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6 考试前夕(三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66 考试前夕(三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先生。”杜九言坐了一会儿,看着银手背书,语气平平没有任何情绪起伏,小萝卜拿笔不稳东倒西歪的写着字,花子嫌正楷不好看,故意在一笔收尾,添上一朵花,显得不伦不类,闹儿拿着旧衣服捻花走线,嘴里哼着小调,陈朗眼中含笑面上却是一派严肃。

    还真是有意思啊杜九言摇摇晃晃地回房,倒头就睡。

    等醒来时已经是半夜,她胸口趴着小萝卜,口水流了她一身。将他放好,起身去院子里洗漱。

    却发现陈朗和跛子还有银手都没有睡,正坐在院子里聊天。

    “聊什么?”杜九言倒茶喝着,陈朗笑道:“你醒了?中午喝了不少酒吧。这都要考试了,你多少也要看点书吧。”

    杜九言点头,“明天就看!”

    “和蔡卓如喝酒的?”跛子问道。

    杜九言点头,在银手的搬来的椅子上坐下来,和脖子道:“得空查一查他。”

    “查过了。”跛子说着,递了一张纸给她。

    杜九言挑眉,接过纸,上面密密麻麻写了很多,她凝眉道:“这么干净?”

    小时候读书门门科全优等,大了接管家中的买卖,但蔡家业大,他还有一位腿脚不便的兄长,侄子都已近十岁,下面还有两个弟弟,虽是庶出,但也很有才干。

    这么看,其实还是有些复杂的。

    “这么说,他想出来单干?”杜九言看完,不由兴叹,大家庭里的纷争还真是不稀奇。

    蔡府家大业大,子孙之间为了家产明争暗斗,实属正常。

    “这位蔡公子怎么了?”陈朗这两日常听他们说起。

    杜九言就将中午的对话和大家说了一遍,“现在看来,到是可以一试。”

    “九哥,那你投多少钱?”银手兴奋不已。

    杜九言凝眉,道:“就用他的钱,投给他好了。”

    一千五百两,过日子很多,做买卖很少!

    “你若真想投,到时候我跟去押运。”跛子道:“那条路我熟悉,从新化入广西境,再上船出海。”

    依他的经验,船根本不用到小琉球,在海上就会卖完。

    有跛子在当然是好的,但她不放心,“虽说富贵险中求,但不过一千五百两的银子,就算亏了也无妨。”又道:“蔡卓如这个人,既然决定要做,想必他已经想的很周全,我们大可放手,只等拿钱。”

    跛子没有反对,陈朗道:“你是打算长期做,还是赚些钱就收手。毕竟从广西过境,太危险了。”

    “有利就长期做。而且我们只是跟着擦边球挣点小钱而已。”杜九言道:“试一试,无妨!”

    杜九言决定了,他们三个当然是支持。

    “等下次,要是没有问题,我去押船。”银手嘿嘿笑着,“我从小就在海边长大,我一个猛子下去,能憋一盏茶。”

    杜九言第一次听他说,“还记得小时候的事?”

    “别的都不记得,只记得我家门口就是海。可能我爹娘就是出海死了吧,反正我就成了没人要的孩子。”银手咧嘴笑着,“九哥,我可以吧。”

    杜九言点头,“可以,等先走个几趟摸摸底,现在就让你去,我也不放心。”

    银手手舞足蹈。

    第二天,杜九言让小萝卜取一千五百两出来,小萝卜瞪圆了眼睛,“娘啊,为什么要娶这么多钱你是不是被人骗钱了?”

    “我投钱做买卖。”是不是被骗,她还真不好说,“如果顺利,一个月后就能变成三千两哦。”

    小萝卜蹙着眉头掰着指头算了算去,随后眼睛一亮,“好,那我取钱去,你在家等我哦。”

    他说着,拉着闹儿陪他去。

    杜九言没觉得奇怪,反正这孩子精明的很,轻易没有人能骗得了他。

    一会儿工夫,小萝卜将钱拿回来,杜九言去了一趟路府,蔡卓如看着她的钱,顿时笑了,“这钱是我给你的?”

    “现在是我的。”杜九言放在桌上,“你什么时候走货,需要我做什么。”

    蔡卓如哈哈一笑,道:“杜先生拟两份契约吧,一份你我签,另外一份我要和给我路走的那人签。”

    “早说,我只带了我们之间的。”杜九言说着,将早就准备好的契约拿出来。

    蔡卓如目瞪口呆,继而哈哈大笑,摇着头道:“这是我杞人忧天了,以杜先生的聪明,定然能想到这些的。”

    他说着,从头到尾看了一遍,随即在上面签了名字,摁了手印。

    杜九言也签好,两人各执一份,各自收好。

    “笔墨给我,还要拟什么样的合同,对方是谁?”她顺口问着,蔡卓如现在已经适应了她的精明,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获取自己想要的信息,“原广西督守,桂王第七房妾室的兄长,姓梁,表字玉井。”

    桂王这么多小妾?看来还真是身强力壮啊。杜九言头也不抬地写字,间隙问道:“什么约束?”

    “没有约束。”蔡卓如终于有了扳回一局的高兴,“只要他在契约上签字,那就是对他最大的约束。”

    杜九言白了他一眼,“你都知道这一点,他会不知道?”又道:“还有,他既是桂王的手下,你怎知,他和你来往做买卖,桂王不知道?”

    “要是他本来就是桂王授意,你我的东西进了广西境内,就是羊入虎口。”

    蔡卓如一脸惊讶,“你真是第一次做买卖?”

    “我有脑子,会思考,举一反三。”杜九言白了他一眼,自顾自的写上一条,“若有异心,不能护物周全。就诅咒他赚不到钱,妹妹还给桂王戴绿帽子!”

    蔡卓如哈哈大笑,“你这是诅咒?太过儿戏了吧。”

    “既不能约束,那就恶心恶心他。”杜九言契约给蔡卓如:“蔡公子你可不能负我啊。”

    蔡卓如嘴角僵了僵,面皮抖了抖,呵呵笑着道:“杜先生放心,绝不绝不害你。”杜九言不会是那种男人吧看着也不像啊。

    “那我就告辞了。明儿就要考试了,我得回去准备准备。”杜九言说着,拿着自己的一份契约,拱了拱手道:“祝我们都有好运。”

    蔡卓如也点头,“望旗开得胜,一切顺遂!”

    两人相视一笑,杜九言离开了路府。

    当夜,她靠在床头,将钱道安整理的资料翻了一遍。

    讼师考试分律、礼、义三天。

    第一天考律,百分制试卷一张,答完交卷,当天下午便会张榜公布得分。

    第二天考礼,按第一次成绩,分别由甲乙丙丁四组先生监考,分四个考场,每人底分十分,现场学子互相考题,答对者获对方五分,错则送分给对方。十分扣完则考完退场,分数不设上限,据说多年来本场最高分是二十年前,如今西南甲字组的组长刘公宰,一百五十分。

    这意味着,除了他自己的十分外,他抢光了十四个人的分。

    第三天考义,先生给题,分考场群口辨讼,按表现,先生现场打分。

    筛选后,录选人数由各组定,甲组需三科分数两百三十分,乙组三科两百,丙组一百八十,丁组一百五十据说历年最高分也是刘公宰,三百五十分。

    考的都是基础,在杜九言看来并不难,她合上卷子打了个哈欠,小萝卜张开眼,迷迷糊糊地拍着她的后背,宽慰着:“娘啊,别怕!”

    杜九言捏了捏他的小鼻子,“娘有你,什么都不怕!”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