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9得罪大人物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99得罪大人物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死凌冽,我的腰快断了……”晨曦里传出一声呢喃。

    紧接着一声低呼,“混蛋……你摸哪儿?”

    “没断么~”

    “……”

    啪~

    “你最近缺乏锻炼,身体有点儿僵硬~”

    “……把你弄成那样狠狠的压,你试试…”那姿势……呸,还敢她僵硬。

    扑~扑~

    “大清早就殴打亲夫?”

    扑~

    “……”

    啾~“乖,我起了。”被殴的无奈。

    “等等,”一夜过去了浑身还是酸疼,昨晚想问的话还没来及问就被他折腾过去了……

    “你有没有查到方金生的事?”她用手勾着他的脖子。

    静默片刻,“还没什么实质的证据。”他简单的回答。

    最近每次都是这样,只要问他这些事,他都是随口的搪塞。

    “要是这样,以后我就自己查。”她故意用赌气的口吻着,悄悄观察他的反应。

    房间里暗淡的晨光映着他的侧颜,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

    揽着她的手臂却突然收紧,她的脸颊一下子贴进他的颈弯里。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他的声音还未清醒,带着些沙哑。

    “是你瞒着我才对。”她不甘。

    他又沉默了,贴着她的宽厚胸膛深深的起伏,原本想跟他讨论方金生和沈兰的事,得不到他的回应,她没法继续,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里。

    这种情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对他出真实身份以后,她把自己的调查结果都跟他了,后来他们还讨论过很多次。

    仔细想想,自从上次在安市的摩轮上遇险以后,他就不再跟她谈调查的事。

    她白很忙,他也经常不在,一旦晚上两个人都在家,想开口的时候又被他的‘索求无度’打乱了一切。

    她承认他很宠她,护她,除了调查以外的事都会满足她,可总觉得他们之间似乎隔着什么。

    “凌冽……”

    “我得走了。”他俯身过来在她脸颊印上一个轻柔的吻,就放开她,起身去浴室了。

    怀抱突然空了,身边的温度渐渐冷却,她独自躺在舒服的被窝里,心底却渐渐浮起一种无力感。

    他是怕她遇到危险么?像喻昊炎一样,还试图劝她离开帝京。如果是这样,她能理解。

    可他不是喻昊炎,她始终不像了解喻昊炎那样了解他。

    而且他们真正在一起的时间不算久,第一次全身心的接受一个男人,这与她和喻昊炎的友谊不同,与他和她以前的关系也不同。

    哪怕他对她有稍微的冷淡或忽略,她都能敏锐的感知到,心里难免会有彷徨和恐慌。

    毫无恋爱经验的她,并不知道这就是爱的微妙心理。

    她虽然偶尔精神大条,可毕竟还保留着女儿心性,对于女人来,感受是极重要的,这一点不像男人,只要从身体上确认这个女人是自己的,不会有如此细腻的心思。

    正趴在被窝里胡思乱想,凌冽已经洗了澡又穿戴整齐的从衣帽间里走出来。

    “今不用工作吗?董事长大人?”凌冽的情绪看来已经调整过来,刚才那一瞬的沉重不见了踪影。

    他走过来俯身看着大床上蚕蛹一样的人儿。

    “今医院没排我的班,待会儿去电视台和节目组讨论下期节目的内容。”

    “这两我要待在营地,晚上你早点儿回家,我会不定期查岗。”他的黑眸锁着她惺忪的脸。

    难怪昨晚他死命的折腾她,原来是后面两都吃不到肉。

    她的思绪可没像他转变的如此快,眼神朦胧的眯着他。

    他低头在她额头上吻了吻,她的回应也不热烈,像是没睡醒似的。

    “别胡思乱想了。”他最后了一句,眼底有些发暗。

    床垫骤然一松,他站起来,转身走出门去。

    听到房门关闭的声响,她的胸脯也开始大幅的起伏,仿佛刚才一直压抑着。

    不知过了多久,金色的晨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投射进来。

    气开始转暖,春已经来了。

    阳光总是能将阴暗驱散,她盯着映射到房间里的奇妙光影,心里也跟着敞亮起来。

    无论如何,凌冽对她很好,这一点毋庸置疑,她现在也放不下他,既然放不下,就先选择相信他。

    将心比心,如果感觉到她的不信任,他心里也会不好受吧,以前她只有一个人,现在变成了两个人,必须学着体谅他的感受。

    别人的时候,头头是道,怎么到自己身上她就变得那么茫然了呢。

    进行了深刻的自我批评和反省,下定决心,她忽的爬起来,抖擞一下精神,朝浴室里走去。

    还有很多事等着她去做,没什么能阻止她的脚步。

    ……

    “在今的《心有灵溪》节目中,我们邀请了几位特别的嘉宾,他们不是有名的大腕儿,而和在座的朋友一样,都是在校学生。”主持人的开场白在摄影棚里响起来。

    今台下的观众大多都是初中高中学生及家长,这就是罗溪策划的关于青少年心理问题的特别节目。

    “我们今要来讨论一下,许多青少年朋友在成长过程中都会面对的几个问题。先明一下,为了保护这些嘉宾的**,我们会请每个人坐在这扇门后面,还请大家谅解。下面就有请今的第一位嘉宾登场。”

    舞台中央有一个封闭的隔间,面对观众的是一扇房门,周围用霓虹灯装饰,背景墙拉开后,一个身影直接走进了隔间里,门上的装饰灯随即闪亮起来。

    这时,台下的观众席里有张略显激动又焦虑的脸——贾淑惠。

    今的第一个嘉宾正是她的儿子罗聪。

    “这位嘉宾,我们姑且称他为l同学吧。目前就读于我市一所重点中学,他在学校里遭遇了一些事情,到最后还发展为一桩严重的事件,这件事的起因,也是目前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欺凌。”

    主持人话音甫落,台下就起了嗡嗡的议论之声。

    “下面就请l同学,一自己的经历。”主持人提高音调,盖过了场上的杂音。

    罗聪在门后开始叙述自己的经历,正是上次罗溪去派出所帮他解决的那件事。

    这时导播间里也议论开了。

    “钱导,这次的节目有些猛啊~这个话题现在很敏感,这样没关系吗?”

    “反正台长批了,咱们怕什么。”

    “这期的收视率倒是能保证了。”

    “罗医生是迟氏的人,就算有什么事,也有迟氏摆平吧,要咱们瞎操心。”

    “豪门就是不一样……”

    大家正七嘴八舌,只听罗溪已经开始了这一段的总结发言。

    “校园欺凌不是受害者自己勇敢面对就能被终结的。因为得不到社会、学校和家庭的重视,很多学生缺乏管教,根本没有认识到欺凌同学是错误的,甚至还结成圈子,集体排挤受害者,令许多被欺负的孩子宛若孤立无助的‘孤岛’。

    中学时期,是一个孩子心智逐渐成熟的关键时期,如果不能生活在正常的环境中,性格和人格都可能造成扭曲,成年后很可能无法融入社会独立生活,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希望社会各界都能认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并联手打破困住受欺凌者的氛围……”

    罗溪的话还没完,台下就响起了一片掌声。

    贾淑惠虽然有点儿担心,但鉴于罗溪现在的身份,她也豁出去了。知道罗聪在学校被人排挤和欺负的时候,她哭了好一阵子。

    “很感谢l同学能够勇敢站上我们的舞台,也希望他以同样的勇气去面对未来。”主持人开始串场,“今的第二位嘉宾是x同学,她是位外国籍的华人,今年十七岁。这位同学的遭遇又是什么呢,我们就请她上台为我们讲述。”

    掌声过后,门上的彩灯又闪了一阵,接着一首欢快的提琴曲飘了出来。

    曲子不长,像是个前奏。

    主持人笑道:“看来我们的x同学还挺多才多艺的。”

    “我办过个人提琴和钢琴独奏会。”x同学一点儿不避讳。

    台下一片惊奇的嘘声。

    罗溪勾了勾唇角,方雪儿这个人走到哪里都不会低调了。

    第二个嘉宾,正是她请来的方雪儿。

    方雪儿讲的自然是她找沈兰‘复仇’的事,但没有出具体地点和人名。

    她讲到自己要跳楼的时候,台下又是一片哗然。

    导播间里的工作人员也没法淡定了。

    “哎妈~我觉得咱们做完这期节目肯定火了。”

    “今的话题一个比一个劲爆啊~”

    “总局看来要找咱们台长去喝茶了。”

    “很多人讨论过离婚对孩子的影响,”罗溪又开始总结,“但大都是从成年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

    结婚就要生子对所有人来,仿佛经地义的事情,但大家在生孩子之前有没有想过,你是否做好了为孩子负责一生的准备,是否有能力养育好这个孩子。

    育比养还要重要。不是生下他(她)就完了,要教会他们如何生存,甚至是比别人更好的生存,这绝不是件容易的事。既然生下孩子,就要勇敢的肩负起这个责任。

    期间,任何借口都是逃避!都是不负责任的!当然也包括离婚!

    许多孩子到了青春期都会叛逆,这是人类社会独有的现象,青春期的孩子要面对很多现实问题,从青涩到成熟的彷徨,将要独自面对社会压力的恐惧,人际关系的改变等等。

    每当孩子犯错误或做了什么过激的行为,很多父母经常会一句话:你这孩子怎么变成这样!

    那你们是否想过,孩子究竟为什么变成这样?

    如果从没有站在孩子的角度上设身处地的为他们着想,甚至都没有做好我上面所的那些父母应尽的职责,这样的父母又有什么资格这样的话呢!

    孩子变成什么样子绝不是单方面的原因,尤其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在责备他们之前,请先扪心自问,自己是否能问心无愧,否则还请——闭嘴!”

    罗溪第一次在做节目的时候有些激动,她话的时候,脑子里全是原主和母亲相依为命的画面。

    这番话的发自肺腑,震慑人心。

    直到她话声落了,台上台下的人,包括主持人都有点儿沉浸其中不能自拔,还是导播提醒了主持人。

    啪啪啪——门里的方雪儿突然率先鼓起掌来。

    接着台下所有的学生们都拼命的鼓掌,也许有些话他们现在还不明白,但最后一句话却到了他们心里,让他们热血沸腾,毫无意外的被罗溪圈了粉!

    &!”舞台中央那扇门后一声欢呼,方雪儿竟然大大咧咧的跳了出来,还冲上来给罗溪来了个熊抱。

    这让主持人有些措手不及。

    台下此刻也起了骚动,除了学生们的掌声,有些家长的脸色却不好了,议论声逐渐大起来,一时场面有点儿混乱。

    “广告之后,精彩继续。”导播给了主持人信号,并迅速插了段广告。

    啪!

    电视机前方金生气得把遥控器甩了出去。

    女儿的大胆行为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还敢在电视上公开控诉他,这也就算了,罗溪竟然还真敢把他女儿带到节目上,这把他当成什么了!

    沈兰也看了这期节目,她一直暗中关注罗溪的动向,自然也是气得七窍生烟。一般人不知道方雪儿是谁,可兴荣的上上下下包括那出席晚宴的客户和重要人物可都明白。她这脸真是丢大了!

    “金生,你看没看罗溪这期的节目?”她立刻给方金生打了电话。

    “看了,我正要找人问问怎么回事!”方金生没好气儿。

    “能不能叫电视台不要再继续播了。”沈兰软着口气,方金生的背景和实力她再清楚不过,是她必须讨好的主儿。

    “嗯,你别管了,这事我来处理。”

    方金生挂了她的电话,立刻又拨通了秘书的电话,“给我接电视总局!”

    罗溪的这期节目到后来有些混乱,有的家长中途退场,节目快完成的时候,还接到了电视总局叫停的指示。

    最后缩减了些内容,还是完成了。

    节目录完,已经是晚上9点多,电视台派人送方雪儿回去,她只是趁学校休学旅行的机会回国,很快又要回去。

    罗溪以前的节目也偶有涉及敏感话题,所以开始时并没在意这些乱象,一回到家就爬上床呼呼大睡,凌冽不在的时候,她才能睡个好觉。

    这期节目花了她好多精力,服贾淑惠,又游方雪儿,现在终于完成了,像卸下个包袱一样,其他事她暂时懒得管。

    第二早晨,她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摸过手机一看,我去,才不到7点钟,一般做完直播第二她都要睡个懒觉。

    “死兔子,这么早打什么电话!”她闭着眼睛,睡意惺忪的埋怨。

    “你又火了。”喻昊炎张口就。

    她半梦半醒的脑袋反应不过来,鉴于她的身份,最近别绯闻,连她的新闻也没人敢登,所以她的曝光率下降粉丝涨的也很慢,怎么会又火了。

    “不过,你惹了不好惹的人。”喻昊炎声调转沉。

    “谁?”

    “方金生。你找她女儿做那样的节目,就没想到有今?”

    她的脑袋像上了润滑油的生锈机器,终于恢复了运转。

    她也不是没想过,只是方雪儿太出乎她的意料,竟然公开露了脸,这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方金生的背景你该清楚吧,这事儿你一定心点儿。”

    “嗯,我知道了,我不怕他。”如果她正调查的那件事真的与方金生有关,她终究要去面对他。

    挂了电话,她的睡意消了大半。

    翻开微博,她想看看自己是怎么个火法,最近每早晨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她的粉丝涨了多少。

    可这次一看到微博上的粉丝数——噌!

    她猛地从床垫上弹了起来。

    这是谁给她花钱买粉了?

    眼花?

    做梦?

    她揉了揉眼睛,又努力聚焦,没错,718万!

    一夜之间,她涨了400万的粉丝?

    她愣愣地瞅着手机屏幕,足足1分钟都没有回过神来。

    平时节目组的助理会把直播节目视频发在她的微博上,今却没有,可能和昨电视总局来叫停节目有关。

    但这丝毫没妨碍粉丝们热烈的讨论。

    ‘我溪最近的风格是不是有点儿变啦?[纠结]’

    ‘犀利溪,v5!’

    ‘好的萌萌哒呢?不过溪溪什么样我都喜欢,大爱我溪。[吻]’

    ‘我要把溪溪做成护身符,保佑我考试过关。’

    ‘视频怎么不见了?还好从同学那里弄了一份。[吃手]’

    ‘……’

    粉丝里突然多了许许多多的学生,看了他们的评论内容,她明白大概是因为昨那期节目。

    她还发现里面有很多来自国外的粉丝,会不会是方雪儿……

    后面一条热门评论跳入她眼帘:

    原评是‘作为家长,我不能同意这位医生的见解。她没有做过家长,这样的话未免太偏激,家长也有自己的苦衷,工作赚钱养家都很难,就算家长有时忽略了一些问题,难道孩子不该体谅一下吗?我们这么辛苦也是为了养孩子。’

    似乎有许多家长也偷偷关注了她。

    这条评论下面引来了无数同学的讨论:

    ‘我们学习也很辛苦!谁来体谅我们![哼]’

    ‘就知道拿赚钱养家事!我现在除了学习还能自己赚钱呢!零花钱都不用父母给。’

    ‘所以,还是要靠自己,这样的家长靠不住!’

    ‘苦苦苦!一到晚只知道自己苦,既然这么苦,还生我们干嘛,让我们一起受苦?’

    ‘溪溪虽然不是家长,可她是我们的代言人!’

    ‘……’

    噗~看着这些淳朴而发自内心的话语,罗溪忍不住笑出来。

    有粉丝保护的感觉真是很好。

    其实她并不是要家长的不是,只是想从这些未成年人的角度提出问题,引发大家的思考,矛盾从来都不是单方面的,看来这次她至少是引起大家的注意了。

    董事会已经近在眼前,要想粉丝过千万,看来还是不太可能。

    今粉丝突然猛涨,已经是意外的惊喜。

    不过,这次方雪儿还帮了她一个忙,让沈兰颜面扫地,恐怕那些中立的董事也要考虑一下她的形象问题。

    所以,最后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反正没到最后不能放弃,她下了床,朝浴室里走,以前她上节目,大都是为粉丝们处理一些个人问题。

    通过这一次,她意识到,或许她可以提出更深层次的问题,甚至还可以改变一些事一些人。

    这样,节目的意义会更大。想到这里,她有点儿沸腾,脑子里盘算着下一期节目的题目。

    舒舒服服泡了个澡,整理完毕走出来,电话又响了,是节目编导。

    “罗医生啊,不好意思,今一早台长就下了令,咱们的节目可能要先停一段时间了。”

    “咦?为什么?”她才刚刚找到点儿感觉。

    “咳,我跟你啊……”钱编导压低声音,很心似的,“你可能得罪了某个大人物啊,听连台长被总局训话了。你要心了。”

    编导的大人物,罗溪心里自然有数。

    刚挂了他的电话,柳蝶的电话又来了。

    “溪,你今有空吗,能不能回来一趟,爷爷想见你。”她的语气比以前客气了不少。

    “好的,我一会儿就过去。”罗溪答应下来。

    老爷子最疼凌冽,而且对她也很‘够意思’,既然是老爷子找她,她必须得去。

    她知道老爷子不喜欢花里胡哨的打扮,所以特意换了件暖白色毛呢连衣裙,配上藕荷色羊绒外套,整个人看起来干净清爽,头发简单挽起来,很有大家淑女风范。

    坐上伍茂的车直奔银世壹号。

    佣人引着她走进大厅,除了柳蝶,汤琴也坐在里面。

    瞧汤琴焕发的神色,喜气洋洋的眼神,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一见她来了,立刻招呼她,比柳蝶还热情:“噢哟,溪,你来的正好,我们正你呢。”

    “我什么?”罗溪也装作一副有兴致的样子。

    “坐吧,老爷子一会儿就下来。”柳蝶还算正常的招呼她。

    罗溪大方的在沙发上坐了。

    “你昨的节目可真精彩,我们都看了,没想到今又上热搜了。”汤琴忙不迭的,原来就为这事儿。

    没想到她连热搜也懂,大概是迟宗瑞混娱乐圈,所以她也关心这方面的事情。

    迟家的人一向低调,迟宗瑞经常因为乱七八糟的绯闻上热搜,被老爷子批过,这次终于轮到大房的出了新闻,汤琴这算是抓到个大八卦,哪肯放手。

    “这种话题原本就有很多争议,大家多讨论,才能引起社会的重视和关注。这也是我们做节目的目的。”罗溪不卑不亢的,不给她抓辫子的机会。

    “确实有不少争议啊,我也看了评论。”汤琴的重点只在争议上。

    “节目我也看了,的很中肯,其实也没有针对性,只是提出问题大家讨论。”柳蝶这次倒是态度鲜明的站在罗溪的一边。

    罗溪还有点惊讶。

    “是啊,什么欺凌啊离婚啊,我们也没经历过,所以还真没什么发言权。”汤琴表面示弱,却故意戳到柳蝶的痛处,她就是离过一次婚的。

    “未成年人本来就处于弱势,社会上很少有人替他们发声。作为未成年人的父母,的确该多检讨自己,我也是。”柳蝶这次毫不避讳。

    汤琴微一愣怔,没想到她竟然痛快的应了,这好像一拳打到了棉花上,对方没什么,倒把自己给弄得憋气。

    咳~楼梯上传来一声轻咳,老爷子缓缓走下来。

    几个人都站起来,汤琴忙不迭地走上去扶他,“爸爸,您当心点儿。”

    柳蝶和罗溪也迎上去。

    “没事,你们都坐吧。”老爷子指指沙发。

    汤琴和柳蝶扶着老爷子在沙发上坐下,大家才自己各自坐了。

    “爸爸,我们正溪上热搜的事呢。”汤琴又开始在老爷子耳边扇风。

    她一早听老爷子叫罗溪过来,就等着这一出呢。

    ------题外话------

    谢谢兔子宝宝的财财狗,么么。谢谢:拂晓的晨曦、臻玺5201314宝宝们的月票。么么大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