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2 疑难案件(二)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72 疑难案件(二)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散步,一抬头就来您这里了。我随便走走,您不用特意招呼。”

    杜九言说着,负着手在偌大的书房里走动,两排书架上依旧密密麻麻,按照江书吏的风格排放着卷宗。

    “一抬头就来了?您就是拧脖子,也来不了我这里。”江书吏放了笔盯着她,本以为她会抽出一本看,却不料她真的只是散步,漫无目的,随眼看着。

    这小子,搞什么鬼。

    “你叫什么?”江书吏心血来潮,问道。

    杜九言道:“先生,萍水相逢,何问姓名啊!”

    “走,走,走!”江书吏气的眼睛疼,不想再看到她,“今日就是给一千两,我这里也不给你待。”

    小气!居然名字都不说。

    本来还想提醒他西南拿了什么卷宗走,现在他是绝对不会告诉她的。

    “别撵啊。您这样待客,可不是读书人的风范。”杜九言被他推着出来,江书吏啐了一口,“我童生都没考过,你猜我是不是读书人。”

    杜九言哈哈一笑,“读书人”没说完,啪的一声,门已经关了。

    “小气。”杜九言晃晃悠悠地走了。江书吏关了门忽然想起来这小子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来。

    他心头一动,三两步去到书架那边,目光一顿,喃喃地道:“不会吧这小子也太邪乎了。”

    “左边她看过吗?没有啊。”江书吏絮絮叨叨,否定着,“没看过,一定没看过。”

    杜九言回家,找来纸笔依照记忆,在纸上默出一段,而后停笔咬着杆儿,苦思冥想。

    许久后叹气道:“果然书吏没考过童生,这点线索,也好意思入卷宗。”

    “呵呵。”跛子抱臂靠在门上,浅淡的目光看着她,道:“想作弊?”

    杜九言遗憾地道:“想!但是被人拖了后腿。”

    为结的案子在左边,她当初看了,但江书吏只记录了几笔。

    “这么说,你是白走了几趟衙门,白记了一场?”跛子轻笑,幸灾乐祸地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说完笑着走了。

    “有没有大任不知道,但作弊是不成了。”杜九言丢了笔不写了。

    第二日依旧早起,洗漱,吃早饭,去考试。

    “今天不送了?”杜九言看着银手和小萝卜,小萝卜摇着脑袋,“不送了,一会儿去接!”

    银手从脚底下摸出一串鞭炮,“满意吗,九哥。”

    “浮夸!”杜九言不屑一顾,边走边道:“我房里有更浮夸的,去的时候记得带上。”

    银手看着小萝卜,小萝卜摇着头,“不知道,我去看看。”

    “啊!”小萝卜在书房喊道:“我爹,不亏是我爹!”

    杜九言到的不早不晚,正好最后一批人进场,方显然在门口跟只鹅一样的抻着脖子,远远看到她挥着手道:“九言,我在这里。”

    “你怎么来的这么晚,我等了你足足一刻钟了。”方显然上来就搭着她的肩膀,“我和你说,今天的规矩改了。会长亲自改的规矩。”

    会长?杜九言道:“不是说在京城吗。”

    “原本是要回来的,但在路上有事,又改道去别处了。”方显然道:“他是派身边的书童回来的,反正规矩改了,具体什么一会儿进去就知道了。”

    讼师考核是西南每年最重要的事了吧?

    这么重要的事,行会的会长居然没有亲自到场,还去了别处?

    什么事这么重要,难道是桂王要打过来了?

    一通推想,两人跟着人流到府学院的中央,人头攒动的至少有一百多人。

    “两个案卷,都贴在甲乙两房中,所有涉案的原被告都已在房间内。此番考生一百二十人,十人一组,六组一个案件。每组先共同审察案件。”

    说话的是薛然,在他身后的还坐着七位先生,但具体谁是谁杜九言分不清。

    “待查问清楚案情后,分原被告,再辩讼。”

    “什么意思?”方显然听的一头雾水,“就是分组查案,再按立场分组?九言我要和你一组!”

    杜九言低声道:“这次怕是不行了,你多保重。”

    “完了。”方显然明白杜九言的意思,顿时耷拉着脑袋,“你也多保重,我还要继续听你吊打他们的消息。”

    杜九言拍了拍他,道:“抽签了。”

    分组要抽签,分两大组抽,六种颜色,抽到颜色一样的人就成为一队。

    杜九言抽到了蓝色,而方显然则抽的黄色,再观红,绿,黑,紫四色,则多是西南人在一起。

    规律就是,**个西南学子,搭上一两个外面的学子。

    凑成一堆,摩拳擦掌,信心十足。方显然很不情愿地走了。

    杜九言看着面前的九个人,高矮胖瘦皆不相同,她一笑问左手边肥头大耳的胖子,“前两科,多少分?”

    “礼科八十。”胖子呵呵笑着,表示很满意,“昨天昨天没分。但今天我有信心,一定能得一个满分,我破案最在行。”

    一百八十分,还是有机会的。

    “有信心是好事。”杜九言点头,其他八人已经迫不及待地考场那边张望,听着先生说前后顺序,他们气愤地道:“怎么回事,为什么蓝色排在最后,就应该按照实力来。”

    杜九言到抄手游廊上坐着,就看到下面每十个人聚在一起交头接耳,先询问的已经进了甲乙两房。

    她四处看着,周岩和肖青枫也正好朝她看来,目光相对,肖青枫冲着她挥了挥拳头。

    杜九言漫不经心地靠在抄手游廊闭目养神。

    喧闹的吵杂声,一组一组的分批过去问犯案证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本子和炭笔。

    “喂!”蓝色组的一个瘦子,三十几岁,眉毛稀疏的考生,冲着她挥手,“你还考不考,到我们了。”

    杜九言下来,十个人往乙字房而去。

    “我叫缪付,平凉人,可能比你们年长几岁。”眉毛稀疏的考生说完,看着另外一位个子最高的考生,“你怎么称呼。”

    “在下邱听声。”胖子道。

    “在下秦长亦。”

    九个人一边介绍认识,又纷纷朝杜九言看来,就她到现在不合群,也不说话。

    “杜九言。”她拱了拱手,缪付点点头走了几步,忽然停下来看着她,“杜九言,你就是杜九言?”

    大家都看着她。

    杜九言点头,“前辈有指教?”

    “没有。”缪付摆手,稀疏的眉梢凝在一起成了个疙瘩,“走吧走吧,赶时间。”

    胖子邱听声凑过来,好奇地道:“你就是在丁字房考试的杜九言,一个人打西南十六个人?”

    “你们不是西南的学子?”杜九言问道。

    邱听声道:“我一直在家读书,不是西南的学子。”

    “我也不是。”

    九个人陆陆续续的说话。杜九言听着算是明白了这九个人前两场的分数都不高。

    不但不高,还是岌岌可危。最后一场的分数高低,将决定他们今年能否合格。

    大家鱼贯入了丁字房。

    杜九言就看到房内有官衙的差役,押坐着两个女人,一位约莫五六十岁,穿着灰色打着补丁的短褂和裤子,头发花白,看人时侧着脸,应该是眼神不好。

    另外一位三十出头,虽皮肤不白,但五官还不错,穿着一件蓝底碎花的短褂,下面是条布裙,收拾的很干净,但双眸泛红,显然是精神上受到了惊吓和波动。

    也正常,一件事连续的不同人来问十几次,换谁情绪都难稳定。

    在两位妇人身边,立着一张木板,木板上贴着誊抄的本案卷宗。

    顺天七年,也就是去年十二月初八,邵阳城外刘家村三十岁男子刘二柱,清晨被发现死在家中的床上,发现人是其妻田氏,报案人是村中里正。

    田氏是隔壁田家村人,现年二十九。

    两人上有患有眼疾的婆母牛氏,下有一子刘展,今年十一岁,寄住在县城青山书院,月余返家一次。

    田氏口供:初七当夜夫妻喝了些酒,聊天至深夜歇下,因第二天腊八,刘二柱不上工,便打算晚起多睡一刻。田氏因饮酒缘故,睡的极沉,第二天睡到天大亮,她起床洗漱做好早饭,请隔壁的婆母过来吃饭时,刘二柱依旧没有动静。

    田氏觉得奇怪,便去喊刘二柱,可无论怎么喊,刘二柱都没有醒。

    婆媳二人慌了手脚,就请了里正进城报官。

    衙门卷宗调查,房内有酒气,刘二柱尸验无内外伤以及中毒,乃为暴毙。

    “暴毙?”邱听声读着读着一脸的奇怪,“没有中毒,没有内外伤,已经定为暴毙了,为什么还叫悬而未决?”

    缪付道:“是婆母告儿媳。”他说着看向老妇牛氏,“可是如此?”

    牛氏侧着头,回道:“是!我告她与人通奸,和奸夫一起谋害了我儿子。”

    “谋害?可是尸体没有伤痕,又没有中毒啊,怎么谋害?”

    牛氏回道:“我儿身体健壮,一餐能吃三碗饭,挑两石的粮,怎么可能睡一觉就死了,所以一定是被人害死的。”

    正常来说,一个身强力壮的人,忽然死亡确实可疑。

    “告通奸,那奸夫是谁,卷宗里没说啊。”

    十个人轮番问着。

    若凶手是田氏,那么奸夫就是杀人动机。杜九言站在一边听。

    “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她一定有奸夫。因为有天晚上我起夜的时候,在屋后的草垛子边上,听到她和一个男人做苟且的事。”刘氏说的斩钉截铁。

    “我没有,你冤枉我。”田氏哭的激动,歇斯底里地道:“如果你当时真的听到了,为何不去质问我?现在却拿出来说,分明就是想要诬陷我。”

    牛氏正要说话,忽然缪付问道:“田氏,你说她诬陷你,可有说法。”

    ------题外话------

    昨天一天忙忙叨叨,晚上居然忘记传第一章到后台,这脑子没救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