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1见色起意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201见色起意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迟宗瑞和沈思思一前一后进了电视台附近一家茶舍的包间。

    沈思思略显殷勤的替他斟了杯花茶。

    迟宗瑞脸上惯有的那种邪魅笑容不复存在,看似漫不经心的瞄着她的动作。

    “那件事过去那么久了,还在怪我?”沈思思的语气里带着些撒娇的调子。

    迟宗瑞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微微蹙眉,她的目光看向他,他立刻又恢复了自如的神态。

    “你也知道,柳蝶是我表姑妈,她要我去和冽……凌冽相亲,我能不去吗?”沈思思又飘过来哀怨的眼神。

    “再,咱们俩的关系也没公开过……”她继续,“你前阵子和你们娱乐公司那个女演员传绯闻,我不也没什么。”

    迟宗瑞勾了勾唇角,用手指摩挲着玻璃杯的杯沿,他的手很白净,细皮嫩肉的有点儿像女人的手。

    他本以为能从沈思思身上插手兴荣事务,后来才发现她对兴荣的事一窍不通,完全用不上。

    但这个女人毕竟是沈兰的侄女,也不是毫无用处,所以一直和她维持着地下情。

    反正对于他来,不过就是一个女人。

    他对自己搞定女人的自信,与对自己外表的自信一样,只是罗溪偏是个例外,在其他女人身上百试不爽的招式,到了她身上一样也不灵。

    她竟然还是他大哥凌冽的女人,这一点也着实让他吃惊。这个女人对于他像团迷雾,看不清摸不着,这更加勾起了他在征服女人上的好胜心。

    只要他对一个女人产生了这样的y望,那便不会轻易放手,这已经与他最初接近罗溪的目的无关了。

    “你不是公众人物吗,要保持形象。”迟宗瑞不以为意的随口答着。

    沈思思的心思他也明白,她看中的不是他这个人,不过是他的家世而已,两个人各取所需。

    如果能攀上凌冽,对她来当然是更好的选择。

    他俩都是心照不宣,不约而同的就成了攻克凌冽和罗溪的盟友。

    沈思思轻笑一声,“别我没帮你,上次那条绯闻难道不够劲爆,都上头条了。”

    想和迟宗瑞传绯闻上位的女人多如牛毛,他也利用这一点搞定过不少看中的女人,可这次……

    “只是没想到她真是凌冽的女人,让那头条变成了短命鬼,他可是你大哥,竟然连你都瞒着?”沈思思意味深长的瞅了他一眼。

    “连柳蝶都不知道,你不也落了空?”迟宗瑞嗤笑。

    “咱们俩就别互相丧气话了,”沈思思伸手覆上他的手背,媚眼含波,“你要真想得到她,我可以帮你。”

    沈思思对迟宗瑞也是了解的,他玩腻了的女人就会弃如敝履,所以与他,她从没付出过真情。如果能借他毁掉罗溪,那是最好的。

    迟宗瑞眉头微挑,她知道他感兴趣。

    “过几就是电视台的广告招标会,会后照例有个鸡尾酒会,罗溪的节目收视率很好,台里也指着她拉广告,肯定也要参加,到时候……”

    她完,就把手收回来,靠在椅背上笑望着他。

    “她现在对你那么警觉,退避三舍,你也只有找机会才能接近她,我会给你创造时机,你了。”

    “你对凌冽就那么痴心?”迫不及待的要毁掉他老婆。

    “我还以为你会我贤惠呢。”沈思思娇笑,“我都不介意帮你搞定你想要的女人。”

    迟宗瑞唇角又浮起邪性的笑,指尖轻轻敲打着杯壁,设想着那种情形,心情不觉飞起来。

    ……

    罗溪吃过午饭,下午想去医院,本职工作还是要做好,毕竟她现在是医院的明星医生,形象是绝对要维护的。

    刚上了车,手机就响了,是个陌生号码。

    “你好,请问是罗溪医生吗?”电话那头是个平缓郑重,从没听过的声音。

    “是的,请问你是?”

    “我是方金生副部长的秘书,方部长想请你过来一趟。”

    罗溪神情一滞,自从发现他与那个神秘‘等待音’有关联,她就一直想找机会与他过过招。

    那宴会上没有机会,找他女儿来做节目也有目的,只是方雪儿打乱了她的脚步,没想到的是,方金生竟然亲自找上门来了,这也算因祸得福。

    这个机会她不能错过。

    “请问方部长找我有什么事?”她这是明知故问。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部长只是让我替他跟你约个时间。”对方不动声色。

    “那……在哪儿见面?”

    “情报部附近有个咖啡馆,很安静。”罗溪知道那个地方,她和喻昊炎一起去过。

    “好的,我大概1时以后到。”

    “好的,谢谢。”对方客气的挂了电话。

    罗溪刚叫伍茂改了路线,又有电话进来,是凌冽——

    “你在哪儿?”他沉声问。

    “刚吃了午饭上车。”她没去哪儿。“今的新闻你看了?”她突然想起,凌冽也许还不知道这件事,还是先报备一下,省的他又发火。

    “看了,我晚上回来。”他的嗓音依旧沉沉的,没有太多起伏。

    “方金生要我去见他。”原本她不想,可一听到他的声音又很想告诉他,并想知道他的反应。

    “别去!”几乎没有任何停顿,他脱口而出。

    “为什么?”罗溪感觉到他的情绪波动。

    “你别乱动,等我回去再!”他的语气重新转为冷静。

    “方金生有什么问题?”她趁势问。

    “别问了,等我……”他的话还没完,她就打断了他,“你不告诉我,我就按自己的想法行动!”

    她的胸脯开始明显的起伏,似乎他有自己的打算,生怕她坏了他的阵脚,可她对他的打算一无所知,她不喜欢这种被蒙在鼓里眼前一片混沌的感觉,好像被他排斥了一样。

    “司令……”她听到电话里有人叫他。

    “你去忙吧,挂了。”不告诉他她有些不安,可看了他的反应感觉更加不好了。

    刚刚挂断,电话接着就响起来,她看也没看按了接听键就:“别了,我也很忙……”

    她的语气很生硬,听得出心情不好,电话里突然传来叫喊声:“哎哎?弟妹别挂……”

    白鲁平……

    她这才仔细看了眼人称,白鲁平已经又开腔了:“怎么着?和凌冽吵架了?”这家伙的嗅觉真不是一般的敏锐。

    “没有,找我有事吗?”

    “出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也不跟哥?”白鲁平很愤愤的口吻。

    罗溪这才想起来,白鲁平也算她的后台老板之一,忙得晕头转向,她又没有一出事就找后台的习惯,早把他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你想起我来了?”罗溪还反过来嘲笑他。

    “哥哪敢不想着你,一大早就被冽冽揪起来,一直忙到现在。”白鲁平更加愤愤。

    她的心一动,忽然觉得刚才对凌冽的态度有点儿差。

    “你都忙什么了?我的节目已经被停了。”

    “我已经知道了,放心,那个方金生是有点儿难搞,但也不是没有办法。”

    “你要怎么做?”罗溪问。

    “你就不要操心了,还有其他什么事吗?”白鲁平的本意也许真的不想让她操心,可在她听来,又是一个把她排斥在外的。果然凌冽的人都一个德行,也不知他们揣着多少秘密。

    “我没事了,先这样吧。”

    “行,有事一定跟哥啊。”白鲁平最后嘱咐了一句就挂了。

    罗溪有点儿赌气的将电话丢进包里,靠在车座上闭了眼,脑子里却一直没停止思考。

    她到约定的咖啡馆时,方金生还没来,但他的秘书已经预订好了包间。

    这个咖啡馆原本就不怎么起眼,很安静,包间是磨砂玻璃做的隔间,窗外对着公园旁的林荫道,这个时间根本没什么人,侍者没来打扰,静谧的仿佛时光也停止了。

    正好可以让罗溪安静的思考,在脑中又捋了一遍应对方金生的策略。

    没多久,外面响起脚步声,人影晃动,包间的门开了。

    侍者引着方金生进来。

    他穿着深蓝色西服套装,配了条暗金色方格纹领带。头发背梳一丝不苟,面上依旧保持着亲切不失威严的神态,看不出丝毫怒意。

    以前罗溪就注意过他的装束,西服与领带的搭配,领带的颜色花纹,都暗示出他内里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严肃。

    再从他与沈兰的关系来看,他平时那些做派或许都是刻意维持出来的,毕竟出身**,要完全的保持朴素,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看看某军爷就知道了,虽然他身上并没有太多纨绔子弟的痕迹,但他花银子的大手笔,生活设施的各种高要求,与普通人完全两样。

    “方部长,你好。”罗溪还是很客气的与他打招呼。

    “嗯。坐吧。”方金生一挥手,自己也在她对面坐下来。

    他没点单,侍者很快就送了两杯咖啡过来,应该是秘书安排好的。

    待重新关了门,方金生这才稍微松了松精神。

    “罗姐,”他用惯有的领导口气开了腔,一双视线定在罗溪脸上,“那宴会上你帮了我女儿,我本来还挺感激你。可是,昨那个节目又是怎么回事?我女儿要上节目,怎么我一点儿都不知道。”

    他虽长相富态,一对目光却颇有威慑力,很有身在上位者的气魄。

    但罗溪早就准备好了,不慌不忙,面带微笑:“我跟雪儿很投缘,我要做一期关于青少年心理的节目,她立刻就要来,我也征求了她母亲的同意。”

    她今为了见老爷子,特意做了个大气婉约的妆容,眉眼之间端庄不失谦和,起话来不卑不亢,声音清亮,一点儿都没有畏惧方金生之意,还令人生出一种可欣赏却不可亵玩的心情。

    那晚宴上她的那副装扮不止惊艳全场,也引起了方金生的注意,今这一面又让他印象更加深刻,这个年纪轻轻的女人骨子里有种超出她年纪的沉稳与勇气。

    他不动声色,口气更加肃穆,“我知道我女儿是任性了些,但她毕竟还没完全成年。可罗姐你作为一个成年人,应该考虑过这些事情的后果吧。”

    “原本我们已经做了保护**的措施,但实在没想到雪儿太过活泼,竟然自己走出来。这的确是我们的失误。我们会尽力消除这件事为您带来的影响。但,”她话锋一转,“凡事有因必有果,那我在节目上的问题,才是发生这件事的主要原因,还有那在晚宴上发生的事,也请方部长您好好思考一下。”

    这番话,罗溪也是有些冒险,很可能会触怒他,但她必须赌一赌,完以后,她放在桌面下的手已经握得紧紧的,指甲扎在手心里。

    但面上依旧是出奇的冷静。

    方金生微微眯起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呼吸平稳,情绪毫无起伏,这样平静的反应反而压迫力更甚。

    罗溪也努力压制着心绪。

    良久,他的唇角缓缓的勾起,本就下垂的眼角又低了低,然后扯唇笑了笑,“罗姐年纪轻轻,却有副好胆量。”

    罗溪也看似诚恳的嫣然一笑:“我只是想通过节目引发大家的一些思考,我觉得这样做很有意义。但只怪我年轻经验不足,相信您这样的大领导站得高看得远,一定能理解我们的意图,如果能得到您的谅解和支持那就更好了。”

    她忽然放低姿态,拿出一副崇拜长辈的口吻,让方金生觉得刚才还高不可攀的人儿顷刻就变得触手可及似的。

    任谁对着她那副如花笑靥也生不起气来,“你这勇气我倒是很欣赏。”方金生端起咖啡轻轻啜了一口,掩饰内心的激动。

    他把杯子放回去,抬眼看了看罗溪,刚才眼中的那种威慑力已荡然无存,可那眼神却叫她心里猛地一惊。

    已经人事的她瞬间就明白过来,那是男人看女人的眼神,有所企图的眼神。她在沈思博和迟宗瑞的眼中都看到过。

    这个老色鬼竟然对她起了心?果然表象都是骗人的。

    只听方金生悠悠道,“其实这些都是误会,我和沈兰是中学的校友,很早就认识了,我离婚也不是因为她。”

    他看沈兰那赤果果的眼神,信他才怪。这反而明了,他们早有奸情?

    “您毕竟是雪儿的父亲,只要父女好好沟通,相信误会都会解开的。”她没接茬,又把话题转回来。

    “不过,你也知道我的身份,这件事也的确伤害到我的个人**,罗姐,你打算怎么弥补?”

    方金生始终叫她罗姐,明明全世界都知道她已经结婚了,如果心无旁骛的话,应该称她为罗医生更合适。

    他又用足以叫她起鸡皮疙瘩的眼神瞅着她,**裸的。

    “部长您刚才不是还理解我们的工作吗?”她想稍微利用一下他对她的心思,耍个赖。

    “呵呵,”方金生似乎还挺乐在其中,“理解归理解,弥补也是必须的,这是两码事,不然我这面子往哪儿搁,你是不是?”

    难道这老色鬼一开始就打算好了?拿节目停播威胁她?还是临时起意?改了主意。

    猜不出,她只好问道:“那方部长您怎么弥补?”

    方金生还没出声,他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起来。

    “我先接个电话。”他掏出手机走了出去。

    通话很简短,没一会儿他就回来了,一进门,他没朝自己的位置走,缓缓踱到罗溪的座位旁,一手撑着桌面,一手扶着卡座的靠背,将她堵在座位里,微微倾身问:“怎么样,想好了没有?”

    虽然两人还有些距离,他身上的香水味却直直钻进罗溪的鼻孔,令她有种强烈的想呕吐的感觉。

    “不知道要怎么做,部长你才能满意?”罗溪朝里面侧过身子,歪头问他,稍微拉开与他的距离。

    “你的想法,我听听。”方金生没有起来的意思。

    个屁!罗溪的脾气都快攒不住了,但她暂时又不能跟他翻脸。

    “我在这里郑重跟您道歉成不成?”只能先拖延时间。

    “道歉就完了?”方金生俯视着她略带紧张羞怯的神情,水嘟嘟的嘴撅着,一双长睫颤啊颤的他心肝也乱颤。

    “那您想如何?”她低垂着眼帘,这才能藏住眼底极度的厌恶。

    方金生抬起撑在桌子上的手,缓缓朝她搁在碟子旁边的手移过来。

    罗溪的视线跟着他的手,他每靠近一分,她的汗毛就竖起来一分。

    她搁在桌子下面的另一只手紧了又紧,好不容易忍住往他脸上招呼的冲动。

    眼看他那只微胖的手就要覆到她的手上……

    “哟,对不起,走错了……”

    包间的玻璃门突然开了,爽朗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咦?部……长?您怎么在这儿?”

    方金生猛地回头,只见喻昊炎一脸错愕的瞅着他们,神情很到位。

    觉察到方金生的用意,罗溪就趁他出去接电话的时候给喻昊炎发了条信息,他也在情报部,立刻就赶过来救场。

    “你来干嘛?”方金生立刻恢复了领导派头,他直起身子转过来问。

    “哦,我走错了,我和同学约在隔壁。”喻昊炎装的很是那么回事,又朝罗溪打招呼,“罗医生,你也在?”

    “你们认识?”方金生又问。

    “现在谁不认识罗医生。”喻昊炎憨厚的笑笑,站在那里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

    “部长,您的我会好好考虑的,我下面还得赶回医院去,先走了。”不趁现在脱身还等什么,罗溪抓起皮包站起来,灵巧的绕过方金生走出来。

    “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喻昊炎故意问。

    “没事,我跟罗医生谈谈我女儿的事,谈完了。”方金生还解释了一嘴,连称呼都改了。

    他也跟着走出包间,到了咖啡厅门外,罗溪站在门口像是在等他,“谢谢您的款待,有机会再见吧。”

    在大街上方金生也不好有什么举动,只点了点头,就朝情报部的方向走了,那神情明显很扫兴。

    罗溪看他拐个弯不见了,又朝咖啡厅里看了一眼,她等的其实是喻昊炎。

    喻昊炎会意走出来,“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他不解,接到信息时还吓了一跳。

    罗溪还没告诉他关于发现‘等待音’就属于方金生的事。

    “是他找我的,想让我跟他道歉。”罗溪。

    刚才一走进去,看那架势他心里早明白了几分。

    “你以后还是别单独见他了,要是今我不在,你怎么办?”

    “不用担心,谢谢你。我先走了。”

    嘶——喻昊炎一把抓住她,“没听见是不是?他可不是那么好得罪的,听到没有。你这是越玩越大了?”

    “知道知道。”

    罗溪此刻心里有些乱,她突然觉得不该把兔子牵扯进来,自己刚才有点儿鲁莽了。

    虽喻昊炎的老爸也是总参的要员,但与方金生的背景还是不能相比,万一连累到他……

    “行了,我真的有事,得走了,有空请你去兴安街吃米粉。”

    “你现在的身价,就请我吃米粉?”

    噗~

    “再给你加两斤牛肉行了吧。”

    喻昊炎也噗嗤笑了,但笑容立刻又敛住。

    他才注意到今罗溪的装扮,很少看她化这么认真的妆,总觉得最近她给人的感觉有点儿变了,举手投足一喜一嗔里似乎都有种不出的风情。

    身为男人,其中原因,他不想追究,他不想承认是凌冽改变了她。

    难怪刚才方金生把持不住。

    “怎么了?两斤牛肉还不行?心变胖猪没人要你。”罗溪不知道他为什么发呆。

    她一如既往怼他的样子,又让他恍惚觉得她还是原来的她。

    “如果有要我帮忙的……”他突然顿住,又改口,“你现在也用不着我了吧。”他自己都没注意,口气很酸。

    “怎么会?今我不就没跟你客气。”

    “嗯,用完了就弃。”

    “别跟个怨妇似的不行吗?”

    喻昊炎一听怨妇这个词,自嘲的笑了笑。

    “等忙完了这阵子再请你吃大餐,注意,是大餐,不是米粉。”罗溪强调。

    “你可要记得你的话。”

    自从上次喻昊炎差点儿透露了心声,被她委婉拒绝,他就不再在她面前轻易暴露自己的情绪。

    因为他不想失去她,至少在好基友这个位置上,没有人能比的了他。

    两个人道别,这一番折腾半个下午又过去了,她也没有再去医院的必要了,只好打电话跟主任请了假。

    想起早晨跟叶永楠的谈话,她决定去找唐亮董事。

    他没来参加周年庆,打电话过去才发现,他还没有回国,这个想法也只能暂时作罢。

    最近一直忙,好久没陪晓驰玩了,今有空想陪陪晓驰,回到家才发现他和七海都不在家。他偶尔会和七海一起出门。

    洗掉妆容,换了衣服,躺到大床上忽觉有些累了,一大早就被喻昊炎的电话吵醒,一直忙到现在。

    可身体虽累,脑子却闲不住,都是刚才和方金生见面的情形。

    她设想了很多种情况,怎么都没想到老色鬼竟然对她见色起意?

    美人计在她以前学习过的间谍战里很常用,但她却一次也没用过,她一向是凭实力。

    可……目前这状况,对试探金生却正适用,哎,她已经沦落到要靠脸行事的地步了?

    这都怪某人,现在什么都不跟她透露。 也许她根本就不该依赖他的……

    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着,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被一种微凉柔软的触感弄醒,带有这种触感的东西在她唇上啄个不停。

    她的困意还很浓,脑袋也不清晰,转了转脖子,刚躲开,它又贴上来,下巴上还有被什么粗糙的东西微微扎到的感觉。

    她躲了半,始终躲不开这个东西的‘袭击’,只好带着愠意睁开一只眼睛。

    “醒了?”

    她两颊带着红晕,嘴被他啄的微肿,颤巍巍抖着睫毛,慵懒迷糊的样子让他心底的爱意如潮水决堤一般涌上来。

    啪——爱意决堤以后,就发生了溃坝。

    “老色鬼!”罗溪突然一巴掌拍在他脸上,嘴里还含糊不清恨恨骂道。

    她正梦见方金生那个老色鬼对她意图不轨,一睁眼看见一张男人的脸,忍不住就暴起了……

    ------题外话------

    谢谢:131**617、紫薇花开在心间的月票票!么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