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3 上梁不正(活动)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63 上梁不正(活动)
(156166http://www.156166.com)    阁楼外,杜九言和蔡卓如道:“劳驾,帮我准备弓箭和长绳!”

    “好!”蔡卓如轻笑。这个少年真的很聪明,短短两日的时间,她就将一切都查清楚了。

    请她来,果真没有错。

    蔡卓如让常随取了弓箭来,路愈和路印都上了阁楼。

    “这什么意思。”路印一脸不耐烦,“大哥,您请的这什么人,故弄玄虚的,看着糟心。”

    路愈撇了一眼路印,没理他,而是问杜九言,“杜先生,这是何故?”

    “一会儿您就明白了!”杜九言将拴着绳子的箭和弓递给跛子。

    跛子站在窗口,拿着弓搭上箭,此刻早已有小厮站在路府外墙侯着。

    崩。

    箭射了出去,远远飞着,咚的一声钉在地上,那小厮喊道:“拿到了!”说着,拖着箭一路往榆树飞奔。

    随着他跑动,脖子手里的绳子不断放着。

    那边,小厮却手脚麻利地爬上了榆钱树。

    “这绳子”路愈似乎明白了,盯着远处隐隐绰绰的榆树,眉头紧锁,又是震惊又是气愤!

    路印喝问道:“装神弄鬼的,到底干什么。”

    “看那边!”杜九言指向对面。

    不远处的榆树边,火把晃了晃。

    跛子手里的绳子突然被扯的紧紧地,静止不再动。

    杜九言将绳子紧紧拴在一个箱子上,再取出一个荷包,随手装上墙角压窗户用的石子,装进去,又将荷包的提绳套在绳子上

    往外一推!

    就听到嘶嘶声后,荷包在所有人的视线里,从高向底,极快地滑了出去。

    直到消失不见。

    “这什么意思,荷包就这样到了榆树?不可能!”路印趴在窗口,紧紧盯着黑暗里的荷包,杜九言道:“这样看不清,再来个看得清的,大家就知道了。”

    说着看向蔡卓如。

    蔡卓如无奈地摇下楼又上来,手里提了个气死风的灯笼。

    将灯笼挂在绳子上,随即一抖,灯笼又迅速的滑了出去,在夜色里光线越来越淡,最后变成了榆树下的一个亮点。

    对面的小厮拾起灯笼,晃了晃!

    “原来如此。”韩愈脸色阴沉至极,“东西就是这么分批运出去的!”难怪他一直想不明白,那么大的箱子,那么多的银子,是怎么从这里出去,而又不惊动任何人。

    如果是这样,那就一切都说的通了。

    杜九言又道:“至于木箱子,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被拆碎了丢下去的,或许早已经在某一家的炉灶里,化作了一顿美味佳肴。”

    下人院子里都是买柴烧,多一点木头给他们做柴,想必他们也不会介意。

    “这事做的倒是挺邪乎。”路印看懂了,“但和我们正儿有什么关系。”

    杜九言没有说话。

    “这些事,就是他做的。”路愈忍着怒气,盯着自己年迈却不知事的弟弟,“你的好孙子,假装去了外祖家,却暗地里偷偷潜回来,和他的常随上了我的阁楼,将我的东西偷了。”

    路印盯着杜九言,喝问道:“是你这小子说的吧,说我家正儿偷了这里的东西。你就拿这个把戏来说明,这能证明,事情就是我们正儿做的吗。”

    “空穴不来风,杜先生既然认定是守正,就必然有她的理由和道理。”路愈拂袖,“下去看看。”

    大家鱼贯下来,对面取东西的和拉绳子的都回来了。

    “老太爷。”管事在路愈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路愈点了点头,“把东西都收拾好。”

    管事应是而去,将搜回来的东西重新收起来。

    “杜先生果然料事如神。”路愈也很意外,没有想到杜九言办事效率这么高,道:“东西虽缺少了一些,但无伤大雅,实在是太感谢你了。”

    箱子里的银锭都是官银,路守正盗走后一时不敢大肆花用,所以,损失并不大。

    杜九言回礼,“老爷子客气,拿钱办事,我的本分。”

    “这拿钱办事也分三六九等,杜先生的能力,有目共睹。”路愈真心称赞,“你小小年纪,便就有这样的头脑,实在令人佩服。杜先生未来不可限量。”

    杜九言拱了拱手,“承蒙您夸奖。”

    “非是夸奖!不过,事情还要收个尾,还要劳驾杜先生去一趟花厅,免得有的人,不见棺材不掉泪!”路愈看了一眼弟弟,和杜九言一起走在前面,那个小厮提着灯笼和荷包回来,将荷包还给了跛子。

    路印盯着小厮手里的东西看了好几眼。

    “找到了?”路守正听着说话,脱口说着就蹭的一下站起来,盯着杜九言眯着眼睛,不敢置信。

    杜九言道:“我方才说了,问你,是给你机会。”

    路守正想问她怎么知道的,可是他刚才已经失言了,再问,就等于告诉大家,东西确实是他偷的。

    “什么意思。”王氏不解地看着大家,“找到东西了,和正儿有关?”

    路愈眯了眯眼睛,盯着路守正问道:“我最后问你一次,东西可是你进去偷的?”

    路守正吓的一跳,立刻瑟缩着躲在王氏怀里不说话了。

    “不怕,不怕啊。有娘在。”王氏抱着比她高出半个头的儿子,“乖乖。”

    路印就喝道:“哥,守正还是孩子,这大半夜你不让他睡觉,还吓唬他,有你这样当长辈的吗。”又道:“再说,现在没证据,证明是守正偷的,就算是他拿的又能怎么样。他是孩子,小孩子懂什么,只是觉得好玩。”

    “是。”王氏道:“您的东西也找回来了啊。”

    路守正躲在王氏怀里,偷偷看着大家的反应。

    “他还小?”路妙冷笑着,“二祖父,婶婶,他都十四岁了。夜里都能去那种地方找女人了,还是小孩子吗。”

    王氏顿时唬了脸,“你一个女孩子家的说的什么话。我守正不可能去那种地方的。”说着又叮嘱路守正,“以后不能交那些不三不四的朋友,你年纪小,分不清好坏,会被人带坏的。”

    路妙嗤笑一声,“他带坏别人还差不多。”

    “妙妙!”路厉勤制止了路妙的话,“长辈说话,你不要插嘴。”

    路愈盯着路守正,眯了眯眼睛,道:“你如何知道,我阁楼上有东西的,是谁告诉你的?”

    他看着路守正,眸光中有隐隐的杀意。

    “我我自己无意中看到的。”路守正很害怕,“我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看见那么多官”

    路愈猛然拍了桌子,喝道:“住口。”不然路守正继续说下去。

    “既然事情清楚了,那我就告辞了。”杜九言不想听路愈的密辛事,“蔡公子,劳驾送我出去吧。”

    蔡卓如应是。

    路愈对杜九言就更加满意了,这少年已经非聪明可以形容,头脑清楚还能进能退,“杜先生,这是此番的讼费,还请收下。”

    他亲自奉上五百两的银票。

    杜九言不客气地收了,便由蔡卓如陪同出去,随即路妙也紧随出来,喊道:“杜九言,你很不错哦!”

    杜九言笑了笑。

    “这是这次的讼费。”蔡卓如将余下的一千五百两递给杜九言,“辛苦了。”

    杜九言从善如流的收了钱,“不辛苦。蔡先生苦思冥想的送钱给我,才是真辛苦。”

    蔡卓如哈哈大笑,看着她问道:“你如何知道的?”

    杜九言不置可否地扫他一眼,将银票叠好收起来,盯着蔡卓如,“下次有这样的好事,记得还来找我哦。”

    蔡卓如又笑了,“你如何知道,钱在树上的?”

    ------题外话------

    昨天长评写的真好哈,我都认真仔细地看过,思考了半天,就她的了(抱紧妖妖灵)的长评啦!

    劳驾加群(97620914)把地址戳给里面的任何一位管理员,鲜花饼会送到的。

    第二名:weihzy5518同学,币这就送来,哈哈!

    另外几位妹纸辛苦了,写的都特别好看,我笑了半天!另外的奖励也会送达!

    写长评,写评论的都辛苦了,爱你们,今天换我跳扭屁屁舞!

    ps:今天的提问。

    明天一章小萝卜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

    a:在写大字,满脸油墨扑上来抱着钱。

    b:在睡觉,睡眼惺忪地扑上来抱着钱。

    c:趴在门口,等着杜九言回家,然后抱着钱。

    这个问题没啥逻辑,哈哈,全靠蒙,都来蒙一个,把我的充值的币清空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