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9 熟人熟地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49 熟人熟地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中午,周肖摇着扇子,精疲力尽的回来。

    小萝卜一看到周肖,就跑过去迫不及待地问道:“周伯伯,报名顺利吗,肯定报上了吧。”

    “报上了!”周肖有些失风度地灌了一壶茶,才道:“九言,你是不是得罪官学了,怎么我报名,就那么多刁难。”

    “是有点矛盾,不给你报名?”杜九言问道。

    周肖摇头,“那倒也不是。就是刁难我,多办了几道手续,跑了个几间房,可累着我了。”

    “这些人一看就是公报私仇。”周肖看着她,道:“看来,你在西南名声很响,几乎人人看到你的名字,都面露异色。”

    杜九言笑了起来,给他续茶,“辛苦周兄了。”

    “不过,如果真是这样,那你这场考试就更加要准备充分了。他们很有可能在考场刁难你。”周肖摇着扇子,道:“笔试倒无所谓,可第二场抢分和第三场真案辩讼时,就会刁难你。”

    杜九言无所谓,“只要是按规矩办事就行。其他的到时候再说。”

    周肖笑着摇头,和杜九言相处就久了,就会发现,她的自信是与生俱来的,仿佛对任何事,都能成竹在胸,处变不惊。

    杜九言觉得没什么事了,便伸了腰,拉着儿子的手,道:“谢谢周兄,我回去睡觉去了,等考试的时候再来。”

    “还有,再提醒一句,那案子查探清楚比较好。”杜九言牵着儿子,晃晃悠悠的往外走。

    窦荣兴一脸无奈,“钱兄不听我们的,要不,你去激将法一下?”

    “我可没这闲情雅致。”话落,母子两人已经走了。

    周肖愕然一笑,喃喃地道:“还真是个凉薄的人啊。”

    “九言不凉薄。”窦荣兴辩解,“她其实特别热心的。”

    宋吉艺点头,“有、有、有分分寸,厚厚厚道。”

    “你们对她恐怕有些误会。”周肖哈哈一笑,“她和厚道可没半点关系。”

    杜九言却带着小萝卜直奔衙门。

    “看判牍?”焦三惊讶地看着她,“准备去西南考试?”

    杜九言点头,“这几天我很闲。”

    “有出息。”焦三哈哈一笑,随手指了个杂役,“带杜先生去卷宗房去,以后她来不要拦着。”

    小杂役应是。

    “等我考上了,请你吃饭。”杜九言扬眉一笑,焦三就指着她,低声道:“快考,考完跟着我挣钱。”

    杜九言拱手,“多谢三爷提携。”

    “多谢三爷提携我爹。”小萝卜也学着拱手。

    焦三哈哈大笑,“这小子,长大了不得了。”说着摆着手,“去吧,有事尽管来找我。”

    杜九言应是,跟着杂役去了后衙一个独立院子里。

    院子里有个老头在扫地,她站在门口忽然一笑,小萝卜问道:“怎么了?”

    “熟人熟地。”话落,杂役指了中间一间屋子,“就那间。江书吏在里面。”

    杜九言轻车熟路,推门进去。是个很大的房间,一排排的书架上放着很多卷宗,她走进去,老熟人从桌子后面抬起头来看着她,灰暗的眼睛一扫,道:“办什么事?”

    “看判牍。”杜九言回道。

    江书吏点头,随手往右后边一指,“多看点,钱不能白花。”

    “多谢。”杜九言进去,随手抽了一个卷宗,四周唯一的椅子在书吏身下。她拂开袍子席地而坐,借着光不急不慢的翻看着。

    小萝卜乖巧地趴在她腿边,眯着眼睛一会儿睡着了。

    母子二人安静至极,以至于过了很久,老书吏抬起头来,才发现他们还在。

    父亲脚边堆了一摞判牍,儿子靠在她腿边睡觉。

    “还真是小气啊。”江书吏撇了撇嘴,“一会儿看这么多,还当客栈睡一觉,不亏了。”

    时间,在书案上的沙沙声中流动,江书吏放了笔抬头动了动脖子,发现已是日落西山,他咳嗽了几声,提醒道:“灯油是我买的,要点灯,需付钱。”

    小萝卜蹭地睁开眼,拉着杜九言就走,“爹,快走!”

    杜九言一本本将判牍原地插回去,“明天再来。”

    说着微微颔首,抱着儿子出门。

    身后飘来江书吏毫不掩饰的说话声,“父子都小气。”

    “爹啊,明天早点来。”小萝卜抱着杜九言的脖子,她点头,“嗯,早点来不费他油钱。”

    小萝卜点头不迭。

    第二日一早,杜九言起床练功,银手用被子蒙着头,“九哥,一早打扰别人睡觉,不道德。”

    “清晨极美,我邀你享受人生,你该感谢我。”杜九言脚尖一点,蹭的一下点在围墙跳上屋顶,脚上的沙袋一晃,她身体也抖了抖,瓦片霹雳啪哒摔在地上。

    “呸呸!”银手一脸的灰,“我这人生,也太苦了。”

    杜九言哈哈大笑,忽然身边一阵风掠过,眨眼功夫,跛子站在了她三尺之外的屋顶上,衣摆浮动,瓦片却很稳。

    “下盘不稳。”跛子盯着她纤细修长的腿,“我不在的时候,你都在偷懒。”

    杜九言撇了他一眼,一个转身跳下去,紧接着脚点围墙,啪叽站在了屋顶。

    “九哥!”银手在下面怒吼。

    杜九言脚下一个用力,瓦片掉下去,咯噔摔在床边,银手吓的睡意全无。

    “会好的。”杜九言又转身跳下去,搭着帕子优哉游哉地去洗漱,“我说了一个月,不会多也不会少。”

    跛子弯腰整理瓦片,轻笑道:“做什么都这么自信?”

    洗漱吃早饭,杜九言牵着小萝卜出门。小萝卜一边走一边打着招呼,“先生,银手哥,闹哥哥,花子哥哥,我们走喽!”

    “早点回来哦。”花子挥着手,跟着陈朗干活,“先生,我听说要考试了,九姐是不是很紧张?”

    银手摇着头,道,“应该是他们紧张才对。”

    “又来了。花了不少钱啊。”江书吏上下左右很直白的打量,“要考讼师?”

    杜九言点头,“要考。”

    “秀才?举人?进士?”江书吏问道。

    杜九言两边书架浏览着,抽着判牍,江书吏道:“左边你也看?”

    “不看。”杜九言抱着卷宗在昨天的地方坐下来,头也不抬地道:“秀才。”

    江书吏摇着头,嫌弃不已,“这么多年,秀才考过讼师并成名的,不超过两个。”

    他伸出一只手摆了摆手,“你不行。”

    “我行。”杜九言眼睛都没抬,判牍翻的很快,眉头忽而舒展,忽而拧结,“看人不要太主观。”

    小萝卜跟着点头,“我爹说行,就行。”

    江书吏哼了一声,“吹牛吧,吹牛的人我见的多了。”

    “没有!”小萝卜插腰,鼓着嘴,“我爹行!”

    ------题外话------

    昨天谢谢大家的祝福,还有送礼物的小仙女。有你们我真是太幸福了,么么哒!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