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8老公不是摆设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98老公不是摆设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罗溪噗嗤一笑,“你这是每玩鹰让鹰啄了眼。”

    “你什么意思?”

    “那你给我的饮料里有什么,你心里总该清楚吧。”

    她把饮料拿回医院化验了一下,发现里面竟然是泻药。

    那正是她的直播节目,直播不像录播,是不容有失的。

    沈思思这明显是想她搞砸直播。

    她不过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我不知道你什么。”沈思思抵赖。

    罗溪也不继续揭穿她,笑意盈盈的望着她,脸上虽笑,眼神却异常清明,仿佛看穿一切,弄得沈思思浑身发毛。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你要是光明磊落,就不用每猜忌别人是不是算计了你。引以为戒吧。”

    她既没承认,也没否认,一副教训的口吻听得沈思思心头火直往上窜。

    她恶狠狠的瞪眼,“要是让我查出来真的是你,别以为我会善罢甘……”

    下面的话还没讲完,只听周围“嗡——”的起了一片低呼之声。

    罗溪的视线已经随着众人移向焦点所在。

    方雪儿手中端着满满一杯红酒,疾步穿越人群,她目视前方,神情专注,步子又极快,所到之处人们纷纷避让,还引发了的议论。

    她径直走向的目标,赫然是方金生和紧挨着他的沈兰。两个人原本在低声交谈,此时注意到方雪儿的举动,都不约而同的望向她。

    沈兰眼中满是诧异,方金生渐渐蹙起眉头,眼底隐约浮起警觉之意。

    沈思思也被方雪儿吸引了视线,住了口。

    这一切只发生在极短的时间里,所有人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方雪儿已经走到了方金生和沈兰眼前,“雪儿!”方金生低低喝了一声,语气略带威慑。

    哗——

    方雪儿全不顾父亲的喝止,一杯红酒霍得径直泼向沈兰。

    方金生像是看出了女儿的动机,伸手挡了一下。

    可沈兰完全没有防备躲闪不及,大部分酒液还是迎面给她浇了个透彻,殷红的酒液冲上脸颊,沈兰本能的闭上眼睛,张大了嘴巴,为她阻挡的方金生的肩膀和前襟上也飞溅上不少酒水。

    “哦——”众人登时沸腾。

    沈兰则霎时变成了一只落汤鸡,还是满脸流着红色液体的落汤鸡,精心的妆容,昂贵的晚礼服全部毁于一旦。

    她半没反应过来,垮着下巴,愣愣地盯着方雪儿,甚至连脸上的酒水都忘了擦拭,她这辈子还没遭遇过这种事,还没受过这样的侮辱!

    不止她,全场的人都愣住了,目光定定的聚焦在事件中心的三个人身上。

    方金生也被这一幕震住,没想到女儿真下得了手。

    “贱人!我是替我妈教训你!”唯有方雪儿是清醒的,还指着沈兰狠狠骂了一句。

    宴会的保安也终于清醒过来,几个黑西装男迅速朝他们跑过去。

    酒店的工作人员、沈家的人还有兴荣里沈兰的下属也都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会场里一时起了骚乱。

    沈思思一看姑妈出了事,也放弃了罗溪急忙想跑过去慰问。

    她的礼服裙太过修身,限制了腿部的运动,刚迈出两步,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脚下十公分的高跟鞋猛地一崴,身体顷刻朝前摔了出去,扑通一声趴倒在地。

    疼地她半没缓过劲儿来。

    她身后的罗溪面上故作吃惊,眼底满是笑意,悄悄收回脚,抬头一看,方雪儿正扒开人群,朝宴会厅一侧的大露台上跑。

    黑衣保安是从宴会厅的大门一侧包抄过来,断了她的退路。

    沈兰被一群人簇拥着,朝休息室走去。

    方金生的吼声响起来:“雪儿!你站住!”

    可方雪儿根本不听,脚下没停,还相当灵活,保安一时都没追上她。

    罗溪已猜出些眉目,方雪儿这么一闹,让沈兰丢了个大脸,也让她觉得挺痛快。

    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沈兰身上的时候,她悄悄朝方雪儿的方向走去,必要时她打算帮她一把。

    沈思思半才从地上坐起来,愤愤的搜寻罗溪,已经看不到她的影子了。

    方金生见沈兰有人陪伴,又放不下女儿,就跟着追出去。

    方雪儿一溜烟冲到宴会厅外面的大露台上,保安和方金生紧紧跟上,罗溪也跟在他们后面。

    宴会厅外面的露台足有七八十平,周围用大理石砌成的围栏围着,远远的能眺望江景,但因为是冬季,所以上面一个人也没有。

    方雪儿跑到围栏旁边,倚着镶在大理石上的镀金扶手,转身指着跟过来的一群人威胁:“你们别过来啊!不然我跳下去!”

    她的表情很认真,保安们全都收了脚步。

    “雪儿!别胡闹!”方金生冲到保安前面,大声呵斥,这里已经没有其他客人,他也放开了音量。

    “你已经不要我和妈妈了,你管不着我!”方雪儿不示弱。

    “你看你这副样子,爷爷知道了,会很生气的!”方金生搬出了自己的爹。

    罗溪原本以为,上次方雪儿的独奏会是方金生操办的,调查后才发现,原来是方金生的父亲。可见这位元老一定很疼这个孙女。

    “爷爷知道你被那个女人勾引,才会生气!”方雪儿毫无顾忌的大叫。

    她这副不管不顾,噎死大活人的样子,罗溪在派出所的时候就见识过了。

    果然,方金生一听这话,气得浑身乱抖,“不许胡,你,你给我过来!”

    他到底是身居高位,被女儿当众指责这样的丑闻,面子上能挂住才怪。

    方雪儿这个年纪正是叛逆的顶峰,会听他的也怪了,何况她的性格不是一般的奔放。

    她不仅没打算过来,还一纵身,坐上了围栏,大理石围栏上有二十公分宽的台面,人坐上去毫无压力。

    只是这里怎么也是四楼,夜黑风大,她单薄的身躯挂在露台边缘,看得众人一阵心惊。

    何谓叛逆期,如果没人呵斥围堵她,也许事情还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现在方雪儿被逼被骂的急了,自尊也受到严重挑衅,更加想要悖逆眼前这些人。

    罗溪在一旁冷眼观瞧,看得分明。

    关心则乱,平时方金生也是冷静低调的人,可眼下女儿成了这样他又痛心又急躁,已然失了平时的理智,且这脸丢大了,他实在下不来台。

    现在他只想赶快制服女儿,别在丢人现眼下去,口气不觉更加强硬起来,“你再最后一遍,你给我乖乖的过来,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威胁当然对方雪儿毫无用处,她连进派出所都不怕。

    “你叫那个贱人去给我妈磕三个响头,我就乖乖跟你走!”

    “放肆!”方金生大吼一声,“你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我已经十七岁了,你以为我还是孩子,你根本就不了解我!”

    “你给我过来,别再废话!”方金生哆嗦着手指,指着她。

    方雪儿一转身,从围栏上站了起来,“心!”旁边的保安忍不住提醒。

    “你不叫那个贱人给我妈道歉,我就死给你看!”

    “你……”方金生的目光突然狠厉起来,他笃定女儿只是吓唬他,但被自己的亲生女儿这样威胁,简直是奇耻大辱,“有本事我看你跳!”他狠狠的咬牙切齿。

    “哎!冷静,冷静!”保安们都看不下去了,急忙阻止,“姐,千万冷静!”

    这时,有个保安转过身,以手扶着耳麦,边认真听着边走回大厅,像是接到了什么命令。

    方雪儿似乎觉得把方金生气的还不够,又从搁在旁边的手包里掏出手机,打开自拍对着自己:“现在是方雪儿的跳楼直播秀,大家先来看看这周围的夜景……”

    她着还把手机朝着露台外面拍了一圈。

    方金生看这情形,七窍都快冒出烟来。

    “方部长,”罗溪穿过保安走上来,“还是别刺激她,给她点时间。”

    看这两人谁也不肯示弱,再僵持下去,搞不好真会出事情,罗溪趁机上来劝阻。

    方金生一时气结,又不好对罗溪发脾气,闷闷的没吭声。

    “我是心理医生,如果你信得过我,让我跟她谈谈。”罗溪继续游。

    方金生看看作死的站在围栏上‘直播跳楼’的女儿,又看看罗溪,眼底是显而易见的质疑。

    罗溪压低了些声音,“她这个年纪心智还没完全成熟,既叛逆又有极强的自尊心,你越是逼她,恐怕越是适得其反。”

    观察了一会儿方金生和方雪儿的谈话模式,罗溪猜测,方金生平时对这个女儿大概也是束手无策的,加上离婚后,方雪儿是随着母亲生活,估计他现在根本不了解女儿。

    他虽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却依旧毫无对策,所以罗溪的话像是到了方金生的心里,他面色微微缓和,又思索了片刻,才点点头。

    “你最好能尽快让她下来。”方金生现在想的只是赶快结束这丢人的场面。

    刚才接到命令的那名保安恰好走回来,他低声跟罗溪和方金生了几句话。

    罗溪想了想,才:“你们先退出去吧,这样能让她放下戒备。”

    方金生又看了看女儿,抬手示意所有人退下,他自己也跟着退回大厅里去。

    罗溪转身缓步朝方雪儿走过去。

    方雪儿注意到有人靠近,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移过来,借着露台上的灯光,她辨认了一会儿,突然:“怎么是你?你别过来啊~”

    “又见面了,我是喻昊炎的朋友,我叫罗溪。”罗溪用轻松的语气闲聊似的。

    “怎么,想给我爸当客?”

    “我没那意思,我跟你父亲不熟。”

    “那你干嘛?”

    罗溪指指远处,“我看看夜景。”

    “哎?”方雪儿一愣。

    “你这件裙子很漂亮。”罗溪打断了她的思维,又顺势换了个话题。

    “哦~”方雪儿还是一头雾水。

    但戒备明显放松了一些,也许是还没从错愕里回过神来,罗溪又朝前走了几步。

    “其实我和你的遭遇差不多。”

    方雪儿没答话,眼睛里明显带着点儿好奇,无论她是好奇她的话题还是好奇她的举动,罗溪的第一步都成功了。

    “我爸和我妈也离婚了,也是因为一个女人。”她继续。刚才叫方金生他们退出去,正是为了这个话题,她不想被其他人听到。

    “你不会想,也是因为那个贱人吧。”方雪儿还挺有悟性。

    “没错。”罗溪点点头。

    “真的假的?”方雪儿刚才不过是随口一,这会儿听到答案大吃了一惊。

    “这样仰着脑袋怪累的,你能不能坐下。”罗溪提了个要求。

    方雪儿迟疑了一下,又看看露台入口处,所有人都已退到了大门后面,她才重新坐了下来。

    沈兰也算是今周年庆宴会的主人之一,她现在出了这件事,宴会自然没法再继续,叶永楠和兴荣的几个高层在宴会厅里向客人们致歉,并送他们离开。

    方金生和保安们守在露台的入口处,这里距离方雪儿和罗溪的位置有相当一段距离,宴会厅里还播放着舒缓的音乐,所以他们听不太清楚她俩究竟在什么。

    但眼看方雪儿重新坐下,方金生稍稍安下心来。

    此时监控室的电视墙上,宴会厅的画面只剩下露台与大厅正门,其他的画面切换到了电梯、一楼大厅与酒店大门。

    凌冽的视线追随着一个戴绅士礼帽的高大背影,他在人群中很显眼,刚才罗溪在跟他交谈的时候,神色很不对劲。

    “经理,安全气垫已经准备好了!”保安跑进来报告。

    保安部经理看向凌冽,见他点了点头,这才吩咐道:“先待命,不要擅离岗位!”

    “是!”

    画面上,罗溪又朝方雪儿靠近了一些,两个人有有比划,聊的还挺热烈。

    大概用不上气垫了,凌冽心里猜测。

    果然没过多久,方雪儿就从围栏上下来,两个人又了一阵子,罗溪拉住方雪儿,两人一起朝露台的入口走回来。

    保安们见罗溪和方雪儿走过来,立刻闪开了一条道,方金生想要上前,被罗溪制止了。

    “方部长,我会叫人护送雪儿回去,今大家都累了,有什么事改再吧。你也请先回去,今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她的很中肯,又暗示方金生不要刺激女儿。

    方金生只是这情形也没再坚持,重重出了口气,拔腿走了。

    方雪儿还冲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罗溪跟叶永楠明了情况,就带着方雪儿从宴会厅里出来,又给伍茂打电话,叫他在外面等着。

    电梯下到一楼,门一打开,就见凌冽站在门外,和刚才送她上去的时候一样,仿佛从来没有离开过。

    “你,你怎么在这儿?”罗溪有点儿吃惊。

    “这谁啊?”方雪儿又好奇。

    “我是她老公。”凌冽自己抢答。

    “o~”方雪儿夸张的,“你老公好帅,nice!”连英文都冒出来了。

    咳~这家伙现在一点都不低调了。

    “我得先送雪儿回去。”罗溪。

    “我叫保安部经理安排一辆车送她。”凌冽。

    罗溪也觉得用他的配车有点儿不妥,于是点点头。

    把方雪儿送上车,凌冽拉着罗溪朝后面停车场走。

    “你什么时候来的?你是不是没回去一直等在这儿?你怎么知道我现在会出来?”

    罗溪忍不住冒出一连串的问题。

    刚才那个保安跟他们下面会准备救生气垫,让他们尽量吸引方雪儿的注意力,这么快速又专业的救援绝对有人指导。

    而且凌冽出现的时机,简直就像是掐好点儿的一样。

    他看到方雪儿也一点儿没吃惊,什么也没问,还让保安准备车辆,这家伙是不是暗中监视她呢。

    想到这里,她不禁抬头四下扫射,看看摄像头都在什么地方。

    但没多久又被他塞进了车厢里。

    “你是不是监视我呢,是不是?”她还继续追问。

    果然,这个女人的直觉太敏锐。

    “刚才来接你,听保安部经理上面出事了,我正想上去看看,你就下来了。”他胡诌了一通。

    “真的?”她眼里全是质疑。

    突然皱起鼻子往他身上哧哧的嗅起来,“你不是戒烟了吗?怎么身上全是烟味儿?”

    这完全是在监控室里被几个大烟枪熏的。

    “刚才去监控室转了一圈,里面几个保安正抽烟,粘上的。”

    “你果然在监视我?”罗溪手一指,“怎么,就这么不放心?”

    “刚才那个方雪儿怎么回事?”凌冽岔开话题,抬手想握住她指着他的手。

    她却躲开了,转过去坐好,把经过大致讲了。

    “你跟她什么了?”他好奇。

    “其实她才不想死,不过是替她妈妈打抱不平,顺带吓吓方金生。我只是把以前的事跟她了一些,有了共同的敌人,她就不会戒备我了。她毕竟还没成年,脾气火了点儿,心思还是挺单纯的。”

    凌冽斜目睨着她,眸光明灭不定。

    “干嘛这样看我?”她看不懂他的眼神。

    “我在想,我老婆的心理战术好厉害,以后得防着点儿。”

    “你是不是想瞒着我做点儿什么?”她立刻毛了。

    却看见军爷唇角一勾,笑得无比灿烂,肩膀都抖起来。

    这家伙还敢挑衅她。

    “你,你究竟想干什么坏事?”直到回了家,走上楼梯,罗溪还在纠缠着这个问题。

    “我还能干嘛?”凌冽不以为意的走进卧室。

    罗溪也跟了进去,嘭~大手一把关上房门。

    哗——下一刻,房门又被打开了。

    罗溪又快步走出来,朝书房去。

    “喂,”凌冽立刻追上来,“这么晚了不睡觉干嘛?”

    “你都不告诉我,我也不告诉你。”罗溪一扭头继续朝书房走。

    手臂突然被一只大手箍住,随着腰间一股力道旋转,她已经到了某人的怀里,“我想干嘛你不知道……”

    大手揽紧她,薄唇朝她颈窝倾过来。

    双臂用力一推,身子一扭,膝盖一矮,她就从他怀里钻了出来,“我想到一个好题目,得赶快记下来。”身躯灵巧的溜进了书房。

    “什么题目?”一腔子火直往上拱,军爷焦躁的问。

    “我要做一期关于青春期心理问题的节目。”罗溪走到书案前面,打开了她的笔记本,“最近都在忙董事会的事,趁现在有灵感我得赶快写下来。”

    这是刚才与方雪儿谈话的时候想到的。

    凌冽抱着双臂倚在书房门口,看着她竟然真的伏案工作起来,眼神专注盯着屏幕,十指飞快敲打着键盘,俨然已经忘了他的存在。

    桌面上台灯柔和的光,罩住她的脸,晶莹剔透的肌肤染上光晕,眸子和唇都也是亮晶晶的,不知是不是因为今的妆容,总觉得她整个人都在发光,认真工作的样子迷人又养眼。

    他还从没见过这样的她,通常她只在他不在家的时候才有机会好好工作。

    心火渐渐平复了一些,他走进书房,在窗前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来,随手从旁边的书架上捡了一本书,什么书并不重要,反正他也不打算看。

    这个角度正好可以欣赏她工作的样子。

    她时而飞快的敲字,时而侧脸向着窗外,时而又冲他的方向看看,可眼睛里却没有他的影子,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他觉得这样很神奇,自从和她在一起,已经发生了很多神奇的事。他以前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不喜欢女人靠近他,自然也没有过这样的乐趣。

    最近经常看她的节目,与平时他们在一起时的她很不同,那是她工作时的样子。

    现在她又为了那些节目做准备,她在电视上能够轻松自如,谈笑风生,只是因为私底下做了大量细致周到的准备工作。

    她是那样的认真和专注,突然让他有种莫名的自豪感,如果可能,他想让全世界知道她是他老婆。

    原来除了和她睡觉,像这样看着她工作也是件很有趣事。

    他没意识到,如果被大岛发现他现在的样子,又会进一步确认他是妻控的事实!

    “你在那儿干嘛呢?”罗溪伸了个懒腰问道。

    “看书。”某人面不改色的胡扯。

    “哦~”她脸上略有失望,“如果你是在陪着我工作,我还想奖励你来着。”

    “我是在陪你工作。”立刻改口,依旧面不改色。

    自从尝到了她的甜头,他早就忘了尊严和脸皮为何物。

    啧啧,罗溪在心里为某人的厚脸皮咋舌。

    不过,他在这里陪她,她心情很好。

    “过来。”他把书丢到一边,拍拍自己的腿,他在这里耐心的等了一晚上,轮也该轮到他了吧。

    噗~

    他那双黑眸深处浮起的躁动,她看得分明。

    合上笔记本,她站起来听话的走过去,大喇喇朝他腿上一坐,顺势搂住他的脖子。

    “你今怎么表现这么好。”她问。

    “我以前表现的不好?”他的‘表现’明显一语双关。

    她只装没听懂。

    看着她长睫微微抖动,他突然想起宴会上她反常的神情。

    也许是与她的身心越来越接近,他甚至能隐隐感觉当时她的无助与恐惧,虽然这无法用常理解释,但他就是能感觉到,就像以前不知道她是她的时候,他抱着她却觉得安心一样。

    可她从酒店到回家却只字未提,也许她还没有确定,也许她不想让他担心,她不会有意识的依赖他,他能感觉到。

    可他却有点儿不甘心,这就像是她还不完全信任他一样。

    “如果遇到什么事,你必须第一个告诉我。”他抚着她额前的碎发,很轻柔。

    他了解她,她也了解他,她感觉他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一样。

    “什么事?干嘛这么严肃?”她歪头看他,却没有什么的打算。

    “别忘了,你老公可不是摆设。”他口气略带不满。

    “是吗?”她狡猾的笑。

    黑眸微微眯起,他霍得起身。

    她忙搂进了他。

    “不信么?就叫你切身体会一下。”他抱着怀里的身躯大步走出了书房。

    胸口里有莫名的躁动难以压制,如果因为他们还不够接近,他打算再加深一下他们的关系。

    ------题外话------

    谢谢:131**617的票票和花花!么么。谢谢木容黎的月票,么么。谢谢书城宝宝们的推荐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