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7 卷子烧饼(四)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67 卷子烧饼(四)
(156166http://www.156166.com)    顺天八年,六月初八,晴!

    每年这一天,是天下立志做讼师的学子们盛会,有的人不远千里赶来,有的人早早住在邵阳,只等这一天。

    北燕京,南西南。燕京讼行难进,西南讼行相比则松一些,所以到西南来考核的学子,每年都很多。

    卯时末,西南讼行门外,已经是排起了长龙,辰时正便要开考,所以大家早早来排队搜身进门。

    “九哥。”银手给杜九言理了理衣服,“虽然你很聪明,可是大家说考试的时候,就算再厉害的人,都要沉下心来答题,你可不能太得意,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杜九言点着头,“知道了,我认真考,戒骄戒躁!”

    陈朗又检查了一遍篓子,确认该带的一样没有少,他松了口气,道:“会搜身吗?要是搜身你小心一点。”

    “钱道安说会搜身,但只是略带过,据说现场监考很严。”杜九言道。

    陈朗点头,“那就好。”

    跛子咳嗽了一声,在她头发髻插了一支空心的银簪,低声道:“都是你仇人,若打不过就拔开簪子点上火,此物便会发出巨响。”

    “你会进去救我?”杜九言惊奇地看着他。

    跛子又咳嗽了一声,轻飘飘地道:“震慑对手,然后逃跑!”

    “此乃好物,多谢!”杜九言拱手。

    跛子轻轻一笑。

    “爹啊,”小萝卜挤到前面来,给杜九言理衣摆,“您要努力考试哦,得第一名,这样我在朋友面子会有面子。”

    杜九言撇了一眼儿子,“你有朋友?还要面子?”

    “要的,要的。”小萝卜点头不迭。

    杜九言无语。

    “九哥,九哥。”花子和闹儿来,杜九言受不了,挡着所有人,“各位,今日考试两个时辰,若担心我,中午再来接我。”

    她说完,头也不回的跟着人流去排队。

    “九言,九言。”窦荣兴和钱道安四个人来了,挤不过来只能远远招手,窦荣兴道:“好好考啊,你最厉害了!”

    杜九言挥手打了招呼。

    “后面的,快点。”门前书童催着,大家陆续进门,轮到杜九言,书童着重看了她一眼,目光顿了顿,随便翻了衣服袖子,衣摆等能藏东西的地方,就挥着手道:“最后一间,丁字房。”

    杜九言颔首,进了官学的内院,这里她上次来过,沿着抄手游廊,有好几个房间,分别标上了甲乙丙丁,再往前走就是薛然的办公的书房。

    房里面摆放了许多魏晋风的长几,约莫三十个左右。

    “坐那边。”坐在主案的监考指了第二排中间位置,杜九言打量了一眼对方,三十出头的年纪,淡眉大眼,肤色白净气质温润,应该是西南的先生。

    除了这位,左右以及考场后方,都各坐着讼师或书童,衣服颜色也略有些不同,应该是甲乙丙丁级别上的划分。

    这些她没细了解过。

    在厚厚的蒲团上坐下来,考场里陆续进来考生,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前后左右都已经坐满了人。

    “杜九言。”忽然,隔壁有位少年冲他挥了挥手,低声道:“杜九言,我认的你,上次你和郭先生打官司,我在外面看了,特别精彩。”

    少年二十左右,圆圆的脸笑起来左边脸有个酒窝,身体也仿佛为了呼应他的脸,养的圆圆的。

    “多谢。”杜九言拱手,少年也隔着桌子拱手,道:“我叫方显然。等考完我请你喝酒。”

    杜九言点头,道:“好!”话刚落,主案考官敲了桌子,盯着杜九言,警告道:“你若再说话,就请出去说。”

    “是!”杜九言应是,端身坐好。

    方显然缩了缩脖子,投来歉意得目光,也端正坐好。

    杜九言能感觉,四周除了方显然的视线,还有别人的,有好奇的,有不屑的,还有仇视的。

    仇视的?她回头去找,身后的人都垂下了头,认真研墨,看不清脸。

    她挑眉,不置可否。

    “关门!”主案考官手拿试卷,待书童关好门,他道:“时间为一个半时辰,自己把控。”

    说着,将试卷递给书童,依次发下来。

    “考试中,不可作弊,不可交头接耳,不可半道无辜离席,不可东张西望。以上若犯,一律罚没资格。”

    众人应是。

    “考完交卷,不得逗留,速速离去,此若犯,本场考试成绩作废。”

    众人又是应是。

    还真是严谨啊!杜九言将卷子前后翻看了一遍,一共两页二十题,皆是不同案例分析。

    “开始吧。”主案考官道。

    全场安静下来,毛笔落纸上,传来细微的摩擦声,杜九言余光扫过左边,方显然抓耳挠腮,瞠目噘嘴地思考。

    右边的考生则刚好相反,拿到试卷,像是赶时间一般,奋笔疾书,头也不抬。

    她一笑,提笔,沾墨,答题。

    “人来了?”门外有人趴着窗户朝里头看着,“看到了,坐在中间,在答题。”

    “哈,不知道是不是在写三字经。”

    “嘘。让她听到了,该改成百家姓了。”

    “就她这样的人,先生就不该收,败类。”

    “西南一向一视同仁,她来考就让她考喽,至于能不能考得上哈哈,谁让我们西南最公平呢。”

    门外,三个年轻的讼师轻轻聊着,“真想进去收拾她一顿啊,替郭师兄报仇。”

    “放心吧,好不了的。”

    三人说着慢慢走远,里面人却并未被惊动。

    一个半时辰,没有计时的时钟或是沙漏,所以考生们要自己估算时间,这也是考题之一。

    有人陆续停笔,细细回头自己的答卷,有人还在抓耳挠腮跳题疾书,杜九言放了试卷,揉了揉发酸的胳膊,举手问道:“可否交卷?”

    “可!”主案考官看她一眼,微微蹙眉,“试卷就放在桌子上,你收拾妥当可以退场。”

    考官不提示时间,直到最后一位考完,超时者,则会被扣分。

    “是!”杜九言收拾笔墨,起身,微微躬身沿着过道,在众人的瞩目中往外走。

    手去推门,忽然,身后传来嘎吱一声响,她回过头去,就看到他右边的考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在她的桌子上

    “不要。”杜九言出声,只听到撕拉一声,她的卷子一分为二。

    她捂着脸,随即那少年啊啊叫喊着,迅速将撕碎的卷子,一股脑塞进嘴里,嚼碎吞了下去。

    所有人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极快,快到大家做不出多余的反应。

    “哈哈,哈哈。”考生叉腰哈哈大笑,“烧饼,烧饼真好吃,哈哈”

    那是烧饼吗,那是她的卷子啊!

    脑子不好,还来考试?!

    ------题外话------

    可以多留言,但不是一个时间连着十几条这样的。比如更新一章你留一条,更新两章留一条这样的!

    数楼的很累的哈!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