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9 不能骂人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19 不能骂人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杜九言起身,负手看着薛然,扬眉道:“我原本是想进的,可现在看到你们,我改变主意了。”

    说着便要走了。

    薛然被气笑了,“你如此狂妄目中无人,即便将来做了讼师,也定然是个目无法纪,一心只为出风头的讼棍,你这样的人,官学不会收!”

    这样的人他见的多了,考中了秀才又不思进取,以为会说几句话,读了一遍《周律》就能做讼师。

    并且自信的以为,只要自己来,就一定能考得上,成为名扬天下的讼师。

    可笑,西南行会学子近百人,个个饱读诗书熟读《周律》,里面甚至还有位顺天四年的状元,可又怎么样,还不是考了几次才合格。

    在西南行会,不管你是谁,都得守这里的规矩。

    杜九言忽然停下来看着薛然,似笑非笑。

    薛然吓了一跳,随即正色道:“不服气,想闹事你还嫩了点。”

    他最恨这种没能力,还自视很高的人。

    “薛然是吧!”杜九言优哉游哉地踱步回来,上下打量着薛然,“你这么生气,是因为我只是秀才,还是因为我没有师门,抑或觉得我读律两日太少?”

    “你说呢。”薛然怒道。

    “呵呵!”杜九言笑。

    “呵呵!”小萝卜也跟着一笑。

    薛然气的头晕,扶住桌子,怒道:“上梁不正,下梁歪!”

    “讼师考核,有明文规定,功名从生员以及生员以上者,方可参加讼师考核。”杜九言道:“此一项,我合格!”

    “讼师考核,没有明文规定,生员需要师门。”她说着朝天一拱手,“若真要师门,那么我就是祖师爷太祖皇帝的学生。怎么,你觉得这师门不够格?”

    薛然面皮直抖。

    “此一项我合格!”杜九言接着道:“我虽读律两日,但《大周律》我已能通背。方才我邀请你考核我,先生不愿,这就不是我的问题。这一项我合格。”

    薛然抬手拍桌子,不等他拍响,忽然桌子啪的一声响,他惊了一跳。

    “拍桌子,我也会!”杜九言道:“要说要说我人品?我方进门客客气气,恭恭敬敬!可你的学生隔门取笑我如狗,我亦忍了,先生认为我人品如何?”

    “你当如何。”门外,周玉岩中有人不服气,喊道:“你读律两日就敢大言不惭。就算是狗也有自知之明,而你没有。你连狗都不如!”

    杜九言目光一转,找到说话的少年人,十七八的年纪,长的很细嫩,此刻挺着胸挑衅的看着她。

    “说我不如狗,我当如何?”杜九言走出来,冲着少年人笑了笑,忽然抬脚砰的一声将说话的人踹到在地,她一脚踏在对方肚子,冷笑道:“小子,这样如何?”

    哗!

    所有人都惊呆了,都是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就算打架也都是挥着拳头装腔作势,过一些的也不过揪着头发挠脸罢了。

    谁能想得到,这瘦弱的少年,一句话不合就动手。

    “放肆!”薛然气的冲了出来,“你今天不赔礼道歉,休想出这个门。”

    少年被杜九言踩在地上,疼的嗷嗷面色涨紫,眼泪打转。

    “想拉架?”杜九言看着围过来的一群人,“就你们,再来二十个也没用。”

    “敢欺负我爹,揍你们。”小萝卜挥着拳头,叉腰站在杜九言的腿边。

    大家都瑟缩了一下,只觉得今天惹了一对流氓父子。

    杜九言低头看着少年人,“说话就说话,讲道理就讲道理,骂人就是你的不对!你爹娘让你读书,却不教你做人!今天小爷我教你。”

    “你,你给我等着。”少年人怒吼道。

    杜九言勾了勾嘴角,“等着又如何?”她说着,目光巡视一周,冷笑着,“你们是敢拿刀杀人,还是拿拳头扎谁?一群斯文败类,在这里和我充大头,也不拿着镜子照照自己。”

    “照照自己去。”小萝卜道。

    杜九言松开脚,负手走到气怒的薛然面前,昂头道:“你不用威胁我,朝廷有明文规定,但凡报名者,你们必须得收!合格不合格,你区区一个官学的先生,说了也不算!”

    “狂妄,放肆,败类!”薛然恨不得动手,可这小子分明就是有武艺在身。

    读书考了秀才,还生了儿子,关键居然还练武了!

    什么人家,居然这样养儿子!

    杜九言道:“就你这群浮躁又狂妄自大的学生,我觉得你很悲哀啊。”

    “难怪斗不过燕京讼行。”杜九言目光一扫,满面遗憾啧啧叹道:“修身契行,言必由绳墨!此句送给各位!”

    他说完,牵着儿子的手,大摇大摆的穿过人群,往外走,路过周玉岩身边,忽然手一动,周玉岩吓的一声惊呼,抱住头。

    可害怕的拳头没有落下来,只听到一声讥笑,父子两人已经走远。

    周玉岩顿时尴尬的满脸通红!

    “可恶,太可恶了。”薛然生气,有学生道:“先生,不该这么放他走!”

    薛然看了对方一眼,忽然想到了杜九言方才嘲笑他的一群学生的话!方才人在的时候,大家各自自保,害怕的瑟瑟发抖,现在人走了,就开始放马后炮!

    他厌恶不已,拂袖道:“有辱斯文!都站着做什么,回去读书去。”

    大家暗暗松了口气,还真怕薛然说去把人追回来……那小子刚才踹的一脚不轻,真要动手,会吃亏的。

    “确实有辱斯文!”

    “她会不会来报考?”杜九言说的没有错,她要是来报考,西南讼行是不能拒绝的,这是祖师爷定的规矩。

    “她来才好呢,到时候我们好好收拾她。打架不行,读书难道还怕她不成。让她趾高气扬的来,灰头土脸的滚!”

    这话引起共鸣,众人点头不迭,开始有意避开方才的糗态,说起别的事情。

    杜九言晃悠悠地出了门,大门合上,她叹了口气和小萝卜道:“看来,咱们要另想办法了。”

    “爹啊,你刚才真帅,打的好。”小萝卜皱着鼻子,想了想小声问道:“爹啊,我刚才其实有点怕,他们人多。”

    这么多人,就算杜九言再厉害,其实打起来还是费力的。

    “别怕,打架就是要气势足!”杜九言摸了摸他的头,“多打几回就行了。”

    小萝卜点着头。

    杜九言抬头看向头顶的牌匾,笑了笑,“这牌匾……很不错!”

    小萝卜眼睛骨碌碌一转,捂着嘴窃窃地笑了起来。

    ------题外话------

    说话就说话,打架就打架,但是不准骂人。哈哈哈哈哈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