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7 难以接受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57 难以接受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输了?”王谈伶管理讼师行会丁字组已经有近十年了,行会讼师按考分排位,后期积累讼案再慢慢升级别。但就算如此,丁字组的讼师,也不是外面小讼行的讼师们能相提并论的。

    所以,输讼案是他乃至整个西南很少遇到的情况。

    “是!”郭润田垂头丧气地坐在王谈伶对面,羞愧地道:“而且,还是输给一个小秀才。”

    王谈伶惊讶不已,“小秀才?莫不是那个无赖,杜九言?”

    “先生也知道他?”郭润田提到杜九言,又气又心虚。

    这让他很暴躁,却又不得忍耐。

    “听说过,上次不是到官学薛先生那边闹事了吗。果真是个无赖。”王谈伶凝眉看他,问道:“你和我说说,讼案前后经过。”

    郭润田犹豫了一下,隐去他和吴川见面谈话内容,将别的事都说了出来,“也是我大意了,没料到对方可能是骗婚,只单纯觉得这个案子有些特别,所以就接了。”

    王谈伶有些奇怪地看着郭润田,“你接讼案前,没有调查过?”

    郭润田确实没有细致调查,实在是因为没有人敢和西南对着干,而他也从来没有输过。

    他相信自己的能力,就算对方请的讼师有点能力,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谁知道,这一次遇到杜九言。

    大意了。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王谈伶摇了摇头,“你读书时,官学的先生也和你们再三叮嘱,接讼案前一定要查问清楚,请讼的本人,他的周围邻居,一定要亲自、实地的查证,才能接讼案。”

    “吃一堑长一智,往后切不可再鲁莽行事。这样的案子本就不该接,你赢了是本份,不足为奇。可要是你输了”王谈伶叹了口气,“算了。你也不要放在心上,自己总结经验,有错就改,以后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郭润田拱手应是。

    王谈伶顿了顿又道:“这段时间就不给你派讼案了,你正好休息调整一下。”

    “是!”郭润田垂手出去,心里的火几乎烧到了头顶。他自小读书考试,举人后来西南官学,三年后又做了讼师,从来都是长辈和师长夸赞地对象。

    他虽然现在在丁字组,但年底考核他就能升到丙字组了。

    现在输了官司,他还得在丁字组再留一年。

    都是拜杜九言所赐。

    “杜九言!”郭润田冷冷地道:“我们的仇,不共戴天。”

    西南太久没有输过了。所以,整个西南三个馆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就连讼行馆的大先生程公复都知道了。

    程公今年六十有二,在西南四十余年,从一个小小的讼师,一直做到了大先生,成为整个大周讼师的楷模之一,是所有讼师心目中瞻仰尊敬的前辈。

    此刻,他停了手里修枝的剪刀,看着小书童挑眉道:“输了官司?这倒是稀奇了。”

    不少年了吧,他已经鲜少听到西南输官司的事了。

    “哪里的讼师这么厉害。是本家的?”程公复笑着接着给手下的牡丹修枝。

    西南是允许同门对讼的。只要是不违讼师操守条例,即便是同门师兄弟,也经常有接同一个案子,为原被告辩护,争的面红耳赤。

    但西南规定,争论仅仅只能在公堂,下了公堂后,还是同门师兄弟。

    “是外面一个小秀才。才报了今年的考核。”小书童捡着地上的枯枝,程公复一脸惊讶地再次停下来,“你和我说说经过。”

    小书童就说了一遍案子的经过,程公复凝眉,若有所思道:“这小秀才,头脑确实灵活。就是不知道人品如何。”

    “不好。”书童道:“她没多久前还去过官学,不但和薛先生吵架,还动手打了一个师弟。”

    程公复脸色就沉了下来,道:“这样的人可要不得。讼师的品性比能力更重要。”

    “是!”书童笑嘻嘻地道:“官学那边十几个师弟,正卯足了劲,等着考核那天整她呢。”

    这个程公复管不着,优哉游哉地修着枝丫。

    杜九言不知道西南的事,她坐在院子里,掂了掂手里的球,轻轻一扣丢给了小萝卜,“三人足球,看谁进球最多。”

    小萝卜和花子还有闹儿都不怎么活动,所以她就做了个球出来,让他们踢着玩儿。

    “这是球门。”银手将竹子编的筐往门口一放,“往这里踢啊。”

    三个孩子,围着个球在场中又踢又笑又闹的,不一会儿就是一身汗,脸颊红扑扑的喘着气。

    “爹啊,我、我跑不动了。”小萝卜道:“不过这个真好玩。”

    陈朗端着温水出来给他们洗脸,笑着道:“那就从明天开始,一天五十个大字,两首诗,背完了就可以玩。”

    “先生一言为定。”花子拍着手,道:“我以后一定好好背诗写字。”

    大家说笑着,晚上吃过饭杜九言早早歇了,第二天一早,依旧是腿上绑着沙包,跑了半个时辰后回来翻墙,上屋顶。

    比起前几天的咯噔响,现在明显要稳了很多。

    “九哥。”银手等了半天,发现没有瓦片掉下来,可他不敢睡,心里不踏实,“你上屋顶没有啊。”

    杜九言踢了一块瓦。

    银手哦了一声,用枕头盖着头,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九言,有新讼案了!”院墙外,钱道安和窦荣兴兴奋的脸,渐渐僵硬,目瞪口呆。

    一身湖蓝的中衣,绑着个发髻,风吹着身材修长秀美,而且,这么看着他们想到的词居然不是俊朗,而是秀美

    这,很奇怪。

    她背对着门,看不到正脸,但是瞧着露出的一截脖子,似乎没那么黑啊。

    “这是九言吗?”窦荣兴问道。

    钱道安看着,点了点头,“是他。”

    “怎么这么早来,昨晚没饭吃啊。”杜九言一个回身翻旋,从高高的屋顶,直接落在地上,“我去洗澡,你们先进屋喝茶。”

    窦荣兴和钱道安对视一眼,两个人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震惊。

    “九言的身手这么好啊。”窦荣兴摸了摸脖子,一阵发寒。

    钱道安轻轻一笑,“倒是少见。”

    看来,她以前和他只动嘴,算是厚待他了。

    ------题外话------

    考核,再等等!还有个小案子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