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9 古古怪怪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39 古古怪怪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什么没回家,就是你卖了。”王癞道:“官爷,你们将他抓了。”

    蛙子一脚踹王癞屁股上,“给老子闭嘴,叨叨的,你做主我做主?”话落,又质问道:“你桂香什么人?”

    王癞皮糙肉厚,打了踉跄站稳了,脸色微微一变,支支吾吾地道:“我,我桂香哥哥!”

    “哥哥?”蛙子呸了一口,“桂香我不知道,你在王家村老子还不知道,你要有妹妹,还能活到今天?早被你卖窑子去了。”

    王癞是出名的混子,吃喝嫖赌样样俱全。

    “我,”王癞低声道:“表妹!”

    蛙子又看着路老四,“你说,王癞是桂香什么人?”

    “是、是、是表哥!”路老四结结巴巴地答了,正好屋里孩子哭,他慌乱地道:“我、我去抱孩子。”

    就跑房里去了。

    蛙子看着跛子,低声道:“这两个人一个告人,一个被告,却都遮遮掩掩的,感觉有古怪。要不……都带回去?”

    “等下。”跛子朝围墙看去,咳嗽了一声,“你怎么看?”

    蛙子一愣,“跛子,你问谁?”他话落,就听到隔壁有人道:“说告人,可告人者身份不明,按律先笞三十,说清了,再受理。”

    “对啊。”蛙子恍然大悟,冲着围墙拱手,“杜小哥,对律法这么门儿清,厉害啊。”

    隔壁没说话,跛子眼中都是笑。

    “听到没有。”蛙子冲着王癞道:“再遮遮掩掩,一人先笞你三十!”

    王癞吓的一个激灵,瑟缩着肩膀,“官爷,真的是……表妹!”

    路老四抱着孩子出来,朝隔壁看了一眼,也垂着眼睛跟着附和,“确实是表妹。”

    跛子道:“打吧。打完了不招,就抓去坐牢。”

    “别、别打。我、我不告了还不行吗。”王癞噗通一跪,“我不告了。”

    民不告官不究,能少一事是一事。蛙子点头,“不告就去三爷处撤案,少跟我们耍花枪!”

    “走吧。”话落,就和跛子一起回来了。

    他们一走,王癞指着路老四压着声音,道:“限你三天,交不出桂香或者钱就拿你的房子抵债。”

    话落,摔门走了。

    “不管了?”闹儿看着进门的蛙子和跛子,“桂香婶怎么办?”

    跛子道:“路老四可以去衙门报失踪,受理了自然会帮他找人。”话落,和蛙子说了几句,蛙子和大家拱手,“各位,告辞了。”

    便走了。

    “陈先生,”门没关,路老四抱着儿子,在外面探了个头,“先生在吗?”

    陈朗走过去,微微颔首,“路老弟,有事找我?”

    “先生能不能麻烦您帮我照看一下孩子,我、我出去找桂香。”路老四拘谨地说着,一抬头看到了跛子,顿时吓的一抖,“没、不、不麻烦您了。”

    说完,抱着孩子要走。

    “给我照看吧,没事。”陈朗喊住他,“人丢了是要找,不过一人之力太单薄,你还是报官比较好。”

    路老四紧紧搂着孩子,支支吾吾地道:“我、我不是不想报,而是……先生麻烦您了,天黑前我肯定回来。”

    说着,将穿着红着肚兜光着屁股的铁牛递过来。

    铁牛醒着的,瘦瘦小小的,眼睛骨碌碌转着打量陈朗,一下子咧嘴笑了,很惹人怜爱。

    路老四鞠了个躬,将孩子的换洗衣服放下来,就匆匆走了。

    “唉。”陈朗抱着孩子提着衣服,“也是可怜人。”

    杜九言坐在椅子上,打量着铁牛,淡淡地道:“可怜之人也有可恨之处。先生别急着可怜他!”

    “怎么了?”大家都看着她,闹儿惊恐地道:“难道路叔真把婶杀了?”

    杜九言摇头,“不好说。他和王癞都有问题。”话落,看向跛子,“他要一直不报官,你们就一直不管?”

    跛子点头,“人手不够,没办法。”

    “铁牛。”闹儿去接小孩,“我拿糖给你吃好不好啊。”

    铁牛听懂了一样,张着手臂要闹儿抱。小萝卜也凑上去玩着。

    杜九言回房看书,书是她买的,《大学》和《中庸》。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杜九言读起来有些晦涩,勉强读了几页,就有些昏昏欲睡,她揉着眉头靠在椅子上打盹,忽然听到跛子道:“可知其意?”

    “七通八不通吧。”杜九言睁开看着他,跛子站在桌前翻着《中庸》,面无表情地道:“讼师考试也要考四书五经?”

    杜九言回道:“不考,闲暇看看!”

    “市面有译本,原文对你来说,太晦涩难懂了。”

    意思是她学问低,读不懂这些。

    “我行!”杜九言翻开书,“不做文豪,我与人交流装做有学之士还是可以的。”

    跛子失笑,“自信有时和夏天的阵雨一样,来的莫名其妙啊。”他说着往外走,“记得练功!”

    杜九言埋头读书,漫不经心地回道:“好好做捕快,别跟着别人学挂羊头卖狗肉。”

    跛子噗嗤一笑。

    天色暗下来,路老四并没有回来,铁牛和小萝卜头对头睡着了,陈朗关门出来,忧心忡忡地和杜九言道:“会不会出事了?王癞子不是善茬。”

    “谁不是善茬?”银手和花子从外面回来,穿着杜九言早先给他买的一间驼红长袍,高高瘦瘦的,虽不如跛子英俊,但笑起来牙齿很白,很有感染力。

    花子穿的破破烂烂,蓬头垢面的捧着破碗,他一进来就被闹儿迫不及待地拉到一边说启蒙的事。

    陈朗将隔壁的事和银手说了。

    “我刚才在城外碰到他了,在和人打听什么。我没问,原来是找媳妇。”银手给自己倒茶喝着,“咦,这桌椅都是新买的?九姐买的,你又骗着钱了?”

    “靠本事,用词要谨慎客观。”杜九言提醒道。陈朗倒是想起什么来,“我去喊跛子,你们等我一下,我有事和你们说。”

    过了一会儿,他和跛子一起过来,跛子换回了衣服,懒懒散散的过来坐下,试了试圆角凳,“怎么买竹子的,因为便宜?”

    “因为凉快。”杜九言撇了他一眼,“有意见?”

    跛子点头,“有。”

    “憋着!”杜九言看着陈朗,“先生说吧?”

    ------题外话------

    发个脑洞猜一猜,路老四为什么不报官!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