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0 先打一顿(活动)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60 先打一顿(活动)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见鬼了。”路守找了半天,身后并没有人,他带着随从在一个馄饨摊子前坐下来,杜九言就远远看着。

    银手奇怪地道:“九哥,为什么要跟着他,你想知道什么,问我啊。”

    “你门儿清?”杜九言问道。

    银手嘿嘿一笑,“那是当然,有回我干活的时候,差点和他打起来!不过最后我赢了。”

    杜九言看着路守正,道:“当时在偷的什么?”

    银手嘿嘿一笑,“偷一个赌鬼的银子,一起伸手的。这小子家里光铺子就有十几间,也和我们抢买卖!”

    “就他那样的,就是一个月家中给他一万两,他也不会够。”杜九言道。

    路守正付钱离开,杜九言和银手跟上,她问道:“他偷东西的水平,和你哪个高?”

    “那必定是我。他算半个偷,就是那种顺手牵羊的。”银手最近跟着陈先生学的成语,“我可是跟着师父学了半年呢。”

    杜九言白了他一眼,“这有什么可嘚瑟的,好好读书。”

    银手瘪着嘴,哦了一声。

    “走了。”杜九言跟上。

    还没宵禁,路上还很热闹,来来往往的人或是散步,或是赶路,虽不至于车水马龙,但也很热闹。

    路守正漫无目的走了一段,忽然拐道进了一家玉石铺子,杜九言拉着银手,“盯着他。”

    路守正这边看看,那边摸摸,忽然银手啊的一声,低声道:“九爷,他揣了个玉佛。真会挑,还是成色很好的。”

    “嗯。”杜九言没说话,就见路守正一转身出来,依旧是不急不慢地走着,拐道进了典当行,手里就多了几张银票,笑盈盈地回头去了榆钱村。

    杜九言这次没进去,而是坐在榆树下等着。

    榆树郁郁葱葱如华盖一般。

    “他这也败了,偷东西换钱然后接着去赌,一会儿还得出来。”银手朝里面看着。

    杜九言坐在榆树下,闭目养神,“会很快!”

    果然,半个时辰后路守正再次出来,但这次他很高兴,显然是扳回了本,喜滋滋地直奔红楼,直到到半夜才一脸疲惫地出来,回家去。

    白天睡觉,天一黑就出来走动。

    “准备弄他?”今晚换跛子陪着杜九言。

    杜九言盯着进首饰铺子的路守正。转眼功夫对方出来了。

    路守正今天心情不错,一出手就弄了个二两重的金钗,今晚可以多玩一会儿,他拐了一条道,忽然前面出个黑黑瘦瘦的少年拦在前面。

    “路守正。”少年靠在巷子口,挑着眉头,“今晚手气不错?”

    路守正凝眉,喝道:“滚犊子!”说着冲着杜九言走过去,杜九言一抬脚,搭在了对面墙上,拦住了路守正的路。

    “好狗不挡道啊。”路守正啐道。

    杜九言冷笑一声,猝不及防地出手,啪的一声,抽在路守正的脑袋上,“小爷最恨骂人的,还骂的这么没水平。”

    “嗷!”路守正完全没料到,对方会出手打他,顿时大怒,喝道:“你谁啊,老子今天不弄死你,老子跟你姓。”

    杜九言搭在墙上的脚一抬,横扫过去,路守正砰地一声,脸超地摔在地上。

    “跟我姓?你这样的,一生下来我就给你塞粪坑里!”杜九言啪啪又抽他两巴掌,随即长长舒出口气,“害我两个晚上没睡好,不打你一顿,气不顺!”

    路守正知道不是对方对手,而且他今天没有带小厮,顿时撑着爬起来,喊道:“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跟我走。”杜九言懒得看他,少年人长的眉清目秀,可却是败絮其内,实在让人厌烦讨厌。

    路守正反应过来,害怕地道:“你们绑架?”

    “就你,还绑架?”跛子出现,捏住他的嘴塞了块臭布,又用绳子捆住手拖着,“走!”

    不敢声张,路守正被带到一个路府的外墙下,这里很少有人来。

    “我问你答。”杜九言路守正嘴里的东西帕子扯开,路守正张嘴就求救,杜九言甩手又是一巴掌,打他的两眼冒金星,“你敢喊一句,我也不杀你,就把你一嘴牙都磕了。”

    没牙得多丑?路守正舔了舔松动的槽牙,抿着唇不敢说话。

    “五月十五到五月二十八,这十三天,你在哪里?”杜九言问道。

    路守正目光一转,道:“在在我外祖家。我外祖家在上河镇,这个我外祖那边的人都可以作证。”

    “问你一句,你答三句。心虚都写在脸上。”杜九言道:“你随从也跟着你一起的?”

    路守正小心翼翼地道:“嗯。”

    “随从现在何处?”杜九言道。

    路守正抖着嘴,小声道:“在、在家。”

    杜九言直截了当地道:“路老爷子丢掉的东西,是不是你偷的?”

    路守正瞪圆了眼睛,立刻摇头,“没、不是我。他一口破箱子,我才不会偷。”

    “问你箱子了吗。”杜九言抽了一下他的脑袋,“这么蠢,难怪天天输钱。”

    路守正怒了,瞪着杜九言,咬牙切齿。

    “东西在哪里?”杜九言问道。

    路守正撇过头去,“我不知道,就算你今天把我打死了,我也不知道。”说着,讥诮地盯着杜九言,“你是他们家请来找东西的狗?行啊,你既然能被人请来,那就肯定有本事了,你自己找啊。”

    “又说脏话。”杜九言啪的一巴掌拍他头上,“蠢的要死,除了骂人你不会说话了?”

    要是现在有刀,路守正愿意和杜九言同归于尽!这个小子太横了,横到让他豁出命的想报仇雪恨。

    “我偷的怎么样?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路守正啐道:“有本事自己找去。”

    杜九言眯着眼睛,跛子上来劝架,“打来打去的,手不疼?”

    “也对。我实在是太嫌弃了。”杜九言说着,脱了自己的鞋子,露着鞋底对着路守正。

    路守正吓的往后一缩,害怕地道:“打打人不打脸。”

    杜九言发现,这小子害怕,仅仅是害怕被打,而根本不知道,他偷了东西以后,被抓住是有多大的罪。

    “我这是给你自救的机会知道吗。”杜九言挥着鞋子,路守正喝道:“什么自救,你是根本找不到。再说,我也不需要你救。”

    杜九言冷笑一声,在他身上一搜,拿出一直金钗,掂了掂,“这有二两多三两重吧?你可知道,这分量的偷盗,是什么罪吗。”

    “我是小孩!”路守正昂着头道:“我今年才十四岁。”

    十五岁成人,他才十四岁,抓起来也就罚没些钱财,就能了事。

    仗着年少,为非作歹,反正不用负责人。

    杜九言手很痒,“那你知道,路老爷子那一箱东西,要是值上一万两,官府会怎么判你吗。”杜九言道:“小罪教训一顿花点钱,这么多银子,不判你斩立决,都对不起劳苦大众。”

    “不可能。”路守正道:“我娘说了,我是小孩,官府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大不了把东西退回去。”

    杜九言被气笑了。

    ------题外话------

    今天先玩个简单猜题:

    路愈的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a:贪污得来的银子

    b:上峰官员的秘密

    c:路家祖传的宝贝

    答对者每人30个币,截止到明天早上五点钟,我起床回留言的时候为止,哈哈!

    另外预告,明天早上有长评奖励活动,第一名奖励888个币,外加昆明特产鲜花饼一份,获奖者加群给地址,快递给你。

    第二名奖励666个币。

    其次,每个长评100个币。

    长评要求:与本书内容有关,可以是小剧场,人物小传,对未来剧情预测等等,三百字以上即可!

    一天时间,闲了赶快想。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