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9我爱你2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89我爱你2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凌冽从机舱里望向摩轮顶部,近距离的观察,倾斜的轿厢被下面正中处唯一一根横梁支撑住,但厢体已朝横梁的一侧偏斜,如果上面连接支持不住,随时都可能掉下去。

    “呼叫地面,切断摩轮的所有电力!”凌冽只得吩咐道。

    “是!”直升机副驾上的警察拿起了对讲机,跟地面上做了一番嘱咐。

    “我现在出去查看一下。”

    轿厢里,罗溪对晓驰和迟景岚,并用轻缓的动作解开了大衣扣子。

    “不行,那也……太危险了。这里有一百几十米高。”迟景岚阻止着她,却不太敢做伸手拉她的动作。

    罗溪像是慢动作播放一样,轻轻退下大衣,她与迟景岚和晓驰围坐成一个三角形,她距离舱门很近。

    “听我,如果不查看好外面的情况,直升机无法靠近我们,趁上面的连接还能支持,我要尽快查明情况,时间拖的越久,越是危险。我们要努力自救,我的身手很好不会有事,我出去的时候,你们尽量保持平衡,可以吗?”

    罗溪用极其严肃的口吻向他们着这番话。

    迟景岚和晓驰互相看了一眼,又看向罗溪,她目光烁烁,自信且坚定,没有一丝胆怯和退缩。让人自然而然的产生了安心感,仿佛只要有她在,什么事都能解决。

    “我学过跆拳道,很灵活的,没问题!”迟景岚受了感染,也鼓起勇气。

    “我……是男人……不怕。”晓驰终于开口了。

    “很好!加油!”罗溪鼓舞了一下士气,就转过身。

    舱门的玻璃已经全部震碎,只剩下一个框子,边缘粘着不规则的碎玻璃碴。

    罗溪又像慢动作回放一般,弯腰、手撑地,改成了爬行的姿势,非常缓非常缓的朝舱门外面爬去,一地的玻璃渣渣划破了她细皮嫩肉的掌心,她却不敢作出多余的动作来回避。

    晓驰和迟景岚精神紧张的注意着轿厢的动静,随时准备切换平衡位置。

    出了舱门,裹乱,刺骨的冷穿透毛衣,直直钻进里面单薄的衬衣,‘舒爽’不是一点点。

    外面唯一的支撑,就是厢体下面那根手臂粗细的钢梁。

    她的两只手刚刚抓住横梁,吱嘎——还搭在轿厢里的两腿感到了一阵颤动。

    不敢回头,只能大叫一声:“没事吧!”并企图用两腿稳住厢体,虽然这只是徒劳。

    颤动只有片刻,又停止了,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

    “没事。”迟景岚这才答应了一声。

    罗溪现在简直堪比高空走钢丝,且还是——跪着走的。

    一半身子在外面横梁上,一半腿在厢体里。

    暴露在这种高度上,一般人看一眼恐怕都会头晕眼花,不要还得在一根不到10公分的梁上维持着平衡。

    从指尖到心底都微微发颤,一瞬间还有种在做梦的恍惚感,但生死攸关,她强压着对高度的自然恐惧,稳住手脚,一步步逼近支撑柱。

    不远处的直升机也观察到了她的举动,为了怕不心将她‘吹’下去,又朝后退开了一段距离。

    支撑柱就在前面大概半臂的距离,她微微弓起腰,蓄势、扑——

    “哦——”

    直升机上不禁发出一阵轻叹。

    呼——

    一只黑色的女式短靴从而降。

    厢体里的晓驰和迟景岚心里同时咯噔一下。

    直升机里的凌冽,也从后座上向前探身,大手紧紧扣住前排的椅背,紧张的情绪令手上的青筋暴突起来。

    罗溪刚才猛地一扑,虽死死抱住了支撑柱,可一只鞋子同时也被甩了出去,在风中叽里咕噜翻着跟头,半才掉落在地面上,连声响都听不到。

    如果她也这样掉下去……直接就尘归尘土归土了。

    从鞋子上收回视线,敛住心里的感慨,专注于眼前的任务。

    支撑柱上有两排用来钳住电缆的凸起,一阶一阶的,虽然不像梯子那样宽,但总比没有好些。

    电缆线已经断开,她把断头从凸起里面扯出来,拿两个断头碰了碰,没什么反应,电力应该是切断了。否则攀上这些钢梁,她就算不摔死,也直接能被电流劈得外焦里嫩。

    借着那些凸起向上爬,没穿鞋子的脚被不过几厘米宽的横凸硌得生疼,但现在根本顾不上娇气。

    好在支撑柱不过两米左右,不高,很快,她就看到了轿厢顶上连接处的情形。

    连接用的钢架是倒y型的,与厢体顶部有两个连接点,完好,但与上面横梁的连接扣已出现了裂痕,那是仅剩的一个连接轿厢的支撑体。

    看到这情形,罗溪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只要再稍有晃动,轿厢就十分危险了。冒险出来看一看是很正确的选择,轿厢里没有她,负担也可以减轻一些。

    她立刻朝轿厢里喊道:“景岚,给你哥打电话!”

    电话接通。

    “问他,能不能丢根钢索下来!”罗溪继续喊。

    迟景岚转达了。

    “他问做什么?”迟景岚接着喊回传话。

    “跟他,做固定!必须的!”罗溪不想出真实情况吓到迟景岚和晓驰,这样,凌冽应该明白。

    传话没有立刻回来,明他了解了她的用意,却在犹豫她这个决定。

    过了片刻,才听迟景岚,“我哥问:你能做到吗?”

    “能!”必须做到!坚定的口气,现在这就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不能再拖了,这个工作总要有人做。

    “务必心。”凌冽没再阻拦,毕竟这是人命关的时候。

    滋滋——

    凌冽所在的那架直升机的扩音器突然响了两声。

    “我相信你。”

    他的声音盖过了引擎轰鸣,清晰的传了出来。

    她的心不禁为之一颤。

    滋滋——

    “我爱你……”

    “……”静默。

    虽然是透过扩音器,可那坚定的嗓音丝毫没有打折扣,浑厚的力度带着这句话的重量,就像一股冲击波撞击在罗溪的心头,让她忍不住一个颤栗。

    这句话比这高空的风还具有穿透力。

    凡是听到这句话的人,都不由自主为之一振,这不是那种浮夸式的表白,而是含着无限深沉的爱恋。

    迟景岚不由自主的笑了,眼睛里铺满羡慕。

    地面上正焦急观望的人,也都隐约听到了。

    喻昊炎盯着高空中、寒风里那个身影,眼底涌上复杂的情绪。

    血瞬间冲上脑门,罗溪的脸腾地就红了。

    这家伙竟然如此直白如此公然的……

    然……

    现在可不是鹿乱撞的时候!

    另一架直升机已经迅速离开了,几分钟后又回来,爬到距离他们很远的高度上,确保风势不会影响到厢体。

    舱门打开,手指粗的钢索被缓缓吊下来,一点点靠近他们。

    钢索的两端各有一个扣环,罗溪把它从绳索上拿下来。

    此刻她的双腿和脚早已变得麻木,不过现在死也要撑住。

    就在她要攀上横梁去套上钢索时,高空里忽的暴起一阵狂风,随即,吱——嘎——

    罗溪眼睁睁看着厢体朝一侧倾倒下去,连接扣上的裂痕倏地咧开了一道大口子。

    她啪的一下,探身抓住厢体顶部的钢架,用尽全身力气死死拉住。

    狂风吹得她几乎睁不开眼睛,手上的伤口不断往外渗着血,在钢架上留下一缕缕血迹。

    对面直升机上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快稳住平衡!”她大声嘶吼。

    厢体里传来一阵颤动,迟景岚和晓驰在移动位置。

    狂风吹了一阵,渐渐歇止,还没完全断掉的连接扣终究起了些作用,加上平衡控制住,轿厢没有继续倾斜下去。

    罗溪迅速把钢索穿过连接钢架和横梁,扣稳了扣环,两手已满是鲜血,但心里总算舒了口气,坠落的威胁暂时缓解。

    她朝直升机上做了个ok的手势,那架直升机这才离开。

    对面凌冽的那架直升机立刻冲了上来,在他们头顶上方悬停。

    舱门里,一名救援战士滑降下来,落在厢体旁边的钢架上,他靠着绳索的支持,心的挪到轿厢门前。

    罗溪让迟景岚先出来,随着救援战士一起返回直升机上,然后是晓驰。

    她最后一个被救上了直升机。

    踏入机舱,精神始一放松,赤脚踩在钢架上足足待了将近一时的她,双脚已麻木无力,无法再自行站立,腿一软,整个人朝前瘫倒。

    大手一揽,她瞬即跌入一个人的怀里,熟悉的烟草味儿扑鼻而来,让她突然有种想放声大哭的冲动。

    “你太棒了。”浑厚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傻瓜,没事了。”凌冽抱紧她。

    “呜——”

    罗溪把脸埋进他怀里,旁若无人的肆意哭起来,刚才所有的坚强和勇气此刻统统丢到九霄云外去,她只想在他怀里做个软弱的、不管不顾的女人。

    拥挤的机舱里,所有人的视线不是吊在顶上,就是垂在地板上,都不好意思落在这两个人身上。

    晓驰略微有点儿混乱,刚才罗溪的勇气还给了他无比巨大的激励,这会儿怎么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

    不过,迟景岚还是面色如常,所以他也硬撑着没流露出一丝怯懦来。

    摩轮又开始转动,其余的游客都被陆续解救了出来。

    乐园很快就清场完毕,并临时封锁。

    罗溪他们在乐园的医务所做了简单的伤口处理,刚走出来。

    呜呜呜——

    陆续来了四辆运兵车,唰唰唰,全副武装的蒙面战士从车上跃下——暴风的警通营到了。

    这次袭击,是无差别攻击,还是有针对性的谋杀,意图不明。所以凌冽立刻调来了警通营做护卫。

    没多久,安市公安局长携着刑侦队队长和w警大队队长亲自赶来现场。

    又向罗溪、迟景岚和晓驰隆重的慰问了一番,这次袭击的受害人竟然是暴风特战队司令的人,还差点儿闹出人命,局长听到这个消息时,就差没晕过去。

    凌司令是什么人,总军区最年轻的大校,背景深不可测。这件事处理不好,乌纱帽随时不保。几个人可都捏着一把汗,战战兢兢,唯恐一个照顾不周。

    局长一再保证,绝对会尽快破案,严惩这些无法无的破坏分子。还为凌冽他们准备了市区最豪华的酒店下榻。

    现场侦查不归特战队管,万一那些人还有什么后手,这里离营地太远,鞭长莫及。所以,凌冽谢绝了局长他们的‘美意’,一行人马不停蹄的返回了帝京。

    为了不影响侦查,安市在总军区的协助下封锁了这次袭击的所有消息。

    但这依旧没阻止罗溪再次登上各大主流媒体和站的头条!

    而且,登录头条的这则新闻,也让帝京多少名媛佳丽一片哀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