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2 醉言醉语(一)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72 醉言醉语(一)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董掌柜?”杜九言看着德庆楼的掌柜董德庆,“您烧的菜?”

    董德庆拱手道:“我可没这本事,我带了个厨子来。”又道:“听说你凭一己之力,将西南讼行闹翻了天?”

    杜九言拱手笑,道:“我人微言轻,做了力所能及的小事,可担不得董掌柜这么高的夸奖。”

    “你确定,我是夸你?”董德庆问道。

    杜九言呵呵一笑,“你我旧相识,默契还是有的。”

    “有自信。”董德庆说完,盯着钱道安他们,“怎么最近不去我那边吃饭了,不赊账就不去了?”

    钱道安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道:“那倒不是,最近我们常自己开火做饭,出去吃的少。”

    “不错啊,现在果然有钱了。”董德庆道:“穷了三年多,一朝就发财,运气来了。”

    钱道安看了一眼在喝茶的杜九言,苦笑道:“确实运气不错,叫我们遇到了九言。”

    “嗯,嗯。九、九言说、说、”宋吉艺没说完,窦荣兴打断他,“九言说带我们奔小康,现在我们已经是小康了。”

    说着,他抖了抖自己刚买的新衣服。

    小康这词第一次听到,但不影响大家理解和使用它。

    董德庆白他一眼。奔小康了不起了?!

    窦荣兴就看着他,用看透一切的目光,“董掌柜,你今天这么殷勤,不会是有求九言吧?”

    “同问!”杜九言附和道。

    董德庆呸了一口,“一个个目无尊长,我要成亲再早点,你们都能做我儿子了。”话落,又摸了一把扇子摇着给杜九言摇着风,“不过,我来也不是全然因为热情。九言现在是风云人物,我得先热络热络,等她出名了,给我题块牌匾,站一天柜台,不定我生意就能翻个几番了。”

    “现实!”杜九言接过陈朗送来的西瓜,坐在门口吃着,“我欠你人情,我记得,你可劲儿巴结,有用的。”

    “嘚瑟!”董德庆道。

    杜九言颔首,“嘚瑟正常。您这一巴结,我又多了几分做人的信心了,自然是不能吝嘚瑟的。”

    这小子,每一句都看着像打趣,但一想,却有觉得不但有趣还很有深意。董德庆哈哈大笑,道:“现在瞧你,除了容貌普通了点,确实毫无缺点。”

    “看在厨子的份上,我接受了您的点评。”杜九言不予计较,打井水上来洗手,董德庆道:“脸也脏,洗洗。”

    杜九言摆手,“怕脏了水。”

    大家一阵笑。

    “杜先生今天的风头很大啊。”跛子推门进来,“街头巷尾都知道了,杜九言将西南十六人打哭的事。”

    杜九言无奈道:“邵阳的乡亲,就是太热情了。”

    跛子失笑,摇头道:“街口的乞丐,身边也围了很多人在聊天。”

    “你瞧不起乞丐?!”杜九言道。

    “要到钱了吗?”花子问道。

    跛子无语,败下阵来去换衣服。

    十多个人凑了一桌,晚上推杯换盏,个个喝的微醺。杜九言发现她的酒量很不错,敞开来喝半坛子酒不在话下。

    “爹!”小萝卜拱着她钻她怀里,塞她一个荷包,“这是我给你的奖励,你今天表现很好啊。”

    杜九言将荷包牵起来,醉眼朦胧地看着他,“你给我奖励?”

    “是啊。”小萝卜点头道:“奖罚分明,是您教我的。”

    杜九言指了指儿子的鼻子,手不稳地将荷包拆开,发现里面放着两个五两的银锭,她挑眉哈哈一笑,道:“出手很大方啊。”

    “您是我亲爹,我当然要大方啊。”小萝卜一本正经地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钱,我挣的吧。”杜九言道。

    小萝卜一脸遗憾地摇着头,“你我父子,不用计较的这么清楚啊,伤感情的。”

    “小兔崽子!”杜九言拍桌,小萝卜跐溜一下蹿了,扑到跛子怀里,“跛子叔,我爹打小孩子!”

    跛子抱着他,轻笑道:“你爹醉了,扶她回去歇着。”

    “醉了才打我。”小萝卜吸着鼻子,发现她爹并没有追来,正扯着窦荣兴的辫子,拉着他起来喝酒。窦荣兴睡的沉沉的,莫说扯辫子,就是泼他开水,他都不会醒。

    “没用。”杜九言嫌弃不已,一抬头发现,整个桌子上,就只有不喝酒的陈朗、酒量不知道深浅的跛子还坐着的,她手一指,道:“喝酒?”

    小萝卜去门外和花子他们玩儿。

    “喝吧。”跛子递了一杯茶给她。

    杜九言喝了一口,鼓着嘴拧着眉头,跛子指着她,“杜九言,你要敢喷我脸上,我就把你塞井里去。”

    “试试。”杜九言将杯子一丢,抬脚就冲着跛子招呼过去,跛子手一撑桌子,朝后一翻,人已经到了院中。

    风掠衣袍,拳惊耳,杜九言一声轻笑在他耳边响起,“接招!”

    “有长进。”跛子挥掌,掌风如刀,杜九言翻身,脚尖点在墙面,酒后绯红的面颊,在月光下莹莹生辉,一双黑亮的眼睛,满是狡黠,“暗器!”

    一块顺手抠下来的砖屑。

    叮咚一声,砸在了厨房的门上。

    门立刻裂了一道纹。

    “我的门”陈朗轻呼一声,杜九言轻笑,道:“让跛子修。”

    跛子一脚将小萝卜专做的竹椅踢出去,杜九言连着翻身去接,小萝卜嗷呜一声,捂着眼睛不敢看,“二十文钱买的!”

    “二十文!”杜九言将竹椅还给他,跛子已经欺身而来,手若银爪,直落在她脖子上。

    杜九言哼了一声,“够狠。”说着,右脚虚幻一招,左脚直击裆下。

    跛子让开,一头冷汗,“阴险!”说着,有意护着下盘,飞身而起,杜九言随他而起,点墙,如轻燕般上了屋顶,两人立在屋顶,拳来脚挡

    风吹着衣袍,撩着青丝,笑声轻快。

    月牙弯弯如银勾,小萝卜喊道:“月亮像钩子唉,把他们勾住了。”

    陈朗去看,微微一笑,道:“还真是。”话落拍了拍手,“惊扰了左邻右里,快下来。”

    两人飞身下来,杜九言酒醉的更厉害,跛子去扶她,她靠在跛子肩头一拍,“你不行,我自己来!”

    说着,摇摇晃晃回去歇着了。

    “她醉了,你也跟着闹腾。”陈朗无奈地看着跛子。

    跛子看着她的背影,笑道:“她武功进步很大。”以前她的功夫,就是花架子,出拳漂亮讲究快,但力道不足,就像一块中空的砖,碰见个硬鸡蛋,都能敲碎。

    现在却不同,她从每日翻墙奔跑的过程中,悟出了力道。

    “九言聪明,什么东西一点就透了。”陈朗抱着小萝卜,和跛子道:“你多教她,她一个女子在外面不容易,遇到危险也能自保。”

    跛子笑,无奈地道:“先生,刚才您也看到了,我并没有让她,十几招内我奈何不了她。”

    所以,一般人杜九言根本不在话下,至于那些并非一般人恐怕她就是再练十几年,也依旧打不过。

    “我爹很厉害的。”小萝卜道:“等她一下子翻到最高的屋顶上,跛子叔就不是她的对手了。”

    跛子一愣,问道:“你说的?”

    “我爹说的。”小萝卜嘻嘻笑着,看着屋顶,学着杜九言的语气,“两个月后,就能上去。”

    跛子无奈,摸了摸小萝卜的头,道:“快去洗澡,我将他们安顿好。”

    一堆人喝的东倒西歪,还真是来庆祝的。

    第二日,杜九言依旧早起,跑步,爬墙翻屋顶,众人已经习惯屋顶上叮叮咚咚的响声,所以蒙着被子继续睡,等大家都起来,董德庆揉着脖子,道:“早上,是不是有猫上屋顶了,叮叮当当响了好一会儿。”

    “是猫!”杜九言换好衣服,神清气爽地出来,董德庆拱了拱手,道:“我也是为老不尊,和你们这些小辈也能喝的不省人事。”

    杜九言撇了他一眼,道:“您该考虑的是,您的厨子是不是还能留了。他昨晚看他是自己回去的。”

    “臭小子。”董德庆怒道:“今天就撵走。”

    两个人在院子里随口胡扯,杜九言很不满地盯着陆续出来的钱道安三个人,“蹭了晚饭,蹭早饭,我们挣钱不容易。”

    “我、我、我洗碗。”宋吉艺道。

    杜九言颔首,“算你识相。”她说着开门出去,陈朗问道:“你不在家休息?”

    “出去了解一下行情,不能打没准备的战。”杜九言边走边道:“你们自便!”

    钱道安随她而来,凝眉道:“突然休一天,会不会和你有关?你想去哪里打听?”

    “衙门。”杜九言道:“以我对薛然的了解,昨天西南落了下风,今天势必要整顿一番,给西南正名。”

    钱道安一愣,“不、不会吧,西南虽霸道,但做事还算公平,不会有猫腻吧。”

    “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西南也非乖顺的兔子。”杜九言道:“我打听一耳朵,总没有错。”

    钱道安想想也对,有的时候防着比较好,“那你去衙门就能打听到?他们不会说的,毕竟这是要考核的,是秘密!”

    “不打听。”杜九言说着,摆了摆手,晃晃悠悠去了衙门,轻车熟路的敲门,扫地的老者给她开门,江书吏依旧坐在窗前写写画画,一抬头看到她,挑眉道:“又来,今天份的钱交了?”

    ------题外话------

    抱歉,昨晚忘记传后台了,乌龙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