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6 邵阳杜氏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16 邵阳杜氏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杜九言径直去德庆楼。

    伙计见着她热情的迎了过来,“恩人,昨天我怕得厉害,也没有问您贵姓,怎么称呼您。”

    “姓什么一会儿再说,”杜九言挑了挑眉,“等我先去找掌柜。”

    伙计立刻就明白她的意思,“掌柜在后面。”话落引着她去后院,董掌柜正在后院喝茶,看到杜九言过来,满脸惊讶,“这么快就找到东西了,你速度真够快。”

    “不敢拖沓。”杜九言拱手,将顾家己的度牒递过去,董掌柜接过来看着,满意的道:“运气不错,这度牒上的人年纪不但和你差不多,而且还有功名在身,你赚大了。”

    就在昨晚,杜九言没觉得什么,但自从知道讼师这个行当要功名才能考,她也感觉运气不错。

    “你等我下。”董掌柜将度牒还给她,起身去了一趟房里,出来时递给她一顶黑边帷帽,“去了你不要露脸出声,问什么你用写的。”

    杜九言挑眉。

    “这是这行的规矩。要是见面认出来,这事办的就毫无意义了。”董掌柜从小门出去,杜九言戴着帽子跟在后面。

    七弯八拐,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角门。

    “知道这是哪里吗?”董掌柜敲门,忽然转头看她,杜九言左右打量了一番,笃定的道:“衙门。”

    “你小子神了啊,”掌柜惊奇不已,“够机灵!”

    杜九言呵呵笑了一下。这还神吗?她想不出来除了衙门还有哪里能办户籍。

    门打开,一个矮个子老头冲着他们招手,董掌柜大步进去,杜九言隔着纱帘打量着四周。

    衙门后面拖着的四合院,灰墙红瓦冷冷清清。

    “在里面,去吧。”老头将他们引到一间院子前就走了,掌柜直接进了房间。房内光线还算亮堂,联排的书架上放着一卷卷的卷宗,临窗的位置摆着桌子,窗户上糊着红纸,一个枯瘦的老头缩在桌子后面写着字。

    老头穿着公门灰袍服,应该是衙门里的刀笔吏,属杂役流。

    “钱!”刀笔吏直接了当的伸手。

    董掌柜早就准备好了,放了一锭二两的银子。

    “二两银办二两银的事,”刀笔吏浑浊的目光投向杜九言,“度牒拿来。”

    杜九言递过去。

    “还是个生员,运气不错。”刀笔吏手法很娴熟,开户籍,添住地时让杜九言将住址写出来,最后题名时,杜九言忽然将他的笔按住。

    刀笔吏眼睛一眯看着杜九言,“想改名?”

    杜九言点头。

    “那就是三两的事,”刀笔吏伸出枯瘦的手,杜九言看向董掌柜。董掌柜又笑呵呵的递了一锭银,不多不少,显然是早有准备。

    刀笔吏将钱塞进荷包,干哑的声音问道:“改什么?”

    杜九言提笔,在纸上写了三个字:杜九言。

    “名字不错,”刀笔吏没停留,将名字写上,顿了顿,“三两银办三两的事,户籍上可还想加什么人?”

    此事他不提,杜九言也会提。

    “儿子!”杜九言写在纸上,“四岁,杜……”

    杜什么?她目光一扫,阳光从窗户投射进来,折射成红色的光,斑驳的落地上,像一片片红色的鳞片。

    “杜红麟!”杜九言在纸上写上三个大字。

    刀笔吏又看了她一眼,呵呵一笑,将小萝卜的名字添上,晾在一边等墨干,又随手起笔写了一张度牒,吹了吹,两样折放在一起递给董掌柜,“三两银的事办完了,如果再有要求,另付钱。”

    “多谢!”董掌柜接过来,两人出门而去。刀笔吏则颤颤巍巍的找出一本户籍册,在上面添上杜九言和杜红麟的名字。

    原镇远府清溪县顾家村人,顺天四年清溪县生员杜九言,年十九,其子杜红麟四岁,随父落于宝庆府邵阳县。

    德庆楼后院,董掌柜将户籍文书和度牒一并交给杜九言,“杜小哥,往后有什么打算?”

    “暂时还没有。”杜九言双手接过,“身无长物,不然我给掌柜免费用工三个月?”

    掌柜哈哈一笑,摆手道:“你如今乃是生员,我这庙小,不敢用。”

    “这么说,也不一定是运气好了?”杜九言苦眉,成了生员秀才她连伙计都做不了了?这不是断她财路吗。

    董掌柜眉梢一扬,低下声来,“看问题要多面,你说好,自然就是好,你说不好那这运气就是狗屎。”

    “掌柜言之有理。那我这就是走了狗屎运。”她说着,取了银子出来还给掌柜,“好运一起分享了,祝掌柜财运亨通,客似云来。”

    董掌柜没有客气,收了银子笑道:“同福,同福!”

    “那我就告辞了,往后掌柜有事可去鸡毛巷杜宅找我。”杜九言拱了拱手,董掌柜送她出去,“找不找你,这要看你往后是发达还是落魄。但有一言提醒,一个生员,好歹也是读过四书的。”

    杜九言哈哈大笑,“看来,这辈子我只能止步于此了。”

    她说着,一脚踏出客栈大步离开,心情轻松脚步轻快,很快回了家里。

    令她惊诧的是,所有人都没有出去,吊嗓子,练拳,做饭……各人做各人的事,院子里一片祥和安静,只有隔壁院里孩童地啼哭声。

    “九姐姐。”闹儿迎上来,“办成了吗?”

    大家都停了活,紧张地看着她。

    杜九言笑而不语,将户籍和度牒拍在桌子上,大家都涌了过来,陈朗高兴地道:“杜九言,这是你的名字?”

    “是,在下杜九言见过各位。”杜九言一一拱手。

    闹儿和花子也跟着拱手,笑嘻嘻的道:“九言姐姐好。”

    “叫哥,不能露陷了。”杜九言坐下来,神情悠哉的喝着茶,小萝卜挤上来,拉着陈朗,“先生,上面有没有我的名字,小萝卜,您看看。”

    陈朗摇了摇头,“没有小萝卜的名字。”

    “没有我?”小萝卜顿时委屈的瘪着嘴,“娘啊,为什么不写上我的名字,你不要我了吗。”

    杜九言敲他的脑袋,“多读书。”

    小萝卜红着眼睛噘着嘴,一脸的不高兴,一边陈朗噗嗤一笑,道:“没有小萝卜的名字,但有另外一个名字,你想不想听?”

    “什么名字,什么名字。”小萝卜激动地往里头钻,“先生念给我听听。”

    陈朗道:“杜红麟。这名字不错。”

    “杜红麟啊!真好听。”小萝卜手舞足蹈,哈哈笑着,鼻涕被吹出个好大的泡泡,他一头往杜九言的怀里扎,“娘,你真好。”

    “诶?”杜九言抵着他的脑袋,嫌弃的道:“鼻涕擦干净!”

    小萝卜也不嫌弃,咻的一吸,抓着户籍就跳了起来,“我有名字喽,我有名字喽!”

    “怎么会给小萝卜取这个名字?”跛子在她对面问道,杜九言放了茶盅,回道:“福灵心至,缘分。”

    跛子看了她一眼,晃晃悠悠地走了。

    “娘。”小萝卜扑过来,“不对,爹,你为什么叫杜九言啊。”

    ------题外话------

    我们终于有户籍了,小萝卜也有名字啦,现在往讼师的路上奔!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