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1 想干什么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31 想干什么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花老爷,我们崔府送聘礼来了,恭喜贺喜啊!”

    崔府送聘礼?

    廖府送完崔府送?花家就一个女儿,准备嫁两次?

    安静过后,现场哗地一声沸腾了,有好事者喊道:“这是一女二嫁啊,花老爷您这不厚道啊。”

    “胡说!”花鹏武脸色难看至极,先安慰女婿,“卿长不要误会,我这就让人将他们赶走。”

    廖卿长面色阴沉。

    花鹏武推开人群,往前头一站盯着一身喜服的崔树林,“气死我了,你就舒坦了?”

    “我不是。”崔树林道:“我只想娶婉娘。花伯父,求你将婉娘嫁给我。”

    “花老爷,崔公子是您女婿也算半个儿,要说他诚心气您,这话就太重了。”一个瘦瘦的少年上前来,笑着道。

    “你是谁?”花鹏武记得这个少年,十多天前就是她陪着崔树林去府中提亲的。

    少年拱手,笑意盎然牙齿白净,“在下三尺堂杜九言。”

    三尺堂,这个名字好熟悉,花鹏武正要说话,廖卿长走了过来,质问道:“你就是那个小讼行的讼师?就是你接的他的讼案,为他辩护?”

    “辩护你去公堂辩,跑这里来闹什么。身为讼师,简直丢进你们祖师爷的脸面。”花鹏武怒道。

    难怪崔树林胆子肥了,原来就是这个瘦巴巴的少年在背后出的馊主意。

    “做本分事,不偷不抢,为何丢脸?”杜九言笑着,和周围群众递名帖,“大家好,在下三尺堂杜九言,有人欺负了、看谁不顺眼啊就去找我们,讼费半价,服务周到,包君满意。”

    围观的群众纷纷笑了起来,觉得这少年有趣。

    躲在人群后的钱道安怒道:“我们就不该来,丢人!”

    “你到底想干什么。”花鹏武怒道。

    杜九言一笑,道:“来送聘礼啊。花小姐自小就与崔公子有婚约,现在两人都已成人,理所应当把亲事办了。”

    “婚约?”廖卿长压着声音,怒道:“他们有婚约,你当我在是什么?”

    杜九言这才转头看了一眼廖卿长,少年人生的道貌岸然,她一笑问道:“花老爷,他算什么?”

    廖卿长拳头攥的嘎嘣一声。

    “花大花二,将他们轰走!”花鹏武甩开袖子,怒吼一声。

    花大花二膀大腰圆,但见着杜九言,花二还是一阵心虚,这小子,有点邪乎。

    “滚!”花大一吼,随即两人出手,杜九言哈的一笑,道:“想打架啊,正手痒!”

    大家捂脸不敢看,宋吉昌兴奋地道:“有人替我们出气了。”

    他话落,就听到砰砰两声过后,花大花二已似山崩一样,倒在地上。

    宋吉昌目瞪口呆,结结巴巴地道:“怎、怎么回事?”

    四周一片也是死寂。

    “她、她会、会、武、功功!”宋吉艺体会过,所以确定。

    “好!”不知是谁忽然鼓掌,“杜先生,好身手!”

    掌声四起,噼里啪啦更加热闹。

    “过奖,过奖!”杜九言拱手,笑意浅浅一派淡然,“花老爷,承让,承让!”

    花鹏武面皮抖动。

    花府里的几个小厮合力,将华大花儿二拖下去。

    杜九言道:“没人上了?那么斯文点,现在我们好好说一说,花小姐的归属吧。”

    斯文败类!廖卿长怒道:“什么归属,你不要太过分了。”

    “好好做你的受害人!你的事,好说不好听哦。”杜九言站在廖卿长面前,低声道:“先听着,一会儿再说你的事。”

    “我什么事,你把话说清楚!”廖卿长目光微闪。

    “卿长,不用和她废话。等上了公堂,一个诱拐罪他担定了。”花鹏武指着崔树林,满面怒容。

    “根据《周律。刑律。贼盗。略人略卖人》条例,诱拐乃需以下条件。”杜九言把条例说了一遍,“……以强迫,买卖,盗奸等目的骗拐妇女孩童者,是为诱拐。”

    “花老爷,您看要上公堂,崔公子该定哪条呢?”杜九言质问道。

    强迫,盗奸。从字面便就能理解,男女双方,就算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奸淫,但也必定有身体接触,这对于花婉娘来说,是不能背负的名声。

    至于买卖,那就更谈不上,花婉娘在家从未出门,何来买卖?!

    花鹏武面色大变,怒道:“如何定罪,是在公堂之上,青天老爷会断。我不过原告,如何懂?!”

    “你不懂,那就不要胡说啊。”杜九言白了他一眼。

    花鹏武一口血涌上来,扶着胸口咳嗽起来。

    这小子讲话太刻薄!

    花鹏武怒道:“住口,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要被活活气死了。

    杜九言道:“又问!那就接着聊前一个话题,花老爷,你依旧不承认两家有过口头婚约?”

    “没有!”花鹏武很庆幸,当年只是口头说一说,并未互赠信物,否则今天就真的要被这小子逼的退无可退。

    杜九言挑眉,微微点头,“不承认,那可真是遗憾了……”

    “遗憾什么?”花鹏武脱口问道。

    杜九言眉梢一挑,笑的意味深长。

    花鹏武莫名其妙,正要说话,忽然就听到人群之后有人喊道:“让开,都给我让开,官差办案。”

    说着话,就见焦三带着跛子等一群捕快,穿过人群大步走来。

    “三爷,”花鹏武忙迎了上去,“您这是……来吃喜酒的?”

    焦三啐了一口,“吃个屁喜酒,我接到举报,说你家窝藏要犯!开门,我们要进去查。”

    “窝藏要犯?不可能啊。”花鹏武道:“三爷,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焦三不耐烦,将花鹏武一推,怒道:“是误会就解开误会,开门!罗里吧嗦的。”说着,带着一群捕快,强势进了门。

    “你们……三爷。”花鹏武一头雾水,华夫人也乱了阵脚,“老爷,这怎么回事。”

    花鹏武也没心思理婚事了,忙跟着进去进去打点。

    “伯父,我和你一起去。”廖卿长扫了一眼崔树林,跟着花鹏武进门。

    外面的百姓起哄的起哄,发懵的发懵,没弄明白事情怎么就从婚事演变成窝藏要犯了。

    “花家今天可真是热闹啊。”有人兴奋地道。

    崔树林也是脸色发白,不解地道:“杜先生,什么窝主?这事……是您安排的?”

    杜九言冲着他扬眉,笑着道:“你猜呢。”

    崔树林想了想,前几天他们一直在查廖卿长的事,又打点了几位和花家做买卖的掌柜,但并没有去衙门里接触焦三啊。

    焦三这种人,让他办事,肯定要花很多银子的。

    “我去看看。”崔树林不放心,“婉娘在里面,她肯定很害怕。”

    杜九言拉住了他,低声道:“别急,既然是搜查,那应该很快就会出来。”

    “三爷,三爷是误会,这一定是误会!”花鹏武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随即就看到焦三带着人又鱼贯出来。

    而一群捕快的中间,簇拥着花家一家的人。

    “怎么回事。”崔树林惊了一跳。

    ------题外话------

    九爷说,事情的本事没有那么简单!咳咳……早安,看完再睡会儿。

    话说,月票不能投,评价票还是需要的,装点门面很好看…显得人气贼拉高!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