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6 兔子鸭子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讼师正文 006 兔子鸭子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伸手托住老农的,自然是杜九言。

    “没有。”杜九言看着老农,“你哪里人,听口音不像是本地人。”

    老农没心情闲聊,可杜九言刚才帮他了,他回道:“我,我是下河镇的人,离这里有三十里的山路。”

    “哦,那你的鸭子肉一定很好吃,”杜九言随口问着,“都是散养吃鱼虾的吧?”

    老农点头,“是,我们山里有条溪,鸭子都养在水里,长的特别的肥嫩。鸭肉和别的地方的鸭肉都不一样。”

    “听着就很好吃,”杜九言问道:“你辛苦赶路卖鸭子,为什么又不卖了?”

    老农焦急的辩解道:“哪能不卖!但他们就给我十文钱一只……别的地方都是给二十二文,二十二只鸭子我亏二百六十四文,”又道:“我要卖了,村里人还以为我把钱昧掉了。”

    “原来是这样啊,”杜九言点了点头,“确实不能卖,不然就吃力不讨好了。”

    伙计一看老农和一个不男不女的乞丐聊上了,立刻喊道:“聊天去别处聊,别脏了我们的地。”

    “你把鸭子还给我,我就走。”老农哀求道。

    伙计撸起袖子,气急败坏的要动手,这时掌柜从店里出来,凝眉一脸的不高兴,“还说什么,赶紧将人赶走。再不走就报官。”

    老农吓的往后一缩,忽然被杜九言拉住,她一笑道:“老伯,别怕!”

    “小兄弟,”老农低声道:“这、这鸭子我不要了。”

    “我没钱交纸赎,”老农摇着头,“两只鸭子不值这个钱。”

    只要报官,甭管原告还是被告,都要交钱给纸赎,也就是公门里的讼费。

    “怕什么,会有人帮你交。”杜九言拉着老农,扬眉冷笑一声,“掌柜,报官吧!今天这两只鸭子,我们要定了。”

    掌柜有些吃惊,可话说出口,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不好反悔,便指着伙计喊道:“去请焦三爷!”又指着杜九言,“你给我等着,一会儿有你好受的。”

    他还就不信了,鸭子长的都一样,杜九言还能在他后院的三十只鸭子里,找出老农的那两只不成。

    捕快来的很快,三个人,领头的焦三,在宝庆百姓都喊他焦三爷。

    “苏禄,你就知道给老子找麻烦,”焦三正在打牌,本不想来,可朝廷有规定,只要百姓报官,他们就必须受理,否则就要革职查办,“什么事,赶紧说了,别耽误老子的功夫。”

    “三爷,是这样的……”掌柜恶人先告状,指着杜九言和老农,将事情说了一遍,“聚福楼怎么可能偷他两只鸭子,这两个人分明就是来讹诈,您快把他抓起来。”

    焦三脸上的肉一抖,转头就盯着杜九言打量着,额头一个疤,不男不女,穿的破破烂烂,身边的老农挑着一担嘎嘎叫的鸭子,他脸一沉手一挥,“在老子地盘讹诈,先抓了再说。”

    他的两个手下上来就抓人。

    “诶?!”杜九言抬手,“三爷,您铁面断案,怎么也要听我们说一说缘由吧。”

    焦三呸了一口,“说个屁,跟老子回衙门。”

    “我、我不去,”老农害怕,缩在杜九言身后。衙门不能进,进去就算不丢命,也会倾家荡产。

    杜九言一笑,拦在他前面,云淡风轻地道:“三爷,苏掌柜说他没偷鸭子,说我们讹诈。可我却能证明,他确实偷了鸭子。”

    “证明?你怎么证明,”焦三不耐烦的吼着,“你们鸭子做记号了?”

    老农摇着头,“没、没有。”

    “没有你放什么屁!”焦三瞪着杜九言,“你还打算进去随便一指,你当老子好糊弄是不是。”

    杜九言摇头,“不用记号,我也能找到这两只鸭子。”

    “如果找不到,我就跟三爷您回衙门,该什么罪就什么罪。”杜九言扬眉道:“纸赎我双倍交!”

    看不出来,这不男不女的小乞丐还有油水?焦三翘着嘴角,喝道:“你说的,老子就给你这个机会,一会儿你要是糊弄老子,或是找不出鸭子来,老子弄死你!”

    “三爷是青天,多谢多谢!”杜九言习惯性去握手,焦三嘴角一抖,甩手开手啐道:“你个兔子,找鸭子去。”

    兔子?杜九言嘴角也是一抖,才想起来,这是古代,不时兴握手。

    不明不白,她成兔子了。

    “不用去找,”杜九言道:“让苏掌柜将他店中所有鸭子都弄出来,就在这里全杀了!”

    她话一出,全场沸腾,苏禄跳了起来,骂道:“不行,三十多只鸭子,有的还要养几天,不能杀!”

    “过分了啊,”焦三盯着杜九言,“你把人鸭子都杀了,要是找不出来,你给钱啊。”

    杜九言手一摊,手心多了一张十两的银票,“话放这,如果我找不到老伯的鸭子,苏掌柜的损失,我一律双倍担着。”

    “这可以,”焦三点头,苏禄眼睛一转,盯着杜九言,总觉得哪里不对,可人多太吵他一时想不起来,就跟着焦三的话,道:“三十六只鸭子,双倍就是五两银子,你敢赖账我和你没完。”

    五两!看热闹的百姓沸腾起来,这哪是鸭子分明就是金子,苏掌柜讹人啊。

    “要是我找到了呢?”杜九言轻笑一声,“五两银子、官衙的纸赎,你出。”

    苏掌柜一咬牙,“我出就我出!”

    “好。”杜九言喊道:“杀!”

    看热闹不嫌事大,所有人起哄闹腾,加上几十只嘎嘎叫的鸭子,聚福楼门口比上元节看花灯还热闹。

    “鸭子杀了就能看出来?”有人问着。

    “这小哥在吹牛,一会儿准开溜,这种人见的多了。”

    “不定人家鸭子会说话,临死前会开口呦。”

    七嘴八舌议论纷纷,等着看杜九言的笑话。

    鸭子嘎嘎叫着扑腾,一只只被杀了,丢在一边,没什么变化和特别之处。

    都是死鸭子。

    大家好奇加着急,可看杜九言气定神闲的观看着。

    “小哥,连累你了,你是好心,可为了一口气搭上五两银子,不值当。”老农愧疚不已,杜九言为他出头,可他帮不了她,只能干着急。

    杜九言一笑,气定神闲,“我既出手,绝无差错。”

    老伯一愣咳嗽了两声,想说这奇怪又热心的小哥,还真是自信啊。

    半个时辰不到,四个厨子手起刀落,三十六之鸭子死的干干净净,毛都腿掉了。

    “认吧。”焦三捏着鼻子,现场血气冲天,他狂躁的很,“一会儿找不出来,你把鸭子生吃喽。”

    ------题外话------

    别的朝不知道,明清法律很严谨。一般小纠纷由“里长”“老人”这种邻里选出来的有威望的人解决,这些人也不是劝架扯皮之类,而是真的断案,有法律性。大点的官司或者家里宽裕,就可以去衙门外敲登闻鼓。但是官府也不白干活,打官司要给衙门交“纸赎”,一般几钱银子不等!

    另说一个,“纸赎”不用上缴朝廷,一般是小县衙里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县官可以支配的钱之一。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讼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讼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讼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