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5 瞧不上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55 瞧不上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都给我闭嘴,接着说婚事!再拔出萝卜带出泥,扯别的事,就都给我滚出去!”

    “大人。”郭润田不死心,付韬喝道:“郭润田,你也闭嘴!”

    郭润田恼火不已,他恶狠狠地瞪了杜九言一眼,喊道:“大人,杜九言并非讼师,不能留在公堂。”

    若非杜九言,此案他还有机会,决不能留着这祸害在公堂。

    “准了!”付韬看向杜九言。

    杜九言拱手,也不着急,笑呵呵地道:“大人,连走前学生有一问,想要请教。”

    郭润田顿时紧张起来,“不行,她不是讼师,这公堂上她没有说话的权力。”

    “我和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杜九言很不客气地白了郭润田一眼,“大人学富五车,学生又正要考试,难得的机会,还请大人给个机会。”

    付韬本来不想理她,但见她这样子,不由失笑,颔首道,“问吧,不准扯东扯西,问完就走。”

    “是!学生想问的是,顺天二年三月十二的一场官司,当时是毛县令坐堂审问。案子呢是一件杀人案,甘肃蒙烟柱在村中杀了隔壁邻居后,下落不明十二年,十二年后在邵阳县被抓,此案一审判斩立决,送朝廷后各位大人核为情实,当年秋天便斩了。”

    付韬凝眉,大家都不懂她的意思,疑惑地看着她。

    “大人可知道,这十二年,杀人犯蒙烟柱在做什么?”杜九言巡视四周。

    郭润田戒备地看着她,隐隐不安。

    “他出家了!”杜九言拱手,请问付韬,“大人,您说着案子判的对不对?”

    案子自然是没有问题,就算有问题,付韬也不可能说有,他凝眉道:“此案已经核实无误,当然是对的。”

    “原来如此。”杜九言负手走到吴月娟面前,“那为何杀人者幡然悔悟出家修行,却要依旧担负责任,而吴小姐出家后,就不用了呢?”

    郭润田只觉得头发都竖起来了,勉强质问道:“你什么意思?!吴小姐又没有犯错。”

    “郭先生,你要多读书啊,理解能力太差。”杜九言不屑的扫他一眼。

    外面一阵哄堂大笑,有人小声道:“杜先生说话真刻薄啊。”

    “你!”郭润田怒着要说话,杜九言袖子一拂,拱手道:“大人,学生的意思。只要是个人,就要对他做的事负责。杀人者偿命,订婚者履行婚约,这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此案,若大人判吴家无罪,不归还周尧聘礼,那么今后,将会有无数的女子,打着定亲的幌子,与男子定亲索要聘礼,转头却去出家为尼!”

    “因为,律法没有规定,出家后算不算悔婚!这是个极其好的例子,是全天下骗婚者的楷模。”

    “只要露上几分娇颜,便能骗上一千两的聘礼,这比红楼里那些夜以继日的姐姐们的钱,还要轻松啊!”

    杜九言说完,一拱手,道:“以上,乃学生拙见,请大人明辨。”

    公堂里一片死寂,所有人沉默着,琢磨着杜九言的话。

    哗!

    外面的百姓沸腾了,拍着手喊道:“杜先生,说的好!”

    “一定要杜绝这种骗婚的事,否则以后我们谁都不敢成亲娶媳妇了。”

    杜九言拱手,笑眯眯地道:“大家稍安勿躁,大人自有明断的。”说着,凑上去和付韬道:“大人,学生浅薄,还请大人赐教。”

    付韬沉默着杜九言说吴家父女骗婚,他还没有来得及查证。但她刚才的话,说的更加重要不管吴家父女是不是骗婚,可确确实实是一个不可以包庇无视的行为。

    若不然,将来一定会有人效仿,因为只要出家了,婚事就能作罢,就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大人,这是个例,杜九言危言耸听。”郭润田慌了,付韬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公堂内,所有人都压住了呼吸,等待付韬说话。

    “郭先生。”吴川意识到不好,忙催郭润田说话。

    郭润田攥着拳,他就知道,杜九言只要再开口,一定不会是好事。

    果然,她这番话就是最后的利剑,一瞬间斩断了付韬所有的犹豫。

    付韬沉思片刻,忽然拍了惊堂木,对焦三道:“你速速派人去平阳核实,查问此父女二人可有骗婚前史。”

    “是!”焦三拱手,转看跛子,“你走一趟,快马加鞭。”

    跛子应是,快步出了门。

    “吵吵闹闹两日,本官今日被一个秀才点醒,实在是惭愧!”他说着,摇头,叹了口气。

    大势已去,郭润田眼前发黑

    “男婚女嫁,本是你情我愿。现前因虽未核实,但两家已对簿公堂,势同水火。再强加亲事难免增添不幸,现本官判定,解除两家婚约!”他说着一顿,看向吴川,“吴川立刻将聘礼一千两银退还,当堂兑现,由本官作证!”

    吴川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

    “回家取钱去。”焦三上前。吴川看向郭润田。后者也是满脸汗水,大失风度。

    他就知道了,这个案子没的辩了。

    他顿时欲哭无泪,颤颤巍巍当着众人的面撕开衣襟,从里面拿出一卷银票,抽出一张出来,“草民无话可说,一切听大人吩咐。”

    焦三验过银票,冲付韬点了点头。

    “给周尧。”付韬说完,待周尧接过银票,他又道:“将吴川,吴月娟以及慧珠分别关押,待案情进一步核实后,再请周尧到堂作证。”

    是骗婚,还是偶尔为之,就看跛子查证的结果了。

    但不管怎么说,周尧和吴月娟的婚事纠纷,在这里就结束了。

    “退堂!”付韬说完,拂袖离开,吴川喊着,“冤枉啊,大人。”

    吴月娟吓地哭着,慧珠一脸苍白,“大人,贫尼何罪之有,您不能关押贫尼!”

    “有没有罪,谁知道呢。”窦荣兴道:“我看,你和他们父女一伙的,否则,你为什么轻易就收了吴月娟做徒弟。”

    慧珠目光微闪,满脸心虚。

    “先生。”郭润田的书童,担忧地扶住他,“我们回去吧。”

    郭润田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看上去心平气和。

    “诶?郭先生。”偏偏有人不给面子,在大门口拦住了他,“这就走了啊,不多聊几句?”

    郭润田面皮抖动,压着声音愤怒道:“我们之前,没什么好说的。”

    杜九言挑眉,笑眯眯的,“你没有,我有啊。”说着微顿,挑眉道:“你犯贪欲邪念助纣为孽,但凡传出去,就够你吃一辈子粗糠咸菜了,是吧?!”

    “你信口胡言,信不信我告你污蔑!”郭润田道。

    杜九言摇了摇头,“不要开口告我,闭口污蔑,律法也不是你这么用的,你这是浪费国家资源!”

    “杜九言,你不要太嚣张!”

    “难怪丁字组,你的理解和表达能力相当差!”杜九言嫌弃地挥着手,“往后见着爷绕着走,否则不要怪我掀你老底。相信我,只要我想掀,连你裹裤都能翻出来!”

    旁边好事的百姓听着,好奇地问道:“杜先生,什么老底?”

    “嘘!”杜九言道:“此事当做不可说。”

    众人哈哈大笑。

    郭润田拨开人群,仓皇而去。

    ------题外话------

    嗯,赢了!我们小萝卜同志要来了,他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事,猜猜看,他要干啥。

    哈哈哈哈!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