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5 寻求出路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15 寻求出路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这个你不用担心,”跛子将一根编好的草绳丢给她,“官府查案不利,但刑具却不错,他们进去不用一日,就会全招了。”

    还有这样的操作?杜九言将赖四翻过来,反绑了手。

    她动作不拖泥带水,绳结打的很利索,跛子多看了几眼,发现和他们的绑法不同。

    两人合作,将赖四五个人捆结实,又用一条长绳穿起来,跟蚂蚱一样缠在佛像上。

    “歇会儿吧。”跛子靠墙坐着,“离城门开还有两个时辰。”

    杜九言坐在对面,闭眼休息,却毫无睡意,她索性将顾家己的度牒拿出来看着,跛子问道:“往后喊你顾家己?”

    他们只知道她叫小九,却不知道她的本名。

    “名字只是代号,无所谓。”杜九言拍了拍度牒,叠好放在怀里。

    今晚没白忙活。

    天亮,跛子进城报官,杜九言守着破庙等焦三来。因为是人命案,焦三来的极快,一进门看见杜九言就惊愕的道:“你……又是你。”

    “三爷,”杜九言拱了拱手,“谢您就不用谢了,作为良民协助官府是本分。”

    焦三认识赖四,指了指赖四的额头上的伤,“你打的?”

    “为民除害。”杜九言笑眯眯的叉了叉手,“也是本分之一。”

    焦三气的鼻翼煽动,啐道:“这几个无赖要是反告你打人,你小子就得吃牢饭。还为民除害,我看你先把自己除了。”

    “律法这么周全?”杜九言发现,这一天多她虽只看到了冰山一角,可却发现大周的律法比她想象中的完善许多,一点都不蛮,“我这是见义勇为。”

    是她对大周的律法有误解?

    “见义勇为也要证人!多读书,别只会耍嘴皮子小聪明。”焦三挥着手让手下将赖四几个人拖走,“我做好事,介绍个先生给你?”

    读书?杜九言还真想读书,“三爷能弄到律法的书吗?”

    读懂律法,才能更好的运用的律法。

    “读周律?怎么,你还想做讼师?”焦三往外走,杜九言跟在他后面,又是一惊,“讼师?”

    她记得讼师在古代的社会地位极其低下,而且,所做的事情和现代的律师完全不同。

    官府禁讼,所以讼师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帮人写状纸。

    “你真要多读书,”焦三上下打量她,朝天拱了拱手,“咱们大周太祖皇帝就是讼师出身。西南讼师行会就在咱们新化城中,还是太祖皇帝亲自题写的牌匾,里有讼师百人,人才济济。”

    太祖皇帝是讼师?杜九言此刻的惊喜不亚于死后重生。

    “不过你嘛。”焦三摆了摆手,“讼师不是什么人都能做,你得有功名,至少生员往上。你想做讼师,再投胎吧。”

    “要是你想做捕快,看你身手不错的份上,随时来找我。”焦三说着,带着人洋洋洒洒的走了。

    杜九言根本没听他最后说的是什么,她脑子里转来转去的,都是惦记着“西南讼师行会”。

    讼师,还有行会?

    回到租住得院子里,大家都在门口等她。见着她身影,小萝卜立刻飞扑过来,一把抱住她的腿,“娘,你没事吧,我好担心你啊。”

    “没事。”杜九言摸了摸小萝卜的头,“昨晚睡的怎么样。”

    小萝卜拱啊拱的,像只小狗,“娘不在,我睡不着。”

    “一会儿咱们补觉。”杜九言说完,去找陈朗,“先生,西南讼师行会,你可了解?”

    陈朗惊讶的道:“西南讼师行会,包括西南讼行,西南讼师官学,西南讼师行会三部分,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

    “你要做讼师?”银手凑过来,一脸好奇,“讼师可不好做,上个月就有个讼师被人暗杀了。”

    她就算是被暗杀的!杜九言凝眉道:“各行有各行的阴暗,不能因为有阴暗,就放弃所有的阳光。做人要客观!”

    “那你也做不了啊。”银手道:“讼师比状元还难考,就算你进了官学,也难考到讼师资格证。”

    西南讼师行会,是太祖皇帝扶持创办的,迄今已有两百余年。如今的西南讼师行会仅次于燕京讼师行会,是仅有的两家被太祖皇帝扶持过的行会。

    “先入行会?不能直接考讼师证?”杜九言问道。

    “倒也不是。大周有许多讼行,每个讼行每年都能推荐一人入官学考核,若能通过便发放讼师资格证。当然,如果能入西南行会中的官学堂学习,那是最好不过。里面有全大周最好的讼师教学,官学的弟子每年考过的人数亦是最多,在大周各地,也是最有份量的官学之一。”

    “如果你能入官学学习,考核过后,无论是留在行会做讼师,还是出来另立门户,都要被人另眼相看。”陈朗道。

    杜九言点头,这就是名校和野鸡大学的区别。

    “不过,状元好考,讼门高。”陈朗笑了笑,“行会易进,证难考啊,你真想做讼师?”

    “是!”杜九言看着银手,“帮我弄本《周律》。”

    行不行,试了才知道。她要是饱读诗书,还能去做个教书先生,她要是心思灵巧亦能去做个绣娘,可惜,这些她都不会。

    没事做总不能饿肚子,她还要养儿子呢。

    “偷《周律》?”闹儿惊愕地道:“九姐姐,你真想去做讼师?女人不能上公堂的。”

    “我女扮男装。”杜九言眉梢一挑,满面英气。

    跛子跺着步子过来,低声道:“律例厚如砖,寻常人读完就要一年,若要读通至少三年,你可以?”

    “先读了再说。”杜九言摆了摆手,“做事不要瞻前顾后!”

    跛子无奈,不是他瞻前顾后,是有的人冲动行事。

    “我给你偷一本出来,就去西南行会里偷。”银手低声道。

    杜九言冲着他竖起个大拇指,“侠盗!请受在下一拜!”

    “客气,客气!”银手得意的抱拳,“今晚等我的好消息。”

    陈朗听不下去,咳嗽了一声,提醒道:“先别把事情想太圆满,免得失望。”

    “我现在就去办户籍,”杜九言挥了挥手里的东西,“先做一个有身份的人,再去做有身份的事。”

    ------题外话------

    看出来了么,这其实是一部大讼师的成长史!哈哈哈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