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5 给你面子(二)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65 给你面子(二)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谢谢啊。”杜九言翻开钱道安给她整理的资料,挺厚的一本,可见他是费了很多功夫的,“我可以拿回去看?”

    钱道安很高兴她接受了,简直有点受宠若惊,“当、当然可以。本来就是给你准备的。”

    “谢谢!”杜九言收了,周肖扇子一收,笑着道:“我也有准备,怎么不谢我呢。”

    杜九言拱手,“多谢,等我考上,我请客。”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啊。”窦荣兴道:“周尧的案子后,就说要大吃一顿的,可是你不在我们一直没有吃。”

    杜九言看了看时间,“不行,今天我有约。”话落,指了指桌子上,“你们现在有钱了,随便吃,不用管我在不在。”

    “你有约了,约谁了?要不带上我?”窦荣兴凑过来,杜九言将他推开,“和一位容貌出众,才智出众的年轻小哥,吃饭!”

    蔡卓如无论是外貌还是气质,都很出众。

    “加油!”杜九言过去看着宋吉艺,他正压着宋吉昌,“改天请你吃饭。”

    宋吉艺眼睛一亮,“好、好。”说完,接着挠宋吉昌,“你、你坏。九、九言、言、好。”

    她笑盈盈地出了门,钱道安这才去将宋吉艺拉下来,无奈地道:“你们兄弟,好好说话。”

    “他坏。”宋吉艺不高兴,宋吉昌擦着鼻血,盯着宋吉艺道:“今年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每年回去,宋吉艺都会被宋吉昌比下去。

    “哼。我今年不回去。”宋吉艺负气回了房间,周肖无奈地笑着,道:“走,我们也去德庆楼吃饭!”

    一行人收拾了一番,也去了德庆楼。

    此刻,杜九言对面坐着蔡卓如,他斟酒给她添上,“不好奇后续?”

    “结局不是早就知道吗,有什么可好奇的,”杜九言尝了一口酒,并不好喝。

    蔡卓如观察着她的表情,轻轻一笑,“老太爷,将路守正关半年禁闭,请先生回来教导!”

    “那是他的福气啊。”杜九言可不认为路愈会因为管教路守正,而将他关禁闭。如果他想管,作为伯祖父,看见路守正这样,早就应会出手调教。

    可为什么拖到今天,才出手。

    是因为此次的事情很严重?

    杜九言觉得不全是,她反而认为,路愈关路守正,是为了让后者对箱子里的东西守口如瓶。

    知道箱子里东西的人不多,那么她呢。

    蔡卓如笑了起来,“讼师考试后,你就留在邵阳做讼师?没有别的打算?”

    “你有什么提议?”杜九言自斟自饮,浅浅的尝着味儿,“如果有发财的机会,望蔡兄提携啊。”

    她说着,和他碰了碰。

    “还真有。”蔡卓如扬眉道:“就看你敢不敢。”

    “说来听听。”

    蔡卓如道:“从广西过境运粮和绸琉球,你敢不敢?”

    杜九言眉头微拧,打量着蔡卓如没有立刻说话。

    “怕了?”蔡卓如问道。

    杜九言噗嗤一笑,“我是好奇,你为什么找我。”

    “因为你特别?”蔡卓如轻笑,“这个回答,满意与否?”

    杜九言挑眉,和蔡卓如碰杯,颔首道:“相当满意。”

    两人喝了几杯酒,菜上来,却皆没有动筷,杜九言问道:“差价能有多少,值得冒险?”

    从广西过境,杜九言很安全性表示担忧。

    蔡卓如笑了,他果然没有看错人,杜九言是真的不怕,他笑道:“值得!宝庆粮价一两银进五石米,而运去琉球便可卖到三两。”

    “一次折算损耗及工钱,每五石米可有一两七钱净利。”蔡卓如打量着她,不错过她一丝一毫的反应,“杜先生觉得如何。”

    只是倒卖而已,就有这么高的利润,确实不错,杜九言点头,道:“我能做什么呢?”

    “押车有人,收粮收布我蔡家有的是人,杜先生只要投钱就可以了。”蔡卓如道。

    杜九言点头,“投多少?”

    “杜先生想投多少,投多少,得利后按利润折算给你。”蔡卓如微笑看着她。

    杜九言笑了,举杯敬酒,“虽不知蔡先生为什么又给我送钱,但钱摆在我面前,我要是不捡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是。”蔡卓如哈哈大笑,“我方才说了,我对杜先生一见如故,绝无别的意思。”

    杜九言拱手道谢,“此事我要和家里商量一番,若是家人不同意,我会给蔡公子回话,”

    这就是委婉的拒绝了,蔡卓如猜得到,她为什么不同意,还怀疑他的动机。

    是因为廖卿长。

    廖卿长和花家的案子他已经知道了始末,他绝对相信,以杜九言的聪明,定然查到了廖卿长和桂王那边来往。

    “有的来往是交易,有的来往是生意。”蔡卓如含笑看她,算是给她解释了。

    杜九言对着酒杯里的酒,照了照自己的脸,蔡卓如轻笑问道:“脸上没有赃物。”

    “不。”杜九言道:“我只是看看我的脸是不是大了,令蔡公子如此赤城相待。”

    果然如他所料,杜九言是个风趣幽默的人,看来他今天若不如实相告,杜九言不会同意,甚至有可能,将他列为骗子一列。

    “和杜先生的买卖,其实是路老爷子的意思。”终于,蔡卓如如实相告。

    杜九言丝毫不惊讶,“我以为路老先生会杀了我灭口。”

    “不至于如此。”蔡卓如哈哈一笑,道:“至多割了舌头折断手而已。”

    “害怕!”杜九言凝眉,叹气:“怕到,我要回去和家人商量!”

    蔡卓如苦笑,看来,只有等了。

    下午,杜九言微醺的回了家,闹儿在收衣服,花子和小萝卜在写字,银手则在背诗,陈朗则拿着竹片敲着桌子,道:“银手,这首诗你用了一整日的时间,你根本没有用心。”

    “先生啊。”银手哭道:“我我真不是读书的料啊。”

    陈朗啪地一声打在他手心上,“接着背!”

    杜九言笑盈盈的地进门,大家看着她,个个都很高兴,却又不敢迎过来,纷纷冲着她挤眉弄眼。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