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7是不是你干的?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97是不是你干的?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从一开始,这个女人对她做的一桩桩一件件,今有机会一次性还给她,还有比这更大快人心的吗。

    罗溪一边指着电视屏幕一边咯咯的笑,旁边凌冽看了这情形,再联想刚才她从影城里溜出来,就明白了七八分。

    本来她笑的时候喜欢皱着鼻子,两个腮帮子鼓起来有点稚气未脱的样子,这会儿又是由衷的笑,发自内心像个真的孩子,染的军爷的唇角也跟着勾起来,忍不住凑过去在她唇边亲了一下。

    原来她一直盯着画面大概是为了等这个结果,看男星什么的只是她的坏心眼吧,明白了以后凌冽心情大好。

    “就这么开心~”他凑到她耳边问。

    她现在心情好,也没计较凌冽偷袭她,还转过脸来告状似的:“你不知道,前两她在电视台算计我,你差点儿就见不到我了。”

    “真的?”看她那表情,凌冽就知道“见不到”肯定是有几分夸张,但事情应该不假,“干嘛不跟我?”

    “我一个人能搞定她,只是先前太忙,没腾出手来。”罗溪一想起来刚才的画面,又笑起来,最后几个字没咬清楚词。

    “那你要老公做什么?”凌冽突然很认真的。

    嗯?

    他的眸子映着电视的荧光,幽幽闪烁,带着几分不满甚至…哀怨?她的心中又是一动,咧起的唇角渐渐收敛。

    太过于自立的她直到现在也没习惯凡事都要依赖于他,能自己解决的事,她不会假手于人。

    可此刻看见他的神情,心底缓缓升起一股暖意,这个男人不止会保护她,还很乐意让她依赖他。只是他不喜欢把感情表露出来,所以她一直忽略了这一点。

    这会儿逼得他出这种话来,可见他心里一定是‘委屈’极了。

    她伸出两只手环住他的脖子,叭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知道了,老公,下次让你帮我出头,行吧~”

    眨巴眨巴毛茸茸的大眼睛,笑意盈盈的瞅着他。

    她的声音原本就清甜,稍加做作,就会甜的发腻。一声老公,叫的他浑身一颤,差点儿化掉。

    狡猾又磨人的妖精,冷俊平直的唇角不由翘起,微微探身粘上她的唇,手臂穿到她的腰间稍一用力,身躯就顺势贴过来,乖巧的迎合着他……

    尽情的享用了她的甘甜,他把唇凑到她耳边:“晚饭吃你也行……”

    “不行,我要大吃一顿庆祝一下。”

    见他微蹙浓眉,一脸不满足的样子,她俏皮的笑着,揽过他的脖子挨着他的耳畔,“等我吃饱了,回家再让你吃……”

    话没完,脸噌的红了,刚才太得意忘形,没留神竟然脱口而出这么肉麻的话来,还的极顺嘴儿又勾人,身上瞬间起了层鸡皮疙瘩。

    果然,军爷低下头埋进她的颈弯,肩膀跟着抖起来,这家伙也能笑成这样?

    她一下推开他,像是跟谁生气似的懊恼扭头,“讨厌~”脸颊越烧越旺,她恨不得把脑袋伸出去冰冻一下,丢死人了。

    她的脸冲着窗外,撅着嘴,耳根通红,羞愤的模样看得他心底又是一阵痒。好容易压下笑意,怕把她惹急了,回家那顿‘大餐’会泡汤。

    她虽然有时候行事很乖张,但骨子里却是害羞的人,为了她的‘美味’,他暂时需要忍耐。

    他以往的人生里没有女人,也顺利的度过了。

    可不知为什么,自从遇到她,他的心与身体都渐渐变得不受控制,尤其是与她有了亲密的关系以后,简直可以用一发不可收拾来形容。

    这难道就是情不自禁?已经记不起来,以前的日子都是怎么过来的,现在回想起来,味同嚼蜡,仿佛一场没有颜色的梦。

    有了她的日子则像是从梦中醒来,一切变得多彩而真实。

    脑子里想着她,视线不觉一直粘在她脸上。

    罗溪敏锐的感受到一双滚烫的视线,微微侧目,他支着脑袋倚在另一侧的车窗上,半垂眼帘,唇角噙笑,慵懒又性感的模样让她禁不住咽了口唾沫,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

    用色相勾引她也就算了,他的大手不老实的滑过来,覆在她搁在腿上的手上,修长的手指强硬的穿进她的五指间,紧紧扣住,手心也是滚烫,催得她的心脏扑扑乱跳……

    “哗——”电视里传来热烈的掌声,及时搅乱了这暧昧的气氛。

    男女主持人重新上台,女主持已换成了辛辰,是这次在外场采访走红毯的明星的主持人。

    而此时的沈思思躲在洗手间里,腹中如翻江倒海,又痛又气又羞又恼。

    为了争取到这次的主持,她花了多大的力气,金钱、精力、人情,不惜各种手段踩掉竞争对手,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还有辛辰那个贱人,原本她也是竞争的热门人选,可在她的操作下好容易把她挤到了外场主持,结果还是让她捡了个大便宜。

    她不甘心!她怎么能甘心!

    罗溪!刚才看到她在后台晃了一圈,因为时间紧张没有在意,却没想到居然中了她的招!

    绝对是她没错,那她不知怎么发现了不对,没有喝掉那瓶水,今一定是来报复的!

    这个狠毒的女人,让她在全国观众面前,在那么多重量级的人物面前丢了这么大的人,颜面扫地,这对她的整个人生来都是莫大的耻辱……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她狠狠捏着手纸,恨不得将它们捏的粉碎,就像罗溪一样……

    嘶——腹中又是一阵剧痛,恨不得连早饭都拉出来。

    她不知道,此时洗手间隔间外面的人都捏着鼻子匆匆而过。

    这件事并没有就此终止,第二,其实就在当晚晚些时候,这件‘意外’就毫无意外的登上了各大站头条,本来颁奖晚会就备受瞩目,又来了这么精彩的一出,娱记们都沸腾了。

    不止头条,热搜榜上前几位恨不得都是这件事的相关报道,还配了图片……

    甚至还有人分析,沈思思这是‘假摔’,以博得更多的注意力。

    在许多晚会和走秀台上,故意摔倒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娱乐圈原本就是个创意无限的地方,无论做什么,大家都会首先想到这是为了吸引眼球。

    所以,沈思思的事让当晚的影帝影后都显得黯淡无光,原本为帝后准备的新闻位置都被她抢占了。

    替代她的辛辰因为姣好的相貌和过硬的专业素质也受到关注,但也没有压过大家对沈思思痛苦摔倒这件事的热情。

    而且大家还认为,沈思思这一摔,非常自然毫不做作,很豁的出去,娱乐性也极强,不似其他人摔的那么假,那么不彻底。

    除了沈思思,其他人对这件事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那些被她不择手段挤下去的女主持们更是乐不可支,还有台里被她欺凌过的工作人员们也都拍手称快。

    平时她在台里媚上欺下,大家都看在眼里,不管这次是真摔还是假摔,都是……大快人心,值得举杯同庆的一件事。

    之后,沈思思请了假,躲在家里生气,台领导也没加阻止,出了这事最近也没打算让她出镜,等事情平息再。反正女主播的候选人多的是。

    她看到自己的娱乐新闻上多了张新面孔,气得差点儿把电视砸了,在家里大骂台长。

    沈兰亲自来劝了两回,又马上到兴荣集团的周年庆宴会,到时候把那些仰慕她的公子哥都找来陪她,她这气才消了些。

    很多人只看到她在电视上的表象,平时人前也装得笑语嫣然,都以为她是个美丽大方的大家闺秀,追求她的富家公子还不少。

    这次的周年庆在宴会也选在市中心的帝京大酒店举办,高端大气,一个企业犹如一个人,讲排场撑场面也是必须的,这样才显得公司一派欣欣向荣。

    罗溪原本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但周年庆是兴荣的大事,政商界的大人物都会到场,大客户大股东也都要参加,现在正是竞选董事长的关键时期,与各方面联络感情是绝对有必要的。

    穿戴以毕,她站在镜子前面最后再审视一下自己,很满意。

    一双大手突然从她的腰间穿过,将她锁进宽厚的怀抱里,“是不是太漂亮了点儿。”某人在她耳边吹气。

    噗~夸得挺中听。

    嗯~听起来,还有那么一点儿酸~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反正你马上就是董事长夫人了。”她反手摸了摸背后‘夫人’的脸,看他一脸不放心的样子。

    看镜子里他阴沉下来的表情,忍不住想笑。

    “这么有信心?”凌冽放弃跟她计较,在她颈窝里亲了一下。

    “就不兴我给自己鼓鼓劲儿?”她噘嘴。

    “其实你不做董事长……也没关系。”爷养得起你。

    “不是你必须赢的吗?”这男人比女人变得还快。

    他怎么知道她真的干劲十足就冲上去了!

    现在后悔也晚了,她从来都不服他的管。

    所以,他只能……

    凌冽垂眸掩住眼里的情绪,轻笑了一下,“那我就等着做董事长夫人了。”

    “好,你乖乖在家里待着,等我回来”她转身搂住他的脖子,“……给你奖励~”她惦着脚尖凑近他的耳朵。

    薄唇微微勾起,低头搜索她的唇,她却躲开了。

    “别把我的妆弄坏了。”

    他蹙眉,水嘟嘟的唇看到却吃不到,不爽。

    她忍不住噗嗤一笑,仰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又拿手蹭掉粘在他脸颊上的唇彩。

    “好了,我走了。乖,听话。”那口气像在对一只话。

    宠物得到主人的香吻,心情似乎稍微好转,垂目“嗯”了一声,“我送你。”

    “不用,叫伍茂送我就行了。”

    “怕别人看到你老公?”

    这家伙真会挑刺,明明是他的身份不能曝光,这会儿居然怪到她头上。

    “想送送呗~”

    凌冽突然意识到自己什么时候变得会跟她耍赖了,似乎有点儿无耻,明明他是存着自己的目的……

    却不知道,罗溪一点儿也没觉得奇怪,这家伙向来都很无耻,她已经习惯了。

    大手握紧了她,一起朝楼下走。

    他们现在的住处距离帝京酒店不远,凌冽叫大岛把车开到内部停车场。

    他送罗溪进了电梯,电梯直达4楼的会场。

    电梯门一关闭,他便立刻敛了笑容,转身穿过电梯间,进了员工专用通道。

    挂着保安部经理名牌的高个子男人在通道门内候着,一见凌冽和大岛进来,立刻招呼一声,带着两个人朝监控室走去。

    嵌满整整一面墙的监视器,全方位无死角的监控着四楼的宴会会场,就连宴会厅外面的超大露台也没放过。

    凌冽和大岛还有保安部经理在监控室的沙发上坐下来。

    宴会厅的许多监控头,都是在兴荣的周年庆宴会前临时加装的。

    要不是大岛知道这次是因为任务,他一定会以为凌冽是因为自己老婆要独自参加宴会才这么做的。

    曾经高冷不近女色的头儿,现在完完全全就是个妻控!从今他亲自来这儿监视,就能明问题。

    会场里已经来了不少人,有一堆儿扎堆的人群,正是沈思思被很多公子哥包围着。

    她今特意穿了一件艳红色深v领修身长裙,戴着她最喜欢的珍珠王冠发饰,尽显她的妖娆妩媚。

    众人绝口不提那她摔倒的事,纷纷称赞她的美,这才让她找回点儿平时的气势和信心。

    正到高兴处,众人的目光突然都转了向,投向宴会厅大门口。

    门外进来一个人,一袭黑色修身西装礼服,白衬衣的立领上系着颗黑领结。两边的长发别在耳后,露出一副钻石耳坠。

    不同于在场众位女士争奇斗艳的各色礼服,罗溪今反其道行之,选择了走中性化的风格。

    但这身为她量身定做的礼服里,不乏很多凸显她身材的心机,西服上衣是收腰的,扣着一粒扣子,衬托着她凹凸有致的上身,笔直的一直盖住高跟鞋脚面的长裤,又显得两腿特别修长。

    领结选的是打着平直结的领结,给正装增添了几分活泼的元素。

    这身装束,没有恰当的气质很难驾驭。太过娇媚的穿上就是个制服诱惑,俗气失了庄重。太过硬朗的穿上那就是男人婆,又失了女人特有的魅力。

    罗溪恰好就是有这样亦刚亦柔的气质,飘逸的长发与闪亮的钻石配饰淡化了服装的男性化,加上今的妆容,给人一种睿智、冷静、高贵不可侵犯的印象。

    选择这个装扮,罗溪有自己的理由,她年纪太轻,穿太艳丽的礼服裙显得过于轻浮,穿保守低调的又有点儿故作深沉。

    这样的穿着,她能驾驭的很好,干练不失郑重,模糊她的性别,不留痕迹的融入男人的世界中,为她入主董事会打个基础。

    当然还有一点,穿的太暴露,恐怕军爷不会让她走出家门……

    看全场人眼前一亮的表情,她就知道,今她选对了。

    “哇哦~”

    “哎?那妞儿是谁?好特别。”

    沈思思身边的公子哥们开始是窃窃私语,很快变成了公开讨论。

    罗溪的几次公开爆照都被凌冽及时封杀,公子哥们平时也不看她的心理类节目,所以虽然听她的大名,却有很多没见过她本人。

    “那就是罗溪啊~这都不知道。”

    “窝草,这么漂亮,有味儿~”

    “可惜,有主儿了……”

    沈思思一见罗溪,两眼就差喷出火来,再听身边人的议论,差点儿把手里的酒杯都捏碎了。

    “咳~”她轻咳一声,提醒他们。

    哼~啊……众人一阵哼哈,掩饰自己的失态。

    罗溪走进来,很客气的和众位董事打招呼,穿这身站在一群西服笔挺的中老年男人中,果然全无压力。

    几个董事会里保持中立的董事她都私下拜访过,今不知是不是对她的装扮看得特别顺眼,他们都对她越发和蔼起来。

    叶永楠还把她介绍给了几个与兴荣长期合作的大客户。

    来之前她做了充足的准备,所有重点客户她都叫得出名字,了解他们的基本背景和喜好,所以交流起来丝毫没有障碍,叶永楠频频露出欣赏的目光,客户们也是惊艳得很。

    “方部长,您能来真是荣幸之至。”沈兰颇有兴致的嗓音响起来。

    方金生面带微笑走进宴会厅,“你太客气了,叶太太。”

    沈兰款款朝他走过去,两人热络的寒暄起来。

    在帝京商会的年会上,罗溪看到过他们在一起话,那时觉得他们两个之间有种怪怪的感觉,但不出哪里不对劲。

    今一看,他们的站姿、看对方的眼神,以及不经意的肢体动作……很明显,他们绝不是普通的关系。虽然他们表面上装作很客气的样子。

    为什么上次没有看出来呢,为什么这次那么显而易见呢。

    她突然想到,之所以看得出,是因为……方金生看沈兰的眼神,她从凌冽那儿也看到过,当然凌冽的那种眼神是看着她的。

    与凌冽变得亲密以后,她理解了许多男女之事,这令她的观察能力又有了更进一步的拓展。

    方金生与沈兰、方金生与周道、周道与明俊集团、沈兰与明俊集团,这一系列的关键词在她脑海里来回缠绕。

    这么来,方金生与明俊集团……?

    “哦~金先生,欢迎欢迎。”沈兰的声音再起。

    “你好,叶太太。”嗓音里带着迷人的低哑,一个好听的男声响起来。

    罗溪的视线朝向那个和沈兰寒暄的,穿黑礼服戴绅士礼帽的高大男人,瞳孔骤然收缩,握着香槟酒杯的手指忍不住轻轻打着颤。

    被漩涡吞噬的恐惧感袭上心头,紧紧因为那个男人一双幽深的眸子看似不经意的朝她扫了一眼,她忽感一阵眩晕,几乎站立不稳。

    这种强烈的压迫感,除了凌冽,只有从那个男人身上感受过。

    “来。”叶永楠的声音将她从漩涡边缘拉了回来。

    她机械的迈开步伐,跟着叶永楠朝那个男人走过去。

    从罗溪进入宴会厅,凌冽的视线就没离开过她,虽然是透过监控头和显示器,但依他对她的了解,刚刚她不易察觉的异常反应也悉数落入他的黑眸里。

    “这位是我们的新任董事罗溪,这位是明俊集团的代表,金明柯先生。”叶永楠替罗溪介绍。

    “你好,罗姐。”男人伸出手掌,要与她握手,他的手指白皙而修长,看得出包养的极好。

    “你好。”罗溪没意识到,自己的手已变得冰凉。

    而这个自称金明柯的男人,手上亦没有太多温度,却又不是冰凉。他身上飘散着古龙水的香气,这种香水虽然也含有麝香的成分,却没有那么浓烈。

    不是他?可感觉,却一模一样。

    那个分别在街上和酒店里与她擦肩而过的男人,感觉与他一模一样。越是接近,这种感觉越是强烈。

    她的直觉应该不会错,难道他为了掩饰身份,换了香水?

    这个男人的笑容很有魅力,让人忍不住也跟着微笑。

    虽然他的笑容明亮的像是能驱散乌云的阳光,罗溪却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久仰你的大名,今能一睹真容,真是三生有幸。”金明柯的嗓音很动听,听起来很受用,却依旧不带一丝温度。

    他整个人都散发着疏冷的气场,让人能恰到好处的接近,却又不敢轻易冒犯。

    “您客气了,希望我们合作顺利。”明俊集团正在与兴荣合作投资国贸的项目,罗溪强压着心绪,礼貌的寒暄。

    “是的,”金明柯凝视着她,“我们的合作一定会顺利。”他像是在回答她,却又好似另有所指。

    也许他的气场与罗溪心中那个人实在太像,所以他的一言一行都能引发她的猜测。

    “金先生,我来介绍几个人给你认识。”沈兰打断了他俩的寒暄。

    “失陪,祝你们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金明柯很礼貌的向罗溪和叶永楠,那态度绅士极了。

    他转过身跟在沈兰身后,视线不经意的扫过宴会厅的花板。

    此时监控器前的凌冽,有种与那个男人对视上的感觉,浓眉微微一抖。

    这个男人很敏锐,他视线所及,正是摄像头的位置……

    罗溪盯着金明柯的背影,手脚的温度还未复苏,宴会厅门外进来的一个身影,又吸引了她的视线。

    ——方雪儿!

    她穿着一件黑色及膝的礼服裙,盘着头发,看上去显得成熟许多,与在派出所里看到的她,形象又大不相同。

    她的视线很快落在人群里方金生的身上,只看了一眼,就迅速转身朝相反方向的吧台走去。

    她不是和方金生一起来的,而且好像很怕被他发现似的。

    她还未满18岁,要出席这样的场合还有些早。

    方雪儿走到吧台旁边,随便似不经意的站在香槟塔的后面,视线在宴会厅里来回扫视,最后停下。

    罗溪顺着她的视线一瞧,她盯着的人是——沈兰。

    这个姑娘的行为真是有意思,她躲在香槟塔后面恐怕是怕被方金生看到,然后她偷偷观察的人竟然是沈兰。

    这个发现引起了罗溪的兴趣,她穿越人群,朝吧台走过去。

    “罗溪!”

    走到半路,有人叫她。

    回头一看,沈思思扭着胯骨走过来,她的裙子太过于紧绷,走起路来像条美女蛇似的。

    罗溪停下来,好整以暇的望着她。

    “那你到环球影城做什么?”沈思思没好气的问。

    “凑热闹。”罗溪随口。

    这答案让沈思思立刻皱起了眉头,“胡,别以为我不知道……”

    “哦~对了,”罗溪打断她,“听那你在台上不心摔了一跤,我正好陪老公去吃饭,也没亲眼看到,摔得厉害吗?听后来辛辰代替你上台了,你受伤了?”

    她偏偏要哪壶不开提哪壶,还故意上下打量她,像是真的在看她有没有受伤。

    “你……”沈思思咬牙切齿,终于忍不住低声喝问,“是不是你干的?”

    ------题外话------

    谢谢兔子宝宝的花花!么么~哭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