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8 新友新家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08 新友新家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小萝卜笑眯眯的,一脸骄傲。

    “老伯两头挑子,一边十一只鸭子,而另一边却是九只。”挑那么远的担子,自然是要两边份量一样,这样才好走路。

    “就这个?”银手不敢置信。

    杜九言喝着茶,笑眯眯的,“这是其一。其二,他的账随口便出,若有心讹诈,只会编理由,而不会将重点放在亏损的钱上。”

    银手回忆,当时老农确实是说二十二只鸭,他会亏损二百六十几文钱。和丢鸭子相比,老农似乎更气愤聚福楼压价让他亏损的事。

    “厉害。”银手竖起拇指,“你不说我一辈子也想不通。”

    花子一脸赞叹,“九姐姐,你太聪明了,以后我们就跟着你行吗,你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都听你的。”

    闹儿跟着点头。

    “跟着我?”她自己都不知道干什么,杜九言摆手,“我养不活你们。”

    花子笑嘻嘻地道:“我们能自己养活自己,也能养活你。”

    “你可别小瞧我们!”银手一脸自信。

    杜九言无语!不过,除了做律师外,她什么都不会。

    “再说吧。”她得想想怎么挣钱,自己不吃也得投喂小萝卜。

    是负担!

    “有肉,有鱼。这肉比昨天跛子哥买的大多了。”闹儿一下子扑上去,夹了一大块肥肉塞嘴里。

    风卷残云,一桌子菜一扫而空,就算斯文如陈朗也吃了三大碗的饭。

    “好饱,”银手摸着肚子打了个嗝,“我走不动了。”

    杜九言擦了擦嘴,“吃饱了就散了,我要找地洗澡睡觉去。”她不想拖累别人,也不想被人拖累。

    散了?闹儿和花子眼巴巴的看着她,“九姐……”

    杜九言抿唇,不耐烦地道:“行了,我请客,找地方睡觉去。”

    花子和闹儿欢呼着,连小萝卜都窃窃的高兴,显然舍不得分开。

    陈朗道:“你若想洗澡,只能住客栈。但宝庆的客栈可不便宜,一晚上至少五百文钱。”

    一只鸭子二十文,五百文是够贵的,她问道:“这里山高皇帝远,为什么贵?”

    “因为毗邻广西,两年前桂王划地为王,和朝廷一直僵持不下。”陈朗道:“宝庆,永州,等几处成了三不管。”

    桂王?杜九言这才想起来问道:“皇帝姓什么,国朝是哪一朝?”

    “你、”陈朗很吃惊她居然不知道,“帝皇姓赵,国朝为周,今年是顺天八年。”

    周?难道是十六朝时期?有姓赵的皇帝吗?

    杜九言揉了揉额头,确定自己想不起来,大方的拍了一张十两的银票在桌上,“那今天可劲的造!”

    大家眼睛都亮堂堂,又想可劲的花,又怕花掉了明天接着饿肚子。

    “娘,”小萝卜扯了扯杜九言的衣袖,“我们应该节省点,以前银手哥的钱就是随便花掉的。”

    银手哼哼了两声,笑了起来。

    杜九言摆手,道:“该用得用,钱没了再挣。”

    “你要不想回庙里住,我有个办法,”陈朗道:“用三两银子赁一间院子,够住一个月。”

    “我知道哪里有院子赁。”银手道:“就这酒楼后头的鸡毛巷第一家,四合院,一个月二两银子。大小七间房!”

    大家都看着杜九言,等她点头。

    “我们住一起?”杜九言看着大家,一个晚上不够,还要住一个月?

    陈朗摆手,“你和小萝卜去住就好了,我们……”他看着银手几个人,“我们还回破庙。”

    小萝卜扯了扯杜九言的衣袖,低声喊道:“娘啊……很多房间。”

    杜九言只能让步,“那就一起搭伙过,人多力量大。”花钱让儿子高兴,也值了。

    陈朗没说话,犹豫着,“要不,你带着几个孩子去吧,我回破庙就好了。”大家能活着就很不容易了,他不想成为别人的负担。

    “先生……”大家都垮着脸,想要陈朗一起,银手道:“我们说好了,有肉一起吃,有苦一起扛。先生不去,我们就一起住破庙!”

    杜九言揉着额头,“这么苦情,弄的我是反派恶人一样。走,走,找房子去,大家一起住!”

    “九姐真好,九姐好!”花子和闹儿都跳了起来,小萝卜也特别高兴,一起拖着陈朗不放手。

    陈朗失笑,又觉得窝心,和杜九言道:“谢谢。”

    “先生别谢的太早,我一身臭毛病!”杜九言笑着,抱着儿子出门。

    结账,出门,赁院子,只用了一个时辰。

    “城门开着,我去城外把跛子哥接来,顺便砍柴回来烧水。”银手说着,直接走了。

    杜九言给了三两给陈朗,“要添置东西,劳烦先生去办,我去给大家买衣服。”

    “好。”既然答应了,那这里以后就是大家的家,陈朗也不矫情,接着钱带着花子去买洗漱用品以及被褥。

    天黑时七间房的小院收拾出来,有床的睡床,没床的铺了稻草新被褥,客厅的桌子上摆着茶盅,椅子擦的一尘不染。

    杜九言提着六套新衣服进来,啧啧叹道:“人多就是力量大。”

    “这是什么。”花子接着包袱,杜九言道:“衣服。今天有钱咱们做人,等没钱了再做鬼。”

    大家哈哈大笑,迫不及待的试新衣服。

    杜九言算了帐,包括赁房子卖锅碗瓢盆被褥并着新衣服,统共才花了五两。

    划算。

    “跛子哥来了,”银手指了指厨房,“他在给大家烧水。”

    杜九言对跛子没意见,来了就来了,“那就辛苦他了。”说着她问陈朗,“买浴桶了吗。”

    “买了两个,”陈朗笑着道:“你和小萝卜一个,我们几个人用一个。”

    杜九言是女人,总要区分。

    水烧的很快,小萝卜自己洗澡,舒服的哼着歌儿,杜九言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陈朗过来,给她递了一杯茶。

    杯子是竹制的,茶是粗茶,但是喝起来格外的香。

    陈朗笑道:“今天多谢你,让孩子们有地方住,有一个家。”

    杜九言呵呵一笑,正要说话,就听到隔壁传来一阵孩子的笑声,她侧耳去听,银手已经脚步轻快的跑过来,戴着手套的手抓着杯子,万事通地道:“隔壁住着一家四口,新生了个儿子才八个月大。”

    杜九言打量着银手,扬眉道:“你、惯偷?”

    银手一愣,“你怎么知道的?我没暴露过啊。”

    ------题外话------

    有奖竞答:杜九言为什么觉得银手是偷儿!有两个关键点。

    明天更新后,取最先留言答对的三位美人儿送30个潇湘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