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3 有气有节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33 有气有节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衙门牢房中,花家一家人被暂时关在一起,花鹏武整个人都萎靡着,花夫人和花婉娘坐在角落里哭着。

    “花老爷!”杜九言和崔树林走进,花鹏武楞了一下,惊讶地看着他们,“你们……怎么进来的?”

    杜九言挥了挥手里的银子,“有这个啊!”

    “我是问,你们为什么来。”花鹏武看杜九言很不顺眼……忽然的,他灵光一闪,福灵心至地问道:“那封信,不会是你们放进婉娘房里的吧?”

    为了让廖卿长退婚,花鹏武觉得,杜九言很有可能做的出来。

    这小子一肚子的坏水。

    “这不是重点。”杜九言道:“花老爷,你想出去吗?”

    花鹏武怒道:“当然!谁愿意待在这里。可现在不是我想出去就能出去的,他说我通敌叛国!”

    “过来。”杜九言招了招手,“盗贼开花,听说过吗?”

    花鹏武一愣,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不敢置信地道:“你的意思是,焦三他……”

    “嗯!”杜九言点了点头。

    所谓盗贼开花,便是捕快明着勒索,将一些江洋大盗的赃物丢进富户家里,随后上门去搜,咬定富户和盗贼有勾结,以此来要挟富户拿出家中一半甚至更多的钱财来消灾。

    但凡沾惹上的富户,十之八九,不是满门死绝就是倾家荡产!

    “原来如此……”花鹏武顿时明白了,难怪有那封信,难怪焦三一来就扣上通敌的大帽子,“怎么办,那现在怎么办。”

    杜九言又招了招手,低声道:“看在崔公子的面子上,此事我替你去办。只要你愿意交出一千两白银,我去和三爷谈。”

    “真……真的。”花鹏武不敢置信。

    崔树林点着头,“伯父,杜先生说到做到,你相信他。”

    “好!”花鹏武点着头,“我愿意出一千两。”说着将自己的玉佩接下来递给崔树林,“你去找苗管事,让他拿一千两给你,快!”

    花鹏武一刻都不想留在这里。

    “是。”崔树林拿了玉佩出去,过了一会儿就带着一千两银票回来。

    “我去去就来。”杜九言拿着银票出去,焦三正坐在房里和跛子喝酒,见她进来,哈哈一笑,道:“成了?”

    杜九言将一千两拍在桌子上,笑了笑道:“三爷,一起发财!”

    “那是自然。”焦三将银票收了,又从怀里拿出九百两给杜九言,“你的,收好喽!”

    杜九言一点不客气,将钱纳入怀里,“廖公子,您放走了?”

    焦三呵呵一笑,“他家有钱,我自然也要痛快点。”

    “三爷大气!”杜九言拱手,虽一开始说好的是她拿四焦三拿六。但这不重要,所以她不问焦三勒索了廖卿长多少钱,

    “去放人。”焦三和跛子道:“不用太客气。”

    跛子应是和杜九言一起出来,两人边走边道:“你是讼师,我怎么觉得你像土匪?”

    “我救他花家三条命,一条命一百两,心安理得。”杜九言淡淡一笑,跛子笑着道:“明明讹诈,为何到你嘴里,就成救命了?”

    杜九言停了脚步,夹道里只有她和跛子,她扬眉道:“这十天,我并非白查。廖家明着卖绸缎,暗中和桂王有来往!你说,以花鹏武这点家当,够廖卿长果腹吗。”

    “和桂王?”跛子蹙眉,“你如何查到的?他和花鹏武结亲又是为什么。”

    如果真是和桂王有来往,那廖家就算没有反意,也是奸细。就算两者都不是,可但凡被查,也是诛九族的事。

    那花鹏武确实要谢谢杜九言。

    “等办完事,我带你去看。”杜九言道:“看到,比我说的更明了。”

    跛子眉头紧锁,微微颔首,“好,我和你一起去。”

    两人下了牢房,跛子开门,道:“虽事情已经查明,你们是被人陷害。可往后交友也要谨慎,切不可糊涂行事,再给官府添麻烦,听到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花鹏武简直要磕头了,进了牢房只花了一千两,一家三口毫发无伤,这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多谢官爷,多谢,多谢!”

    跛子挥了挥手。

    “走,伯父!”崔树林扶着花鹏武,花婉娘扶着花夫人出来,杜九言随着他们离开了衙门。

    一路到家,坐下来后花鹏武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这一天就跟做梦一样。

    “阿弥陀佛。”花夫人道:“我要去给菩萨上柱香,多谢菩萨保佑。”

    杜九言一笑,道:“夫人,你们该谢的是崔公子,菩萨这么忙,可顾不上你们。”

    “是,是!今天得亏树林。”花夫人想起来,“树林啊,你和杜先生饿了吧,我这就让人去做饭。”

    “花老爷。”杜九言道:“进了牢房走一遭,这是晦气。不如明天就把亲事定了,也正好冲冲喜!”

    花鹏武看着崔树林,崔树林和花婉娘走过来,一起跪在他面前,崔树林道:“伯父,我和婉娘真心相爱,求您成全。”

    “爹!”花婉娘道:“求您成全。”

    今天这一遭,他心里很清楚,他再不待见崔树林,可是在为难的时候,还是崔树林不离不弃。

    “好!”花鹏武道:“明天是单日,后天一早,过大定,下个月就让你们成亲。”

    崔树林和花婉娘对视一眼,双双眼中都是喜色,两个人激动的磕头,“多谢伯父。”

    “多谢父亲。”

    “杜先生,谢谢你。”崔树林激动的看着杜九言,“您果真一言九鼎,说到做到。”

    此时此刻,虽后怕犹在,但是崔树林忽然很感谢焦三将花鹏武一家抓起来……因为有了这一劫,花鹏武才对他消除了一些嫌弃和不耐。

    若不然,他真怕他就算娶到了婉娘,将来她也会因为和父母的隔阂,而和他生出罅隙。

    杜九言摆了摆手,“既是这样,那我就告辞了。有事就去三尺堂找我。”

    “杜先生。”花鹏武忙拿了一包银子出来,“您忙了一晚上,这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我只拿该拿的钱,花老爷不用客气。”她说着,负着手晃晃悠悠的出了门。

    花鹏武啧啧叹道:“杜先生,真有原则和气节啊。”

    崔树林点头,“杜先生不是俗人,对这些身外之物看的很淡。”

    花鹏武敬佩不已。

    杜九言离开花府上了街,拐了两个弯后,跛子迎了过来,两个人踏着夜色径直往廖氏绸缎庄而去。

    廖家的绸缎在邵阳有两间,一间大一间小,杜九言去的是大的那家。

    铺子开着门,里面客人进进出出,小厮迎来送往很热闹。对面是间烧饼摊,门口还摆着桌子顺道卖胡辣汤,老板看见杜九言就笑着道:“马先生,您今晚有空啊。”

    “是啊,两碗汤,六个烧饼!”杜九言道。

    跛子惊讶地看了她一眼,和她对面坐下来,喝汤吃烧饼。

    汤和烧饼喝完,杜九言忽然抬起头来,“玩个游戏。”

    “嗯?”跛子道。

    杜九言放了筷子,揪着剩下的半块烧饼嚼着,“方才喝汤一刻钟,进去几人出来几人?”

    “进去十一,出来六个人。”跛子想也不想答道。

    杜九言赞赏地点了点头,“那么,剩下的人去哪里了?”

    跛子一惊,朝那边看去,绸缎庄的大堂内已经空了,几个伙计在扫地擦桌子的收拾,门口的红灯笼被挑下来熄灭,这是要打烊了。

    “细作?”跛子沉声问道,“所以你坐在这里几天,就确定廖家和桂王有来往?”

    杜九言道:“和正常人生意来往,何必遮遮掩掩。在邵阳不能见光,八九不离十和桂王有关。”

    “确实如此。”跛子点了点头,又惊叹杜九言的细心和耐心,“为了一桩婚姻小案和百两讼费,你这么认真?”

    杜九言叹了口气,无奈地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是有职业操守的。”

    那花家的钱,廖卿长的钱也是操守?跛子失笑,道:“廖家的事,你要告诉焦三吗?”

    ------题外话------

    嗯,这就是九爷,做好事不留名!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