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8无法救援?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88无法救援?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三人身不由己,一起朝轿厢的一侧倾倒过去。

    地面上也传来了连连的惊呼声。

    喻昊炎仰望摩轮,大手握紧围栏,用力到骨节泛起青色。

    凌冽黑瞳微缩,眼底不觉流露出难得一见的紧张情绪,但很快被一股烈焰般的怒火取代。

    刚才悬在160米高空的那个轿厢忽的倾斜,像是要掉下来一样,吓得人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轿厢与支撑架的其中一个连接损毁了,轿厢倾斜到一边,紧靠一个连接支撑,眼看就有坠落的危险。

    从如此高度落下,生还的可能性几乎是…零!

    此时摩轮下面已是一片混乱,人们像潮水般匆忙退去,一度发生了拥堵和阻滞,到处充斥着哭喊声、呼叫声。

    乐园里瞬间被阴霾笼住,一张张惊恐失措的脸,如临世界末日一般。

    索性工作人员很快开始组织游客疏散,没有发生踩踏事故和次生灾难也属万幸。

    还有一些像凌冽他们一样,在摩轮下等待的游客,看到顶端那个倾斜下来,摇摇欲坠的轿厢,都不由得捂住嘴巴和心口,有些人的眼睛里甚至泛起了泪光,眼睁睁看着同类遭遇灭顶之灾,谁都不免产生一种兔死狐悲的情绪。

    “啊——快看!”

    人群里不知谁大叫一声,原本一眨不眨注视着摩轮顶端的所有目光,又再次聚了聚焦。

    那个倾斜的轿厢又动了,仿佛挂在树梢即将飘零的枯叶,随风摆动,让人感觉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可能,人们的心都从嗓子眼里向上提了提,就差跳出来了。

    “接电话——”凌冽咬牙切齿,狠狠锤了一下栏杆。

    盲音无穷无尽的响着,仿佛那头再也没有人会接起。

    胸膛深深的起伏,焦虑、愤怒各种情绪交织,几乎让他快要爆掉。

    “凌……冽。”带着喘息的声音仿佛从虚空中飘来。

    黑眸凝滞了1秒钟,像是不敢相信似的。

    “你们怎么样!”他急得吼起来。

    “没事…”

    悬着的心放下了些许,“你们别乱动,救援很快就到。”

    “刚才我看到一部可疑的车。”

    “在哪儿?”

    “就在靠海岸这边的乐园外面,对着摩轮的方向。劳斯莱斯幻影。”

    “……”沉默片刻,凌冽才,“我知道了……你们不用担心。”

    “喻昊炎!”大岛突然叫了一声,一把拉住了要跨越围栏的喻昊炎。

    “你要做什么!”凌冽吼。

    “难道就这样干等着!”喻昊炎眼睛泛红,额头青筋暴起。

    “直升机已经出动,5分钟之内赶到!”

    “万一那个东西掉下来怎么办!”

    “难道凭你能阻止的了!”

    两个男人对吼一通,心知以**的渺力量,目前什么都做不了,令他们深刻体会到‘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万种不甘。

    呜呜——

    刺耳的警笛声大作,各种红蓝警灯晃得人眼花缭乱,警车、消防车、救护车陆陆续续到达。

    摩轮的动力系统虽然没有损坏,但由于顶端那个摇摇欲坠的轿厢,以及对摩轮顶部结构破损的估计,乐园方面不敢擅自开动转轮。

    只由消防车升起云梯,将能够到的轿厢里的游客先一一疏散出来。

    凌冽的手机很快又咚咚咚的响起来。

    他忙接通电话,喻昊炎也跟着凑上去,他知道一定是关于救援的消息。

    凌冽跟电话那头简短交流了几句就挂了。

    “大岛,叫七海留在这里接应,咱们走。”他朝大岛吼了一声。

    “是。”

    “我也一起去!”喻昊炎拦住他。

    “你留下,万一有什么事可以照应。”凌冽简洁的命令式的。

    喻昊炎怔了一下,他的万一,难道是他想的那个万一么。

    但,已经没时间纠缠磨蹭了。

    凌冽和大岛朝警车走过去。

    大岛向警察亮明身份,和凌冽一起坐上警车飞快的驶离了乐园。

    轿厢里满地的玻璃残渣和脱落的漆皮,除了猛烈的风声,只偶尔能听到几声尖叫和警笛声。

    三个人围坐下来,移动到了轿厢的中部,尽量使得箱体保持平衡,这就是刚才又发生晃动的原因。

    适应了现在的情况,晓驰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

    “都怪我,我不该叫你们来的,就不会遇到这种事了。”迟景岚情绪却有点沮丧。

    晓驰瞅瞅她,又低下头。

    “还好我们都没事,即便今不是我们,还是有其他人会遭遇这些。”罗溪依旧冷静。

    “你真厉害,你不害怕吗?”迟景岚问。

    没有人不怕死,但她总有一点蜜汁自信,觉得上要她重来,应该不会死得如此狗血。

    “这种时候,怕也没用,要尽量想办法保全自己最重要。你大哥了,救援马上就到,别担心。”这时候稳定军心还是重要的。

    迟景岚点点头,晓驰的面色又放松了一些。

    “你跟昊炎很熟吗?”迟景岚忍不住问。

    “算是吧。”这些事必须慢慢解释。

    “我很喜欢他。”迟景岚毫不避讳的。

    哦?其实她也看出了一点端倪,却没想到她这么大方的出来。

    “他有点像我大哥。”

    噗——罗溪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着。

    要他俩一点就着的炮筒子特点,可能是唯一的共同之处。

    “我大哥从就很护着我……”迟景岚的情绪放松下来,甚至还挤出点微笑。

    他们现在在这个‘风凉’的地方,除了彼此话,压住心底深处的恐惧,也实在没什么其他可以做的。

    “虽然,我跟他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

    咦?罗溪的耳尖动了动,她听到了什么。

    晓驰依旧低着头,没有一点吃惊的样子,看来他早就知道的。

    “而且,我也知道他不太喜欢我妈,但他对我却很好。”迟景岚用语气轻松的语气,叙述着这令人吃惊的话题。

    “你不也姓迟吗?”罗溪实在忍不住的问。

    “我很的时候,我爸妈就离婚了,我妈嫁进迟家的时候,爸爸……就是大哥的爸爸,让我改了姓,把我当成迟家的一员。”

    柳蝶竟然还是二婚?这个发现令罗溪有点震惊,这女人真厉害,带着拖油瓶还能嫁进迟家。真是不得不重新审视她。

    “我对我亲生父亲唯一的记忆,就是他脾气很坏很坏,经常对着我和我妈乱吼乱叫,大概我妈也是受够了才离婚的。”

    家暴?可柳蝶给人的干练印象,不太像是会被家暴的样子,难道是年轻时遇人不淑?

    “我刚进迟家的时候年纪太,总是被二哥三哥还有他们的朋友欺负,但我不太敢反抗他们,也不敢告状,我怕我闯祸的话,新爸爸又要骂我妈。后来被大哥知道了,他就狠狠教训了二哥他们,从那就一直护着我,把我当成亲妹妹一样。”

    罗溪不住点头,‘以暴制暴’的确符合凌冽的个性。

    “我发现新爸爸对我妈挺好,从来不骂我们,爷爷也很好。就像我开始害怕新爸爸一样,我想大哥大概也害怕我妈,所以就算他不喜欢我妈,我也不怪他。”

    他绝对不是怕,只是单纯的不喜欢。罗溪默念。

    难怪从她身上看不太出一般豪门大姐的骄纵肆意,原来她还有这样的身世。

    “所以,我想找一个像大哥一样,愿意保护的我的人。”迟景岚笑道。

    “啊,你千万别误会,我对大哥就像亲哥哥一样。”她忙补充了一句。

    “不用担心,我不会误会,”反正除了她,凌冽碰不了其他女人,“兔……喻昊炎真的不错,能为朋友两肋插刀,绝对是个讲义气,让人有安全感的男人。”

    她灵机一动,就开始帮兔子张罗起来,如果这事儿成了,以后兔子还得叫她大嫂,她依旧可以压他一头,窃喜。

    “你也……喜欢过他?”喻昊炎对罗溪的心思,迟景岚多少也看出了一些。

    噗——

    “不不不,我们是……哥们儿。”罗溪直摆手,这话传出去,误会就大了。

    她看了看晓驰,他抱膝坐着,两眼泛空,大概听不懂她们在什么。

    “那……”

    突突突——

    迟景岚还想什么,语声淹没在由远及近的螺旋桨轰鸣声里。

    几个人不觉伸长了脖子,从被掏空了玻璃的窗子望出去。

    两架直升机正朝着他们这边飞过来,在距离他们一个相对安全的高度上悬停住了。

    迟景岚和晓驰都对来救援的直升机露出了期待的目光,但只有罗溪明白,螺旋桨掀起的飓风也许会加剧轿厢的摇摆,导致坠落的发生,所以,直升机暂时根本无法靠近他们。

    “别害怕,我来了。”直升机的扩音器里,传出了凌冽的声音。

    “哥!”晓驰有点儿激动,霍得直起身子,作势想站起来。

    哐!

    厢体随着他的动作猛地一颤。

    吱——嘎——吱——嘎——

    接着就摇晃起来,伴随着金属摩擦的声响,让人产生不知何时就会突然断掉的恐慌。

    地面上的人们又爆发出惊呼。

    留下来的喻昊炎与七海更是恨不得立刻能冲上去。

    “冷静点,晓驰。”罗溪忙稳住晓驰,“别乱动。”

    “游客们请注意,游客们请注意!”直升机的扩音器里传来另一个喊话声,“我们会尽快实施救援,请大家保持冷静。我们会尽快实施救援……”

    喊话声重复播放着。

    那些消防梯够不到的轿厢里,还有不少游客,因为轮盘不能转动而无法回到地面上,时间拖得久,被困者就会产生焦躁不安的情绪。

    被波及的另一个轿厢,距离稍远,玻璃有部分破损,但厢体链接没有被破坏,万幸中的万幸。

    现在那些悬在半路的游客要想回到地面,大概只能等罗溪他们安全出来后,轮盘再次转起来。

    直升机绕着摩轮上空盘旋,大概是在观察受损情况和寻找施救的最佳位置。

    迟景岚和晓驰虽然不敢再动,目光却一直跟随着直升机的动向。

    罗溪则观察着支架和轿厢的结构,轿厢两侧不到一手臂的位置,分别各有一根支柱,支撑着吊起轿厢的横架。

    支柱旁边耷拉着一截断了的电缆线。

    晓驰的手机又响起来。

    “晓驰他们没事吧?”凌冽的声音。

    “没事。”

    罗溪的视线望向对面不远处的直升机。

    “现在直升机不能靠近,因为不确定连接处的情况。”凌冽解释,跟她想的一样。

    他顿了一下,继续,“但我一定会救下你们,坚持住……”

    “我可以出去查看。”罗溪喊道。

    “不行。”毫不犹豫的否定。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叫他们把电力切断。”她坚持。

    “我们正在想办法了,你不要轻举妄动!”凌冽低吼。

    “我不会有事。”

    嘟——电话挂断。

    “罗溪!”吼声被掐断在忙音里。

    ------题外话------

    谢谢:五月梧桐、春鸟不知归晓、llm20040702、萧萧、紫薇花开在心间、依然,宝宝们的月票,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