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9 是爹是娘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09 是爹是娘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杜九言看着他戴手套的手。

    “原本以为你的手是残废,可发现这只手不但不废,还很灵活。”

    “你对每家每户了如指掌,除了贼,没别人。”杜九言道。

    银手嘿嘿笑着,得意的炫耀自己的右手。

    “你要是猜出来我为什么戴手套,我就彻底服你!”

    银手说着,除了在洗澡的闹儿,大家都围了过来。跛子站在厨房门口,虽不热情,但能看得出来,他在等杜九言说话。

    “你服我,是早晚的事。”杜九言一笑,戏谑道:“这里面有针,绳,还有蒙汗药。”

    银手笑脸龟裂,不敢置信。

    “好厉害!”花子拍着手,“九姐姐真是神了,全部猜对了。”

    银手拱手作揖,“喊你一声九姐,我服了!”他说着,将手套拿下来,一翻开露出里面的乾坤。

    三根很长的粗针,六尺鱼线外加一包蒙汗药。

    “如何知道他有蒙汗药?”跛子走过来,依旧面无表情,长长的头发遮着脸,看不出他的表情。

    杜九言也不看他,含笑道:“因为他没功夫,遇到敌人总要保命,蒙汗药便是最好的保命方法。”

    “你说的对。”银手耷拉着脑袋,“跛子叔不肯教我功夫。我就跟一个拍花子买了许多蒙汗药。”

    跛子会功夫?杜九言朝跛子看去。

    “花拳绣腿,”跛子看了一眼杜九言,“热水没了,我去烧水。”

    杜九言撇了撇嘴。

    “小九。”陈朗给杜九言续茶,“你现在聪明了,将来打算做什么?”

    “没有,一切等睡醒了再说。”她还真没有。

    “也对。”陈朗点头,“先休息。”

    房门打开,小萝卜穿着一件肚兜,露着小屁股,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靠在门口哭唧唧的,抖着新衣服,“娘,衣服太小了。”

    “小了?”杜九言牵起衣服一比,顿时皱眉,“是不是你个子太高了?东家说衣服就是四岁孩子穿的。”

    小萝卜摊手,一脸的委屈:“你是不是我娘,一点数都没有哦。”

    “我哪知道。”杜九言撇了撇嘴,“行了,你先这么穿着,把旧衣服洗干净晾着,明早我们去换。”

    小萝卜哦了一声,光着圆圆的屁股趴在浴桶上,拧着自己的脏衣服。

    大家都洗完澡,坐在院子里乘凉。

    院子呈半圆的样子,东面拖着两间,一间厨房一间是跛子的房间,西面是花子和闹儿一间,银手一间。

    正屋三间,陈朗一间在西面,中间是客厅,东面则是一间书房,另外正房则是杜九言母子住。

    “我给你们唱一段给你们助兴吧。”花子站起来,袖子一甩,翘着兰花指,身段娇媚,“来一段贵妃醉酒,这可是我最拿手的。”

    闹儿道:“我在旁边搭戏!”

    杜九言鼓掌吆喝,“好!”

    “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免,玉兔又早东升……”花子亮嗓,细细的柔柔让人骨头都酥了。

    杜九言听的聚精会神,等一曲唱完,她拍手道:“不错,在家能听戏,我同意你跟着我了。”

    “真的啊,”花子跳了起来,“以后我每天给你唱。”

    “就这么定了。”杜九言道。

    “娘,娘,”小萝卜拽着杜九言,“我困了,睡觉去吧。”

    杜九言点头,“行,散了吧,都睡个好觉。”

    大家各自回了房里,小萝卜抱着杜九言咕哝着,“娘,你不会不要我吧。”

    “为什么这么说?”杜九言找个舒服的姿势,躺着。

    小萝卜声音闷闷的,“因为我是包袱,你很想甩掉。”

    “胡说,”杜九言目光闪烁,咳嗽了一声,“一个伟大的母亲怎么可能不要孩子。”

    小萝卜抬头看着杜九言,一副审视打量的样子。

    对伟大二字持怀疑态度。

    “睡觉,”杜九言不搭理他,闭眼假寐,小萝卜咕哝了一句,拱在她怀里,一会儿就睡的香甜。

    隔壁,婴儿的啼哭声再次传来,杜九言渐渐睡着。

    她做了个梦,梦见一个有人拿着砖头朝她猛拍一通,她的头立刻捣成了浆糊,等睁眼,天已经亮了,院子里花子和闹儿在咿咿呀呀的吊嗓子。

    一片安宁祥和。

    “九姐姐,”杜九言出来,闹儿笑嘻嘻的道:“先生煮了粥,就等你们起来吃饭了。”

    还真像个家啊,杜九言抄着乱发,疏懒的道:“我去洗漱。”

    洗好脸,七个人围坐一圈吃饭,吃完饭陈朗去洗碗,花子换回昨天的衣服,笑嘻嘻道:“我去上工了,早上人多,肯定能要着钱。”

    他拿着破碗,穿着脏兮兮的破衣服。

    “等我一下,”银手脱新衣服:“早上人多,我也去。”

    杜九言扬眉,“重操旧业?没正经事做?”

    “邵阳没有正经事,”跛子一瘸一拐的出去,“正经人在这里待不下去。”

    杜九言看着陈朗。

    “让他们去吧,不能总吃用你的,”陈朗拿着扫把扫地,“银手向来有分寸,取钱只取两成。”

    意思是,别人有十两,银手只会偷二两。

    “盗亦有道!”银手很骄傲,右手的手套在杜九言眼前晃悠。

    杜九言点头,“被抓了,别想让我交钱赎人。”

    “不可能。”银手很有自信,“我行走江湖十多年,就从没失手过。”

    杜九言挥了挥手,“走吧,祝开张大吉,财源滚滚。”

    银手几人嘻嘻哈哈的出了门。

    “陈先生,”杜九言摸了摸头发,不好意思的道:“你,会梳头吗?”

    陈朗惊愕的看着她,“我只会扎男子的独辫。”

    “就扎男子的辫子,”杜九言看过自己的脸了,长的确实还不错,若在现代,自然一眼看出是女人。可在这里,她一头短发,就算长的秀气,别人也不敢断定她的性别。

    “你打算男装?”陈朗才发现,杜九言一身新衣是男子长袍,她个子虽不高,但还有几分英气。

    杜九言昨天就买了化妆的东西,“男子行走江湖方便,先生帮我梳头,稍后乔装一番给你鉴别。”

    “好。”陈朗给她扎的最简单的辫子。杜九言进了房,过了一会儿出来,不知怎么弄的,疤遮住了,脸黑了不少,眉毛也成了剑眉,英气勃勃。

    陈朗失声笑了。

    脸上涂了薄薄的青黛,修剪过的眉毛描的浓黑,又是男装,整个人英气勃勃。

    杜九言甩开天青色长袍,大刀阔斧的坐在椅子上,眉梢一挑,嗓音也粗了几分,“陈先生,觉得如何?”

    “九公子,”陈朗失笑,拱手道:“难辨雌雄。”

    杜九言挑眉,微露得意。

    小萝卜从房里换好衣服出来,一看到杜九言便愣住,瞪圆了眼睛,“娘……爹?”

    “当然是爹。”杜九言敲他的额头,“不要露陷。”

    小萝卜笑嘻嘻的趴在杜九言的身上,仰头看着她,又好奇的摸她的脸,清脆的喊道:“爹,帅!”

    “乖儿子,”杜九言笑了,抱着小萝卜,“一会儿爹带你换衣服去。”

    小萝卜点头如捣蒜。

    “我出去了。”跛子拐着出了门,杜九言奇怪的看着他。

    这人神神秘秘的。

    “你不要介意,我们认识虽不久,但他人不坏的。”陈朗替跛子解释道:“但凡成为乞丐者,总有一些过往不想与人道。”

    杜九言不想知道跛子的过往,颔首道:“先生看家,我们也出去了。”

    ------题外话------

    早上好,么么哒~!今天没竞猜。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