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4 其乐融融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24 其乐融融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怎么样,他们收你了吗?”陈朗给他们开的门,又朝外面看了看,将院门关上。

    杜九言回道:“收了!我本都不想进,可盛情难却,便勉强进了。”

    “九姐姐真厉害。”闹儿拍着手,“我就知道你一定行!”

    杜九言赞同的点头,夸赞道:“闹儿眼光好。”

    “嘻嘻,那是当然的。”闹儿说着,递过来一碗汤,“九姐姐快和点汤补补脑子,是跛子哥早上买的猪脑,我亲自炖的汤。”

    一股腥味扑面而来,杜九言皱眉看向门外的跛子,很怀疑是跛子故意使坏。

    跛子半面脸无喜无悲,“不用谢我!”

    杜九言很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

    “喝点吧。”闹儿目光殷勤,“我们都舍不得喝。你这么辛苦,我们都吃你的用你的,你要是身体不好,我们都会难过心疼的。”

    小萝卜捂着鼻子滋溜一下跑了,抱着跛子的大腿,“跛子哥,有没有热水,我要洗澡!”

    “有!”跛子抱着小萝卜,“咱们去洗澡。”

    杜九言哎呀一声扶住了额头,“不行了,不行了!我这头晕的厉害,约莫是困的,我要去睡会儿了。”说着,拍了拍闹儿的肩膀,“大家都很辛苦费脑,你给大家留着吧。”

    说着,推门进了房间。

    闹儿嘟着嘴去看陈先生。

    “我去和她聊聊。”陈先生敲了敲门,房内杜九言应了,他推门而入,两人对视皆是苦笑。

    陈朗道:“闹儿心地良善,一片好心。你该喝点。”

    杜九言给陈朗倒茶,情真意切地道:“先生年纪大了需要补一补。”

    陈朗一怔,哈哈失笑,摇着头道:“我忘了,和你说话从来占不了上风。”话顿,他道:“我没想到你的事情这么顺利。既然入了西南官学,那往后就要好好读书才对。”

    “先生,我会背《周律》,现在就差实践。”杜九言道:“不需要别人再教我。”

    她没强调三尺堂,是因为在她看来在哪里都没分别,反正最终目的都是考讼师资格证。

    这话要是薛然听,定然是嗤笑鄙夷,可陈朗却知道,杜九言没有开玩笑,他是真的将《周律》记住了。

    “这个怕不容易,没有考核你上不了公堂。”陈朗道:“不管如何,三人行必有我师,你虚心一些,多积累知识,攒一些同科人脉亦是不小的收获。”

    杜九言点头,表示知道了。

    “明日就去报道?”陈朗笑着,杜九言就是这样有意思,她张扬自信,可不懂的她却又能虚心讨教。他高兴地问道:“可要额外准备什么?”

    这事她忘记问了,不过,大概也不用再准备了,毕竟他们五个人不会教她读《周律》的!

    靠人不如靠己啊,杜九言看着陈朗道:“我去了就是他们最大的福气,别的都不需要了。”

    “你这自信要保持啊。”陈朗失笑,开门出去。

    杜九言倒在床上发呆,一点都不自信。

    小萝卜说的对,她手里就这么点钱,寻常花销据说撑住七八年没有问题,可她要养这么多人,能撑住半年就不错了。

    另辟蹊径?

    想的容易,做起来不容易。而且那五个人也不过想骗她一个月馒头吃,根本没有打算和她一起共事。

    没资源,没人脉,什么都没有。

    她的路真是又长又崎岖呢。

    “娘。”小萝卜光着屁股,蹬蹬跑进来,奶声奶气地道:“娘,你睡着了吗。”

    杜九言歪在床上打量着小萝卜,嫌弃不已,“光着屁股,羞不羞?”

    “不羞,跛子哥说我们这里都是男人,没关系。”小萝卜说着扭着屁股去翻衣服,“娘啊,你是不是特别累?要不要我喂你吃饭?”

    杜九言坐起来,拍了一下小萝卜圆溜溜的屁股,“走,吃饭去。”

    说着,她大步出了门。

    银手和花子一起回来,桌子上拍了十几个铜板,花子笑嘻嘻地邀功,“我今天运气不错,要了十二文钱!银手哥,你得了多少钱?”

    “这么多。”银手变戏法一样,拍了两锭银子在桌子上,“十两银锭!”

    花子和闹儿哇的一声扑上去,一人拿了一个,“银手哥,你好厉害啊,我们这个月下个月都有饭吃有地方住了。”

    “以前也没让你们饿着啊。”银手抓了个桃子啃着,一脸得意。

    陈朗叹气,“吃饭吧!”偷总归不是长久之计,对几个孩子的影响都不好,可这里所有人,就是他年纪最大吃的是闲饭,最没有资格说话的人,就是他。

    跛子无声的坐在陈朗身边,仿佛在说,有我陪着您吃闲饭。

    “先生放心,我这十两从赌场里顺出来的。那个赌鬼一边喝酒一边赌,手边上堆着几百两的银子,我就顺手摸了十两出来。”银手嘿嘿笑着,将桌子上的钱,并着抽屉里这两天的钱,一共十三两都堆在中间。

    “九姐,这钱你收着,以后我们的钱都交给你保管!”银手道。

    杜九言走过来,陈朗给她让了位置,她坐下来凝眉道:“你们这能力不错啊,为什么以前过的那么落魄?”

    “以前有钱就花了,现在不一样,”银手笑着道:“我们有家了,所以挣钱要慢慢用。”

    杜九言微怔,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包括跛子,每个人的神色都和以往不同了,安宁沉静,不再时初见他们的颠沛流离中得慌乱不安。

    其实细想后很有意思,以前银手也能偷,花子和闹儿也能要着钱,想要存钱租个院子,给自己一个家不是不可以。

    “你在想什么?”跛子忽然开口,看着她,“疑惑,为什么以前我们不赁宅安家?”

    杜九言点头。

    “你想多了,我们都是大男人,住在哪里都是家。”跛子道。

    杜九言眯眼看他,扬眉道:“这么说,还是因为我,你们才有这个家喽?”

    “对!”跛子正要说话,花子已经点着头,道:“因为九姐姐,我们才有家!”

    杜九言咳嗽了一声,“我功劳这么大,所以钱都是我的?”

    “嗯。”花子和闹儿都点着头。

    小萝卜悄摸地将钱搂在怀里,双眸锃亮。

    银手见得意地哈哈笑了起来,道:“尽管收着,有我在,饿不死你们!”

    “还是银手好。”杜九言将小萝卜的钱拿回来,撇了一眼跛子,“不像有的人,光说不练!”

    跛子喝茶,厚厚的发帘自在的搭在脸上。

    小萝卜瘪着嘴,拱着屁股爬凳子上坐着,不高兴。

    陈朗咳嗽一声正要说话,跛子已经道:“我也即将有事做!”

    “跛子哥,你也去做事了,做什么事?”大家都好奇的看着跛子,很惊奇他突然的改变。

    跛子神秘一笑,道:“自有解答的一日,不急。”

    “那我们就等着喽。”杜九言就是刺跛子,回他以尖酸刻薄。她将桌子上的银子一推,给了陈朗,“先生,钱既然已经偷回来了,没有自首找打的道理。这钱先生收着,柴米油盐都要钱,能余着就余着,将来给银手存老婆本!”

    偷盗十两被抓后,是要判斩监侯的,这么重的刑,还是心安理得的花掉比较好。

    “还是你想的长远。”陈朗道:“只是银手这样不是长久之计。虽说盗亦有道,可毕竟不是正经行当,太危险了。”

    银手今年也才十六岁,半大的孩子,想改好还是可以的。

    “别,我可没说我要成亲的。女人就是个麻烦,我这辈子就是……”银手一脚搭在凳子上,侃侃而谈的说了半句话,忽然小萝卜一拍桌子,喊道:“银手哥!”

    银手顿时反应过来,抱着拳嬉皮笑脸,“姐,九姐,我不是说你啊,你不一样。”

    “我怎么不一样。”杜九言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银手眼睛骨碌碌一转,道:“你是男人啊!”

    ------题外话------

    为什么不留言,在干什么!?

    发现我凝视你们的眼神了么,哼!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