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2重量级嫌疑人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92重量级嫌疑人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罗医生,早啊~”

    “早~”

    “哟,罗医生!”

    “早~”

    “……”

    走进门诊大厅,迎面便是展示着“明星医生”的幕墙。

    那面墙上罗列着军区总院各个科室里常在电视节目上露脸,家喻户晓的名医生。

    在一堆挂着‘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的名片中,最抢眼的,还要数‘心理诊疗科优秀医师’——罗溪。

    她的照片最大,而且在正中间的位置。

    虽然她还只是个住院医生,没有主任副主任这样的头衔,但现在已经是军区总院乃至整个帝京,最有名气的医生了。

    所以院长灵机一动,给了她一个‘优秀医师’的虚拟称号。

    全院上下无论是医生还是病患,都认得她,一进大厅,就不断有人热络的跟她打招呼。

    “哟,许博士!”罗溪看到许安琪朝这边走过来,老远就‘呼唤’她。

    许安琪的眼底划过一丝不屑,“早。”语调冷冷。

    “听了吗?”罗溪一点儿也不在乎她的眼神和语气,故意道,“你那档节目的收视率升到3%了,真是恭喜啊~”这在健康类节目里算不错的。

    许安琪微微翘起唇角,一脸‘理当如此’的表情。

    “哎,”罗溪叹口气,“我还以为我的节目能破两位数,没想到只有9。8(%),还是得多向你学习啊,许博士。”

    噗~许安琪差点喷血。

    她这是干嘛?炫耀吗?

    “作为医生,还是要以患者为重,又不是明星,节目做的再好,还不如在诊室里治好一个病人来的实际。”

    博士就是博士,思想觉悟这叫一个高啊。

    “哎呀,你的真好。”罗溪惊叹着摇头,举起双手做鼓掌状,“不愧是博士……”

    许安琪撇撇嘴,那是当然。

    “感动的让我差点儿忘了,你叫院长把我踢出节目的事。”罗溪补刀。

    “你?没凭没据胡什么?那是院长自己做的决定!”许安琪立刻反驳。

    “哦?”罗溪噗嗤一笑,“别紧张,其实我只是想感谢你,要不是你顶下了我的位置,我也没机会做自己的节目,哪来9。8%的收视率和200万粉丝呢,真是谢谢啊。”

    “无聊!有那功夫还是好好提高你的业务!”许安琪憋的面色发青,一甩头哒哒的走了。

    哈哈哈!

    她越是气,罗溪越是开心,调不自觉的从嘴里哼了出来。

    “se—ni—se—a—do—de~”正乐得合不拢嘴的时候,电话突然响起来。

    “溪啊~”贾淑惠一波三折的嗓音飘了出来,“聪聪出事了,你能不能来一趟?”恳求的语气。

    罗聪是贾淑惠唯一的儿子,在帝大附中念初中。

    “出什么事了?”她不耐烦的问。

    “聪聪被人打了,现在在派出所,你能不能来看看,我们都没办法了。”贾淑惠恨不能哭起来。

    “行了,把地址发给我。”贾淑惠一家的事她暂时还必须管一管。

    立刻跟主任请了假,主任爽快的同意了,现在她除了上节目,给医院‘争光’,其他事主任都会帮她安排。

    叫上伍茂,根据贾淑惠提供的地址,到了帝大附中所属的派出所。

    “溪,你可来了,你快看看吧,聪聪什么都不肯,急死我了。”贾淑惠一见罗溪,立刻扑上来。

    事情比她想的还严重,罗聪跟补习班的同学起了争执,竟然拿美工刀划伤了对方,他自己也被凑的不清。

    能上帝大附中的,那都是有头有脸有钱有势的人家,哪肯善罢甘休,直接闹到了派出所。

    被划伤的同学已送去了医院,罗聪面对着一群冷言厉色的警察、老师和家长,闷着头一声不响,为什么伤人和事情的经过,他死也不开口,警察录不了口供干着急。

    “让我跟他谈谈。”罗溪直接对负责案件的警官。

    “这不行!这不符合……哎?你是不是电视上那个罗医生?咳,这不符合规矩啊。”认出了罗溪,警官一脸惊喜,又意识到自己跑题了,干咳一声,立刻恢复了严肃。

    “他这个年纪的孩子心理很复杂,我把事情问清楚,也有助于你们办案,总拖着也不是事儿,你们可以在旁边监视,我明白的,作为心理医生,我只问事实,不会诱导他。”罗溪耐心劝。

    警官还没话,对方的家长却不同意。

    “怎么能让他们自己人问!”

    “他还是未成年人,不会主观故意的去伤害别人,一定是有原因的,不问清楚怎么调查?”罗溪解释。

    “对,我们的问讯过程都有录像,公开公正,你们到时候可以查阅。”警官附和。

    “那我们也要参与!”对方不依不饶。

    警官们看了看罗溪,又低声交换意见,鉴于这是未成年人的案子,有监护人在场也属正常,便同意了。

    安排了一间问讯室,两个警官带着罗溪和罗聪还有对方一个家长进去了。

    过了四十多分钟,他们才走出来。

    “谢谢你啊,罗医生,这件事我们会调查清楚,请放心。”警官变得相当客气。

    对方家长的气色却更加难看。

    “催什么催?我自己会走!”一个尖利的女声突然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一名女警扯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从派出所大门外面走进来,少女皮肤白皙,五官姣好,只是丸子头松松垮垮的,凌乱的碎发呲出来,像是被谁抓扯过,女警拎着她的胳膊肘,她不断挣扎,嘴里不停埋怨着。

    跟在她们身后进来的人,让罗溪突然睁大了眼睛:“兔子!”脱口叫道。

    喻昊炎和一名男警官跟在后面,一见罗溪,也大吃了一惊。

    “你们先回去吧。”罗溪转头跟贾淑惠吩咐一声。

    “聪聪不会有事吧?”贾淑惠焦急的拉住她,“你现在是迟家的人,他们人脉广,肯定有办法的,要不要找他们……”这才是她叫罗溪来的目的,自从知道她的丈夫是迟家长孙,贾淑惠比先前要她嫁给沈思博的时候更欢喜百倍。

    “别动不动就麻烦人家,自己能解决的事自己解决。罗聪马上就进入青春期了,你还是多关心关心他的情绪,少动些歪脑筋。”

    “好好,我明白,我明白。”她现在对罗溪只有四个字,言听计从,谁叫她现在的身份地位都大不相同了呢,只要哄的罗溪开心,她以往憧憬的那个‘贵妇’梦怕是还有希望成真。

    罗溪不再理她,朝喻昊炎走过去。

    “怎么回事?”她问。

    “来话长。”喻昊炎无奈的笑笑。

    少女和喻昊炎被带到警官的办公桌前坐下,照例询问身份。

    “姓名?”警官问。

    “……”少女翻着白眼无动于衷。

    “姓名!”警官加重口气。

    “方雪儿!”少女也没好气。

    ?

    罗溪心头一凛,方雪儿?不就是现在情报部副部长方金生的女儿!这么一来,喻昊炎跟她在一起倒也得通。

    “年龄?”警官继续。

    “17!”

    “家庭住址?”

    “喂,sir,”方雪儿失去了耐性,“我现在是外国公民,不归你们管吧!”她用不伦不类的挑衅似的着。

    “外国公民在我们境内闹事也要归我们管!”登记的警官被她激的有点儿激动。

    “no,在律师来之前我有权保持沉默!”方雪儿把头一扭,做了个明确的态度。

    警官被她噎的差点儿背过气去。

    这是什么?电视剧台词?港台剧看多了吧!

    “你跟她什么关系?”警官也翻了方雪儿一个大白眼,转向喻昊炎。

    “他也有权保持沉默!”方雪儿立刻抢断,“你别瞎啊,心我叫我爸开了你。”她还威胁喻昊炎。

    喻昊炎朝警官无奈耸肩。

    “你不要妨碍我们办公好不好!”警官敲打着台面,忍无可忍的警告。

    “沉默权!这是我们公民享有的权力,我们不想,你总不能逼供吧,sir。”方雪儿完全是一副胡搅蛮缠的样子,而且胡搅蛮缠的还——很在理。

    警官被她气得干瞪眼……也沉默了,在派出所待了这么久,还真没见过这么横的主儿!

    何川他去过方雪儿的独奏会,罗溪看过照片,舞台上的方雪儿就如同她的名字,一袭白衣,纯洁的仿佛初冬的第一场雪。

    眼前的方雪儿——破的快要散架的破洞牛仔裤,绣着狼头的横须贺夹克,一脸乖张,有恃无恐,要与照片上那个使般的女孩儿,根本一个上一个地下。

    “现在不准打电话!”

    警官看方雪儿掏出了手机,立刻制止她。

    方雪儿就像没听到一样,已经按下了拨通键!

    派出所里这会儿没有其他办事的人,警官都沉默着,四下很安静。

    一阵等待音从她的手机话筒里飘出来,那曲调舒缓轻柔,听了令人身心畅快,然而落在罗溪耳朵里,却仿佛一个晴霹雳!

    这突如其来的发现,让她浑身血液暴起,忽的冲上脑门,几乎弄得她有些站立不稳。

    “这是不是bandari的《仙境》?!”她强压住情绪突然插话问道。

    方雪儿挑眉抬眼,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是啊,这是我弹的。”她的眼色里倒是有几分对于识货的她的赞赏之意。

    没错,这正是她在泰城时候听到的,从周道的手机里传出来的那首等待音,钢琴独奏的《仙境》。

    她曾经调查了很久,都没有找到的线索,今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怎么能不叫她激动!

    “怎么了?”方雪儿看她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样子有点儿发毛。

    嘟——电话里出现一片忙音,对方没接电话。

    这声音把方雪儿的注意力又吸引力过去,“我老爸不接电话,你打给他!”她对喻昊炎。

    “大概在开会……”

    “现在不许打电话……”

    后来他们又了什么,罗溪完全没在意,她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个等待音的主人竟然是——方金生!

    这个发现再次震撼了她!

    原国安局的副局长,现在的情报部副部长!

    这是巧合吗?

    凭她的耳力不会错!

    方雪儿是她弹奏的,所以那曲子是独一无二的,即便不是方金生,也是与他和方雪儿有密切关系的人。

    自从周道和江露死了以后,断掉的线索突然又出现了,而且还牵出一个重量级的人物。

    方金生,众所周知,他的父亲可是位国家级元老,曾经为国家做出过突出贡献,地位无可撼动。

    否则他也不可能顺风顺水的走到今的位子上。

    罗溪进入国安局的时候,他还是个分部的领导,没两年就升任了副局长。

    他虽背景深厚,但作风还算低调,没有太多官僚子弟的做派,所以口碑还不错。

    罗溪与他也没有直接的交集,所以一直没怀疑到他的头上,何况他那种背景的人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当时她是这样以为的。

    她出事后不久,他就调任了情报部副部长,情报部是公认的国家秘密机要部门,如果不是上面领导极其信任的角色,不可能担任如此重要的职务。

    无论如何,也无法让人把他和叛国泄密联系在一起!

    ------题外话------

    谢谢紫薇花开在心间的打赏和票票,么么哒。谢谢:lvye123、春鸟不知归晓、臻玺5201314、532**642、洗洗睡吧、依然的月票!么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