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4军爷要遭殃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94军爷要遭殃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在过去的六个月时间里,兴荣已经连续亏损,坏账率已接近营业总额的2%,再这样下去,就会出现资金流动性问题,一旦年报出来,兴荣的股价恐怕就难以支撑了。”此话一出,沈兰的眼底浮起显而易见的震惊。

    她没想到,罗溪竟然做足了功课,措辞也极专业,一点儿不像个门外汉。

    不止沈兰,其他董事也用疑惑的眼光瞅着她,显然是没料到她一个如此年轻的心理医生竟然能出这样的话来。

    上市企业需在每年4月底之前披露年报,公示企业过去一年的经营和财务状况。以兴荣现在的状况,一旦亏损被披露,兴荣的神话就将破灭,股价势必回落。

    即使股民对罗溪背后帝盛的支持抱有期望,但公司实实在在的业绩还是对股价有实际影响的。

    震惊一闪而过,沈兰唇角随即浮起冷笑,“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她的视线飘向会议桌最前头空着的那张董事长的席位,挑眉轻叹,“哎,谁叫现在董事长空缺,群龙无首。”

    完,她收回目光,看向手边工作人员分发的议案。

    沈兰的支持者们也纷纷点头。

    一直坐在沈兰对面没话的叶永楠,看着她,眼底浮起轻蔑的神色。

    叶永兴死后,虽然沈兰对董事会有一定的掌控,却因为叶永楠的反对,加上她的一些影响力,始终没能坐上董事长一职。

    所以那时候她拼命要夺走罗溪的股份,想必就是对董事长的位子势在必得,可惜罗溪也没能让她如愿。

    然而后来他们的态度突然转变,沈兰现在也摆出了不疾不徐、瞧热闹的姿态。

    让人费解,按理,兴荣的兴衰也直接关系她的‘钱途’,可她的样子,仿佛兴荣的事与她无关似的,如果不是欲擒故纵,那么必定有什么其他阴谋。

    “在大会开始前,先来介绍一下新上任的董事,罗溪女士。”代主持这次董事会的唐亮董事开始发言,暗示大会开始。

    罗溪站起来向众人微微点头,今她穿了件做工考究的驼色羊绒西服外套,黑色高领打底衫,配外套同款直筒裙,头发盘在脑后,干练不失雍容。

    这正是前些日子凌冽给她买的行头之一,以后出席场合用得上,那家伙早就料到了这一切。

    不过,这个介绍纯属走走程序,整个兴荣集团上下,至少在座的董事里,根本没有不认识她的。

    “今的议案主要有两个!”

    介绍完了罗溪,唐亮董事就开始进入正题。

    众人都收了议论和目光,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手边的议案上。

    “第一,我们参与投资的帝京第一高楼帝京国贸中心,二期拨款计划表决……”

    “哎呀,我们现在的财务状况……”唐亮董事的话没完,就有人发出担忧的声音。

    “我们还可以向银行融资,这个计划是早就定下的,不能半途而废。”沈兰的态度很明确,她显然是支持这个议案。

    “没那个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当初我就这个项目超出了我们目前的承受能力。”叶永楠突然发声。

    “哪个公司不是借钱做生意的,不然放着银行做什么。这个项目完成了,咱们就翻身了。”沈兰立刻反驳。

    “那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有没有胃口吃得下。”叶永楠不依不饶的,“以前我哥……”

    “永兴已经不在了!”沈兰眉头皱起,不悦,“永兴的确很稳当,但他的很多方法都太老套了,不进则退,所以兴荣才一直走下坡路。何况,现在放弃,我们要赔的违约金更多!”

    看来她们两个人意见不合的传闻倒是真的。

    后来她们又了什么,罗溪没在意。

    她的注意力全被议案上的合作方,明俊集团,这四个字吸引了。

    这个名字在他们调查周道和江露的时候,也出现了!

    她没想到,兴荣竟然与它还是合作关系。

    明俊集团是安市最大的集团,安市距离帝京很近,他们来帝京投资倒也不足为奇,只是这未免太巧了……

    “你有什么高见吗?”沈兰突然向罗溪问。

    这个投资计划她隐约知道,但今才看到具体内容,于是问道:“为什么是跟明俊集团合作?”

    “明俊集团跟我们正好有些业务互补,他们的实力也不亚于帝京的几大集团,国贸中心这么大的项目,当然不可能一家独揽,这次大家就一起合作了。”

    沈兰倒是很耐心的解释了一下。

    “我没意见。”罗溪现在不想断了这条线索。

    沈兰和叶永楠都没再什么,虽然有董事反对和弃权,议案还是在少数服从多数的情况下通过了。

    “第二,今要拟定选举董事长一事的时间。”唐亮董事继续宣读议案。

    此话一出,会议室里立刻又议论开了。

    沈兰不动声色,又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叶永楠看着她的目光依旧是不屑。

    “根据公司章程,有资格参选董事长的是,沈兰女士、叶永楠女士和罗溪女士。”

    唐董事宣布了候选名单。

    兴荣集团一直都是叶氏的家族集团,她们三个人所占的股份额度也最大,所以有资格掌控董事会的还都是叶家的人。

    虽然候选名单是这样,但大家心知肚明。

    沈兰在董事会一直都有相当的影响力,叶永楠并不太善于管理,势力也明显不如她。

    而罗溪这个新来的,连脸都还没混熟,势力就完全谈不上了。

    所以,沈兰依旧是董事长的热门人选。

    “我来两句。”叶永楠突然。

    唐董事做了个请的手势。

    “兴荣能走到今,离不开各位的努力,在这里我要谢谢大家。”叶永楠向众人微微顿首,抬起眼帘,扫视整个房间,话锋陡然一转,“但,我们要继续走下去,需要一个真正有能力的领导人。白了,董事会就是要保证所有股东能赚到钱,让股民对我们兴荣始终保持希望。所以我希望大家多从个人能力和潜力上考虑,不要有所偏颇。”

    罢,她看了一眼罗溪,随即又收了目光。

    叶永楠这话无疑是在敲打支持沈兰的那些董事,那些人也都心知肚明,看他们脸上若有所思的表情就知道。

    沈兰勾了勾唇角,连眼皮都没抬,“的好,不要有偏颇,很好。”这句话她也还给叶永楠,在她看来,叶永楠对她就有很大的偏见。

    “选举董事长一事,就定在下一次董事会上,大家有反对的吗?”唐董事向着众人问。

    没人出声,大家都默许了。

    “好,那这次会议就到此结束。谢谢各位。”唐董事宣布了散会。

    董事们陆陆续续的离开,沈兰也起身走出去,没再和叶永楠有什么交流。

    “你有时间吗,跟我去吃个早茶吧,我还没吃早饭。”叶永楠看了眼腕表,不到10点钟,就向着罗溪。

    刚才她话的时候看向罗溪,她就觉得有些奇怪,这会儿还邀请她一起吃东西,一定是有话要。

    “好啊。”她笑道,且看看她有什么目的。

    她们两个最后一起走出了大会议室,沈兰与几个董事还在门外的休息区里谈话。

    一见她们两个走出来,又一起走进电梯离开。

    “叶太太,要是叶永楠和罗溪联合起来,怕是不太妙啊。”一个董事立刻道。

    “别慌,她们两个根本不足为惧。”沈兰自信沉着的神态,看得旁边的董事也有点儿摸不着头脑。

    ……

    与叶永楠一起吃了早茶,罗溪又匆匆赶往看守所。

    周道妻子王静柔的案子宣判了,唐雅智以她的精神状态为基础据理力争,为她争取了三年的缓刑,这对她来算是最好的结果了,至少不用蹲监狱,让她的女儿同时失去父母。

    她答应过王静柔她,却一直没能腾出空来,现在她要返回原籍,罗溪打算去送送她。

    去看守所的路上,她一直在回味刚才与叶永楠的谈话内容。

    不仅让她对叶永楠有了新的认识,还产生了一个新的疑惑。

    那就是郑经仁之前的确了假话。

    她与沈兰争夺股份的新闻被爆出的时候,郑经仁曾找过她,让她出让股份给叶永楠。

    然而在刚才与后者的谈话里,罗溪试探出,叶永楠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这不禁令罗溪怀疑,既然不是叶永楠要股份,那么郑经仁是否和沈兰暗地里有什么交易,是以得到她的股份为筹码。

    是什么样的利益,竟能让郑经仁对自己的老婆倒戈,这利益一定大于他从叶永楠那儿得到的,正所谓人为财死。

    沈兰这个女人很厉害,懂得抓住每个人的贪婪之处,加以利用,连她死对头叶永楠的丈夫都能收买,还真是让人感叹。

    没感叹多久,车子就开进了看守所的大院。

    罗溪一直坐着凌冽那部配车‘招摇过市’,别,这部车无论到哪儿,几乎都是畅行无阻,十分便利。

    她现在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就更加自然的‘假公济私’起来。

    车子刚停稳,就看到王静柔已经走了出来。

    短短的一段时间里,这个女人显得苍老了许多,头发里现出丝丝白发来,脸上也是苍白而憔悴。

    她挎着来帝京时带来的那个大包,还是罗溪后来叫人送来的。

    “罗医生……”她刚喊了一句,眼眶就湿润了。

    “现在这个结果不错,你好好表现,以后就不用再进去了。”罗溪安慰她。

    “谢谢你,你也替我谢谢唐律师。”

    罗溪点点头,“你要回哪儿去?”她问。

    “我想回娘家去,我妈年纪也大了,现在一个人生活,我带女儿回去还能照顾她。”

    “也好,好好跟你女儿解释,她慢慢会理解的。以后好好给她做榜样,只要你自己顶立地的站起来,别人就没法什么。”

    王静柔用力点头,“我听你的,我想好了,回去找一份工作,哪怕再苦再累,我以后都要靠自己,好好养女儿。”

    “这就对了。哦,”罗溪想起了什么,“周干事的抚恤金,凌司令分成了两份,一份给他父母,一份给你和你女儿。这两就会下来。”

    “谢谢,”王静柔不住道谢,却又摇摇头,“我知道周道他……做了许多不好的事,这钱,我们不能拿。”

    “你放心拿着吧,这钱怎么用,你自己决定吧,就当引以为戒也好。”

    王静柔低下头,没再什么。

    也没什么可的了。

    凌冽对他们,也算仁至义尽,她并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心里自然很明白。

    罗溪要送王静柔去车站,刚让她上了车,自己还没跨进车门,突然一眼瞥见个眼熟的身影走了出来。

    仔细一瞧,我去!

    根哥!

    真是久违了这个家伙。

    一个念头突然跳入罗溪的脑海,她叫伍茂等一下,自己就朝那根哥走过去。

    “嗨!好久不见啊~”罗溪跟他打招呼。

    根哥刚出来,冷不丁就有人叫他,吓了一跳,回头一看——

    只觉得眼前一片闪耀。

    钻石的发饰、钻石的耳坠、钻石的项链,闪亮亮,华丽丽,妥妥的一个豪门贵妇。

    再仔细一瞧,这不就是暴打了金毛两次,又被他们绑架未遂的那个丫头吗?

    差点儿认不出来了!

    “哎呦~罗姐啊~,哦,不,”根哥立刻满脸陪笑,“现在应该叫迟少夫人。”

    这厮人在号子里,消息倒是灵通。

    罗溪不以为意的一笑,“怎么,出来了?”

    根哥尴尬的笑笑:“问题我在里面都交代清楚了,警察同志英明,就把我给放了。”

    他能被放出来,可见根本没老实交代!

    不过现在她有个更重要的问题想弄清楚。

    “怎么着,我欠你们的钱,还用还吗?”她眯着大眼睛,紧盯着他的反应。

    “噢哟,”根哥手摆得像个拨浪鼓,“开什么玩笑,咱们的债早就两清了,啊?两清了,哈哈。”

    他还皮笑肉不笑的干笑起来。

    “两清?不是一分钱没拿到,要我舅妈还你们三百万吗?”

    “三百万?”根哥bibi眨了两下眼睛,明显是懵了,“什么三百万?”

    “少装蒜!”罗溪把脸一沉。

    “我真不知道,”根哥忙解释,“大军爷不是替你还了一百万本息,只是,哎,被罚充公,我们是真没拿到一分钱啊。生生亏了一百万呐!姑奶奶,你就饶了我们吧,我立马消失好不好,绝不再出现在你面前。”

    根哥着就要溜走。

    “你再一遍?多少钱?”罗溪大眼一瞪。

    “一、一、一百万。不不,”根哥被她瞪得心里发毛,“是,一百零八万。就按正常利息算的,一分都不多。真的~”他捶胸顿足的样子,恨不得把真心掏出来给罗溪看。

    眼前这个丫头的狡猾和狠厉他是妥妥的领教过了,还有她背后那个军爷,简直能要人命啊~他哪儿还敢再招惹他们。

    此刻罗溪眼中冒着阴森的光,直勾勾的盯着他,把他看得直打哆嗦。

    只是他不知道,罗溪的眼里早就没了他的影子,她现在满肚子都在腹诽可恶的大军爷。

    当时还一副救世主的样子,拿着三百万的借款合同要挟她,让她做了那么久的变态抱枕!

    “那个,没事我告退了?”根哥试探的问。

    罗溪已经在脑子里面描摹起惩治军爷的计划,根本没听见他的话。

    根哥倒退了两步,见她没什么反应,转身一溜烟的跑出了看守所大门。

    罗溪眯着他过街老鼠似的身影,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以后要逮他有的是机会,现在——

    ------题外话------

    【今就一更】么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