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2 不行就告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22 不行就告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又见面了。”杜九言热情地拱手,“幸会,幸会!”

    一点都不幸会!钱道安决定不给杜九言父子说话的机会。

    “杜公子,情况是这样。如今的讼师一行,早已经败絮其内,若非我等早在祖师爷面前立誓,此生不改初心,定然早就改行去了。”

    “我见你老实,所以真心实意的奉劝一句,早点止步,别再蹚进这浑水里。”钱道安一副好言相劝的样子。

    钱道安情真意切的叹了口气,一抬头却发现本该感动的父子俩人,居然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莫说感动,连眼皮都没动。

    “没听懂?”钱道安问道。

    杜九言凝眉,认真问道:“谁把讼师一行败了?”

    “西南讼行!”提起西南讼行,钱道安就来气,“他们垄断了整个讼师行当,逼得别人无路可走,你说可气不可气。不过,这是他和我们的仇怨,你大可去报名入官学。”

    杜九言同仇敌忾地道:“我也气啊,所以来你们三尺堂,我们一起报仇。”

    谁稀罕一个连《周律》都没读的人。钱道安耐心的,善意地道:“你没有仇怨,大可不必得罪他们。做讼师,还是官学靠谱啊。”

    “有仇怨啊,谁说没有!”杜九言话锋一转,问道:“你上过公堂吗?”

    钱道安一愣,脸腾的一下红了,随即正色道:“不是说了吗,讼师一行被垄断,我们这些小讼行生存很艰难。”

    “垄断一条道,就换条道走。”杜九言喝着茶,语气淡淡然,“难不成,你们一直拱着一堵铜墙铁壁不回头?”

    钱道安点头,随即又摇头,怒道:“什么拱,我们又不是猪!”

    “换条路吧,”杜九言打量着四壁溜光的三尺堂,还不如深山里搭的茅草屋,唯一的好处就是不漏雨,“走乡村包围州府的路。”

    钱道安一头雾水,“怎么包围?”

    杜九言似笑非笑地道:“同意我留下,带你们奔小康。”

    “什么奔小康?”钱道安神情坚定,“不行,你不能留。”

    这父子两个太狡诈,还喜欢得理不饶人,钱道安确定不能收。

    杜九言忽然一概亲和模样,往椅子上一靠,架着二郎腿,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钱道安顿时浑身发毛,戒备地道:“你想、想干什么?”

    这小子一定在想坏主意。

    杜九言问道:“不同意?”钱道安坚定地摇头,“不同意。”

    “那好!”杜九言敲了敲桌子,着重强调了一句,“我去告你们!”

    钱道安蹭的一下站起来,义愤填膺,“你凭什么告,我们没犯法,再说,官府是你家后院,你想告就能告?”

    “作为讼师,这话说得没水准,难怪至今没开张!”杜九言也站起来,负手看着钱道安,“二两银!我若告你们抢,依律一人笞八十!你们是讼师,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我若告你们骗!那你们至少一人三十板,罚银十两。罪加一等……”

    “够了。”钱道安道:“你有证据吗,证人呢?我也能反告你诬告之罪。”

    杜九言扬眉看他,没说话。

    “哎呦!”小萝卜往地上一倒,屁股拱着像一只毛毛虫,扑上去抱住钱道安的腿,“爹啊,我被打了,我好疼啊……您别管我了,去报官吧。”

    杜九言掩面惊讶,露出惶恐不安之色,“我的儿,这些人真是太可恶了,骗钱还打人!”

    “呜呜……”小萝卜干嚎着,声音洪亮,“我们好可怜啊。”

    杜九言点头,假意的擦了擦眼泪,泪眼朦胧的看着钱道安点了点头,“是可怜!初来乍到就被骗。”

    钱道安看看抱着他嚎哭的小萝卜,又看看泪眼朦胧的杜九言……震惊,惶恐,不安,愤怒,郁闷……交杂着,让他哑口无言。

    这么多年他混迹在外,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无耻。

    “凭、凭、凭什么?”钱道安动了动腿,小萝卜立刻拱着屁股,也动了动。

    杜九言擦了擦眼泪,面色苦眼睛笑地道:“我弱,我有理啊!”

    “你们!”钱道安噗通一声倒坐在椅子上,“我、我、我同意还不行吗。”

    他同意,是因为他知道杜九言说的一句没有错,她们刚才确实拿了二两银子出来……只要上公堂,他们三尺堂有一百张嘴,也打不赢这官司。

    “同意了?”小萝卜一骨碌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抱着钱道安的胳膊,笑嘻嘻地道:“钱伯伯好!”

    钱道安眼前发黑。

    “你们不吃亏,”杜九言道:“相信我。”

    鬼信你!钱道安心里呐喊着。

    “我、我、我不、不、”门咚的一声打开,宋吉艺冲了出来,插着腰抽着气地哭,“不、不同……”

    杜九言眼睛一亮,少年生的浓眉大眼,皮肤白净,简直是活脱脱长大后的小萝卜,她顿时觉得自己是老母亲,笑着点了点头,“你确实很不同。”

    “同、同意!”宋吉艺怒道。

    小萝卜拍手,“宋二伯伯真好,您是这里看着最像好人的人了,谢谢你同意。”说着,跑过去抱着宋吉艺手,摇啊摇。

    宋吉艺气的甩手,“我、我、我说、说、不、不同意。”

    小萝卜立刻嫌弃的松开,蹬蹬跑回来坐杜九言身边。

    宋吉昌和窦荣兴也跟着出来,尴尬懊悔的站在后面。

    “钱兄!”杜九言笑眯眯的和钱道安道:“这事……恐怕还需要你解释一下。”

    钱道安欲哭无泪的回头看着同伴,憋着嘴道:“三位贤弟,先过来坐,我们慢慢说。”

    “真留下他们?”宋吉昌悔的肠子都青了,以后出门一定要看黄历!

    钱道安点头,把杜九言的话重复了一遍。

    “告、告、告我们?”宋吉艺瞪圆了眼睛,又开始哭,啪嗒啪嗒的掉眼泪,“你、你欺、欺负我、我、我和你、拼、拼了!”

    说着,就朝杜九言冲过去。

    钱道安和宋吉昌以及窦荣兴不约而同的捂住了眼睛。

    看着好欺负的宋吉艺,打架从未败过!

    先打这小子一顿,出出气。

    可等了半天,没听到动静,再睁开眼睛,就看见宋吉艺的手被杜九言笑盈盈的握住了,后者笑的云淡风轻,前者却是眉毛眼睛拧巴在了一起。

    眼泪掉的更凶,“疼,好、疼、疼!”

    一个瘦小,一个高大,画面很诡异扭曲。

    “有话好好说,好好说。”窦荣兴忙上去拉架,“打架动手可不对。”

    杜九言松了手,依旧翘着腿看着眼前的四个人,“我不来,你们偏要邀请我来,我来了,你们又不同意我留下!”

    “来去,哪能都让你们定。”

    窦荣兴抱着宋吉艺,宋吉昌喊道:“我没邀请你,是你胁迫我们来的。”

    杜九言扫了他们一眼,看着门外,“都去洗洗手,先吃饭!”说着,牵着小萝卜去门口的井边洗手。

    周肖和她们擦肩进门,笑着道:“是,吃饭前要洗手。”说着,盯着四个兄弟,用眼神问道:“动手了?输了?”

    钱道安点头。

    “软硬不吃,怎么办?”宋吉昌指了指外面,“请神容易送神难,现在不留她,她还要去告我们。”

    周肖一愣,“以什么罪名?”

    “骗,或者抢。说看心情告。”钱道安指了指桌子上的牛肉和馒头,“二两银子!”

    周肖扇子啪的一敲脑袋,悔不当初,“饿昏头了!”

    “钱兄,周兄,怎么办。”宋吉昌问道。

    ------题外话------

    所以,别人给的钱不要随便拿,别人请吃饭,不要随便吃。哈哈哈哈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