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7 天道有公(二)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77 天道有公(二)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我记得,十一月月底,我们都要给府里送鸡鸭鱼肉,所以那些天马管事经常一早就来村里。不过他那天来没有来,我不记得。”村里的里正道。

    忽然,牛氏大喊一声,道:“先生,我想起来了。那天是十一月二十七,我吃早饭的时候,马管事就和里正在路边说话了,还聊说廖家老爷想吃野鸡,让里正想办法。”

    “我想起来了。那天是很早,我都没有迟早饭,马管事就来了。”说起具体的事,里正就想起来了,“顶多卯时末。说完话马管事就走了。”

    现场鸦雀无声,经过牛氏和里正一对一答,原本根本八竿子打不到的事,好像变的联系紧密。

    “那又怎么样,马管事来早点,也不能证明他就是奸夫!”肖青枫道。

    杜九言颔首,接着道:“马管事是不是奸夫,自有衙门去查证。但田氏有奸夫是一定的!”她说着,看向跪着的田氏,面无表情地道:“夫君刚死半年,衣橱里就新做了四五件,颜色鲜艳的肚兜。”

    “一个守孝的寡妇,你还真是有闲情逸致啊。”

    “你这是故意侮辱,先生,她违规!”周岩打断道。

    薛然颔首,“好好问。”

    “那田氏,你为什么做了那么多颜色鲜艳的衣服呢,孝期又不能穿,而且你还是个寡妇,为什么呢?”杜九言笑盈盈地问道。

    田氏脸色煞白,“那那是我以前做的,不是现在。”

    “邵阳不大,什么料子出谁家何时出,是能查的出的。”杜九言收回笑脸,拂袖重新走到正中,“以上,就是我证明田氏有奸夫的论据。”

    至于证据,衙门自然会去核查,那不是讼师的事。

    现在,有论据证奸夫,田氏就有杀人动机。

    下面推论的成立,就理所当然。

    “第三点。”杜九言竖起三根指头,目光扫过一圈,道:“案发时所铺的床单,各位都有见到。干净,平整。但靠在床外的一侧,却有着奇怪的褶皱,像是有人挣扎时,留下来的抓印。”

    缪付听着一愣,忽然想到,刚才他们出去的时候,杜九言却盯着床单看了许久,还有她看田氏的肚兜

    原来她当时就想到这些了。

    “田氏,那天夜里,刘二柱死前很痛苦吧,不停的蠕动,呻吟,痛苦地揪着身下的被单,是不是?”

    田氏脸色惨白,喊道:“没有,你胡说,他死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

    “你说完没有,你这样胡乱臆测,就是想要扰乱被告思绪,你这与屈打成招并无不同!”肖青枫喊道。

    杜九言扫了他一眼。

    “你说了这么多,编造了田氏的奸夫,捏造了她的杀人动机。那么最重要的你却没有说。刘二柱是怎么死的。”周岩道:“这个才是本案最至关重要的地方。”

    他本来也怀疑田氏的,可是仵作验尸后,他就打消了疑虑。

    如果真是被杀,就必然有被杀的痕迹,勒脖子,捂嘴,下毒,内外伤,可五脏六腑头骨肋骨,样样完好!

    这怎么可能是他杀。

    田氏一个农妇,就算有奸夫帮忙,也不可能有杀人于无形的本事。

    “这就要说了,你着急做什么,回家看娘子?”杜九言嗤笑一声,周岩臊的脸通红,怒道:“无耻!”

    杜九言一笑,“给你一次发言的机会!”话落看向仵作!

    “确实没有。”不远处的棺材边,仵作点着头,冲着杜九言道:“你刚才来的迟没有看吧,要不现在来看看,尸体还在。”

    “全身都验了?”杜九言站在原地,问道。

    仵作嘿了一声,不服气地道:“我做了十几年的仵作,连怎么验尸还不知道吗?!”

    “尸体的肛门处,验过了?”杜九言刚才看过仵作的公文,并没有说验肛门。

    仵作一愣,啐道:“你的意思是,有人从肛门杀了他,这不可能。”

    “全身都看了,不多一个肛门,不烦看一看。”杜九言扬眉道。

    今天衙门有令,一切都以讼师考核为准,仵作咕哝着骂了一句,“不懂装懂!”便不情愿的低头去翻尸体。

    众人虽不屑却又不由自主朝那边看。

    有人甚至因为好奇,而忍住恶心和可怖,凑近了去看。

    “为了赢,简直可耻恶心!”肖青枫嫌恶不已地道。

    “肛门怎么杀人,塞把刀进去,那床上还能没有血迹?简直可笑。”

    “嘘,等仵作验完了,自然就有答案了。”

    对面议论纷纷,周岩忍不住,质问道:“肛门难不成涂了毒药?你莫不是找不到伤痕,故意编造疑点。”

    “你虽为原告辩讼,可也不能肆意捏造。”

    “捏是捏不出的。”杜九言道:“被害者的床单上有白色干涸的印迹。一开始我认为那是夫妻敦伦留下来的痕迹,但事后我又看过,床单上有着隐隐的腥臭味。”

    “捂了半年的床单,当然有臭味,何况还是脏污的。”蔡寂然道。

    杜九言摇头,“那臭是腥臭,是鱼虾的臭。”杜九言看着蔡寂然,“你在床上养鱼?”

    肖青枫被噎住,杜九言接着又道:“加上床单的外侧有人揪抓的痕迹,所以,毫发无损突然死亡的被害人,真正的致死的伤,在肛门处。”

    “简直鬼扯,你到底说完了没有,我们这么多人没空看你一个人在这里唱戏。”马毅道。

    薛然也凝眉,低声道:“既是辩讼,自是双方辩,一个人的独角戏,只能是表演。身为讼师,这道理你应该懂。”他的意思,杜九言说的太久,应该下场换被告讼师。

    “我是原告,我有证据提交验证,这是正常程序。”杜九言淡淡然,“现在我该说的说完了,只等仵作的验尸。”

    她话落,忽然尸体那边传来哗的一声惊叫,有人喊道:“天哪,这是什么。”

    薛然站了起来。

    “有东西,还真的有东西,杜九言说的没有错。”有人喊道。

    仵作带着手套,悬空着手,手心里赫然多了个黑色,细长条已然辨不出的东西。

    但能肯定,不是刀抑或棍棒。

    仵作脸色惨白,他做仵作多年,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杀人手法。

    田氏一声惊叫,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

    “是什么?”有人掩住口鼻,问道。

    仵作脸色难看,抿着唇看着杜九言,问道:“你是如何知道他们是用这种手法。”

    “猜的。”杜九言微微一笑,“大概我运气好吧。”

    仵作脸色好看了一些,若杜九言趁机讽刺他几句而抬高自己,此时此刻,他确实难以下台。

    “各位,应杜九言要求,在下从死者肛门处取出这个东西,观其形,其色,应该是一条无毒的小蛇!”

    此时此刻他想起来,曾看过类似案件。杀人者捉一条蛇,用火烧蛇,蛇怕烫胡乱钻入被害人肛门,顺着肛门一直往上,直搅的受害人肠穿而死。这样的死法,除非将肠子全部拖出来查验,否则,很难发现。

    “这这也太恶心了太狠毒了。”

    一阵阵惊叹,所有人朝杜九言看去。所有的信息以及案发的房间他们都看过为何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现?

    众人面色复杂。

    “你怎么知道的,你不可能知道的。”田氏摇着头,自言自语,不敢置信,“不可能!”

    “你家住村外,又在路口。马管事每次来村中办事,你都会看见。一来二去你二人暗中勾搭成奸。去年十一月二十七,你婆母牛氏晨起如厕,所听到的声音,就是你和马管事在草垛中苟且。”

    “彼时城门已开,马管事早早出城,将车停在村里,折返来找你。你二人欢好时听到声响,他急急忙忙往村中逃去,假装刚进村,若无其事的找里正说话。所以,那天村里没有人看到又可疑的人出入路过。”

    “你二人时日长久,便不再满足苟且偷欢,想必,马管事还贴补你银两,许诺你前程。于是你嫌贫爱富一心攀附荣华,在十二月初七的晚上,哄骗刘二柱喝醉,用马管事教你的手段,将小蛇放入他肛门处。”

    “蛇穿肠人死却不留半丝痕迹,你等了一夜,早上起来若无其事做饭,还当着婆母的面喊他起床,看着官府验尸,落案。你以为瞒天过海,只等孝期过你便能改嫁,去享荣华富贵。”

    “却不料你眼疾的婆母去告官,又好巧不巧遇到了一位严谨的县令。但你也好运,邢大人接案后就被罢免,你大约以为此案就这么结束,你能逍遥法外?”

    “可惜,人在做,天在看!”杜九言立在田氏面前,盯着她一字一句道:“该偿的命,断不会让你多活一秋!”

    该偿的命,断不会让你多活一秋!

    林子外,刘家村人忽有人喊了一声好,“杜先生说的好!这个奸妇该死!”

    “该死!幸好今天有杜先生,否则就让这奸妇逍遥法外了。”

    田氏浑身发抖,仰头看着杜九言,面若死灰,“怎么会,不会的他说不会被查到的”

    “各位!”杜九言冲着几位先生,冲着所有人拱手,“以上,便是我今日辩讼的所有,已毕,各位请!”

    她说完,拂袖回到原来的位置。

    又是一静,过了一会儿,不知道是谁,忽然骂了一句,“辩,辩个屁,证据你都摆出来了,案情都分析透了,还让我们说什么!”

    “西南考生呢,你们说话啊,不是要报仇的吗,上去辩啊!”

    西南考生,无人出声,个个垂着头,虽脑子转的极快,但什么都想不出来。

    所有于被告有利的优势,被杜九言的一番推断后,打的烟消云灭,他们还能说什么。

    上去吵架?

    ------题外话------

    订阅红包弄好了,订阅完记得抢哦。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同时发两种,我还想弄个月票红包!

    话说,从现在开始有月票不用藏着掖着了哈,统统地拿出来!

    如此,我码字会更有劲,哈哈!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