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0 小姐安好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30 小姐安好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花大,花二,抄家伙跟着。”又回头对廖卿长道:“卿长稍坐,我去去就来。”

    花鹏武带着两个膀大腰圆的随从,大步冲去了门口。

    门打开,外面站着三个人,刘婆子在前,崔树林在右,左边还站着一个十六七岁黑黢黢的少年,花鹏武扫过一眼,一句话不多言,就喝道:“给我打出去!”

    花大和花二上来抄起棍子就打。

    崔树林被打了一棍子,疼的嘶嘶吸气,拉着杜九言道:“杜先生,我就说不行啊!”

    他已经上门过几次了,每回都是被打出去。

    杜九言左闪右躲,棍子挨不着她,“废话多,放!”

    嘭嘭嘭!

    三声烟火,炸开在花府外,就算是隔着三条街,也都听到了这动静。

    烟火过后,四周更加安静。

    “喊!”杜九言道。

    崔树林一个激灵,扯着嗓子喊道:“婉娘,我是树林,我回来了。”

    “婉娘!”媒婆也跟着喊,“崔公子来找你。”

    两个人的嗓音,简直有穿墙破云之势。

    花鹏武大怒,“给我闭嘴,不准嚷!”

    一轮棍棒骤雨袭来。花二只觉得棍子一沉,也不知怎么弄的,就见那个黑黢黢瘦弱的少年,手随意的一掀,他蹬蹬瞪后退了三四步,咚的一声,跌倒在地。

    花鹏武愣了一下。

    “花老爷,来提亲是喜事,你急着关门作甚。”杜九言目光一扫,花大吓的一抖。

    崔树林接着喊。

    “无赖!”花鹏武怒喝,杜九言笑盈盈地,“让我们见见花小姐啊!”

    花鹏武抄起花二的棍子就打,就在这时,他身后有女子喊道:“爹!是不是树林?树林回来了?”

    “是婉娘!”崔树林眼睛一亮,使劲力气往里头钻,“婉娘,是我,我回来了。”

    “滚!”花鹏武和花大合力,啪地一声将门关上,随即对里面喝道:“回去!”

    崔树林急的红了眼睛,冲着里头喊,“婉娘,婉娘啊!”

    “收工!”杜九言丢了一两银给媒婆,“改天找你。”试着对崔树林道:“急什么,人在里面,该是你的还是你的。”

    崔树林被拖走,刘媒婆在后头喊道:“杜小哥,我等你啊。”

    “杜先生。”崔树林不死心,好不容易把花婉娘喊出来,为什么又走了,“为什么又要走,再闹一闹啊。”

    “闹了花鹏武就同意将女儿嫁给你了?”杜九言摆了摆手,“回去说。”

    两人回了三尺堂,小萝卜扑了上来,喊道:“爹!提亲了吗?”

    “提了啊。”杜九言牵着儿子的手,悠哉悠哉地坐下喝茶。

    崔树林蹲在门口,一脸苦闷。

    “提到了?”窦荣兴凑上去,宋吉昌讥讽一笑,“怎么可能,只可能被打出来。”

    见窦荣兴不信,宋吉昌便去问崔树林,“她带你提亲去了?办成了?”

    “没有。”崔树林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我也不知道杜先生是什么打算。”

    宋吉昌目瞪口呆,“杜九言,你花一两银子找媒婆,跑人家门口放个鞭炮就回来了?”

    她真是拿人钱不当钱花。

    杜九言轻飘飘瞥了他一眼。

    宋吉昌抚额,“你达到什么目的了?”说着走过来,压着声音道:“不管事情真相如何,你可不能诓骗人。你想成为讼师,最起码的底线和道德得有。”

    “道德底线是什么?是你坐在屋里的纸上谈兵,还是占着资历来教育我?”杜九言冷笑一声,“你也没资历啊。”

    宋吉昌想打架。

    一边,钱道安讥诮地道:“你的目的是什么呢?难道不是为了惊动花小姐,让她和崔公子见上一面?然后呢,又吓跑回来了?”

    “你不是不管吗,问这么多是吃饱了撑了?”杜九言道。

    钱道安拍了桌子,“杜九言,你这是不识好歹?”这个人,真是牙尖嘴利,气死人不偿命。

    “识好歹,就是默不作声听你的嘲讽?”杜九言摆了摆手,“我不需要你们发表任何意见。”

    宋吉昌站起来,“凭什么,他一个外来的,我们却要被他欺负。”

    “因为你好欺负。”杜九言敲了敲桌子,漫不经心地道:“儿子,崔相公,咱们吃肉去,我请客。”

    她说完,窦荣兴和宋吉艺喊道:“九言我们也吃。”跟着跑出去。

    钱道安和宋吉昌对视,气的说不出话来。

    花府。

    花婉娘跪在父母亲房门外,用剪刀抵住脖子,哭道:“要不是今天他们闹一下,让我知道树林哥回来,你们是不是不打算告诉我树林没有死的事?”

    “你死一个试试。”花鹏武被气的脑子嗡嗡响,“你若敢自杀,崔树林也活不成,诱拐通奸之罪,他坐定了。”

    “父亲!”花婉娘绝望地看着花鹏武,“您太绝情了。”

    花鹏武拂袖,怒道:“你亦可以和崔树林私奔。但我话放在这里,天涯海角,但凡我找得到你们,崔树林必死无疑。”

    花婉娘自小读书,当是明白其中利害,她眼前发黑摇摇欲坠。

    花鹏武道:“扶小姐回去。”

    两个小婢女架着花婉娘回她的院子,花婉娘失魂落魄回到房间,扑在床上,如果不能嫁给崔树林,那么她成亲那日,就将是她的忌日。

    忽然,她的手一动,碰到一个东西,她一愣,揉干眼睛去看,整洁的床单上放着一封信。

    花婉娘迫不及待拆开来看信中内容,顿时满面困惑。

    ……

    月色如洗,夜色渐深,西南讼行中却依旧人来人去一如往常。

    郭润田从王谈伶房中退出来,与同僚一起边走边道:“此案着实无趣,因对方求到老师这边,我才接的。”

    他纯粹卖人情,“否则这种案件,怎需我出面。”

    张智昂颔首,同情道:“委屈你了。”

    毫无阻力和难度,对他们来说简直是侮辱。

    “不过,三尺堂是怎么回事。”张智昂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五个乌合之众,不足挂齿。”郭润田道。

    张智昂摇了摇头,语气嫌弃,“讼行越发混杂,层次不齐。需仔细整顿一番。”

    两人聊着,又各自分开回家。

    其后几日,杜九言都没有去三尺堂,带着崔树林四处打点。

    转眼便是五月二十二。

    花廖两府过大定,一早鞭炮锣鼓喧天,热闹非凡。

    花府家资殷实,廖府更是富甲一方,两家结亲自然是轰动全城。

    几十抬的聘礼从长安街头到街尾,如水龙一般穿街游走,送礼的亲眷边走边散着糖果,小孩子得了糖喜滋滋的说着恭喜,一派热闹喜庆。

    聘礼到花府门外,并未直接进门,依照规矩要在门外停一停。

    这么多的聘礼堆叠起来有小山高,花鹏武和花夫人站在门口,一脸喜色,满意之情溢于言表。

    “龙凤玉镯,十二对!”

    “翡翠玉如意一对!”

    “江南织造特贡冰丝两匹!”

    ……

    礼单上的聘礼念出来,引起围观群众一阵阵抽气。这些东西不止贵重,而且有钱也难买得到。

    “廖家真是有钱,又有诚意啊。”

    “花家小姐漂亮,廖公子英俊,真是天生一对!”

    好话不断,花鹏武满面春风,恨不得将女儿女婿请出来,让大家再多夸几句。

    “伯父。伯母!”寥卿长高头大马下来,在台阶下行礼,“礼已到,还请伯父伯母过目。”

    花鹏武抚着并不多的胡须,连声说了三个好,大声道:“如此诚意,让亲家费心了,还请卿长转告亲家,心意我收到了。”

    廖卿长拱手应是。

    “大喜喽!”刘媒婆嘹亮的声音,突兀地传了过来。

    随即,原本停下的锣鼓声,从别处响了起来,比起先前,这一次响声更大,鞭炮声更烈。

    浓烟中,众人就看到居然又来了一队穿着喜服,敲着锣鼓拖着鞭炮送礼的队伍。

    热热闹闹,吹吹打打,喜庆之气丝毫不输廖府。

    “崔府聘礼到,恭喜花老爷!”有人喊道。

    ------题外话------

    又是周六啦,一周过好快!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