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0要办婚礼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200要办婚礼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果然,老爷子听了这话眸光一沉,微微蹙起两道花白的浓眉。

    汤琴察言观色,劲头更足:“爸爸,我们知道您不喜欢咱们家的人被外面评头论足,所以我们行事都很谨慎。但现在溪可是名人,偶尔上个新闻也是难免,她还年轻经验不足,您别往心里去哈。”

    她表面上像是再替罗溪话,可谁听不出这其中的踩踏之意,好像别人都谨慎行事,只有她年轻不懂事。

    “新闻上也都是就事论事,并不是针对溪。”柳蝶可不想让她踩在头上。

    “我也是这么,像我家蓉蓉每在家里万万也上不了头条。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她是公众人物引儿争议也是难免。”

    汤琴知道大门大户都不喜欢女人风头太过,最好默默无闻的相夫教子才符合豪门做派。

    这要搁在过去,罗溪这样整在外面抛头露面的,根本进不了这豪宅大院的门,所以她故意搬出辛蓉来作比较。

    柳蝶明知她夹枪带棒的,在老爷子跟前却不好发作,只偷眼观察后者的神色,见老爷子虽面色严肃,但没发话,只端起佣人送上来的清茶慢慢啜着。

    “我本来只想做一期关于青少年心理健康的节目,没什么其他想法,但这个话题牵涉众多,过于敏感,引起了一些议论,是我考虑不周。我已经总结了教训,下次会稍微改变一下策略。”

    罗溪觉得没什么比事实更有服力,老爷子在商场上驰骋多年,一手缔造商业帝国,才不会像汤琴这样的八婆一样目光短浅。

    所以她根本没看汤琴,只诚恳的向老爷子解释,既表明了态度,又作了个检讨,滴水不漏。

    汤琴也不是简单的八婆,老爷子的精明人尽皆知,该的都了,她也不再赘述,端起茶几上的瓷杯佯装喝茶,暗中观察老爷子的反应。

    迟老爷子放下茶杯,略点了点头,“医生的工作本来就不好做,治病救人可不是儿戏。”

    罗溪也点头:“所以我以后会更谨慎一些,我觉得通过我的节目可以引起人们对一些被忽视的心理问题的重视,也是很有意义的。”

    “爸爸和的很对,医生的工作能够帮助很多人,这是积善的好事。溪应该为自己的职业感到骄傲。”柳蝶立刻附和,还捎带上老爷子让汤琴没办法挑刺儿。

    老爷子这么了,汤琴一时找不到空子钻,违心的跟着笑了笑。

    “年轻人做事要深思熟虑,或者多向前辈请教,也可以弥补自身经验的不足。”老爷子提点了两句。

    “嗯,我明白了。”罗溪笑道。

    没达到预期的效果,汤琴有点儿不甘心,也不话,只暗自等待着机会。

    “你们在安市的事我听了。”老爷子继续。

    罗溪和柳蝶都是一怔,这事他们是瞒着迟老爷子的,汤琴却竖起了耳朵,她也不知道,但凭她的直觉一定是个大八卦。

    “爸爸,这事儿……”柳蝶想插嘴,被老爷子一抬手打断了。

    汤琴这下又来了精神,看样子是大事!她立刻目不转睛的盯着老爷子的表情。

    老爷子微微侧过脸向着罗溪:“你当时表现的很英勇,救了晓驰和景岚。现在既然是一家人,我就不感谢的话了,但我确实很欣慰。”

    “爸爸,什么事呀?”汤琴试探的问。

    她虽不明白他们的什么,但明显老爷子是在夸罗溪,这就更让她好奇的不得了。

    “那件事都过去了,不提也罢。”老爷子挥挥手。

    汤琴不敢再问,可她这八卦之心被勾起来,心里痒痒的。眼见柳蝶露出得意的神色,又十分不甘心。

    “那种情况下我也没时间多想,也算是自救,您这样我有点受之有愧。”罗溪难得的谦虚了一回。

    老爷子却很受用,年纪轻轻却知进退、不邀功,他频频点头。

    “你如此年纪能冷静以对,还能成功自救,很难得,看来阿冽没选错人。”老爷子这句话得极重,柳蝶和汤琴都暗自一惊。

    了解迟老爷子的人都知道,他从不随便夸奖人,尤其是当着众人的面,可加上年夜饭那次,老爷子已经当众夸过罗溪两次了,这可是大的面子。

    柳蝶自然不会多什么,这也算大房的荣耀。

    汤琴就有点儿不得劲了,她自认辛蓉也是她千挑万选的得意儿媳,却从没得到过老爷子如此的夸赞。

    罗溪这次没再谦虚,既然老爷子是一家人,她再客气显得有点儿做作了。

    “对了,找你来还有一件事。”迟老爷子又,“你和阿冽这婚结的太仓促,什么都没准备,连婚礼都没有,这子太不像话。这事儿不能马虎。”他又转头对柳蝶,“他们的婚礼就劳你费心了。”

    柳蝶立刻点点头,“我知道了爸爸,我也正打算跟您商量这事儿。”

    “这可是双喜临门啊。”汤琴立刻附和,迟宗成和辛蓉的婚礼也定在3月份。

    “宗成他们的日子选的不错,爸爸您看凌冽和溪的……”柳蝶不动声色,故意把选日子这样的大事推给老头。

    “看看二月底三月初有没有好日子,选一个吧。”老爷子当即拍板。

    汤琴面色一变,这是要赶在他们前头。

    柳蝶忙应了一声,她到底是和老爷子住在一个屋檐下,比汤琴更了解老头的脾气。

    老爷子这时候提出办婚礼,就是要赶在其他人前面,毕竟是长孙。

    所以她顺水推舟,不着痕迹的借着老爷子灭了汤琴的威风。

    先前汤琴一直大肆宣扬这场婚礼,以为他们会是迟家孙子辈里第一个办婚礼的,赚足眼球风光无限。原本迟家办婚礼就是备受瞩目的,现在把气氛炒热,却被大房直接来个坐享其成,风头占尽,汤琴这心里别提多不是滋味。

    谁叫他们是万年老二呢……老大一出马,就没他们什么事儿了。

    没料到那座冰山似的老大突然就抢到他们前头去了,今真是热闹没看成,还把老本都赔了。

    老爷子后来又了什么,汤琴也没在意,总之老爷子一起身回房间,她也借机离开了。

    罗溪也打算走了,却被柳蝶叫住。

    “刚才老爷子过了,我也不啰嗦,景岚都跟我了,我想谢谢你在安市保护了她,她是我唯一的女儿,如果她真出了什么事……”

    柳蝶是个自控力很好的人,她意识到自己有些动容,立刻转了话锋,“迟家这样的门户要办婚礼可不是简单的事,我会先确认好婚礼的流程,到时候还得找你来商量一些细节。”

    “我想先问问凌冽。”罗溪。

    “回头我会通知他,反正这是家里决定的。”柳蝶很干脆。

    “好吧,我现在得去电视台了。”罗溪起身告辞。

    “好,等婚礼的事情确定了,我会联系你。”柳蝶的态度不算冷也不算热,很中正。

    从银世壹号出来,罗溪就直奔电视台。

    要不是接到电话来看老爷子,她一早就打算过去,节目被停她总要去问问清楚。

    车子刚驶出迟家大宅没多久,叶永楠的电话就来了。

    “溪,你昨那个节目是怎么回事?你可知道方金生是什么人?”她倒是开门见山,现在她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叶永楠不得不关心。

    “哦,我也没想到方雪儿会自己走出来,这的确有点儿失误。”罗溪大方承认。

    “哎呀,你就不该找她去做节目。方金生咱们可得罪不起!”叶永楠语调有点儿急。

    “你知道他和沈兰的事?”罗溪问。

    “我之前只是猜测,没想到会闹这么一出。现在一公开,他们出了这么大的丑,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事情已经这样了。”

    “还有,”叶永楠又,“唐亮也离过婚,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看了你的节目,现在舆论很多,万一他也对你产生了不好的印象,那可得不偿失啊。”

    “我明白了,这件事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你打算怎么做?”

    其实罗溪也才开始盘算,但她必须稳住叶永楠:“我再去找找唐亮董事,先尽力争取他的支持,其他的再想办法。”

    董事长是她和叶永楠的共同目标,她一下就抓住了重点,叶永楠总算松了口气,“好,我也会和其他董事再通通气,你还是心点儿。”

    她好心的提醒了罗溪,就挂了电话。

    罗溪靠进座椅里,这一早晨起来连口气都没喘,头都大了。

    因为春万物复苏了么?怎么事情都一股脑的涌出来。

    老爷子偏偏这时候要办什么婚礼,她现在一点儿憧憬的心情都没有,那种场合只能拘起来任人摆布,想想都累。

    还有沈兰和方金生……

    一个念头突然闪过她的脑海,她又摸出电话,拨通——

    “孙律师,你好,我是罗溪。”

    “你好,罗姐,有事吗?”

    “上次你跟我过账目的事……”现在打压沈兰的唯一办法,就是尽快查清她的底细。

    “哦,我最近正打算回国,到时候咱们再仔细谈吧。”

    “好的。”

    这下她心里稍微安定下来,只要能抓住沈兰的把柄,这人就不足为惧。

    至于方金生,他本人还好,但他那个身居高位的父亲,恐怕不好对付。

    如果那件事真的和方金生有关,确凿的证据是必须的,这样才能有些胜算。

    想到证据……这件事现在都是凌冽在查,可那家伙根本不愿对她透露什么。

    又是一阵郁闷。

    没郁闷多久,电视台就到了。

    本想找台长问问清楚,却没有见到他,因为台长去了电视总局还没回来。

    节目组的钱编导和工作人员一见罗溪,立刻围上。

    “罗医生,咱们这节目真是火了。”反正这些人不用担责任,个个都精神抖擞的。

    “对对,你知道昨咱们的收视率有多少吗?”

    “多少?”罗溪好奇。

    “29%!跟今年电影节颁奖晚会差不多了啊!这是台里所有节目中最高的吧?”

    “对,对,去年那部最火的电视剧也不过如此。”

    这也难怪她的粉丝猛涨了几百万。

    “可惜啊,也不知道台长回来怎么,咱们这收视率要是继续做下去,下个月的广告收入绝对少不了,我还想着把舞台布置翻新一下。”钱编导叹气。

    “哟,就是啊,咱们节目比健康之约好太多了吧,这上面既要收视率,又给那么多限制,真是……这节目不让做可惜了。”

    众人纷纷摇头叹气的。

    “没关系,”罗溪笑道,“这个节目不行,还可以做其他的,反正他们禁止的是节目,又不是我这个人。”

    “咦?对啊。”钱编导一拍大腿,“罗医生就是咱们的招牌,有了她做什么节目都行。”

    众人听了,精神重新一振。

    “对啊,严肃的不让,咱们改做娱乐节目算了!我看行。”

    哈哈哈……

    就在大家嘻嘻哈哈的时候,台长助理过来了,台长回来,请罗溪去办公室。

    台长的面色不太好,这也是意料之中。

    “罗医生啊,请坐。”台长还是很客气,请她在办公桌对面的沙发里坐下。

    “赵台,”台长叫赵修永,罗溪想先认个错,“我也没想到这次出现了失误,给你添麻烦了。”她指的自然是方雪儿曝光的事。

    她的身份台长清楚,又这么一,他更不好发作,很客气的点点头:“你看,我也是身不由己,上面还有一层层的领导,其实咱们这节目本身挺好,收视率一直不错,就是这次这个嘉宾……”

    他脸上又一阵懊恼,节目审批的时候看到方雪儿的资料里只填了母亲的情况,是他大意了,竟然手一滑就批准了。要是他知道方雪儿就是方金生的女儿,某位元老级国家干部的亲孙女,打死也不能批。

    罗溪也是,她的背后有迟家,帝盛集团也是每年的广告大户,那是金主,他同样得罪不起,反正这次只能自己认栽。

    “我听节目要停播。”罗溪试探的问。

    “哎,对,今总局发话了,这期节目造成了很大的社会影响,要咱们……整改一下。所以台里决定下一期先暂停,也算咱们跟总局有个交代。你看好不好。”台长把总局的训话美化了几分,刚才在总局可是狠狠挨了顿批。

    “只暂停一期?”

    “这么吧,总局主要对我们这次没处理好嘉宾的问题很恼火,他们也有压力,如果咱们能想办法把这个事情解决了,我觉得节目还是可以继续的,否则……”

    台长的委婉,罗溪算是明白了。台长没辙,要她自己想办法搞定方金生。

    反正方金生和罗溪,台长都不能得罪,只能让他们自己去较量。

    “我明白了,赵台。这件事我会想办法的。”罗溪表态。

    台长脸上明显放松下来,“你放心罗医生,我也会尽力为你争取。”

    罗溪道了声谢,也没再什么,告辞离开了台长办公室。

    没走出几步,一眼就看到了沈思思。

    要是偶遇,打死她也不信,电视台里就是消息传的快,看她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肯定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故意来看她笑话的。

    “哎呀,你现在真成了热搜的常客了。”果不其然,沈思思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她‘假摔’那条新闻已淡出了公众视野,所以她又堂而皇之的来上班了。

    “你这炒作自己的手段也挺厉害的嘛。”沈思思继续嘲讽。

    “不行不行,我还是新手。”罗溪假意摆摆手,“哪像你,经验丰富,摔的那么自然。”

    那件事已经成了沈思思的禁忌,一般人见到她都不敢提,只有罗溪偏偏要挂在嘴边上。

    她的一张锥子脸瞬间冰冻,变成了——冰锥子。

    “你……”她刚张嘴想什么,罗溪没给她机会,立刻,“我最近很忙,还有婚礼要准备,就不跟你聊了。”

    完她却没走,等着看沈思思羡慕妒忌恨的脸。

    沈思思果然没让她失望,眼睛骤然撑得老大,“什么婚礼?”很捧场的问。

    “今爷爷,我和凌冽没举行婚礼,这太不像话,一定要给我们办场婚礼,哎,其实我也不太在意这些的。”这话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汤琴,那个二婶显摆起来,活灵活现的,于是她就稍微借鉴了一下她的口气。

    她还把爷爷二字叫的特别亲切,沈思思听了登时脸色发青。这无疑又是她的另一个痛处,罗溪现在把她的各种苦恼拿的死死的,一戳一个准。

    “你这么恶毒的女人早晚原形毕露。”沈思思气急败坏起来。

    “只要我家冽冽不介意就行,不跟你了,走了。”罗溪完全的不以为然,一扭头,哒哒的走了。

    沈思思的嘴都要气歪了。

    “你咱俩是不是特有缘分?”罗溪刚走到一楼大厅,又听到了那个极玩世不恭的声调——迟宗瑞。

    “你别靠近我。”罗溪立刻做了个停止的手势。

    凌冽已经给她下了命令,要她距离迟宗瑞五米以上,这家伙是把她当病毒了。

    “哈哈,我又不是坏人。”迟宗瑞被她的动作逗乐了。

    还是听话的在她附近停住脚步,微笑瞄着她,优雅的藕荷色将她的皮肤衬得越发白皙透亮,两颊自然的红晕无需妆容修饰。

    虽然她在瞪他,也许她自己都没发觉,她那微微的愠意里带着些娇嗔的模样,眉眼之间有种隐约的妩媚,不似矫揉造作的那种,完全是不经意的流露,比之以往更有女人味了。

    即使阅人无数的他,也不觉看得有些痴。

    他却不知道,罗溪此刻正腹诽他:对,你不是坏人,你是病毒!

    “有话快,没事儿我得走了,我这一堆事儿呢。”罗溪全不知他的心思,毫不客气的。

    现在可不比以前,全世界都知道她嫁的是迟家长孙,如果再跟迟宗瑞这子上一次绯闻,那可真是难堪。

    万一再被胡写一通什么劈腿叔子、婚姻危机之类的,兴荣的股价也肯定完蛋,那董事长绝对泡汤。

    “我早过了让你来我的公司,你看现在节目出了事儿,都没一个人能帮你。”迟宗瑞却不紧不慢的着,他也得到消息了,反正这事儿在电视台里已经不是秘密。

    “我能搞定,不劳费心。”

    “都是自家人,你干嘛跟我客气。”迟宗瑞笑眯眯的,人畜无害的模样。

    他那张脸原本就长的很讨人喜欢,加上这笑容,迷死人不偿命也不为过。

    其实迟宗瑞也没对她做过什么,但不知为什么,她总是对他放不下警觉,或许对这样的花花公子,她生就有种排斥感?

    他们正僵持着,罗溪的手机突然响了,她像得了救星似的,忙抓起手机来听,边听边跟迟宗瑞做了个拜拜的手势。

    迟宗瑞站在大厅中央,视线一直追随着她娇俏的身躯。

    “怎么,瑞少,心动啊~”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女声。

    迟宗瑞全没有辩解的意思,只微微侧目,睨着款款走过来的沈思思……

    ------题外话------

    谢谢:春鸟不知归晓、時光如槿季微凉、hanxiao0117、紫薇花开在心间的票票,么么。谢谢书城宝宝们的推荐票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