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9 收钱办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29 收钱办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如果事成,我许你百两讼费。”崔树林眼睛发亮,满面期待。

    钱道安错愕,宋吉昌蹭的一下站起来,“一百两,你这是……”他想说杜九言要了,就是抢钱。这种小案,西南也不过收人五十两的讼费。

    她一个破秀才,居然有人给一百两。

    别人敢给,你敢要吗。

    可是,这话宋吉昌到嘴又不得不咽下去,因为杜九言是“自己人”啊!

    “一百两!”杜九言微微蹙眉,朝小萝卜看去,小萝卜拼命点头。

    一百两很多啊,就算坐吃山空也能吃上五六年了。

    “行,这案子我接了!”杜九言热情给崔树林倒茶,“我们现在聊聊案情!”

    “先别急着谈。”宋吉昌忍无可忍,她居然真的敢要,“崔公子,她可没有讼师牌,你确定?”

    崔树林看向杜九言。

    “是没有。”杜九言笑着道:“但我说了,任何事都有两面,我们看问题要多面去分析。”

    钱道安道:“怎么多面,事实就摆在我们面前。”

    “你可信我?”杜九言拍了拍崔树林打肩膀,“请讼这事,讲究你情我愿。我不强求你!”

    崔树林想都不想,“我信!”

    钱道安扶额,实在是无语了!他们这么苦口婆心的劝了,崔树林居然还点头说相信。

    杜九言是给他下药了吧。

    钱道安凝眉道:“你这么轻易接了,可知道后续有哪些事?公堂你都上不了,你接了岂不是戏耍他?”

    杜九言伸出一根手指,摆了摆,道:“这案子,你要真上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又没有证据证明,必输无疑!所以,想要赢,只能智取!”

    钱道安被气笑了,拍着桌子道:“现在是别人告他。不是你不想上就不上的。”

    杜九言微微点头,“我不想上,自然就有不上的办法。”

    “都消消气。你们也不公平,两个人吵九言一个。”窦荣兴说完,被宋吉昌一脚踹旁边去了,宋吉昌喊道:“杜九言,你哪里来的自信?”

    “天生的。”杜九言神色淡然,认真答了他的话,宋吉昌气的眼前发黑,“你……你简直有病。”

    杜九言懒得理他。

    “九言,”周肖看不下去了,拉着她到一边,好言道:“我问你,他说的话都是一面之词,若是他骗你呢?讼师接案前,都要询问调查看过资料才敢说接。”

    “否则,就是自己给自己挖坑,最后不但无法脱身,还弄的一身腥臭。”周肖发自肺腑,苦劝着。

    杜九言笑眯眯地回道:“我既接此案,就必然调查过了。”

    “什、什么意思?”周肖不解。

    杜九言看了一眼崔树林,回道:“中午我与他相约后,便去他家附近打听过,此案实情如何我不敢定论,但来龙去脉我已了解过。”

    “你可真是……聪明啊。”周肖无言以对,完全没有想到,杜九言居然已经调查了解过了。

    他要说她熟练呢,还是说她冲动?

    “那你不上公堂,准备怎么打。”周肖笑问道。

    杜九言不答,意味深长地道:“崔公子认识媒婆吗?咱们现在上门提亲去。”

    “提亲?”崔树林摇头,“不行,花老爷根本不会让你进门。我觉得你还是换个办法。”

    宋吉昌鄙夷大笑,指着她道:“你说的那么自信,我当你有上门妙法,居然就说这个?简直自取其辱!”

    “人活在世,不是我辱别人,就是别人辱我。”杜九言道:“但大多时候,都是我辱别人去。”

    宋吉昌胸口发闷!

    “走!”杜九言一手拉住崔树林,“我陪你提亲去。”

    ……

    花府中,花家大老爷花鹏武正与一蓝袍男子说话,男子今年二十有二,姓郭,表字润田,乃是西南讼行的讼师。

    讼行里讼师分甲乙丙丁四个等级,郭润田乃丁字辈,由分管丁字辈的王谈伶点册而来。他虽辈分低但阅历却不少,应对这种案件,绰绰有余。

    “此案我们既然接了,就必然不会有问题,你尽管为令嫒准备婚事,绝不会耽误进程。”郭润田微微一笑,神态笃定。

    花鹏武拱手作揖,感激不尽,“实在是太感谢了,此事扰的我家寝食难安。此人实在太过无赖,若非怕坏小女名声,老朽恨不得直接动手,将他打上一顿出一口恶气!”

    “武力粗暴也解决不了问题,花老爷还是交给我们吧。”郭润田很有信心,“诉状明日我便上缴府衙,不出十日便有回应。等县丞大人开堂,再来请花老爷到场。”

    “辛苦郭先生了。”花鹏武拱手,亲自送郭润田出门而去,奉上一包银子,郭润田摆手,“花老爷不必如此,定金我们已收,待结案后,你再付余钱。”

    “西南讼行的讼师就是不一样啊。五月二十二小女过定,届时先生一定要喝杯酒。”花鹏武心悦诚服,正要说话,门外小厮在门外回道:“老爷,廖公子来了。”

    廖公子本名廖卿长,是花家定亲的准姑爷。

    花鹏武点头,“请姑爷到正厅来!”又和郭润田介绍,“乃是新化廖氏的长房长孙。”

    “做绸缎生意的廖家?”郭润田门儿清,朝门外看去。

    廖卿长穿着一件藏蓝的锦袍,身形挺拔,容貌俊美,如初升的太阳生机勃勃又炽热美好。花鹏武对这个未来的女婿越看越喜欢,不但家势好,为人也刚正有教养,和他女儿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伯父!”廖卿长进门行礼,花鹏武拉着他介绍了郭润田,三人依次落座,廖卿长道:“适才我朋友告诉我,崔树林去了一家叫三尺堂的讼行,他们接了他的案子。”

    三尺堂?没听说过啊,花鹏武看着郭润田。

    “一间小讼行,三年来从未接过讼案。”郭润田语气不屑,“花老爷不用放在心上。”

    花鹏武回道:“有郭先生和西南在,他找谁都没用,老夫很放心。”

    “那就好。”郭润田见翁婿二人有话说,便起身告辞,“如此,我就不多留,有事再遣人来通知花老爷。”

    “慢走,慢走!”花鹏武和廖卿长送客回来,刚到门口,就见小厮匆匆来报,“老爷,刘媒婆和崔公子求见,说为崔公子提亲的。”

    “他们让老爷和小姐亲自去接人,否则他就要嚷的全天下都知道,小姐她……她……”小厮回道。

    反正话说的不好听。

    花鹏武大怒!

    ------题外话------

    又出来两个小哥哥……我们欢迎小哥哥出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