀插在他脸边上,路厉勤跑了过来,上来就给了路守正一巴掌,呵斥道:“守正,你恶习不改,居然还想杀人,我看,今天就将你送去衙门,按律受审!”

    路守正吓的脸色惨白,往后腾挪着避开那把匕首,摇着头道:“这不是我的错,是她,是她逼我的。”

    “混账东西,丢人现眼。”路厉勤喝道:“来人,将他给我关起来,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给他饭吃。”

    立刻上来几个小厮,将路守正押着拖了下去。

    “实在是对不住啊杜先生。”路厉勤一脸歉意,拱手不迭,“原本是关着的,也不知怎么就让他跑出来了,没伤着您吧。”

    杜九言一笑,道:“我是陆老爷请来的,如何会生别人的气。”

    “这是对不住了。”路厉勤说着,眉头紧紧锁着。杜九言来是昨天临时起意,至于今天何时来,他也是才知道为何路守正会知道这些,又计算的这么准。

    还有,谁放他出来的,又是谁给的他刀。

    这个家,他确实该好好整顿一番了。

    “杜九言!”如意门口,路妙像是一只粉色的蝴蝶飞了过来,秀美紧蹙,杏眼圆瞪,“路守正出来找你报仇了,伤着你了吗。”

    杜九言摇头,回道:“多谢路小姐关心,杜某很好。”

    “那就好!那个小畜生就应该打死,奈何他一家人当他是祖宗,我们也没有办法!”路妙和路厉勤道:“爹,根本不用再关着他,就放他出去混去,早点出去早点死。”

    “妙妙,你一个女孩子家,开口闭口都是死,让杜先生笑话。”路厉勤呵斥道。

    路妙就盯着杜九言,“你笑话我吗。”

    “不敢!”杜九言拱手,余光看向蔡卓如。

    路妙得意地冲着他爹炫耀,路厉勤哭笑不得。

    蔡卓如上前来解围,“小插曲,都没伤着现在就不提了,我们先请杜先生去见老太爷吧。”

    “你们陪杜先生去,我还有点事办,稍后就去。”路厉勤说着,便去查路守正出来的事。

    路妙就做了请的手势,示意杜九言和她一起走,边走边道:“你查办的案件已经得到核实了,大家都说你很厉害。你很得意吗。”

    “这个”杜九言问道:“路小姐觉得,我应该得意,还是不应该得意?”

    路妙嗔怒地看了她一眼,撇嘴道:“油腔滑调!我让你别得意,你就不得意了?”

    “那是,路小姐吩咐,不敢不从。”杜九言回道。

    路妙脸一红,嗔怪地看着杜九言,“不和你胡扯了。你自己去和我祖父聊天吧。”说着,就要走,又想什么来盯着杜九言,“你态度好点,我祖父问什么,你答什么,不准油腔滑调!”

    话落,提着裙子蝴蝶一样飞走了。

    杜九言就看着蔡卓如。

    “她去厨房做饭了,今天中午你口福了。”蔡卓如一脸戏谑。

    杜九言揉了揉额头,摇头道:“蔡兄,你这是在坑我吧?”

    “哈哈,这话从你嘴里听到,我为何觉得这么高兴呢。”蔡卓如哈哈大笑,年轻的脸上,朝气蓬勃,“其实不是我坑你,是妙妙!”

    杜九言愕然,不解!

    “没想到杜兄这么聪明的人,对感情的事如此迟钝啊。”蔡卓如轻轻一笑,凑近了道:“妙妙对你很有好感。”

    路妙,好感?

    她听错了吧。

    ------题外话------

    九爷表示,美人来电这个局她手生啊,没经验!

    看完记得留言哦,随便说点什么,我最近上午陪读,下午码字,晚上陪练英语感觉比平时她上课时还忙碌,但是留言我都看,也会尽最大的时间回复。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