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4 替天行道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14 替天行道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宝庆辖三县,但现在只有新化一处有县令。”跛子低声道:“官府分身乏术,能免则免。”

    杜九言惊讶的看了一眼跛子,低着头接着找,“你对地方政府配备还挺关注的嘛,做乞丐前是当官的?”

    跛子没说话。

    “你看这里。”杜九言拿起顾家己的右手,右手攥着拳头,紧紧的根本掰不开,“你试试。”

    跛子接过来,不知按在哪里,紧攥的手居然自己张开,露出手心里一截布头。

    “这布头,”杜九言放在手心打量着,“眼熟。”

    跛子这次不奇怪了,她方才就凭着布头认出一个一面之缘的尸体。他问道:“你过目不忘?”

    “差不多。”杜九言凑近闻了闻布头,笃定地道:“赖四!看来昨天下手轻了。”

    布头上的气味,加上这颜色,肯定是赖四无疑。

    跛子看着她,“你想找赖四报仇?”

    杜九言将布头收起来,低声道:“看机缘吧。”

    她借顾家己的身份,能为他做点事,就当宽慰自己。

    她最不喜欠人情,鬼情也不行。

    跛子微微诧异,跟着杜九言出了义庄,两人沿着路往城中走,半道上跛子低声道:“今晚进不了城。”

    “什么意思?”杜九言才来,对一切都不熟。

    居然连关城门宵禁都不知道?跛子用下颌点了点城门的方向,“冬日酉时正,夏日酉时末,城门落锁。”

    她不知道,杜九言揉了揉额头,“那今晚睡哪里,义庄?”

    “去破庙吧。”跛子语气透着一丝戏谑,“说不定你的机缘就来了。”

    也好!杜九言跟着跛子往东面走,破庙仍然残破,泥像倒在一边,里面各种气味混杂着。

    四面林子刮着风发出啸叫,鬼哭狼嚎的动静。

    轻车熟路,跛子在宝殿内寻了干燥的地方坐下,杜九言坐在他对面,拿出那块布头翻看着,良久过后她问跛子,“你们也没有户籍和度牒?”

    “我们有。”黑暗中跛子看着她,其实她没有才是最奇怪的,毕竟她非宝庆人,这一路无论在哪里,都需要度牒。

    有度牒也做乞丐?还真是一群有故事的人。

    “瞧不起乞丐?”跛子打量着她。

    杜九言将布条收好,找了个差不多的位置躺下来,懒洋洋地道:“你有故事,可惜我没酒,早点睡。”

    黑暗中,跛子似乎笑了一下,笑声一闪而逝,杜九言没听到。

    天为被地为床,睡梦中杜九言感觉有人接近,她立刻翻身而起,正要出手,就听到跛子道:“听脚步声是赖四!”

    还真的来了!杜九言原地跃起,和跛子藏在倒地得佛像后面。

    “找到那娘们的住处就行,老大,咱们什么时候动手。”来人说话声越来越近,随即嘈杂的脚步声在宝殿内响起,窸窸窣窣似乎坐了下来。

    赖四啐了一口,摸了摸额头,“后天一早城门开前,一把火烧了他们的院子,我们就去广西。”

    早上人都在熟睡,放火容易得手。

    “我去,”有一个年纪小的男孩道:“我断子绝孙都是这娘们害的,不亲手弄死他,我对不起我爹。”

    杜九言愕然,她怎么不记得断了谁的子孙?

    “狠!”跛子意味深长的看她一眼,刚才谁说下手太轻了,他作为旁观,昨天她下手一点不轻。

    杜九言白了他一眼。

    “做完这件事我们去平乐当兵去,桂王正在招兵买马,一个兵五两银子。”赖四道。

    就算事情败露,他们人到广西,也奈何不了他们。

    “五个人?”杜九言看着跛子。

    跛子点头,“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小气!”这个人很不够意思,吃她的喝她的,有架却不帮着一起打。给她等着,将来他倒了霉,她不但会袖手旁观,还会落井下石。

    杜九言哼了一声,蹭得一下跃过佛像,飞起一脚踹在最近的人头上。

    “啊!”那人嗷呜一声惨叫,倒地晕了。

    “谁,谁偷袭。”赖四原地滚了个圈,逃到门口,等回身杜九言又放倒了两个。

    “你祖宗!”杜九言道。

    赖四不认识杜九言的脸,但这声音他死都不会忘记,顿时大喝,“你这个疯女人,居然在这里等着我们,老子和你拼了。”

    他说着,扑了上来。

    杜九言懒得和他废话,腾空,抬脚,砰的一声,一人的牙在月光下飞出的弧度,咯噔落地。

    “嗷!”那人大呼一声,头砸在佛像上,血溅了跛子一身,他往后退了几步,嫌恶的用稻草擦了着。

    只剩下赖四。

    杜九言上前,赖四害怕地后退,看着面目森寒的杜九言,他直哆嗦,“九姑奶奶,九爷,饶命!”

    “我问你。”杜九言一脚踩在他肩膀上,赖四砰的一声跪下,“昨晚可杀了一位少年?”

    赖四吓的一抖,摇着头道:“什么少年,没有,我们昨晚没杀人。”

    “青色棉布长褂,皮肤白净,一身酒气。”杜九言抬手一巴掌,喝道:“想!”

    “想,我想!”赖四半边脸都麻了。

    他哼哼唧唧的,点着头道:“是,是有这么个人。九、九爷,九姑奶奶,你认识他?”

    “不认识。”杜九言话落,踩住赖四的头啪地一声压在地上,赖四一嘴啃底,求饶,“你、你不认识、你动我干什么。”

    这个女人,他早晚弄死她!

    “我替天行道。”杜九言揪着赖四的头发,“不过,我文明人,杀人偿命你去跟官府说去。”

    “不要啊,”赖四大呼一声,杜九言啪的一掌,赖四头一歪死鱼一样躺在地上。

    宝殿内安静下来,杜九言理了理衣服,回去睨着跛子,“不打架,捆人会吧?”

    跛子要敢说不会,她就连他一起捆了。

    “没绳子。”跛子不急不忙的出来。

    杜九言踢了一脚稻草给他,“草编。作为一个乞丐,编草绳是你基本的职业素养。”

    “你就不会。”跛子席地而坐,依言编草绳,杜九言扫了他一眼,坐在他对面,悠悠的道:“我不是乞丐,此等职业素养,与我无关。”

    跛子又笑了。

    杜九言拿出那块布头,在赖四身上比了比,凝眉道:“只凭一块布头,不好定案,若能找到目击证人就好了。”

    ------题外话------

    正气凛然的杜九爷还是比较喜欢打架的。

    以后打官司,吵不过就动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